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88:结束
    她以为他会嘲笑,可是没有。

    纵然嘲笑哪又怎么样呢?事实摆在眼前...

    雯悠站在一旁,刚才的一切也清晰的看到,没想到俊云会跟蔓雪发生关系。更可恨的是蔓雪肚子里的孩子居然是俊云的。

    为什么会这样呢?

    她突然好恨,恨俊云身边的所有女人。

    原本已经握成拳头的手,握的更紧。梦雅静看着眼前的一幕,似乎也没有料到事情居然会演变成这样。

    蔓宁宁的伤心,让她忍不住的愧疚起来。但是,一看到杨少对她的爱护时,愧疚瞬间消逝不见。

    蔓雪依偎在俊云的怀里,直到哭的累了,疲倦了,才抬了头,哀求道:“俊云,让我把孩子生下来吧?我不求让你跟我在一起。但是...但是...我希望你可以允许我把孩子留下来,好吗?”

    声音那么的低,那么的疲倦。

    “你放心,我不会打扰你跟蔓宁宁的生活。我只希望等我把孩子生下来之后,你有空来看看我们就好,真的。”

    她咬着唇,手紧紧的抱着。

    俊云轻蹙着眉,看着蔓雪,说道:“蔓雪,为什么你要那么执着呢?纵然还是生下来了,可是,你让他饱受别人异样的目光吗?”

    “不会?他有父亲,他的父亲就是你呀。”怜哀的语气,蔓雪紧紧的盯着那一双美丽的丹凤眼,再次求道:“俊云,让我生下来好吗?你难道就不想看到宝宝生下来之后,第一个叫的人是爸爸吗?”

    “你答应我好吗?俊云...”蔓雪深吸了一口气,踮起脚尖,吻上了俊云的唇。

    然而,俊云微微侧脸,松开她的手,背对着她,“蔓雪,孩子我不会让你留下来的。”

    俊云斜睨了一眼,眉宇间只有更多的痛苦,正打算开门出去时,蔓雪的声音再次响起,“如果,今天是蔓宁宁有了孩子,你会怎么对她?”

    “蔓雪,不要在问了。”俊云深吸了一口气,开门,离开。

    房间里,突然之间安静了起来。

    蔓雪看着俊云的离开,渐渐的无力瘫坐在地上,泪也不知道是不是流干了?还是依旧在流...

    为什么...连这一点都不能满足她。

    她真的不想去破坏他跟蔓宁宁之间的关系,但是,她只希望孩子可以留下来,留下来。

    杨少拥着怀里的女人,她身躯的微微颤抖,他清晰的感触到了。那不是因为冷,而是无法接受眼前的一切。

    小女人无声无息的哭泣,让他的心也疼痛了起来。

    “我想回去。”蔓宁宁轻轻的溢出一句话,眼神中已经没有了以往的生气,头上的发正不停的往下流淌着。

    滴落在温泉池里面,空气中弥漫着白色的雾气,她的容颜看起来有几丝的恍惚,那是恍惚的美。

    杨少没有说话,只是拥着她,支撑着她的力气,往外面走去。

    雯悠跟梦雅静站在一边,看到他们出来的时候,立马离开了现场。

    幸好,这里的灯光有点暗。

    没有人看到她的泪水,当经过别墅门外时,俊云正从里面出来,一眼就看见了依靠在杨少怀里的蔓宁宁。

    俊云微微蹙眉,跑上前来,拉开杨少的手,“放开她...”

    “你有什么资格来说我?”杨少微微眯眼,目光狠辣的看着俊云,手更加的紧搂着蔓宁宁的腰。

    小小的举动被俊云看在眼里,蔓宁宁无力的靠着杨少的肩膀,目光至始至终都没有看向他。

    蔓宁宁不知道该去如何看他,害怕一看见他的目光,心....会更加的疼痛,更加的难受。

    俊云紧紧握着拳头,不过才没有多久的功夫,为什么突然会演变成这样呢?

    此刻,外面的人群已经在里面享受着英国蛋糕师做出来的美味蛋糕,只有小孩子在不远处玩闹。

    蔓宁宁的身上湿透无比,山上的空气有那么一丝的冷意。

    俊云看着她,伸手想去拉她的手时,蔓宁宁立马避开,冷冷的看着他,“别...别来碰我...”

    “宁宁。”俊云的眼中浮起一丝不可置信。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蔓宁宁轻声开口,语中透着一丝质问。

    “什么?”俊云的心里隐隐的划过不安,还是忍不住的问了一声。

    “你在装傻吗?”杨少冷戾开口,凝了一眼怀里的女人,笑道:“你刚才在房间里发生的一切事情,我们都看见了?真没想到你真的是披着狼皮的羊,终究还是被发现。你以为宁宁还会在相信你吗?”

