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96:情伤
    “什么意思?”梦雅静请粗了眉头,看向雯杰迪,心,早已经虚了起来,“什么意思?”

    她继续问。

    “我想你那天在酒吧干了什么,你心里比我更加的清楚吧?真没有想到宁宁会有你这样的朋友?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她呢?”

    听着雯杰迪的话,梦雅静突然笑了起来,“原来,你们都知道了?”

    “宁宁还不知道,只是不想告诉她。要不是杨少发现,我都不知道你到底接下来想要做什么呢?”

    雯杰迪一脸认真的看着她。

    “的确,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太多。谁让她比我幸运呢?如果不是蔓宁宁,我至少也可以跟杨少有***吧?现在呢?”

    梦雅静的脸上苦笑了起来,美丽的脸,布满了无奈,轻轻的笑了起来,笑声那么的低,那么苦,“我真的也不想这样,但是,我真的不甘心。”

    “雅静...”门突然被推开,蔓宁宁站在外面,眼中不可置信,紧紧的盯着梦雅静,似乎从来都没有想过,她居然那么的痛恨自己。

    “宁宁...”梦雅静的视线随着门被打开的瞬间,而往外面看去,既然做了,那么也注定会被发现的吧?

    “雅静?不对,你不是我所熟悉的雅静。”蔓宁宁走进来,目光一直紧紧的盯着梦雅静,深吸了一口气,心,很疼。

    没有想到,如今连好友都对她这样?

    “宁宁,对不起。不过,我不后悔我所做的。”梦雅静的目光落在蔓宁宁的脸上,回视着她的惊讶,眼中没有任何愧疚,仿佛她做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合情合理,就好比利用就是天经地义。

    蔓宁宁低垂了眸,低低一笑,那么无奈,“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喜欢他呢?为什么?”

    “说了又能够怎么样呢?你可以让他来喜欢我吗?你要知道,他一心想要得到的女人是你,而不是我。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你就可以那么的幸运的得到两个优秀男人的爱,而我呢?什么都得不到?”

    那一张美丽的脸划过一丝冷笑,连同目光都冷了起来,“兴许,你不知道当初在普罗旺斯的时候,我有给他发信息,邀约同床。没想到,他居然能够发现床上的女人不是我...”

    话虽说着,从脚底涌上的是无尽的耻辱。

    “你说一个女人,脱光了衣服,等待着男人的临幸。可是,男人却无视着一切,你能够明白这样的心情吗?”

    最后那几句话几乎是激动的吼叫,刑远蜜从外面走进来,不爽的看向她,“吼什么呢?你以为你这些事情还光荣着吗?亏我一直把你当做好朋友看到,真是瞎眼了我。”

    梦雅静冷哼了一声,冷冷开口,“你把我当做好朋友,你不也是看在蔓宁宁的面子上?如果是别人,你会把我当成好朋友吗?”

    “你也知道我把你当好朋友是因为蔓宁宁?我告诉你,宁宁有你这样的朋友就是一种耻辱,她知道你没有地方住,立马让你搬进了她的家里。甚至,当知道你没有工作的时候,也帮你找工作,为什么你就不知道别人对你的好呢?”

    刑远蜜完全已经气怒,伸手拿过办公桌上的一包钱,狠狠的往梦雅静的方向甩了过去,“拿着你的钱,给我滚出一品。”

    一包钱不偏不倚的打在脸上,火辣辣的疼,梦雅静没有躲闪,只是任由钱砸在脸上后,看着它掉落在地上,有几张钱从里面洒了出来,她看了一眼。

    “我希望以后都不要遇上你这样的人,不对,是我跟宁宁都不要遇上你这样的人。”刑远蜜怒瞪着她。

    蔓宁宁站在原地,没有说话,只是眼睁睁的看着她蹲下身,捡起了那一包钱,抬头的时候,目光看向蔓宁宁,声音只感到陌生。

    “宁宁,其实你应该要感谢我才对。如果不是我,想必你也不会知道另外一个男人其实是多么的在乎你?他居然为了你,可以抵抗一个女人赤裸裸的诱惑,真的很不像他杨少可以做出来的事情。”

    梦雅静深吸了一口气,手紧紧的握着手中的东西,声音再次响起,“那晚我把要给了另外一个男人,不过,真的很可惜。居然...”

