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95:辞退
    “累了吗?”杨少轻声问道,声息落在女人的脸上,“我知道你喜欢吃宫保鸡丁,还有红烧鸡翅,不如,我让人拿上来吧?”

    他一边说着,一边已经坐起身,点了餐之后,他拿过睡衣,披在女人的身上,轻轻的在她的脸上吻上。

    男人,突然变得温柔起来,她真的还有些不适应。

    灯光璀璨,黑暗,反而看起来很分明。

    饭菜安置好之后,蔓宁宁穿着睡衣来到餐厅区,桌上摆放着全部是自己喜欢的吃的食物,没想到他连这个都知道。

    杨少绅士的替她拿开椅子,“吃吧,我知道你已经饿了。”

    两个人坐落之后,蔓宁宁慢慢的吃了起来,但是,口,没有任何的味道。

    “从明天开始,你就直接住在我的地方去吧。”杨少夹了一块鸡翅放在蔓宁宁的碗里,“另外,我会让雯杰迪把你的朋友给辞退了。”

    “谁?”蔓宁宁惊讶的问道?

    “没什么。”杨少淡淡一笑,“你快点吃吧,这个事情我自然会处理好。”

    蔓宁宁看向杨少,目光认真,说道:“你话中有话,我希望你可以说明白,你刚才说要让雯杰迪辞退我的朋友?那个人到底是谁?”

    “我随便说说的,你那么惊讶干什么?”灯光下,那一双蓝色的眼睛,少了玩味,至少,此时此刻是温柔的。

    蔓宁宁微愣,总以为眼前的男人就是他。

    可是,唇边禁不住的噙着无奈。

    .....

    白净的办公桌前,俊云无奈的坐在椅子上,看着电脑的屏幕不断的闪现那一张熟悉的脸孔。

    三天了,他每天都有去一品杂志等着她。可是,足足三天她居然没有上班,跑去她的家里,梦雅静告诉她,已经好几天没有回来了。

    她到底去了哪里?

    心...越来越乱,为什么事情会演变这个样子呢?如果,他跟蔓雪没有发生事情的话,会不会就不会这样了呢?

    淡淡的光线透过偌大的玻璃,照在他的脸上,白皙的皮肤,看起来迷人。

    俊云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拿起办公桌上的车钥匙,正打算往外面走出去的时候,蔓雪端着一杯牛奶走进来。

    “俊总,你是打算去哪里?”蔓雪凝着眼前的男人,在面前停了脚步,自从那一晚的事情之后,他们一直都处于不冷不热的状况。

    孩子的事情,他真的有跟蔓雪好好的商量过。但是,蔓雪也一直坚持着。

    俊云凝了一眼她已经明显的肚子,淡淡开口:“以后,你不用给我泡任何东西了。从明天开始,我会另外叫一个助理过来。”

    “俊云...”蔓雪的脸色有丝苍白,不可置信的看着俊云,难道他打算要赶走自己吗?

    “我希望你可以先回家好好的想清楚,孩子,要不要拿掉?”俊云的话语,有点冰冷,随后,直接往外面走了出去。

    “俊云...”蔓雪转身看着消失不见的身影,清澈的大眼已经浮现了雾水,脸色弥漫着无奈和痛苦。

    俊云下车之后,直接开往一品集体,熟悉的路线,熟悉的风景,但是,心境却已经没有了以往的感觉。

    一切的一切,随着事情还有时间而改变。

    漆黑的眼,泛着无奈,美丽的脸,满是忧郁。

    当车子开到一品杂志的外面的时候,一辆黑色的奢华轿车正缓缓在外面停下,门被司机打开,蔓宁宁从车里下来。

    俊云的目光落在蔓宁宁的身上时,不由得微微紧缩了一下,尤其是当看到杨少从车里下来的那一刻,他真的不敢置信,那三天没有任何的音序是跟这个男人在一起。

    他立马下车,跑到了蔓宁宁的面前,下意识的抓住了她的手,“宁宁...”

    蔓宁宁转眸看去,眼中立马浮现了一层淡雾,凝真那一双熟悉的眼睛,熟悉的眉,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

    “俊云,你给我放手。”杨少上前,要将俊云拉开,只见,俊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

    放开了蔓宁宁的手,扬起,就是一拳。

    幸好,杨少已经有所防备,躲过了俊云的那一拳,蓝色的眼睛,泛着冷酷的光泽,冷冷一笑:“你以为你现在哀求,就有用吗?我告诉你,宁宁她已经是我的女人了。”

    “你...”俊云紧蹙着眉,双手已经握成了拳头,怒火冲天,下意识的看向蔓宁宁,只见她低了头。

    “另外,我还要谢谢你。”杨少突然笑了,笑声很冷,大步上前,凑到俊云的耳边,“谢谢你,居然还把宁宁保全的那么好,谢谢你,想必,你还没有尝试过她在床上的动情吧?”

