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97:伤吟
    夜渐渐的降临,偌大的奢华别墅,灯光璀璨,繁琐的水晶灯下,映着一张黑色的长桌,上面摆放着诱人的食物。

    蔓宁宁拿着刀叉,低垂着眸,然而,目光没有任何的焦点,只是木然的切着盘子里的牛肉。

    杨少看了一眼,微微蹙眉,“怎么?牛肉不合你的心意吗?”

    “没..”蔓宁宁从愣神之中,看向杨少,顺着他的视线低头看向盘子里的牛肉,早已经切的不像样子。

    她放下刀叉,从脸上划过无奈,“对不起,我只是吃不下。我想先回房了。”话语落下的时候,她站起身,往楼上走去。

    如今的她,早已经迷失了方向。如果,放在之前的话,她绝对不会住在这个男人的家里。

    但是,她突然感觉自己真的没有了方向感。

    回到房间,关上门的时候,她的背靠着门,深吸了一口气。但是,泪水已经滑落了下来,难道,真的结束了吗?

    心里,有着不甘心,有着报复的意味。

    为什么,爱情这样,连同友谊都是那么的不堪呢?泪水,那么咸,从眼角滑落下来之后,直接低落在唇里。

    蔓宁宁感觉自己真的很累,慢慢的靠着门瘫坐在地上,脸埋在双腿之间,任由泪水一滴一滴的溅落在地上,晶莹的绽放一种无言的花朵。

    她明明告诉过自己,哭泣是没有用的。但是,她无法控制。

    她何曾不希望一切都可以重新来过呢?但是,老天从来都不给她这样的机会。

    甚至,她感觉已经恨透了自己。

    明明打算放弃一切,为什么不逃离这里?过着一个人的生活呢?是报复吗?是内心对他对自己的一种报复吗?

    泪水继续流淌着,总感觉身心都很累,很累,累的几乎好想一直闭着眼睛,什么都不用去想。

    只要睁开眼睛的时候,任何事情都能够重新开始。流淌过的爱情,希望可以再次落在自己的手上。

    蔓宁宁不知道自己到底哭泣了多久的时间,直到累了,眼睛慢慢的在疲倦当中闭上,修长的睫毛沾染着水珠,随着挣扎,细小的水珠低落在地上,无声无息。

    灯光幽暗,杨少进入房间的刹那,映入视线当中的是一个女人瘫睡在地上,身子紧紧的缩卷在一起,长发掩盖了她的容颜。

    但是,整个人散发着一种苍凉和伤痛。

    蓝色的眸光在灯光下显得迷离,他俯身,拨开她黑色的长发,细细打量着她的容颜,那一张美丽的脸,有一种让人忍不住的爱怜。

    可是,这个小女人纵然是在睡觉,也依旧紧紧的蹙着眉头。

    手指轻轻的划过她的脸,那么的轻,似乎杨少从来都没有发觉自己对这个女人已经是一种爱了?

    原本的报复和玩弄,都不过是一时的气愤吧。

    现在,看着她伤心的样子,自己的心,同样是疼的。

    纵然这样,他的私心还是希望她能够跟俊云彻底的分手。他答应过她,会为了她,跟任何的女人断绝关系。

    这算是他第一次为了一个女人,而说这样的话语吧。

    手指轻轻的抚摸着,衣服微微斜落,可以看到女人随着呼吸,而起伏的酥胸,美丽的锁骨,如果蝴蝶一般,美丽,诱人。

    喉咙,动了一动。

    杨少收回手指,将女人轻轻的抱起,动作很轻,连带他自己都感觉陌生了起来。甚至,连放在床上都是那么的温柔。

    这,不该是他能够有的温柔,为什么没有任何的保留,给了这个女人?

    薄薄性感的唇,划过一丝淡淡的笑,他静静的凝着眼前的女人,看着美丽苍白的容颜,晶莹的泪水还沾染在她修长的睫毛上。

    泪痕,也依旧还在。

    他突然低唇,吻上她的脸上,微微有那么一丝的冷。

    “恩...”睡梦中,发出无意识的呻吟,却又无意识的引诱着一个男人的欲望,她的唇有点干,让杨少忍不住的轻轻的tian在了她的唇上。

    忍不住,撬开了她的唇,舌尖滑落了进入,游移在口腔里的任何一个地方,身子轻轻的压在她的身上,很轻。

    “恩...”呻吟,再次从蔓宁宁的唇中溢出,随着一种压抑的炽热,脸色渐渐的从苍白变成了一种迷人的潮红。

    杨少的动作很轻,并不想惊醒这个女人。但是,动作无法控制,解开着她的衣服,领子一点一点的从肩膀上滑落了下来,连带胸前的美丽,一览无际的暴露在空气当中。

    灯光下的肌肤,显得很迷人。

    杨少的唇瓣很柔软,顺着她的唇角,一路滑下,亲吻在美丽优雅的脖颈上,那一种温柔不似俊云的温柔,带着属于他的霸道,占有。

    那种酥麻的感觉在睡梦中游移着,蔓宁宁不安的动了一动,无法压抑的发出呻吟,手紧紧的抓着被单。

    粉色的内衣,一直都是这个女人的喜欢,杨少熟练的松开,顺便将内衣抛开,掉落在地上。

    美丽灵动的酥胸,在空气中覆盖了一层春荡,杨少的蓝色瞳孔紧紧缩了一下,内心早已经变得蠢蠢欲动。

    如果,以前问他,女人是什么?

