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89:持着
    当蔓宁宁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阳光淡淡的从窗口处投射进来,映着她的脸孔。

    眼睛有点涩,也有点干疼,映入眼帘的是奢华的布局,隐隐的带着熟悉...

    这里好像她曾经来过...

    蔓宁宁疲惫的动了动手,慢慢的从床上撑起,眼中浮光点点闪闪,余角落在一处时,蔓宁宁的心猛地一慌。

    只见对面的沙发上,躺着一个俊美身影的男人,上面暴露着精赤的身躯,蜜色的肌肤,足以迷倒很多的女人。

    下身,仅仅围着一条白色的浴巾,整个人如同慵懒的恶魔,散发着无尽的妖治和魅惑。

    淡淡的光线透过窗帘照在他的脸上,安静沉睡的脸,看起来就如同一个孩子一般,少了以往的霸道和狂野。

    此刻,他只是静静的睡着,深邃的轮廓让人着迷,黑色修长的睫毛静静的覆盖着,在眼帘下投影出蝴蝶状。

    蔓宁宁细细的打量着,心里突然警惕了起来,立马翻开被子,微微蹙了眉,昨晚的裙子早已经不翼而飞。

    穿在身上的是一件很干净的粉色套装睡衣,前面还画着可爱的图片。

    一想起昨晚,心...再次麻木的疼痛了起来。

    他们之间居然真的有了孩子...孩子...唇边凝着苦涩,那么的苦,那么的涩。原来,一切都是真的。

    伸手,她狠下心,咬了一口。

    疼,真的很疼...

    可是,最疼的还是心...

    蔓宁宁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蹑手蹑脚的下了床,旁边静静的放着一套干净的衣服,她拿过,径直往浴池间走去。

    蓦然,手腕被扣住,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跌入了男人的怀里,鼻息里充斥着一股淡淡的男人味道。

    “去干吗?”低沉微哑的声音,在耳边划过,呼吸炽热,拂过脸上,蔓宁宁的心随着魅惑的声音而微微一紧,抬了眸。

    对上的是一双戏谑的蓝色狭长瞳眸,蔓宁宁透过幽深的蓝瞳中看到自己的容颜,清晰无比。

    隐隐的,空气中流淌着暧昧的气息。

    蔓宁宁立马避开了眼睛,往下看去,却触上男人精赤的胸膛,赤*裸*裸的呈现在眼前,下面就是用白色浴巾包裹的下身。

    脸一红,立马往后退去。

    “女人,逃那么快干嘛?”杨少的声音再次响起,“我又没有对你怎么样...你那么害羞做什么?”

    语调微微高了几分,握在她手腕上的手捏的更紧。随着杨少霸道的力道,蔓宁宁的脸靠上她的胸膛。

    肌肤的温度贴上了脸,依稀可以听到他心跳的声音...铿锵不变的跳动...

    “你放手...”一出口,蔓宁宁感觉自己的喉咙有点沙哑,火辣辣的疼,“放手...混蛋...”

    蔓宁宁挣扎着,突然杨少松了手,毫无防备的,她整个人往后面摔倒而去,笔直的栽在地上。

    幸好下面是一层比较厚的地毯,不然,真的不敢保证她的头有坚实。

    “你是不是以为这样很有意思呢?”蔓宁宁从地上爬起,冷冷的看着杨少,心里已经泛起苦涩的味道,“难道,你们玩弄我。真的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吗?”

    心...无声无息的再一次疼痛了起来。

    她自嘲的一笑,“为什么如此坚定的爱情,到最后会变成这个样子...他昨晚还说...要向我求婚。难道,这不过是在背叛之前的甜言蜜语吗?”

    “不对...那不是背叛。因为,他早已经背叛了我...”蔓宁宁深吸了一口气,泪水想流下来,却感觉眼睛很涩,很干。

    难道,连同泪水都已经流尽了吗?

    杨少看着她悲伤的神态时,不免心疼起这个小女人。而且,昨晚他一直都睡在沙发上,没有做出任何的越界。

    并不是他想控制,而是她此刻的心的确是碎了。他不想看着她流下更多的泪眼,不想看到她伤心的样子。

    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居然对她有了怜惜。

    甚至,他为了她第一次睡在沙发上渡过漫漫长夜。这并不是任何一个女人有这样的荣幸。

    “女人,忘记他吧。以后...我会来代替他来疼你。”声音突然之间认真了起来,低沉而又成熟,他轻轻的将蔓宁宁拥入怀里。

    这样温柔的动作,他做的有点笨拙。因为,他是天生的霸者,温柔只会让他身体的动作变得麻木和陌生起来。

    怀里的味道并不属于他,蔓宁宁深吸了一口气,微微拉开了距离,轻声的开口,说道:“就这样吧...不管怎么说,我也要谢谢你的一夜招待...我先回去了。”

    “你这个样子怎么去上班?”杨少认真的看着眼前的小女人,微微不悦:“不要装作坚强,你现在的样子你感觉你可以面对一切嘛?”

