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93:诱因
    身子不由自主的想要贴近,感受着眼前男人的气息,让人感到迷恋。

    为什么会这样?

    蔓宁宁想控制自己心里泛起的**,但是,终究还是无法控制,抬着眸,凝着那一双蓝色,沉沉的如同大海,平静,没有任何的风波。

    双手,直接环住了杨少的脖颈,只看杨少的唇在动,却已经没有去听他到底是在说什么?

    她的大胆,反而让杨少有些不知所措。就好比在普罗旺斯那一夜,总以为躺在床上的女人会是她。

    虽然,最后是失望和愤怒。

    但是此时此刻,眼前的是蔓宁宁,不是别人,正是自己一心想要得到的女人。每次,他总会以为自己会强要了她,用这样的方式来得到。

    可是,从来没有想到居然会这样。

    狂野和霸道,在此刻变得笨拙了起来,随着蔓宁宁的唇贴上来的时候,杨少的心里一荡,无法控制的拥住了她的腰,紧紧的贴上。

    她的身上湿嗒嗒的一片,渗透了杨少的衣服,只感觉全身炙热无比,他回吻着,一只手紧紧的按着蔓宁宁的头。

    舌尖肆意的游荡着,吸允着女人残留的酒精味道,鼻息间全是女人的一股清香,她不似其他女人给他的感觉。

    她一直都是那么的清纯,清澈。

    心里终究按捺不住,手环住她的腰,打横将她抱起,放在舒适的大房上。

    幽暗的灯光,显得暧昧,映着那一张潮红气息的脸,唇润泽的彻底,美丽,迷人。甚至,身上的肌肤都是粉色。

    杨少覆盖在她的身上,女人的吻羞涩,笨拙,却极力的渴望着什么。杨少回应着她的吻,她的期待。

    手指抚摸着她的身躯,渐渐的扣开她刚才还完全没有解开的扣子,美丽洁白的身躯跌入在他的视线当中,春色的气息弥漫着。

    杨少的不由得喉结微微一动,当全身的衣服几乎被扯落之后,就只有一套粉色的内衣和内裤,灵动的曲线荡漾出迷人的光线。

    随着身上的衣服脱离身躯,反而让蔓宁宁的身上感觉到很舒服,潮红的脸散发着羞涩,几分的惶恐在脸上划过。

    纵然,她已经被春药迷乱的心智。但是,一切的羞涩都完全是在不经意间流露,粉色的肌肤晶莹透亮,尤其是在灯光下,更加的绮丽。

    薄薄性感的唇离开唇瓣,落吻在娇美的身躯上,手撩过内衣,雪白的美丽酥胸映入在视线当中,并不是很丰满,却足以很美挺。

    甚至,是属于没有经过风雨的娇嫩,带着柔软,手感很好,手指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胸前的红豆,几乎让蔓宁宁变得酥麻起来。

    尤其是,炽热的呼吸含住蓓蕾的时候,几乎让她的身体都颤抖了起来,双腿扭动着的美感毕露。

    “恩...”呻吟带着一丝羞涩,从蔓宁宁的唇中溢出,她从来都没有感受到这样的感觉,几乎让她迷失了方向。

    灵动的身躯在无声无息中悄然盛开,弥漫着女人纯净的味道,杨少的tian吻让床上的女人变得更加的渴望起来。

    大掌炙热,抚摸在她燥热的身躯,几乎欲火如烧,指腹游移着她的肌肤,随着抚摸而变得更加的炽热。

    尤其是当杨少的手抚摸在蔓宁宁修长的双腿之间时,更加全身燃烧了起来,口中含糊的呢喃着什么。

    他的吻很温柔,少了霸道和狂野。纵然跟太多的女人发生关系,也从来都没有这样的温柔过。

    杨少轻轻的吻着她的肌肤,她的炙热几乎点燃了他心里更多的欲,迷离的眼,颤抖的睫毛..

    “恩...”呻吟,带着娇柔,蔓宁宁总是在恍惚的迷离当中感觉一股热意在全身上下蔓延,真的无法控制。

    伸手,她居然大胆的抚摸着男人的胸膛,仿佛只要闻到气息都感觉是一种舒服。

    杨少的手指拂过粉色的内裤,早已经潮水蜜流,轻轻的扯下,双腿之间的美感映入在蓝色的瞳孔间。

    只见,杨少的轻轻抬了她的腿,身子微微一挺,炽热的一物抵在了女人的双腿之间,很紧,慢慢的进入。

    一股疼痛瞬间在蔓宁宁的下腹传来,直到整个偌大的一物,进去了女人的私密当中的时候,蔓宁宁含糊不清的发出一道痛苦的呻吟。

    晶莹的泪水顺着眼角滑落了下来,无声无息的流在被单上,才刚刚进入的幽深,炽热无比。然而,从里面流淌出来一股热乎乎的东西,杨少凝眸看去,瞳孔紧紧的缩了一下。

    红色妖娆正从里面流了出来,滴在雪白的被单上,如果绽放的梅花,那么的妖艳,那么的刺目。

    原来..

