<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200:苍美
    蔓宁宁抬头看向杨少,清澈的眼睛已经微肿了起来,苦苦笑了起来,“是我,是我害了他。为什么...为什么躺在病床上的人,不是我?这是为什么?”

    “宁宁...”杨少的声音微怒,手紧紧的抓着她的手臂,“我不希望你这样说自己,你不要听潘琴的话。她肯定是骗你的,你懂吗?”

    “不...她没有骗我。因为,早上我真的看见了俊云的车子。因为,我真的看见了。”蔓宁宁低头,深深的埋在男人的胸膛上面,手紧紧的抓着他的衣服。

    杨少紧握在她手臂上的手,微微松了开来,抚摸在她的长发上。

    “我想去看看他,好吗?”蔓宁宁再次抬了头,脸上的悲伤那么的让人感到怜爱呢?

    “你认识他们会让你去看吗?”杨少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很少见到这个男人也会叹气的时候。

    “可是...”蔓宁宁,欲言又止。

    “先回去吧,到时候我会安排的,你要相信我,懂吗?”认真的语气,杨少紧紧的盯着蔓宁宁,声音低沉。

    蔓宁宁点头,“好,不过,我希望能够多呆一会,好吗?”

    此刻的手术室,早已经没有任何的人影,只有杨少紧紧的抱着蔓宁宁,身后跟着三名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

    泪水无声无息的流淌着,沾湿了杨少的衣服,直到她哭的累了,疲倦了,静静的依偎在他的怀里,安静的睡着时,杨少才俯身将她抱起,离开。

    ......

    一觉醒来,又是一个早晨。

    蔓宁宁愣愣的看着天花板,光线斑斑点点,视线都显得迷离了起来,带着一丝的浮点。

    无奈的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满脑海当中全是俊云从抢救室出来的清醒,苍白的脸上,紧紧抿着的唇。

    手紧紧的握了起来,却感觉那样的的无力。

    起来的时候,身边已经不见杨少的身影,头有点疼,下意识的伸手揉了揉太阳穴。

    门轻轻的被敲响。

    “进来吧。”蔓宁宁淡淡开口。

    门开,吴姐从里面走了进来,一脸的恭敬,“蔓小姐,少爷说了,让您起床之后,就让我带您去医院。”

    “真的?”蔓宁宁的脸上划过一丝惊讶,没想到他....

    吴姐点了点头,“是的,蔓小姐你准备一下吧。”话语落下的时候,她走了出去。

    蔓宁宁靠坐在床上,惊喜过后,却是一种愧疚。就如潘琴所说的那样,俊云就是因为她才会这样。

    唇,划过一丝苦笑。

    她真的很想去看他,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有点不敢面对了。不敢面对的是他躺在病床上,苍白的睡颜。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还是鼓起勇气起床,准备。

    下楼的时候,一辆车子已经停在外面,吴姐走了过来,“蔓小姐,您要不先吃点早餐在过去吧。”

    “不用了,我想去看看他。”蔓宁宁看着吴姐,淡淡一笑,笑的那么的无力。

    当车子缓缓启动,阳光从外面照耀进来的时候,蔓宁宁的肌肤带着一丝的苍白,目光一直定定的看着外面。

    长长的黑发被映出一丝的光泽,唇紧紧的抿着,空气里流淌着是沉默。

    吴姐坐在副驾驶上面,只是用后视镜往后面看了一眼,没有说话,直到车子开到医院后,下车开门。

    “蔓小姐,少爷说了,希望你不要在这里留的时间太长。而且,也请你允许我陪你一起上去。”

    吴姐的脸上挂着一丝笑容,语气很恭敬。

    “好,我明白了。”蔓宁宁点头,脸色苍白。

    直接坐入电梯到了vip的病房,越走到里面,脚步在不知不觉中缓慢了起来,明明是很短的一条路,却显得漫长。

    当走到病房外面的时候,蔓宁宁缓缓了停下了脚步,目光透过门窗看向里面。此刻的病房里只有潘琴一个人。

    “少爷说俊太太是早上离开的,想必昨晚守了一夜吧。”吴姐的声音在后面轻轻的响起。

    蔓宁宁听闻,心里莫名的流淌过一丝感动,没有想到连这一点他都如此的在意。甚至,他知道俊太太对自己的态度。所以,特意选择了这个时候。

    门,轻轻的被推开。

    此刻,潘琴正背对着自己,这里的阳光很好,很充足,正从外面照进来,洒下斑斑点点的光泽。

    许是听到了声音,她转眸看来,当落在蔓宁宁的身上时,目光瞬间冷了下来,从座位上站起身,“你来做什么?”

    “我只是想来看看他。”蔓宁宁的面色很平静,她来这里不是想跟她吵架。而且,蔓宁宁也一直知道她喜欢俊云的事情,对于潘琴来讲,希望的是蔓宁宁永远都不要出现的吧?

