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90:放弃
    “宁宁...”声音有丝痛苦,手越握越紧。俊云的目光一直紧紧的盯着蔓宁宁,划过丝丝缕缕的哀伤,“宁宁,我何曾不想承担一切?但是,你一直都是知道婚姻是要靠两个人的相爱才可以维持下去。我跟蔓雪之间发生的一切纯粹就是一场意外。”

    “意外?”蔓宁宁苦笑了起来,美丽的脸满是苦涩,看向俊云,当看到他漆黑的眼睛时,她总会忍不住的避开,视线远远的落在别处,轻声说道:“不管是意外还是情愿,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你要知道你不仅仅要对蔓雪负责,也要为她肚子里的孩子负责。”

    蔓宁宁深吸了一口气,淡淡的开口:“俊云,放手吧。何必让三个人痛苦呢?也许...有一天你...也会有喜欢她的那么一天吧?我...会祝福你们....祝福你们白头到老。”

    “宁宁...这一辈子我只想跟你白头到老。我希望你在给我一次...”哀伤蔓延男人的身和心,丝丝缕缕的难受,挥之不去。

    蔓宁宁叹了一声,微微低垂了眸,“俊云,事情发生了。你就承担下来吧,我...不想有任何的愧疚。我也不希望一个孩子生下来之后,没有父亲。”

    父亲,对一个孩子来讲就是肩膀,是一个依靠。

    手...轻轻的挣扎,想摆脱俊云的牢固,她的挣扎,他的持着,两个人之间的痛苦,彼此刻在了心里。

    一品集团的高楼处,站着一个高挑的女人,那一张精致的脸在光线下显得美丽,却搀和着恨意,没有任何的掩盖。

    办公室的门轻轻的被敲响,雯悠凝了一眼,淡然开口:“进来吧。”

    “这是上个月的服装订单,副总过目一下吧。”进来的女人性感十足,正是梦雅静,长发撩人的披散在身后,看了雯悠一眼,娇笑了一声,“副总,这是在看什么呢?”

    雯悠淡淡的瞥了一眼,没有说话,目光定定的看着楼下的戏份。

    “你就不打算给他们帮个忙吗?”梦雅静的声音听起来带着不怀好意,看着楼下的人影,她知道必定是俊云来求蔓宁宁。

    雯悠收回目光,红唇微扬,笑了笑,说道:“没想到还是你了解我?不过,如果让蔓宁宁知道你这个好朋友,已经站在我这边了,不知道她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我知道副总不会告诉她,毕竟,我们两个已经是同一条船上的人。”梦雅静抿了一下唇,双手互抱着肩膀,目光往下面冷冷的凝了一眼,“而且,对于我来讲,友谊不过如此。”

    “很好,现在你就在这里看着好戏吧。我先下去,问候问候他们。”精致的脸上划过狡黠的弧度,那么的不安好心的笑容出现在唇边,雯悠的目光冰冷。

    下楼的时候,外面的光线很充足,雯悠径直走到了外面,手中拿着文件,就好像是出去公办而已。

    “俊云,你怎么在这里?”声音热情,雯悠扭着曼妙的身躯走上前去,看了一眼他们两个人的表情,心知肚明。

    “蔓宁宁,上班的时间到了,你怎么还不上去?”

    雯悠再次开口,蔓宁宁抽开俊云的手,点了点头,说道:“对,我马上要迟到了,我先上去了。”

    “宁宁...”俊美的脸轻轻的蹙起,俊云还想伸手拉住蔓宁宁,雯悠已经挡在了前面,脸色认真,责怪道:“你这样有用吗?”

    “什么意思?”俊云的目光落在雯悠的脸上。

    “我不知道你们两个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一个女人生气的时候,你这个大男人就应该选择女人气有点消减的时候在解释。你难道没有看见蔓宁宁现在是在气头上,不管你说什么都是没有任何的作用。”

    俊云看着她,没有说话,似乎也默认了她的话。

    “我看你现在应该先回去,过几天在找蔓宁宁求解释。那么,到时候她的心情也有那么一点平静下来了。你懂我的意思了吗?不要忘记,我是女人,了解女人生气的时候,最需要安静。”

    “可是...”俊云紧蹙着眉,脸上的浓稠那么的明显。

    雯悠看着他的脸色,心里莫名的心疼,“可是也没有用,要我说你现在先回去吧。到时候,在跟蔓宁宁解释吧。”

    俊云看向雯悠,无奈的点了点头,轻声一叹,“那好吧,过几天在向她解释吧。”

    “恩。”雯悠应了一声,看着他离开。

    蔓宁宁上楼之后,静静的站在窗口边,看着那一道熟悉的身影悄然的离去,直到在视线当中消失。

    梦雅静从雯悠的办公室回来,一眼就看到站在她办公桌旁的蔓宁宁,心...划过一丝愧疚。

    但是,很快又消失不见。

    她怎么会不知道蔓宁宁此刻的心情呢?难得让她也尝试一下失去到底是什么滋味。如果不是她,杨少也不会对她有这样疏离。

    梦雅静还是走过去,看了一眼下面,阳光淡淡的照进来,视线落在蔓宁宁那一张清澈的脸上,轻声问道:“宁宁,你怎么了?”

