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92:失身
    明晃晃的镜子里,出现是一张美丽清澈的容颜,大大的眼睛流淌着灵动,脸色潮红,一张唇妖娆的晶莹,已经变成了酡红色,十足的诱人。

    长长的睫毛随着眼睛的挣扎而在眼帘下形成弧形,她静静的凝着镜子里的女人,心里的苦再次涌了上来。

    原本,总以为酒可以解愁,没想到真的是愁更愁。

    甚至,不知道为什么身上总是感觉有蚂蚁在自己的肌肤上啃咬着,每一处的肌肤都在燃烧,让自己无法控制。

    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脸,也是滚烫。而且,有一种欲望就是想脱掉自己的衣服。

    不行...自己怎么可以这样呢?

    蔓宁宁再次用水冲洗了一下自己的脸,当抹干净出去后,正看见刚才那个男人等候在洗手间的外面。

    当男人看到她的时候,关心的问道:“小姐,你没事吧?我刚才看你一直没有回来,我就想过来看看。”

    男人的手轻轻的搭放在蔓宁宁的腰上,却让蔓宁宁忍不住想要依偎过去。尤其是男人喷洒出来的味道,几乎想让她沉沦下去。

    努力的控制自己的思绪,立马从男人的身上挣扎开来,“谢谢你的关心,我没有事情,只是感觉有点累了,我想先回去了。”

    “我送你回去吧。”男人拉住了蔓宁宁的手,随着那力道,进入男人的怀抱,男人闻着蔓宁宁身上的味道,忍不住的想要亲吻下去。

    蔓宁宁想挣扎,却已经无法挣扎,眼神变得迷离起来,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为什么,手主动的拥抱上了男人的腰。

    正当男人的吻落下来的时候,蔓宁宁咬唇立马推开了男人,想往外面跑去。但是,对于那个男人来讲,到手的鸭子怎么让她轻易的跑掉呢?

    男人不肯放手,一直紧紧的抓住蔓宁宁的手臂,让她固定在自己的怀里,蔓宁宁保持着自己的思想,极力的挣扎。

    “放开...我要回去,放开啊...”声音已经变得游走,身上的力道几乎被那燥热的气息所麻痹,反而这样的挣扎就好比是小情侣之间的俏骂。

    过路的人,投来目光,却是冷淡。毕竟,这里发生暧昧,亲昵,拥吻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突然,男人一把将她抱起,径直往酒吧的外面走去。

    此刻的酒吧正是人心激涨的时候,尤其是舞台中间出现一名戴着面具的女人时,男人的欲望再次蠢蠢欲动了起来。

    尖叫,呐喊,挥之不去。

    而酒吧的外面,一辆奢华的车子正停在酒吧的外面,能够有这样排场的人一般都是有足够的身份。

    车门被打开,一名俊彦的男人从车里下来,修长的身姿穿着一件宝蓝色的衬衫,下面是一条黑色的休闲裤。

    整个人无形当中散发着一种高贵,无人能比。

    一双蓝色的瞳孔,在光耀的灯光下,显得魅惑。尤其是那一张妖治的脸,更加魅惑人心。

    周边的女人早已经暗暗惊叫了起来。

    只见,杨少高贵的往酒吧里面进去,此刻,正是音乐还有男女高潮的时候,兴奋到了极致。

    舞台上的女人戴着蝴蝶的面具,一身的红装在上面极力的表现,曼妙的身躯在动作中几乎让男人们蠢蠢欲动。

    红唇妖娆,在灯光下显得迷人,长长的头发随着动人而撩人无比。

    蔓宁宁在男人的怀里挣扎,正从洗手间往外走来,酒吧的气氛高潮,覆盖了她的声音。

    杨少的目光落在舞台上,正打算往vip专座上走去的时候,余角处落在了某一处,总以为是恍惚,看错。

    但是,当目光再次的看去时,蓝色的瞳孔微微缩了一下,映入眼帘的是那一张美丽的脸,透着潮红。

    女人窝在男人的怀里挣扎,看到那一幕的时候,杨少的心...蓦地一怒。大步上前,一直抓住了男人的衣领。

    突然之间被人抓住了领子,男人一怒,正打算破口大骂,可抬头的时候,一看见是杨少,立马换了脸。

    “杨总,这是...”男人笑哈着脸。

    “把这个女人给我放下。”杨少的声音冷戾,眸光中流淌着冷酷,让男子一听不由得吓了一跳。

    但是,一想到刚到嘴边的鸭子就给别人...