    她下面的话,欲言又止,然而,蔓宁宁已经明白了一切。原来,那一天她突然的感觉身体燥热真的是她干的。

    甚至,杨少跟自己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其实,也是有原因的。

    蔓宁宁看着她,脸上,看不出表情,“你走吧,以后,我不希望在看到你。”

    梦雅静听着她的话,显得很平静,一双媚色的眼微微缩了一下,“也好,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的确是没有见面的必要了。”

    她话语落下,拿着手中的那一包钱往外面走去,当经过蔓宁宁身边的时候,她微微停了一下,随后,离开。

    刑远蜜斜睨了一眼消失的身影,心里愤怒,“我当初真是瞎了眼了,还把这样的人看待朋友,真没想到那么不要脸。”

    “你生气有什么用呢?最委屈的还是宁宁吧?”雯杰迪的目光看向蔓宁宁。

    “宁宁,这样的人你就不要记在心里了。”刑远蜜走过来,拉了拉蔓宁宁的手臂,轻声说道:“走吧,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你也别多想了。”

    蔓宁宁点了点头,正打算出去的时候,雯杰迪的声音从后面响起,“这几天,你先休息吧,到时候休息好了,在来上班。”

    “不用。”蔓宁宁想都没有想,就直接拒绝。她不想欠别人太多,毕竟,真正关心自己的人还在。、“我是老板,我让你休息,你就休息吧。”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蔓宁宁看了一点,也不再坚持。

    因为,一些事情发生,她只感觉自己真的很累。

    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梦雅静正在收拾着东西,当看到她们进来,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继续收拾着东西。

    蔓宁宁看向她的时候,目光已经变得冰冷,随后看着她拿着东西,往外面走去,离开的时候,还不忘看向蔓宁宁。

    “这一辈子,我最不后悔的是认识你。”她的声音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激动,脸上多了一份悲哀。

    “可是,我这一辈子,最后悔的就是认识你,有你这样的朋友。”声音冰冷,那是从来都没有过语气,却出现在蔓宁宁的身上。

    梦雅静微微惊讶,却还是不由的笑了一笑,转眸,消失。

    蔓宁宁看着消失在视线当中的背影,无奈的划过一丝浓稠的笑。

    下班之后,一辆黑色的车子无声无息的停在外面,蔓宁宁不用猜也知道来者是谁,只见,车子的后座被打开。

    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恭敬的站着,目光低垂,直到看到蔓宁宁坐进里面之后,才关上门。

    杨少慵懒的坐在车子里面,目光落在坐进来的女人身上,唇边微杨,“看来你已经知道了吧?”

    他一边说的时候,手已经拥住了蔓宁宁的腰,那么的随意的动作。

    蔓宁宁凝了一眼,并不说讨厌,而是这样随意的动作有些不习惯。当她正打算说什么的时候,她的目光透过车窗看到杨少的车子停在不远处,一个女人背对着她,看不清容貌,却可以感觉到他们的亲昵。

    “只能了?”杨少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你要记住从今往后,他跟你已经没有任何的关系了,开车吧。”

    车子缓缓开启,俊云的容颜在视线当中消失。

    蔓宁宁的目光一直透过车窗,看着外面,泪水已经在眼眶爬出,她的确很想宣泄心里的委屈。

    但是,哭泣有什么用呢?

    杨少拥着她的腰,更加的紧了,薄唇伏在她的耳畔,“过去的就让她过去吧,记住,现在还有我。”

    男人的温柔,真的很容易沦陷。可是,她的心依旧停留在另外一个男人身上。

    爱情,并不是能够忘就可以忘记的事情。

    ......

    夕阳下,女人的脸在无掩下,美丽的恍惚。然而,女人的目光一直紧紧的盯着眼前的男人。

    “俊云,你难道还不明白蔓宁宁的心思吗?”潘琴凝着俊云的脸,太阳下,那一张绝美的容颜,搀和着浓稠的忧郁。

    对于潘琴的话,俊云怎么会不懂呢?

    “俊云,回心转意吧。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我知道的是你跟蔓宁宁之间已经不会有任何的可能了。”

    “不要再说了。”漆黑的眸不知道是不是在光线下,显得黑沉了起来,脸色冰冷,温柔不复存在。

    俊云看了潘琴一眼,转身,“我说过,我的事情你不要来管。”

    “俊云...”潘琴拉住俊云的手臂,美丽的脸划过不舍,轻声问道,“你们之间都已经这样了,你难道连一点机会都不肯给我吗?”

    声音哀求,对于爱情面前,她自始至终都是那么的可悲。

    俊云凝了一眼手臂上的手,指尖被涂成妖娆的红色,“潘琴,我希望你以后都不要在说那一句。我相信宁宁都不过是为了气我而已,总有一天她还是会回到我的身边。”

    “为什么,你要那么执着呢?”潘琴的手握的更紧,只想感触到眼前男人的一丝温度。

    为什么,连一丝的爱都不愿意给她呢?

    俊云微微蹙眉,将女人的手抽开,“以后没有什么事情,就不要在来找我了。”

    话语落下之后,潘琴任由俊云上车,离开,渐渐的在视线当中消失.

    《同学们,给点鼓励吧,送花,送贵宾,555~鼓励一下狐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