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87:无情
    “让我别过来?”杨少妖治的脸,冷戾一笑,“今天晚上不是你把我约出来的吗?现在,居然让我别过来?真是可笑...”

    “我没有...你别胡说,我根本就没有约你出来。”蔓宁宁狠狠的瞪着他,脚步想往后退却已经没有任何的余地。

    蓝色的眸在星光闪烁下,濯濯光辉,杨少的笑容看起来妖治的灿烂,语气却是薄凉:“不管是不是你把我约出来,总之,勾引我就是你的不对。”

    “尤其是现在...”他最后一句话落下的时候,伸手拉住了蔓宁宁的手腕,强迫的把她带进了自己的怀里。

    “放开...”蔓宁宁的心警惕到了极点,更是后悔为什么要跟着梦雅静来到这里呢?

    她挣扎,无济于事。

    杨少的手揽着她纤细的腰身,淡淡的身躯弥漫着葡萄的甘甜,让人忍不住的疯狂吻下。

    “放开我...”她狠狠的瞪着他,“为什么你总是不愿意放过我呢?”

    “一直以来是你不放过我?是你在勾引我。”杨少的薄唇附在蔓宁宁的耳边,亲昵的动作,让站在黑暗中的梦雅静划过一股酸意。

    看着自己喜欢的男人拥着自己的好友,那种心碎更加的彻底。

    为什么,他宁可去要得不到的东西,却忽视身边的人呢?为什么她的付出,却被他无情的拒绝?

    “杨总...我希望你看在彼此认识的份上,放开我好不好?”蔓宁宁的唇边划过无奈,盯着那一双蓝色的眸,就如同翻涌的海lang,有着斜肆。

    “算是...我求求你了。”声音低语了下来,杨少的手掌更是不由得紧了一下,微微眯眼,冷冷开口:“你刚才说什么?你居然求我?”

    怒意在心里蔓延,这个女人居然求他?就只是为了俊云,而求她。同时也是为了他们之间不要有任何的纠缠。

    “女人,求我已经没有用。因为,一开始就是你在勾引我。除非,你满足我。不然的话...我会在这里直接要了你。”

    他的声音邪肆而冷酷,少了以往的玩味和戏谑。

    “不要...不...“最后一个字直接被掩埋了下去,唇被杨少狠狠的覆盖了主,五指直接插入在她黑色的发丝,随着动作而将盘旋在发上的簪子,掉落了下去。

    黑色长发瞬间如花一般的绽放开来,丝丝缕缕的在低空中荡漾。

    吻很疯狂,几乎让蔓宁宁感觉到窒息,带着报复。

    她一直想抗拒着,却在不知道不见中被他的舌尖卷住,缠绕,紧紧的,不容有任何的挣扎。

    不知道是不是泪从眼角滑落了下来,含入了两个人的唇里,弥漫了咸咸的味道。

    梦雅静静静的站在黑暗中,雯悠瞧了梦雅静一眼,如同看着一场好戏一般,唇边划过一丝有趣的弧度。

    有时候的恋人算是相爱,也不会有这样的狂野吧?有多少的女人一直都梦盼着可以有这样的一种澈入心扉的爱流呢?