    “俊云这个样子,完全是被你所害,你居然还有脸来?”她的声音激动了起来,眼眶中浮动着几许的水花,晶莹透亮,“你...你给我出去,给我出去,你听到没有?”

    她突然走上前来,伸手狠狠的推着蔓宁宁,不希望这个女人踏进病房一步。

    蔓宁宁并不想以此让步,“你放心,我只是来看看他,看完我立马就走。”

    “看?你有资格看吗?”潘琴冷冷一笑,突然抬手,往蔓宁宁的脸上打去,快要落下的刹那,手腕被人扣住。

    “放手...”潘琴挣扎,目光对上杨少的冷眸时,下意识的颤抖了一下。

    “看清楚了,她是我的女人。”蓝色的眸中放射着冷冷的光泽,连带声音都冷酷十足,杨少狠狠的甩开她的手,直接走到蔓宁宁的面前,狠道:“如果,下次在被我看到的话,你要知道后果。”

    蔓宁宁看着眼前的男人,俊挺的背影,有一股酸在身体里蔓延,从没有发觉一个男人可以如此的有依靠。

    纵然,曾经跟俊云在一起,也没有去意识到这样的一个想法。

    但是现在,不知不觉中,竟然感觉到一种情愫在心里慢慢的流淌了起来。

    “去看看他吧。”突然,杨少转身,高大的身影遮挡了一室的光亮,蓝色的瞳孔里划过一丝宠溺。

    “谢谢。”蔓宁宁轻轻的说了一句,往里面走了进去。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从杨少身边经过的刹那,总感觉他的脸色无声无息的流过寂落。

    这样的表情,不该出现在这个男人。

    对,她一定是看错了。

    潘琴眼睁睁的看着蔓宁宁走到病床边的时候,眼中,恨意非常明显。但是,现在碍着杨少在这里,她要吵要闹,也是没有任何的用处。

    病床上,安静的躺着一个人,肌肤苍白,没有任何的血色,额头上包着纱布,血丝还隐隐渗透着,那么刺目。

    蔓宁宁走过去的时候,手捂上了唇,无法控制的轻泣了起来。

    俊云的眸紧紧的闭着,修长的睫毛透过光线投影在眼帘下,薄唇紧紧的闭着,唯有浅浅的呼吸,还证明着他恒强不变的心跳旋律。

    如果,他没有看见他们之间的亲昵的话,是不是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

    泪水迷蒙了双眼,睫毛沾染着水珠,晶莹透亮,蔓宁宁静静的看着他,任由泪水在脸上流淌着。

    熟悉的眼,熟悉的眉,熟悉的唇,熟悉的轮廓,熟悉的气息,却已经在那一天渐渐的远离。

    而她,也不在是他清纯干净的蔓宁宁。

    他们之间,已经在无形当中,隔了一条流河,谁也无法跨越过来。

    蔓宁宁伸手,擦干了泪水,转身之际,目光看向站在门口的那一道白色的人影,明显的肚子,如此刺眼。

    “宁...宁宁姐...”她的脸微尬,走了进来,一只手抚摸着下腹。在她看到俊云的时候,立马红了眼睛,唇紧紧的咬着。

    潘琴微微蹙眉,看着蔓雪,冷冷开口,“你的总裁不会因此而不醒的,你就别哭了,看着心烦。”

    此时此刻,潘琴在意的人是俊云。别人的哭泣,对于她来讲只会感觉很心烦。

    “她是最有资格哭泣的人。”声音淡淡的传来,蔓宁宁目光冷淡,看向潘琴,“你可能还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俊云的什么的人吧?”

    “你什么意思?”潘琴蹙眉,心里隐隐的有种不安的感觉,目光已经潜意识的落在了蔓雪的肚子上。

    “看来你也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蔓宁宁唇牵起苍凉的弧度,轻轻说道:“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俊云的,所以,她是最有资格哭泣的人。”

    “什么?”那一张美丽的脸立马花容失色,潘琴的双眸紧紧的盯着蔓雪肚子里的孩子,声音微微颤抖,“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俊云,他...他不会...而且,你跟他...”

    苦笑,瞬间在眼中划过,蔓宁宁看着潘琴,定定开口,语气带着一丝的幽冷,“想必俊云没有告诉你,我跟他为什么会分手的吧?甚至,那天他为什么会出现在一品杂志的附近,到底是什么原因,你也是不知道的吧?”

    “难道....”她欲言又止,目光一直紧紧的盯着某一处。

    “没错,我跟俊云分手,就是因为蔓雪有了俊云的孩子。”蔓宁宁一边说的时候,一边看向了躺在病床上的男人,阳光下,显得很美,美的迷人,美的没有任何的瑕疵。

    “原来,原来是这样。”潘琴自言自语的轻声呢喃着,整个身体就如同抽了力气一般,靠在了墙上,最后,视线落在了俊云的身上,“怎么会这样呢?俊云...”

    他都不愿意跟她发生那种关系,为什么会对一个陌生的女人发生这样的关系呢?而且,她还有了俊云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