    蔓宁宁转眸看向梦雅静,低垂了一下眸,修长的睫毛微微颤抖,无奈一笑:“没什么。”

    转身,蔓宁宁想回到座位上去。

    梦雅静在背后轻声说道:“宁宁,如果你当我是好朋友的话,你就把你心里的痛苦告诉我,我不愿意看到你这样失落的样子。”

    蔓宁宁的背脊微微僵硬了一下,最后还是转身,脸色苦涩,淡淡开口:“雅静,我不知道我该如何去说。因为,我的心真的很烦,很乱。”

    梦雅静看着蔓宁宁难过的样子,走上前,握上了她的手,示意安慰:“宁宁,听我说,不管俊云做错了什么事情。我都希望你可以原谅他,他真的是一个好男人。”

    “现在已经不是原谅不原谅的问题,而是他已经...”下面的话欲言又止,蔓宁宁深吸了一口气,眼流淌在眼眶当中,她伸手,亲切感的抹过。

    “总之,我跟他已经结束了。不会有任何的机会了...”

    刑远蜜正从外面进来,一听蔓宁宁的话,立马放下手中的包,走了过来,“宁宁,昨晚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我昨晚从里面出来的时候,看见俊云一脸失望。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蔓雪...蔓雪她...怀孕了。孩子是...俊云的。”声音低落了起来,蔓宁宁的心随着那一句话从口中吐出而变得心酸了起来。

    刑远蜜听到蔓宁宁的话,简直不可置信,俊云是被所有人都评论为最好的男人。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呢?

    看着蔓宁宁伤心的样子,刑远蜜也不由得心疼了起来,她们认识那么多年,还从来没有看见她那么失落痛苦的样子。

    昨晚,她一直看蔓宁宁不在别墅的大厅里,就出去想看看。没想到看到的是俊云一脸失落的样子。

    “宁宁,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刑远蜜看了看梦雅静,目光落在蔓宁宁的脸上,轻声开口,“不如让蔓雪把孩子拿掉吧。”

    “成全爱情,牺牲孩子吗?”蔓宁宁哭笑一声,淡淡开口:“我真的做不到。如果不是昨晚亲眼听见他们的对话。我想我永远都会被蒙在鼓里吧。”

    梦雅静轻轻叹了一口气,语气愧疚,“我早知道昨晚就不应该叫你去外面,对于我们来讲,只希望你可以幸福。要不是昨晚那个男人总是不愿出来,兴许你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对不起,宁宁。”

    “你没有对不起我,真的,这一切都已经发生了,就注定不会挽回...”蔓宁宁勉强的轻松一笑,却不免还是搀和着难受,“事情都这样了,我只希望俊云可以娶蔓雪。”

    话语落下的时候,蔓宁宁往自己的座位上走去。

    刑远蜜一把拉住了蔓宁宁的手,有点愤怒,“宁宁,你怎么可以这样想呢?男人犯错是很正常的事情,你就因为这样而把俊云推给了另外一个女人,你难道愿意吗?你明明知道俊云是很爱你的,兴许他是被蔓雪用了什么下流的手段,而迷糊之间发生了事情呢?那你岂不是误会了俊云。“蔓宁宁凝了一眼被握着手腕,低垂眸,划过苦涩,“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蔓雪肚子里的就是俊云的孩子,难道就看着一个孩子就这样的失去吗?”

    梦雅静站在她们的身上,手指握的很紧,她原本却蔓宁宁,不过是想显示她很希望她可以幸福。

    但是,刑远蜜的话,显然是很致命的事情。

    “宁宁,你致命可以那么傻呢?俊云喜欢的人是你,你愿意看着他去娶一个不喜欢的女人当自己的妻子吗?你就打算断送他的一生?一个男人娶一个不喜欢的女人,就是一辈子的痛苦。你怎么能够不明白呢?你是解脱了,那么,俊云呢?”

    “我...”蔓宁宁被刑远蜜的话,而无法说出任何一个字。

    一个男人娶一个不喜欢的女人,就是一辈子的痛苦。蔓宁宁呢喃着刑远蜜的话,心里何曾不明白呢?

    但是,此时此刻她真的无法去面对。

    “现在宁宁根本就无法去面对这个事情,不如让她好好的想一想吧?”梦雅静轻声开口。

    刑远蜜点了点头,心里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不在说话,转身往座位上走去。此刻,她应该让蔓宁宁好好的想想才对。她真的不希望自己的好友因此而错过真正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