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99:车祸
    当俊云要冲上去的时候,潘琴突然从后面拉住了他的手臂,声音从来都没有那么的怒过,“你打算去干吗?去打杨少吗?你要明白,蔓宁宁的心已经在他的身上了。”

    “你来这里做什么?”俊云紧紧的蹙着眉,看了一眼潘琴。

    潘琴的脸上划过无奈,“你来这里是做什么的?我自然也是做什么?我希望你可以看清楚,她已经不是你当初的蔓宁宁。如果,她真的爱你的话。那么,她就会选择原谅你,原谅你的一切。你懂吗?可是,她没有。不但没有原谅你。甚至,还依偎在其他男人的怀里。你信不信,他们之间早就有了感情?兴许,蔓宁宁只是找了一个机会,跟你提分手吧。”

    最后一句话,真的戳疼了俊云的心。

    他们之间早就有了感情?这是真的吗?拳头越握越紧,漆黑的眸也变得越来越深...

    有一点他真的不得不面对,那一晚他发生事情的时候,他们的确在一起?

    难道,真的如潘琴所言,不过是找一个借口,彻底的离开自己?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心...是怒还是恨,他早已经不知道...

    转过身,大步的往自己停车的地方跑去。

    “俊云....”潘琴的手僵硬的停留在半空当中,想抓住俊云的一角衣衫,却无法抓住,眼睁睁的看着他做上了车子,消失在自己的视线当中。

    那一刻,潘琴的泪水瞬间而流。

    为什么,明明他亲眼看到,为什么,为什么,还不停接受自己呢?

    油门快速的踩着,车子越来越快,呼啸的经过一辆辆的车子,熟悉的道路,熟悉的情景,在脑海中如同走马灯一般的划过。

    她的笑容,占据着他的思想。

    但是,一想到他们刚才的亲吻,一想到每次他们之间发生关系的时候,杨少必定存在。

    他的真的不敢去相信刚才潘琴所说的那样,这一切都不过是蔓宁宁早已经要离开的借口。

    为什么,她会那么的狠心呢?

    脸上的忧郁更加的浓郁了起来,如果,她真的是不爱自己,大可告诉自己,不需要用这样的手段。

    心里,纵然这样想着。

    但是,刚才的那一幕,总是在脑海中闪现。

    “滴...滴...”喇叭的声音在前面响起,当俊云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跟一辆卡车撞去。

    由于,刚才雯悠看着俊云离开。担心他会不会做什么傻事,毕竟,当人气愤的时候,冲动就是魔鬼。

    她一路紧跟,直到看到俊云的车子撞上大卡车的时候,她几乎感觉崩溃。一瞬间的愣神,立马下车。

    周围已经有了围观的人,并也有好心人把俊云从车里拖出来,美丽的脸在阳光下绽放,额头的血妖娆而刺眼。

    雯悠紧紧的抱着他的身体,哭泣,直到救护车的到来。

    ......

    一起车祸,很快的出现在各个的频道上,当蔓宁宁窝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时候,看见记者讲诉着一起车祸的经过。

    当摄影落在两辆车子的时候,几乎让蔓宁宁惊呼了起来,遥控机从手中脱离了下来,发出声音的时候,她几乎已经没有了感觉。

    尤其是当摄影拍到俊云受伤的时候,她几乎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唇,紧紧的盯着屏幕。

    杨少正从洗浴间出来,手中拿着一块浴巾,当视线落在电视上的时候,蓝色的瞳孔紧紧缩了一下。

    其实,俊云车祸的时候,他已经在第一时间就收到。只是,他并不打算告诉蔓宁宁。

    两个人刚刚稳定的爱情,他不希望被打扰。

    但是,他真的忽略了一点。尤其是看着女人伤心欲绝的样子时,他知道他应该在第一时间联系电视台,封闭消息。

    没想到...

    他走过去,拥住女人颤抖的身体,轻声安慰:“没事的,他一定会没事的。”

    “你已经知道事情了对不对?对不对?”蔓宁宁强忍着哭泣,泪水一直徘徊在眼眶当中,手紧紧的摇晃着杨少。

    杨少点了点头,说道:“我并不是有意隐瞒你,只是不想让你担心。你...”

    “你现在带我去好不好?带我去看看他,行不行?你一定知道他现在在什么医院,求求你了,算是我求求你了。”

    声音颤抖,脸色的担忧,那么明显。

    “好,我带你去看她。”杨少点了点头,心...涌起一股不安。

    .....

