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94:欢情
    “你...”蔓宁宁紧紧蹙起了眉头,怒瞪着眼前的男人,声音中怒气可见,“为什么你...”

    “我什么?”男人话语落下的时候,坐落在床的边沿,一只手大胆的拥住了蔓宁宁的腰,被子随意的一扯,美丽的身躯再次暴露在空气当中。

    白皙的肌肤,有着密密麻麻的吻痕,清晰可见,蔓宁宁凝了一眼,脸色更加的红了起来,立马想用被子来遮盖自己的身躯。

    可是,被子握在杨少的手中,甚至,让床下扔去,一双蓝色的瞳眸如魅,闪过一丝**,贪恋的看着灵动的娇躯。

    “不许看,混蛋...”蔓宁宁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胸前,杨少低沉的笑了起来,“何必遮遮掩掩的呢?你的身体我已经看的很清楚了,而且,我们昨晚配合的真的是天衣无缝,不如,我们在演示一下?”

    “你...”清澈眼中,不可置信,蔓宁宁恨不得撕了他的嘴巴,怒道:“你的嘴巴给我放的干净一点。”

    杨少并没有因为她的生气,而放过她,握在她腰上的手拥的更紧,可以闻到女人的一股淡淡的清香,不断的袭击着他。

    欲望,蠢蠢欲动。

    “放开我...”此刻,蔓宁宁根本就已经无暇去管胸前的诱惑,只是一味的想要去推开眼前的男人,脸色,红的不能在红。

    那是一种惶恐加羞涩。

    她从来都没有在男人的面前大胆的暴露过,纵然是俊云也不曾这样过。而,如今,真的让她感到很无奈。

    杨少的力道很大,他怎么舍得女人活活的把他推开呢?搂在腰上的手,更加的紧固,直接将女人压在了床上,无视着她的挣扎。

    当,美丽的身躯在男人的面前晃动的时候,越挣扎,越想尝一尝味道。毕竟,对于杨少来讲,一次已经很迷恋了,而如今,更是欲罢不能。

    “放开...”蔓宁宁大骂着,语气中的恨意,那么的明显,直到杨少的唇落了下来,她只能发出呜呜的声响。

    丰盈的酥胸已经被男人的大掌所控制着,就连挣扎的双腿也一并被他夹住,无法动弹。

    手,肆乱的抚摸,那么的迷乱。

    从她的酥胸,滑落在下腹,画起圈圈的那一刻,女人不免微微弓起了身子,那是酥麻的感觉。

    如果是没有任何的感觉,那是骗人的。

    吻肆乱的被狂吻着,那么的深情,让蔓宁宁挣扎到后来,直直感觉很疲惫,只是那么的躺着,任由男人的吻落在她的脸上,她的眉毛,她的鼻尖,她的耳畔,轻轻的撕咬。

    算是挣扎?又能够怎么样?越挣扎越激起男人内心当中的欲望,甚至,她早已经被他吃的干净。

    挣扎,有什么用?

    当初,俊云跟蔓学之间也是这样的吧?男人,不可能只对一个女人有欲望,一旦无法控制,那不也是照样沦陷了下去吗?

    心...很涩...很苦...

    爱情的美好在一瞬间消失,说不出来的滋味在心里翻涌着。尤其是杨少的吻密密麻麻的落下时,她真的会想起他们两个人在床上的缠绵。

    也好,爱情没有了,她何须自作清高的保留第一次?也好,在这样的情况下没有了女人的贞操,这样算不算对爱情的报复的快感呢?

    但是,受伤的依旧是自己?

    心...继续疼着。

    欲望,随着杨少的抚摸和挑逗,而渐渐的攀升了起来,空间被外面的光线斑斑点点的洋溢,她只感觉自己的视线模糊了起来,承受着男人的炽热。

    指腹,滑动在双腿之间,来回,摩擦,一种酥麻的感觉从脚底直接涌了上来。不过是抚摸,就几乎剥夺了蔓宁宁的思想。

    该死,自己怎么会?

    呻吟从她的唇里溢出,带着羞涩和惶恐,她真的不知道这个男人在自己的身上有没有施魔法,为什么会无法控制的渴望起来?

    从来都没有过的欲望,在心里渐渐的涌涨,有那么一刻,蔓宁宁几乎明白为什么这个男人会勾引那么多的女人。

    甚至,让那些女人几乎心甘情愿的付出。

    原来,有时候,床上的技术就可以让女人们随之疯狂起来,就好比是现在,他的手指玩弄着她的玉贝。

    疼痛还完全没有褪去,涌上来的就是渴望。

    “嗯...”呻吟溢出,蔓宁宁咬着唇,下身微微弓起,“别...”

