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91:媚药
    一天的工作,蔓宁宁尽量让自己变得忙碌起来,只有这样才不会分心去想俊云。如今,她只想把他从自己的记忆当中消失。

    直到下班之际,还在忙碌着,梦雅静拿起包看了一眼蔓宁宁,径直走到她的办公桌边,“晚上,一起下班吧。”

    “不了,我想加班。”蔓宁宁连头都没有抬,仿佛是在自欺欺人。

    梦雅静一把按住了她的手,“何必这样呢?”

    蔓宁宁凝了一眼,淡淡一笑:“我真的很忙,你先走吧。”

    “宁宁...”刑远蜜正收拾着手中的东西,站起身,轻声开口:“别这样为难自己,早点下班吧。”

    “对啊,宁宁,我们一起回去吧。”梦雅静拉了拉蔓宁宁的手。

    蔓宁宁抬头看向梦雅静,轻声一叹,点了点头,“好吧,那就一起回去吧。”

    夕阳的光线淡淡的照在每一寸的地方,蔓宁宁的身影被淡淡的光线斜斜的拉长在地上。

    梦雅静跟在身后,拉了拉走在前面的蔓宁宁,想了想说道:“宁宁,晚上我陪你一醉解千愁吧?怎么样?”

    “一醉解千愁?”蔓宁宁轻声呢喃了一声,脸上划过淡淡的一笑,“也好,苦愁的时候,也许真的要来一杯酒灌醉自己。”

    ......

    是夜,黑暗遍布天空,无边无际的星空闪烁着光辉。

    吹动着五月的风,很自然,让人沉醉的美感。梦雅静带着蔓宁宁径直来到帝豪酒吧。

    凡是天色黑沉的时候,这里的灯光璀璨的如同白昼一般,纸醉金迷的地带,永远都搀和着暧昧的气息。

    当梦雅静拉着蔓宁宁来到酒吧里面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迷离的灯光五颜六色的招摇,激情的音乐带动着里面的年轻男女。

    舞台中间有几名女子穿着黑色的短裙,盘旋在钢管上,舞姿撩人,足以让台下的男人蠢蠢欲动。

    “来二扎啤酒。”梦雅静熟门熟路的点酒,然而对蔓宁宁来讲,却是陌生。

    毕竟,她真的很少来这样的地方。尤其是上次发生那样的事情之后,她再也没有踏入过。

    静静的坐在高坐椅子上,一扎啤酒被调酒师推了上来,摆放在蔓宁宁的眼前,只听梦雅静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喝吧,今晚就尽情的喝。”

    蔓宁宁凝着金色的颜色,里面的小泡泡奔放的流动,酒倒入杯中,白色的泡沫透明白彻。

    她拿起酒杯,直接灌入,第一感觉就是冰冷,将她冷却的心,再次冷了起来。

    梦雅静坐在旁边,陪着她喝起了酒。

    酒吧的音乐激情奔放,蔓宁宁和梦雅静的出现引起不少周边男人的注意。毕竟,来这里的不管是男人或者是女人,都不过是寻找一夜的激情。

    “这位小姐,我可以请你喝一杯吗?”一名男子走上前搭讪,笑容可嘉,第一感觉比较绅士。

    但是,来这里的有多少是披着羊皮的狼呢?

    蔓宁宁捏着杯子,斜睨了一眼,灯光幽暗,美丽的脸上已经浮现几丝红晕。她的酒量本来就不怎么样,只是喝下去之后总感觉愁更愁。

    年轻男子见蔓宁宁没有说话,倒也不生气,视线落在了梦雅静的身上,性感的曲线也是男人的目标之一,男人扬起一笑,“难道,两位小姐都是来这里都是喝闷酒的吗?如果不介意,我希望可以陪两位小姐一起喝。”

    男人的语调带着幽默,梦雅静斜睨了一眼,精致的脸上绽放淡淡的笑。男人一见,自然恍了神,笑了笑,说道:“两位小姐不知道有什么心事?不如跟我说说?兴许我可以给你们想个办法?”

    “不用。”梦雅静淡淡的开口,抽出一根烟,男人立马拿出打火机给梦雅静点燃,看着她,男人再次开口:“我怎么感觉这位小姐很面熟?应该是经常来这里的吧?”

    “看来,你也是这里的玩手了?”梦雅静瞥了男人一眼。

    男子径直坐在了梦雅静的身边,目光却偷偷的打量着蔓宁宁,看着女人独自灌酒的愁样,有着怜样,不免让男人想要保护。

    梦雅静注意到男人的视线,往蔓宁宁看去,果真是应了一句,我见犹怜。

    “我先去一趟洗手间。”梦雅静径直离开,顺势从包里摸出一包粉,塞给了男人。男人低头一看,自然会意,心里早已经暗暗的笑了起来。

    蔓宁宁趴在吧台上,眼神已经变得迷离起来,但是,思想却是越来越清晰。

    “女人哀愁,无非就是一个情字。”男人自顾自的开口,脸上蔓延一丝苦涩,“其实,我也跟你一样。曾经爱的人,背弃了爱情...”