    俊云随着杨少的话,瞳孔紧紧的缩了一下,不可置信。但是,看着他们身上衣服的湿透,似乎一切都是尘埃落定。

    “宁宁...你听我解释...事情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样。”俊云解释着,却被杨少无情的打断,说道:“你以为你现在解释还有用吗?当你上别的女人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她呢?当你跟其他女人欲醉欲仙的时候,可有想过?别等发生了,还说什么解释...你难道不认为一切都太迟了吗?”

    “更可恨的是你上了别的女人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逼着其他女人去拿掉孩子呢?”

    “杨少,这是我跟宁宁之间的事情。你没有任何的资格来说话...”俊云的声音微怒,冷冷的看着杨少。

    最后,目光落在蔓宁宁的身上,潮湿的长发披散在身上,声音忧郁:“宁宁,我跟蔓雪之间真的没有想过会演变成这样的一个情况。但是,我希望你可以听我解释...好吗?”

    “不必了。”语调那么的疲惫,满身满心的疲惫,蔓宁宁的视线落在俊云的脸上,熟悉的脸孔,却已经在恍惚间变得陌生了起来。

    “我们...之间就算了吧。”说那一句话的时候,蔓宁宁就感觉心如刀割,几乎喘不过起来,手指紧紧的抠着自己的手掌,让疼痛来强忍住眼眶里面的泪水。

    “俊云,我选择退出。我希望你可以跟蔓雪...结婚。”声音变得哽咽了起来,蔓宁宁一直强迫着自己,不要流下任何的眼泪。

    目光有点冷,比起刚才在别墅里面,真的太过陌生了。

    但是,这一切的事情终究是他的错。俊云的心难受至极,看着蔓宁宁,眼中犹豫清晰可见。

    俊云的脸上划过一丝哀伤,“宁宁,你知道我的心里爱的人一直都是你...”

    “是这样吗?”杨少凝了一眼怀里的女人,“如果你真的是喜欢她,那么,你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女人,你要看清他的面目。居然那么无情的让一个少女把孩子给打掉...我想俊少必定很早就知道那个女人的肚子里面已经是你的孩子了吧?真没想到你掩藏的那么好...而且,我相信你们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我可不想听什么,一次就中。虽然有这样的几率,但是,我记得那个女人是你身边的秘书吧?总裁跟秘书之间发生的暧昧,我杨少见过太多了。”

    “杨少...”俊云微怒了脸,双手垂落在两侧,已经狠狠的握成了拳头,“我说了,这是我跟宁宁之间的事情。”

    “不...我已经选择退出。我...跟你之间不会有任何的关系了...我很累,杨少,你送我回去吧。”

    蔓宁宁无力的开口,微微咬唇。

    俊云立马拉住了她的手,“宁宁,为什么...”

    杨少凝了一眼,说道:“俊少,你难道没有听见宁宁的话吗?她已经跟你说,你们之间已经没有任何的关系了,你就主动放手,不要纠缠了。另外,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你跟俊伯父和俊伯母说,你打算要把这个庄园送给宁宁?我想这说不定就是你心里的愧疚,所以,才想...”

    “别说了,我想离开这里。”蔓宁宁直接打算了杨少的话,修长的睫毛在黑暗中无力的颤抖。

    “宁宁...”俊云看着蔓宁宁,心里疼痛无比。

    “俊云,为什么做了就不敢承担呢?蔓雪肚子里毕竟是你的孩子,为什么一定要那么残忍呢?蔓雪是一个很好的女孩,我相信她有这个资格做你的女人。而我们之间...只能是成为陌生人。我希望你可以留住蔓雪肚子里的孩子,我祝福你们。”话语落下之后,蔓宁宁靠着杨少的肩膀,立马转身。

    那一刻,泪水从眼角滑落了下来。

    俊云站在原地,看着他们的离去,突然之间感觉很无力,很懊恼,更多的是后悔。

    鼻息里的葡萄味道,渐渐的在远离。

    尤其是进入车子之后,蔓宁宁疲惫的闭上了眼睛,离开这原本带着幸福的地方。

    离开,也好。

    彻底的去忘怀.

    只不过,她投入的太深。最后,受伤的也会最深。

    杨少坐在她的身边,抽出一张纸巾,递给身边的女人,“哭吧,哭完之后忘记无情的男人。”

    蔓宁宁的目光看着外面,山谷的风景渐渐的在视线中消失,她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没有回答,泪不知道流了多少。

    直到无泪可流时,才闭上眼睛,脑海中全部是他们倒影在窗口上的拥抱,以及他们之间的对话。

    修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苍白的小脸上满是疲惫,疲惫...

    当杨少低头看去的时候,居然发现小女人已经睡了过去。

    他的唇边不知道是喜还是难受...

    至少,看着小女人的哭泣时,他的心是疼的吧?

    梦中,满是伤痕累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