    .杨少从来没有想过,她居然还是个处女。她跟俊云在一起那么多年,居然还没有献身给她。

    目光凝落在那一张潮红的脸上,紧紧蹙着眉,很疼的样子。

    突然之间,杨少的心怜惜了起来,低头,轻轻的含上了她从眼角处流下了的泪水,动作很轻,很紧。

    随着疼痛的刺激而更加的高昂了起来,蔓宁宁在迷乱当中,双手抓住了什么东西,总感觉一切都是梦,梦中却从痛苦中转换为一直无法言喻的快感。

    总感觉一股炙热的动作在身体里耸动着,来回横行,蔓宁宁不受控制的发出呻吟,从痛苦,渐渐的变为一种舒畅。

    杨少的手握着她的腰,将她慢慢的带入了高潮当中。薄薄的唇不停的吻着她的小脸,鼻息处全是一股清幽幽的香味。

    随着耸动,让蔓宁宁身上的药性也消散了不少,就如同炽热的身体抱上了一块冰冷的石块。

    “嗯...啊...”密密麻麻的吻,密密麻麻的进出,让蔓宁宁沉浸在欢爱当中...

    夜很深,爱还在继续。

    当欢愉慢慢平息之后,杨少拥着蔓宁宁,两个人的身躯紧紧的贴在一起,距离那么近,蓝色的眸光一直紧紧着凝着眼前的女人。

    似乎,不敢置信。

    毕竟,今天她再一次的将自己拉开。但是,晚上的时候,他们居然已经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女人,我会好好的疼你。”薄薄的唇深情的溢出一句话,随后,微微闭上了眼睛,沉睡了过去。

    .......

    一夜的索取,一夜的疼痛,当蔓宁宁醒来的时候,已经将近中午,太阳高照,从外面懒懒散散的透了进来。

    双眼迷离之间挣扎的睁开,光线有点刺眼,尤其是五月的太阳有点猛烈,蔓宁宁微微眯眼,不只是光线,更多是身上传来密密麻麻的疼痛,也很酸。

    怎么会这样呢?

    目光环视着四周,陌生,奢华,大方,这是蔓宁宁醒来之后的第一感觉,这里是哪里啊?

    有那么一刻,简直一头雾水?

    蔓宁宁动了动手指,连手指都很酸,勉强的用手撑起,将自己坐了起来。然而,当被子从身上滑落下来的时候,她的目光简直不可置信。

    这是...为什么会这样呢?

    下意识的立马把被子裹住了身体,头有点疼,蔓宁宁努力回想着昨天的时候,好像梦雅静带自己去了酒吧,遇上一个绅士男人?随后,自己的身体好像莫名的发热,绅士男人不停的握住她的手,想非礼。

    难得,自己...蔓宁宁立马翻开了被子,映入眼帘的是一朵已经在暗夜盛开的梅花,那么的刺眼。

    唇边,凝气一律苦涩。原本的第一次一直打算毫无保留的给俊云,没想到...他们之间真的没有任何关系了。

    可是,她却在一夜间,莫名其妙的失身。

    想哭,但是,泪水早已经干枯。

    浴池的门突然被推开,蔓宁宁立马用被子裹住身子,正想打口破骂的时候,瞬间愣住。

    男人赤裸着精赤的身躯,迷人鬼魅,长发微湿,最不可忽视的是男人的那一双眼睛,蓝色的几乎慑人的彻底。

    “怎么是你?”蔓宁宁将自己紧紧地包裹,目光警惕。

    “你似乎感到很奇怪?”杨少的下身用白色的浴巾包裹着,目光邪肆,落在床上的女人身上,“你难得忘记了吗?”

    男人笑,笑容如火如茶。

    蔓宁宁看着他,半响,都不可置信。

    “昨晚,你差点被其他的男人给...”杨少轻轻的笑了起来,声音低沉,慢慢的走了过来,说道,“幸亏昨晚我发现的及时,你应该要感谢我才对。”

    蔓宁宁微微蹙眉,脸色似懂非懂,却还是警惕的看着越走越近的男人,声音变得轻冷,“你别走过来,你就站在那边说话。”

    “那可不行,你现在已经是我的女人了。难道...我们之间...”那笑容少了冰冷,却是那么的戏谑,杨少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她。

    “女人,昨晚要不是我,你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被人给干了?要不是我可怜你的份上,我也绝对不会把你拿下,没想到你居然还是个处女,反而让我感到愧疚了起来。”

    “混蛋...”蔓宁宁看着眼前的男人,怒骂了起来。

    此时此刻,她真的很想哭,是委屈吗?总之,心,真的很疼很疼,也很难受。

    毕竟,一个女人的第一次无缘无故的没有,心里终究是落空空的难过。

    “这一句话你骂的太早了吧?你难道忘记了吗?昨天晚上我用冷水把你冲洗清醒的时候,是你自己还要主动拥住我,亲吻我,难道你都忘记了吗?”

    这...

    脑海中的确闪现昨夜的一幕,主动。自己怎么会主动拥抱一个男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