    “可以...”蔓宁宁抬了头,四目相对,她淡淡一笑,低声说道:“我习惯了被抛弃,也可以习惯背叛。”

    笑容哀伤,却很刺目。

    面对孤单开始,她就注定了不会真正的拥有幸福。纵然,幸福在自己的身边出现过,却如同流星一般,快速的滑过,让她无法抓住。

    杨少听着她的话,微微蹙着眉。

    对于她的事情,他有派人暗地调查过。她的父亲死去之后,母亲就跟着一个当地的商人走了。

    一直以为她几乎是处于孤单的局势,一个人的孤单...他不曾饱受过。但是..隐隐的可以明白那种滋味吧。

    “我一个人依旧会过的很好。”蔓宁宁的唇边荡过一抹苦涩,轻轻的拉开杨少的手,说道:“算是我求你...求求你...以后也不要在打扰我的生活...好吗?我真的很累,我想我会支撑不住。”

    杨少的手滑落了下来,僵硬的停留在半空之中,狭长的眸中闪过一丝失落,手指微微动了一下,最后垂落在身侧。

    “女人,你...真的一点机会都不打算给我吗?”杨少的声音隐隐的失落,低沉微哑,唇边划过如冰的弧度。

    蔓宁宁低垂了头,没有看他的表情,淡淡开口:“现在,我什么都不想做。我...只想好好的安静一番。”

    的确,她真的感到很累,很累,仿佛这样的疲惫是一种永无止境一般。

    “容我先洗刷一下,衣服我到时候会还给你的。”睫毛微微忽闪了一下,失落爬满那一张美丽的脸孔,杨少看着她,微微动了动嘴唇,没有说话,任由着她走进了洗手间。

    当她出来时,杨少不在有任何的挽留,“我叫司机送你过去吧。”

    “好...谢谢...”蔓宁宁轻声说了一句,身上穿着一件崭新的裙子,配着她微有些苍白的脸,看起来更加的怜爱。

    杨少的目光透过窗口,静静的看着一处,后面听到的是门关上的声音。

    阳光微刺,那一双蓝色的眸光映着淡淡的光线看起来更加的魅惑,里面流动着无法看懂的闪烁,就这样目睹着车子缓缓的离开视线当中。

    此刻,他也不知道该是放手,还是持着的去得到。只是,看着她伤心的样子,他的心里莫名的也会难过。

    怎么会是这样?

    垂落在两侧的手臂慢慢的握成了拳头,又慢慢的松开。其实,他应该感到开心才对。

    一直以来他想要的就是对那个女人的报复,现在,看着她的爱情破裂。他应该是开心,而不是这样的一种心情。

    车子渐渐的离开杨氏别墅,两旁的大树树叶茂密,阳光从树叶中的缝隙中映出光线。

    蔓宁宁坐在车里,看着外面一路而过的风景,心...却悲到了极致。

    当开到公司外面的时候,蔓宁宁一眼就看见了站在公司外面的那一道熟悉的身影,脸上有点憔悴。

    但是,这对于自己来讲,已经无关紧要的事情了。

    蔓宁宁深吸了一口气,门已经被司机打开,此刻,已经将近五月的天气,从外面吹进来的风,带着一丝暖暖的气息。

    可是,心...如同冬天一般,冰冷...

    下了车后,俊云一眼就看到了她,向她走来。那眼神的歉意满满的流露,蔓宁宁淡淡的划过,本想低垂着头。

    但是,最后她还是抬了头。

    所有的一切,她都需要面对,而不是一味的低头。同一个城市,未来也许还会碰见的吧?

    但是,她不允许自己走路时,是低垂着眸光。

    爱情...被背叛的体无完肤。难道,连自尊都要被践踏吗?

    “宁宁...”俊云的声音明显的沙哑,握上了蔓宁宁的手腕,眼中全是满满的悲哀,“宁宁,我知道这一次是我的错。我希望你可以原谅我...”

    手被紧紧的拉着,那温柔的感觉一如从前。但是,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蔓宁宁低头凝了一眼,唇边苦涩一笑:“俊云,就这样吧...放手吧...我们之间真的已经结束了。”

    蔓宁宁感觉说这一句话的时候,心很酸,也很疼,无法用言语来表达此刻的心疼。眼眶处已经浮起了雾气,她强忍着,抬头一笑,那么随意的笑容:“俊云,既然一切都已经发生了,我希望你可以承担起做男人的责任。蔓雪...她是一个很好的女孩,我相信至少比我更配的上你。”

    “宁宁...”声音有丝痛苦,手越握越紧。俊云的目光一直紧紧的盯着蔓宁宁,划过丝丝缕缕的哀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