    “杨总,我们两个是自愿的。”男人解释着,希望杨总可以放过他。但是,当感觉腰后被什么抵着的时候,男人的双腿发软了起来。

    “我...我错了...杨总,这个女人给你。”男人将怀里的女人给了杨少,杨少接过。此刻的蔓宁宁几乎已经在迷离当中。

    红唇酡红,一看就知道被人下了药。

    “你们,把他的手指割下来就可以。”转身的时候,杨少淡淡的留下一句话,男人一听,立马软了腿,拉住了杨少的腿,“这个不是...不是我干的。真的不是我干的。”

    “不是你干的,还会是谁?”杨少斜睨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男人,周边的人虽然好奇,却也不敢走过来观看。

    毕竟,在这样的一个地方发生一些事情还是常有的,而且,有的人已经见怪不怪。

    “刚才,有一个女的,给了我一包粉,看那个样子她们好像是朋友吧。对了,那个女的还给我照片了。她说,让...让跟她发生那个的时候,拍下。到时候,给她打电话。”

    男人一边说的时候,一边从口袋摸出了一张纸条。

    站在一旁身穿黑衣的保镖,伸手拿过。只听杨少的声音冷酷传来,“把那个女人给我查出来。另外,他就切了一根手指,就当是惩罚吧。”

    “是。”保镖恭敬的应道。

    杨少的身影已经往外面走去,怀里抱着那个小女人,身后男人的苦求,他彻底的无视。

    他亲自来车,直接来到了一家奢华的酒店,也是他旗下的酒店。径直来到了总统套房,这里是他专属的房间。

    灯光璀璨,映着房间里奢华的布置,沙发全是用真皮,最为不可忽视的依旧是金色的边沿。

    打开房间的门,将女人放在床上,只见她的身上燥热无比,手紧紧的攀着杨少的脖颈。

    “热...”含糊不清的字从妖娆的唇里溢出,她的眼神迷离,只感觉站在眼前的是一个男人。

    身上的热气,让她努力的解开自己身上的衣服,随着扣子的滑落,而半露出粉红色的内衣,肌肤娇美,随着身上的热气,已经变成了粉色。

    十足十的诱人,如果刚才不是他发现,想必那个男人早已经把她干了吧?

    杨少看着眼前的女人,灯光暗幽,将女人的美感散发出一种赤裸裸的诱人。蓝色的眸紧紧的缩了一下,心...早已经蠢蠢欲动。

    可是,杨少还是生生的控制着。此刻,他真的很想亲吻她一下,润泽的唇,真的一直在勾引着她。

    尤其是当她胡乱的解着自己衣服的妩媚时,不管是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控制。

    但是,一想到如果是因为这样而得到了她。那么,她真的会恨死自己吧。而且,他也不屑这样?

    随着扣子慢慢的松开,美丽诱人的肌肤也暴露在空气当中...

    杨少的眼中划过**,浓浓的,心虽然荡着,。可是,他已经把蔓宁宁抱起,往浴池走去。

    冰冷的水从上面喷洒了下来,直接冲在了蔓宁宁的身上。随着,冰冷的气息覆盖在身上而消减了刚才的迷离。

    她微微清醒了一点,长发已经湿嗒嗒的一片,沾在脸上,抬头时,目光直接撞在那一双蓝色的瞳孔中。

    这是怎么回事?

    她的脑海里划过困惑,只听男人的声音低沉的响起,带着冷意,“终于清醒过来了吗?”

    “我...我为什么会在这里?”蔓宁宁的心惶恐,低垂看向自己的衣服,双手立马遮挡。

    冷冰的水不过是将她此刻的迷离思绪冲散,但是,身上的燥热依旧,还在全身上下尽情的流淌。

    “如果不是我,我看你现在已经承欢在其他男人的身下了。”杨少凝着女人,白皙透亮的肌肤沾染着水珠,整个人看起来就好比是刚刚剥开的荔枝,让人真的想要吻遍全身上下,tian干他身上的水珠。

    喉结动了动,杨少立马转身,往外面走去。

    蔓宁宁愣愣的站在原地,不可置信。她明明记得...想要去想,却被身上的燥热所覆盖。

    毕竟,药性还流淌在她的身上。

    突然,白色的浴巾重重的扔来,直接盖在了她的头上,声音也随之而传来,“擦一擦吧。”

    蔓宁宁拿过浴巾,只是遮挡了前面的肌肤,由于湿透的衣服,紧紧的贴在她的身上,将里面的肌肤都暴露了出来。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蔓宁宁从浴室出来,身上流淌着水珠,目光落在沙发上的男人,心...蠢蠢欲动了起来。

    为什么会这样?

    她困惑。

    “今天晚上,你跟谁一起去酒吧的?”杨少慵懒的坐在沙发上,凝了一眼从浴池出来的女人,喉结不由得滑动了起来。

    “怎么了?”蔓宁宁困惑的问道,心里已经感觉到隐隐的不安。

    杨少从沙发上站起身,薄薄的唇边扬起一丝嘲讽,沉沉开口:“你难道不知道你的朋友出卖了你吗?”

    “什么意思?”蔓宁宁站在原地,微微蹙眉,不仅仅是因为杨少的那一句话,更多的是心里燃烧起来的欲火。

    她想后退,但是,脚步不听她的使唤。甚至,当杨少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上时,总感觉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