    明明想沉沦,却又想保持清醒,要抵抗。

    蓝色的眸肆无忌禅的落在女人的身躯上,不知道是外面的光线缘故,还是她的肌肤就是那么的晶莹透亮,诱人之极。

    “女人,你的身体其实已经背叛了你。”声音戏谑,从杨少的薄唇缓缓流出,炙热的气息喷塑在蔓宁宁的耳畔,那么的酥麻。

    “我...别...”惶恐,无处不在,挥之不去。

    “别什么?”男人的唇边噙着戏谑,玩味的凝着那一双清澈的眼睛,他就是要让这个女人彻底的拜服在他的胯下。

    “我曾经告诉过你,我的优点?”他的声音再次响起,笑着,那么的迷人,“我想你应该还记得,现在是不是已经相信我的话了呢?男人的优点就是如何让一个女人欲罢不能,懂吗?”

    随着话语的落下,杨少轻轻的抬起她的腿,无声无息的将自己的偌大抵在了女人的幽深的洞口。

    蜜水,从里面流淌出来。

    渐渐地,杨少身子微挺,进入了女人的幽深,紧致,那是杨少的第一感觉。

    “嗯...”蔓宁宁闭上了眼睛,不想看男人的玩味,修长的睫毛微微颤抖,投影在眼帘下面,那么的怜悠。

    杨少凝着,心,划过一丝闪烁,薄唇落在她的脸上,轻轻的吻着,那样的力道,让蔓宁宁的心感觉苦涩了起来。

    心里明明知道,此刻自己正跟另外的男人发生关系,可是,这样的力道真的温柔的如同俊云。

    但是,他们之间真的已经没有任何的关系。

    也许,等他娶了蔓雪之后,也会发生这样的融合吧?一想到此,她的身子突然慢慢的动了起来,那么的笨拙,却配合着。

    “嗯...”杨少感触着女人的摆动,一只手握上了女人的曼妙的腰,另外一只手把玩着酥胸,很光滑。

    柔软炙热的唇慢慢的游移,亲吻在肩膀上,香肩处弥漫着轻轻的香味,黑色的长发铺盖在雪白的床单上,黑白分明。

    “啊...”声音清澈,透着一丝的娇媚,美丽的身躯随着爱欲已经变成了粉色,带着幻境般的灵动。

    火热的偌大在身体里交织,融合着,渐渐的膨胀,蔓宁宁的手抓着杨少的后背,感觉到情爱的欲望,在身体里肆意的快感了起来,承受着掠夺。

    当一波又一波的潮水在汹涌而流的刹那,蔓宁宁几乎感觉自己要酥麻,无力的喘着气,唇因为运动而变得酡红。

    美丽的脸,染上了一层淡淡的风情,房间里,春色荡漾。

    杨少趴在女人的身上,融合的一物有点舍不得退出,只听他的声音低沉响起:“女人,以后...让我疼你吧。”

    声音中少了玩味,少了戏谑,有的也是认真。

    蔓宁宁的睁开眼睛,一双美丽清澈的眼中浮现斑斑点点的水雾,有点朦胧,唇轻轻的扬起,“好。”

    话语落下的时候,抓住背后的手,更加的加重了力道。

    因为,那一个字真的用了她全部的勇气。

    原本,杨少以为她会像之前那样,拒绝他。没想到,听着她答应的刹那,杨少几乎不可置信。

    他捧着女人的脸上,深情的看着她,认真的说道:“女人,你放心,从今往后,我只疼你一个人。”

    吻落了下来,蔓宁宁睁着眼睛,目光没有焦距的看着一处,晶莹的泪水从眼角流了下来,那么的苦。

    这算是什么?

    是对爱情的报复吗?是让俊云也知道背叛是什么滋味吗?

    眼睛,再次闭上,睫毛微动,泪水从眼睛挤出来,滑落在脸上,滑落在两个人的唇里。

    杨少知道女人的痛苦,但是,只要能够答应跟他在一起。那么,他就会我为她改变一切。

    他的手,把女人抱的那么紧,那么的紧。

    这一辈子,他都不愿意放手。

    .......

    当再次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杨少睡在她的旁边,紧紧的拥着她,蔓宁宁看着近距离的那一张脸。

    她看见过他沉睡的样子,只是,近距离看的很清楚,沉睡的男人真就好像是一个天真lang漫的孩子,没有霸道,没有嚣张,没有狂野。

    睫毛很长,脸很美丽,眉毛微浓,唇很性感,蔓宁宁打量着,泪水在一次的滑落了下来。

    因为,她无法忘记还有一个男人,他们曾经相爱过。

    她真的好希望他们之间的爱情一直停留在过年的时候,纵然,宝宝不是自己的,却也是那么的快乐。

    可是,如今...

    许是感觉到了目光,杨少微微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女人魅力的容颜,脸上残留着晶莹的泪水,那么的明显。

    “怎么?你哭了?”杨少的声音低沉,微微有点肆哑,伸手,炙热的手拂过女人的脸上的泪水,“乖,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女人。我希望你可以彻底的把他忘记,好吗?”

    蔓宁宁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自从她说那个“好”字开始,根本就没有去想,他会不会对自己好,会不会违背当时的话语。

    心...死了心,何必还要在乎这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