    嫉妒,恨意,各种感觉都交织在一起。

    雯悠看着梅林间的缠绵,举起照相机,对着镜头,很精准的拍下,连续的镜头,足以精彩。

    “好了,别看的那么痴情。回去吧...”雯悠瞧了梦雅静一眼,正转身之际,梅林间传来砰的一声。

    转身的时候,居然看到杨少拥着蔓宁宁沉浸在了温泉里面,重力有点大,水溢了出来。

    水的温热覆盖了整个人,蔓宁宁难受至极的想挣扎而起,却被杨少死死的压着,只能够靠吻来呼吸。

    仅存的呼吸,成了两个人的缠绵。

    蔓宁宁的长发漂浮在温泉上面,晃晃荡荡。

    她睁开着眼,水的气息有点浑浊,却依旧可以看到水里的那一双眼睛,定定的看着她。

    挣扎,她已经放弃。

    因为,越挣扎越显得无力。

    任由杨少亲吻着她的唇,手一波一波的划过水波,抚摸在她的身躯上,水中的气息让她的身躯更加的柔媚。

    甚至,抚摸在她的大腿之间。

    难道他真的要在这里要了她吗?蔓宁宁的心慌乱了起来,使劲的昂了头,离开杨少的唇。

    突然的呼吸,让她吃了不少的水,难受至极。

    一种窒息的感觉在全身上下蔓延开来,当她以为她会这样的闭上眼睛时,杨少的手揽过她的腰,付出水面。

    长发粘贴在脸上,那么的诱惑,突如其来的空气让蔓宁宁深深的呼吸了一口,一只手搭在杨少的手臂上,尽情的呼吸。

    礼服已经湿透,紧紧的贴着她的肌肤,可以看到若隐若现的曲线,当蔓宁宁抬头时,正看到杨少的目光盯着自己的胸口。

    蔓宁宁下意识的伸手捂住,正想挥拳打去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很轻很轻的哭泣声。

    主卧的灯光透过窗口有丝丝缕缕的明亮,只要打开窗口就可以看到这一处的温泉。

    这也是俊云专门为蔓宁宁而设计。

    哭泣的声音幽幽的传来,蔓宁宁跟杨少下意识的对视了一眼,让蔓宁宁微微蹙眉的是,那男人的声音很熟悉。

    心里浮起一丝不安,杨少放开了她。蔓宁宁从温泉里爬起,走到了窗口的附近,窗帘没有拉上,男人和女人的影子倒影在窗口上。

    刚才,她只把视线落在杨少的身上,忽视了这里。

    因为,她来的时候,灯没有开。

    不知不觉间,灯居然在里面暧昧的散发着。

    卧室里,弥漫着异样。

    蔓雪从浴池走出来之后,俊云直接问她,“孩子是不是我们的?”

    她没有回答。

    俊云看着她,不回答已经算是一种默认了。甚至,就算蔓雪不回答,他的心里也有几分肯定了。

    “蔓雪,对不起,我没有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个地步。”俊云的眼中是深深的歉意,“如果不是我混账,我也不会对你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他懊恼的打着自己,蔓雪上前拉住了俊云的手,苦涩一笑:“你别这样对待自己,只会让我更加的难过。”

    “蔓雪,拿掉孩子吧?难道,你愿意让孩子一出生就没有父亲吗?”俊云轻叹了一声,“只要你把孩子拿掉,不管多少钱我都会补偿给你。”

    蔓雪不可置信的看着俊云,难道在他的心里就没有一丝的感情吗?

    “不...我不会把孩子拿掉的。”蔓雪看着俊云,弥漫上了一层泪水,“为什么...就算是你承认孩子,你怎么可以那么忍心?让我把孩子拿掉呢?”

    “蔓雪,你如果不拿掉孩子。会毁了你一生的?等你回去之后,我陪你一起去医院吧。”

    俊云的眸中无奈,语气已经冷了下来。

    他真的不希望蔓雪这样的堕落下去,连带孩子都要...

    “蔓雪...你先回去吧。我叫司机先把你送回去...这是一百万...你先拿着。”俊云从包里拿出一张金色的卡,放在床上。

    蔓雪咬着唇,低低哭泣,当目光看到床上的金卡时,不由得说道:“难道,我在你的心里是这样的人吗?”

    “难道,你以为我抱住孩子是为了跟你要钱吗?至始至终,我爱的是你的人,是你人,而不是你的钱啊。”

    泪水爬满蔓雪的脸上,她无助的从床边瘫坐在地上。

    俊云看了一眼,微微蹙眉,“蔓雪,你误会了。这一点钱算是我对你的愧疚而已,你不要误会...”

    “等你把孩子拿掉之后,我会另外给你一千万。以后,你也不需要来上班了。以后,你需要钱的话。可以来找我,我会补偿你的一切。”

    俊云凝着蔓雪的泪水,心里也是一疼。

    他真的从来都没有想过要伤害她。只是,她拿掉孩子之后,真的要从他的视线离开。

    不然,面对的是一种哀伤。

    甚至,他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了。

    “回去吧,我叫人把你送回去。”俊云走过来,拉起她的手,并用纸巾擦干她脸上的泪水。

    温柔的动作,让蔓雪的心蓦地一颤,伸手抱住了俊云的腰,紧紧的...

    两个人的拥抱倒影在窗口上,那么暧昧...

    “俊云,求求你...不要让我把孩子拿掉...”蔓雪的声音一遍又一遍的从里面传出来,蔓宁宁站在温泉的中间,唇边已经冷冷的笑了起来,苦涩至极。

    杨少的身上湿嗒着水珠,唇紧紧的抿着,看不出任何的情绪,目光一直紧紧的盯着蔓宁宁。

    水珠从绝美的脸上划过,魅惑妖治。

    “蔓雪,你不要那么傻了。”俊云想拿开蔓雪的手,没想到她抱的更紧,泪水弥漫,“为什么你要那么狠心?不仅仅让我拿掉孩子,还要我离开你的视线?”

    “蔓雪...我只是不希望我们两个长期有这样的痛苦。我更不希望你有痛苦...”女人的泪水,终究是男人所无法抗拒。

    俊云无奈一叹,伸手抚摸着蔓雪的长发,那么的温柔。

    动作一一浮现在窗口上,蔓宁宁静静的看着,泪水早已经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有几滴滑落进唇里,只有咸咸的味道。

    为什么,不过是一瞬间的时间,就发生了那么大变化。

    俊云...为什么会这样呢?

    长发贴在身上,狼狈无比,却是那么的怜哀...蔓宁宁看着窗前的倒影,身体慢慢的感到无力,昂着头,想瘫软过去的时候。

    杨少在身后揽上了她的腰,炙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耳边。

    蔓宁宁泪水迷蒙的看去,正对上杨少蓝色的眸光,也看着她,脸色低沉,看不出来的表情。

    她以为他会嘲笑,可是没有。

    纵然嘲笑哪又怎么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