    酒吧的声音很重,但是,蔓宁宁依旧听见了男人的话语,语调间的无奈,她听的明白。

    转眸看去,清澈的眼睛在幽暗的光线下,显得迷人。

    男人看的有些呆了,随后,一张比较绅士的脸上再次浮起无奈的愁笑,声响低沉响起:“如果不是她这样无情的离开我,我想....我也不用每天泡吧来迷醉自己。”

    人的心里真的很高掌握,尤其是在这里经常泡吧玩女人的男人来讲,很容易看透一个女人的心思。

    甚至,当对方信以为真的时候,总感觉很巧,巧到可以遇上同样失落的人。

    蔓宁宁看着他,没有说话,手中的酒一直不停的往嘴巴里灌。

    投来的目光,至少可以证明,眼前的女人已经放下了对陌生人的一丝警惕。男人定定的看着蔓宁宁,喝了一口酒,再次说道:“我跟她恋爱五年,这五年里我为她付出太多太多。没想到,到最后她居然跟我的兄弟在一起。有时候,我会想如果他们一开始就没有认识,是不是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

    男人的忧郁沾染在眼中,苦笑了一声,说道:“可是,一切都没有可是。就好比是你,来这里一定是跟我一样,都是为了一醉解千愁。”

    “你真的很厉害。”蔓宁宁终于说了一句,男人听,心里划过窃喜。

    “这个不是厉害,而是受伤的人能够看到一个人也有过伤害。因为,我刚开始来这里也是为了麻醉自己。你现在的样子,我能够理解。”

    蔓宁宁笑了笑,视线当中,很美,很迷人。

    男人看了一眼放在吧台上的那一扎啤酒,已经见低,招手要了一杯,调酒师直接放在男人的面前。

    就在蔓宁宁的目光看去其他地方的时候,男人立马放下了手中的药,拿起蔓宁宁的杯子,给她倒了一杯。

    “来,就为我们这样的可怜人,来一杯吧。”男人认真的样子,蔓宁宁没有拒绝,毕竟来这里的确是为了买醉。

    一杯下肚的时候,口腔里顺着喉咙,一路的冰冷,啤酒的辛辣度并不高。

    美丽的唇沾染了湿润,让男人的不禁想要吻去的欲望,想要尝一尝女人的芳香。梦雅静从洗手间回来之后,暗暗的打量着他们。

    宁宁,对不起。

    酒一杯又一杯的下肚,不知不觉间总感觉下腹开始燥热了起来,酒明明放了冰,只会让人很爽口。

    然而,此刻蔓宁宁总感觉自己整个人都难受不行。

    甚至,有一种想要脱衣的欲望。

    男人看出了她的不对劲,脸色已经变得潮红了起来,心里是猥琐的笑容,脸上却挂着绅士的面容,“小姐,你怎么了?没事吧?”

    “没关系。”蔓宁宁轻轻的应了一声,身上的热度开始蔓延开来,无法控制,就好像一只只蚂蚁从脚下爬来,啃着她的肌肤。

    男人自作主张的伸手,摸了摸蔓宁宁的额头,很热,语气有点惊讶,“小姐,你是不是生病了?为什么你的头那么热呢?”

    男人的触感,让蔓宁宁忍不住伸手要去抓。但是,手抬到一半的时候,立马缩了回来。

    我这是怎么了?

    蔓宁宁心里想着,立马站起了身,心里有丝慌乱,“我先去趟洗手间。”

    说完,立马往一处走去。

    男人在蔓宁宁转身的时候,唇边划过一丝**。而梦雅静看到蔓宁宁往洗手间跑去,说明,药性已经在她的身上发挥。

    她扭着腰走到男人的面前,妩媚一笑,“她都去洗手间了,你还在这里做什么呢?千金难买春宵一刻。人家还是处的呢?”

    “什么?”男人惊讶,眼中早已经兴奋了起来。来这里的女人,如果还是处女真的很少见到。

    “所以,你应该要把握机会才是。”梦雅静娇笑了一声,看着眼前的男人,“如果可以我希望你可以把你们发生的一切,都拍下来。这是我的电话,你到时候就打给我吧,就当是今晚我帮你的功劳,你也要表现一下。”

    “没有问题。”男人**一笑,早已经没有了刚才的绅士,手抚摸了一下梦雅静的脸。

    “讨厌,你快去吧。”梦雅静低骂了一声。

    男人总归是花心,唇附在梦雅静的耳边,轻声说道:“下一次,我会好好的疼你。”

    梦雅静轻笑,看着男人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时,脸上早已经没有了娇美的笑容,有的也只是淡然冷漠。

    当蔓宁宁来到洗手间之后,用冷水不停的洗着自己的脸,想让自己变得清晰一点。甚至,也想用冷水来覆盖身上的燥热。

    水珠不停的在脸上爬满,她深吸了一口气,双手撑在洗脸盆的两侧,慢慢的抬头,几缕长发已经被水打湿,沾在脸上,有丝狼狈。

    明晃晃的镜子里,出现是一张美丽清澈的容颜,大大的眼睛流淌着灵动,脸色潮红.

    作者有话:喜欢文文的亲,可以加群:86289591。。暗号:狐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