    “杨少...”俊云的眼中怒火,抓住杨少的领子,两个人扭打了起来,蔓宁宁立马跑上前,拉住了俊云,“你不要胡来了。”

    俊云看起来有点憔悴,视线落在蔓宁宁的脸上,脸色忧郁,“宁宁,他说的是真的吗?他说的是真的吗?”

    “难道,你还不相信吗?她已经住在了我的地方,你可以问问。”杨少的指腹划过薄唇,刚才俊云的那一拳幸好躲过,不过还是擦边。但是,刚才他也没有留情,两个人自然谁也不肯吃亏。

    俊云一直看着蔓宁宁,只想听她的话。

    蔓宁宁深吸了一口气,声音淡然,“对,杨少说的没错。我已经跟他在一起,所以,我希望你以后不要来打扰我的生活,谢谢。”

    “宁宁...”那一个个字语就好比是刀,无情的在俊云的身上划过,疼痛,全身只剩下疼痛。

    俊云不可置信,就这样原地站着,看着她。

    “你走吧,以后不要在来找我。我希望你跟蔓雪可以幸福的在一起。”蔓宁宁说完之后,立马转身,咬着唇,憋着眼中的泪水。

    杨少的脸色浮现一缕得意,看向俊云,声音依旧冰冷,“我说过,她我一定会得到。不过,你放心我绝对不会用下三滥的手段来得到一个女人。我们两个是两情相悦,你懂吗?”

    漆黑的眼睛,越来越黑,越来越沉,就这样站在原地,看着蔓宁宁慢慢的消失在自己的视线当中。

    阳光有点热,但是,心...那么的冷。

    蔓宁宁走进一品杂志大厅时,立马捂着唇,跑进了电梯,里面,空无一人。

    渐渐的,泪水从眼角滑落了下来。

    她不知道自己这一步走的是错还是对?算是错又能够怎么样呢?他们之间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如果可以,她也真的希望时光可以倒流,喜欢过的心里一直保留着。但是,已经回不去了。

    就好比蔓雪有了俊云的孩子,而她的第一次已经给了另外一个男人。

    电梯的门被打开,她擦干了泪水,直接走进了办公室。

    三天没有上班,并不会引起太多人的注意。但是,作为好友刑远蜜来讲,不免担心。

    那几天里面一直打电话给她,可是显示的都是关机。

    直到蔓宁宁进入办公室之后,刑远蜜惊讶的从座位上跳了起来,跑到蔓宁宁的面前,拉着她的手,关切的问道,“宁宁,你这几天到底去干什么了?为什么...”

    “没什么...只不过,这三天我一直跟杨少在一起。”蔓宁宁装作一脸的无事,对着刑远蜜淡淡的笑了笑。

    从今天开始,她不允许自己继续沉静在过往当中。她要重新面对一切,重新开始。

    梦雅静端着杯子的手,突然滑落了下来,摔碎在地上,目光有丝愣神,蔓宁宁和刑远蜜下意识的看去。

    “雅静,你没事吧?”刑远蜜关心的看着梦雅静,她立马转神了过来,笑了笑,摇头说道:“没事。”

    她说着,低头去捡起地上已经被打碎的杯子,手指才碰触,就直接被划过,血液瞬间溢出。

    “雅静,你...”蔓宁宁走过去,低头看了一眼她被划开的手指,“干嘛去捡呢?”话语落下的时候,她伸手想去拉梦雅静的手,不料,她微微一缩,笑道,“没事,不过是擦破了皮而已。”

    她的举动和笑容,显得有点僵硬,有点陌生。

    “梦雅静,你来一趟我的办公室。”雯杰迪在外面突然出现,声音很低沉,也很认真,让蔓宁宁和刑远蜜都不免有些惊讶。

    梦雅静下意识的凝了蔓宁宁一眼,站起身,往外面走出去,地上的残碎那么的明显。

    偌大的办公室,弥漫着一丝的不安,雯杰迪坐落后,直接扔过一包东西。

    梦雅静站在办公桌前,一脸雾水,“这是?”

    “从明天开始,你不用来上班了。一年的合同没有到期,这个算是我给你补偿,够你一年的工资了。”

    雯杰迪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并示意让她可以看一看。

    “为什么要辞退我?难道,我哪里做的不好?”梦雅静没有去拿钱,只是心里不甘心而已,凭什么要辞退她呢?

    雯杰迪叹了一口气,低沉开口说道:“原本,我一直也把你当做朋友看待。不仅仅你是蔓宁宁的朋友,而且你在工作上也表现的很不错...”

    “既然如此?为什么要辞退我呢?”这样的事情,对于梦雅静来讲,真的无法适应,如果她做错了事情,她可以接受。但是,这件事情来的那么被突然,以至于她没有任何的防备。

    心...已经不停的颤抖了起来。

    雯杰迪无奈一笑,耸了耸肩膀,“如果可以我也很想把你留下来,但是,你对宁宁做的事情,让我感到很失望。我不希望我的公司有这样的人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