    夜,已经很深了。

    两个人静静的坐在车子的后座,没有说话,空气里沉淀着一种哀伤,那是小女人的哀伤。

    蔓宁宁的目光一直看着外面,心,很乱,很乱。

    放在膝盖上的手,突然被紧紧的握着。有那么一刻,杨少很害怕会失去她。

    手握的很紧,直到开车一家私人医院的时候,他们才放开了手,径直来到了抢救室,外面等着很多的人。

    潘琴正轻轻的哭泣着,一眼看到蔓宁宁的时候,立马怒骂了起来,“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要不是你,俊云就不会躺在里面。”

    随着潘琴的话语,俊爸爸和俊妈妈等一干人,都纷纷看向蔓宁宁,最主要的是她的身后还站着杨少,还有几名黑衣人。

    俊妈妈抹着脸上的泪水,从坐位上站起身,走过来,没有任何的防备,一巴掌打在了蔓宁宁的脸上。

    杨少,心,紧致了一下。立马将蔓宁宁拥在怀里,语气隐忍着怒气,“伯母,有话可以好好说,何必打人?”

    蔓宁宁呆呆的站着,脸上一片的火辣辣,足以证明俊妈妈用了力道。但是,她没有想要去怪她的意思。

    甚至,对于杨少来讲,如果不是看在她是俊太太的份上。他早已经不客气了。

    “这一巴掌是我代我儿子打的,要不是你这个贱女人,俊云也不会这样...”俊妈妈的恨意清晰可见,眼中泪花已经浮起,“我真的不该一时的心软,真应该让你们早点分手,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

    俊妈妈的目光落在杨少的脸上,“真没想到,杨少居然也被这个狐狸精所迷惑住了。”

    “伯母,你说话放尊重一点。“杨少紧紧的拥着怀里的女人,声音有点低沉,“我希望你不要把一切的责任推卸给宁宁,她跟俊云已经分手了。现在,她已经是我的女人了。你没有资格打她,更没有资格说她是贱女人。”

    “你...”俊妈妈没有想到杨少会那么说话,脸上很惊讶,泪水却不停的从眼角滑落。

    潘琴站在身后,走上前来,狠狠的白了蔓宁宁一眼,冷冷一笑,“你怎么知道俊云今天发生的事情跟蔓宁宁没有任何的关系呢?”

    潘琴的目光落在蔓宁宁的脸上,唇,边冷意,“蔓宁宁,要不是你俊云根本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就是因为你早上跟杨少亲吻,俊云才会气的迷乱了心智。你明白吗?俊云现在这个样子,是被你害的。”

    “什么?”蔓宁宁看向潘琴,脸上划过困惑,“你刚才说早上,俊云来公司找我了?”

    “你以为呢?要不是他亲眼看见你们的暧昧,何须那么气愤呢?”潘琴挑眉,怒气在身上乱窜。

    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恨不得好好的处理一下眼前这个女人。

    亏俊云暧昧喜欢她,她却跟着别的男人亲亲我我。

    突然,抢救室的门被打开。

    俊妈妈等一干人,立马涌上去,“医生,怎么样了?怎么样了?”

    医生的声音淡淡,看向俊妈妈和俊爸爸,说道:“你们要做好准备,由于俊少的后脑部已经受到了撞击,所以,我怕他可能醒来之后,也会成为植物人。”

    “什么?”俊妈妈激动的大声问道,“医生,不会的,你好好救治,不管多少钱,你都要把俊云给医治好了。”

    哭声从俊妈妈的声音发出,还有周边的几位太太,都是俊家的亲戚。

    潘琴站在人群之外,听到这一句的时候,几乎不可置信,脚步虚软的往后倒退了几步,直接用墙壁扶持住,才没有摔倒。

    俊妈妈的声音再次响起,带着无尽的悲伤,“医生,求求你,求求你救救他吧。”

    医生摇着头,“我们真的尽力了。”

    俊妈妈听着医生最后一句话落下的时候,几乎要瘫软在地,口中呢喃着,“不会,俊云不会这样。”

    俊爸爸的脸上无奈,拥住自己的妻子。

    此刻,作为一个男人来讲,他要坚持。

    蔓宁宁无力的靠在杨少的怀里,排山倒海的窒息从心里涌来,泪水不知不觉中从眼角溢出,爬满整正面孔。

    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心,仿佛已经坠入了无低的黑暗,只感觉整个人都一片的寒冷,微微颤抖着,那么的无奈。

    从手术室推出一张床,蔓宁宁站在一旁,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群人拥着走过,只能依稀看到床上的人,静静的躺着。

    脸上,苍白,口中用着氧气。

    要不是杨少紧紧的抱着她,想必她早已经瘫软在地上,泪水,晶莹透亮的滑落了下来。

    真的是她的错吗?

    不对,一切就是她的错。

    如果可以,她真的好想代替他,躺在病床上。

    “别哭了。”杨少伸手,拂过她脸上的泪水,“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这是谁无法避免,你伤心也是没有用的。”

    声音低沉,蓝色的眼睛如同黑暗中大海,平静,看不出里面的感情。

    亲爱的同学,狐狸想要花,想要贵宾,各种要,各种调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