    他必定会回答,那不过是衣服,廉价的可怜。但是,现在他发现女人,不对,是眼前的女人,如同毒药一样,把他深深的迷住,无法自拔。

    唇,不放过任何的肌肤,这样的吻着,细细麻麻。直到含上了酥胸的一点花蕾的时候,蔓宁宁从酥麻当中转醒,迷离的视线当中,映入眼帘的是繁琐的灯,散发着一种让人激起暧昧的光色。

    吻在身上,剥夺着一切,她深吸了一口气,心里明白,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不是别人,更不是俊云,而是他。

    一双美丽修长的手轻轻的插入了男人的发间,此刻,她只想沉沦在这一刻,其他的她根本就不想去回忆。

    就让那不快乐深深的埋在脑海当中吧?

    虽然,有那么一刻,她会感觉自己真的很贱,既然分手,为什么还要沉沦在另外一个男人的胯下?

    但是,她有选择吗?

    第一次,就是在友谊的设计下而丢失。难道,连让她沉沦的机会都不给吗?还是说,让自己故作清高?

    那又如何呢?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她已经不怕第二次背叛了吧?

    有些事情,只会变得适应起来。

    杨少感受着女人的回应,舌尖勾画着她的红豆,晶莹的水珠一点一点的在身上残留下来,还有炽热的呼吸。

    那一只手抚摸着动人的身躯,每一寸,都是那么的让人迷恋,从锁骨,到酥胸,直到下腹,渐渐的,往下。

    裤子,已经被解开,露出的依旧是粉色的内裤,杨少一把扯下,女人修长的美腿,那么的动人。

    肌肤,白皙可见。

    炽热的指腹,游在了双腿之间,酥麻的感觉从脚底涌来,几乎让蔓宁宁整个人变得瘫软了起来。

    “恩...”蔓宁宁咬着唇,随着肆意的浮动,只感觉自己的思想几乎已经不受自己的控制。

    女人的呻吟,往往更加的激起男人的欲望。

    杨少吻,越来越下,手指隔着内裤,抚摸着女人的私密,早已经湿透,一种芳香不停的刺激着他的鼻息。

    纵然,他们之间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了,却足足让他不停的迷恋。

    白皙的脸,已经潮红。甚至,原本有点干的唇,已经变成了红色,迷人,非常的迷人。

    杨少看着眼前的女人,心里一荡,扯落了她的内裤,手指抚摸在两片玉贝,不断的玩弄着女人的花蕊。

    “别...”羞涩爬满蔓宁宁的脸上,呼吸急促,呻吟,交融着,几乎让她感到很惶恐,“别...”

    杨少的唇吻上她的唇瓣,“别怕,没事。”

    随着那一句话,手指已经进入了女人的幽深,里面潮湿的不行,一种火热包裹着手指,随着抽动,让蔓宁宁下意识的弓起了下腹。

    “恩...啊...”双腿夹的更加的紧了,随着蠕动,几乎让任何一个女人可以带引到高层的地方,只有迷离的云层。

    “恩...啊...”呻吟,不断的从蔓宁宁的唇里溢出,变得欢快,甚至,可以说完全已经沉沦在了爱欲当中,迷失自我。

    手指,在里面搅乱着,蔓宁宁的双腿夹的更紧,从里面流出更多的蜜水,手不知所措的抓着杨少的背,紧紧地。

    她的心里是紧致,却也是渴望。

    随着手指频频的分离,将女人变得更加的唇色起来。

    直到,退出的时候,她才喘息,眼神迷离的看着天花板上的灯光,那么的幽暗,散发着暧昧的气息。

    蓝色的眸紧紧的盯着女人的容颜,潮红的气色,就如果暗夜里展开的花朵,妖娆而刺目,几乎让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移开。

    他吻上蔓宁宁急促的唇,直接往下,突然他的手将她修长腿曲起,妖治的脸看起来更加的如同恶魔一般。

    当他的气息喷塑在女人的双腿之间时,蔓宁宁仅存的最后一丝理智,抓住男人的手,轻声开口:“别,不要...”

    “女人,你是我的,不要害羞...”随着杨少的话语落下,唇贴上了私密处,蓝色的眸凝着近在眼前的玫瑰,妖艳,引诱着他不停的吸允。

    蜜水,有一股芳香,刺激着男人的鼻息。

    蔓宁宁昂着头,长发如蛇一般的散乱在枕边,无法压抑那一种羞涩,呻吟都变得低闷了起来,咬着唇。

    舌尖tian着女人的玫瑰,每一处都不放过,甚至,深入了里面,全是火热,轻轻的摩擦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