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86:引诱
    灯光璀璨,梦雅静静静的低垂着头,眼中的泪水不停的往下留,用纸巾擦了一擦,看向蔓宁宁,“宁宁,对不起,今天明明应该是很好的日子,却让你陪着我...”

    语气中透着歉意。

    蔓宁宁看着她,“你多想了,只是,我不知道的是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希望你可以告诉我...”

    梦雅静的眸微微低垂,漆黑的瞳孔中划过一丝不屑,抬头时,脸上笑容淡淡的绽放,“宁宁,我喜欢上了一个男人。可是...他却不喜欢我。”

    “刚才,我不小心看到他了。没想到...他带着一个女人来到了这里...”声音哽咽,女人的怜爱在脸上浮起。

    “雅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蔓宁宁微微蹙眉。

    虽然,她知道梦雅静的个人感情比较混乱。却还是第一次听她认认真真的说喜欢上一个男人。

    先不说那个男人到底是谁,主要是这一次梦雅静真的动情了。

    梦雅静的哭泣是真的,毕竟,她的确是喜欢上了一个男人。只是,这个男人至始至终都没有正眼看过她。

    甚至,她也没有骗宁宁。那个男人真的来到了这里,而且他的身边还带着一个女人。

    亲昵的样子,几乎让她慌乱了心。

    谎言的爱情故事,从梦雅静的口中流露而出。男人的坏意,男人的无情,让蔓宁宁感到很生气。

    两个人不知不觉间,竟然走到了温泉的附近。

    梅花在黑暗中悄然展开着美丽,温泉散开出来的雾气仿若仙境,鼻息里却是葡萄的味道。

    “宁宁,你说我是不是很傻。居然为了一个男人而放弃自己的自尊。”梦雅静的唇边淡淡的划过一丝苦涩。

    傻?

    爱情的纠纷,谁能够定义谁傻谁无情呢?

    蔓宁宁凝了一眼绽开绚丽的梅花,伸手轻轻的拂过,“既然得不到,就选择放弃吧。”

    “放弃吗?”梦雅静深吸了一口气,侧眸看向流流而淌的水声,瞬间晃过的冷意,声音苦涩:“如果可以,我也想放弃。但是,宁宁你知道吗?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

    蔓宁宁垂了手,没有回答。

    持着的爱情,受伤的终究是自己。

    “不过,宁宁...我想我是不是应该尝试着去放弃呢?我想过了,我应该把他叫出来,好好的在谈谈。如果,他真的无情。那么,我要学会放弃。”

    蔓宁宁转眸看向站在身边的梦雅静,点了点头,“好...你告诉我是那个男人?要不,等一下我让俊云把他叫出来怎么样?”

    “不,我直接去找他吧。只不过,宁宁你能不能在这里等我一会。我去去就来...”

    话语落下的时候,梦雅静已经往别墅走去。

    蔓宁宁想开口喊住,却已经来不及。

    梦雅静走到黑暗处的时候,唇边凝气一缕阴险的笑,径直走进了别墅,空气里透着热闹,挥之不去。

    “梦雅静,宁宁呢?”俊云从后面上来,拍了拍她的肩膀。

    梦雅静微微吓了一跳,心虚的看着俊云,问道:“怎...怎么?宁宁不见了吗?”

    “不知道这个小女人走到哪里去了,我刚才正给她拿点心,没想到一转身她就不见了。”

    “可能,她去了洗手间或者是其他的地方吧。俊云,你就放心吧。宁宁又不会跑到哪里去。”梦雅静轻轻一笑,心里却有点心虚。

    “我先过去了...”梦雅静避开俊云的眼睛,往里面走去,手慢慢的握成了拳头,掩饰着心里的紧张。

    杨少正搂着娜微儿跟其他的公子哥谈笑风生,一脸的妖治,不知道今晚会迷倒多少的少女。

    梦雅静快要走近杨少时,正好看到一名服务员走来,她灵机一动,上前几步凑巧的撞到在服务员的身上。

    顺势,将盘子里的酒不偏不倚的洒了出去,滴溅到娜微儿的裙子上。

    娜微儿惊呼了一声,目光下意识的看了过来,眉宇间不悦,却还是没有任何的抱怨。

    毕竟,这里的记者无处不在。她的优雅,她的高贵,她的大度,都要一一表露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服务员歉意的开口。

    “没事,我去洗洗就可以了。”声音淡淡,娜微儿看了一眼裙子上的沾染,优雅的一笑,看向杨少:“我去一趟洗手间,马上就回来。”

    离开的时候,笑容可嘉,对着周边聊天的人淡淡一笑。

    然而,转身之后,笑容早已经消失不见。有的也是怒意...真是该死。

    梦雅静凝了一眼妖媚的背影,冷冷的一笑,走到杨少的身边,声音很轻,只能够两个人听见。

    “宁宁在温泉旁边等你...”梦雅静话语落下之后,立马离开,走在人群中看着那一道身影冲冲的跑了出去。

    心里...哀伤不停。

    俊云转了一圈,一直都没有看见蔓宁宁,正打算回到位子上去的时候,对面迎来蔓雪。

    人群中的四目相对,在瞬间变得尴尬了起来。

    纵然,他们之前发生关系之后。也都会识趣的闭口不谈,甚至,工作的时候他们也不过是上属跟下属之间的关系。

    早已经不在越界。

    只是,他的忙碌一直忽略了一点。那就是蔓雪已经隐隐凸起的肚子,漆黑的丹凤眼下意识的看去。

    蔓雪的脸微红,手自主的抚摸在下腹处。

    “有吃过点心吗?不如...一起吃一点吧。”终究,还是俊云打破了那一份的尴尬,笑容有点淡淡。

    蔓雪没有回答,却还是点了点头。

    两个人坐落在角落处,蔓雪的目光看着大厅中笑谈风声的人群,轻声开口:“真羡慕她。”

    俊云看了蔓雪一眼,唇微微动了动,却没有开口。

    “如果,我比她早点遇到你。会不会让你先喜欢上我呢?”蔓雪的话,算是自言自语,又好像在询问。

    “蔓雪...”俊云的眼中浮起深深的愧疚,“你吃点蛋糕吧。”

    蔓雪看了一眼,胃一阵难道,下意识的想要呕吐了起来,立马捂着唇,往洗手间跑去。

    俊云看着,心里不放心,跟了过去。

    蔓雪的手撑着洗脸盆的两侧,想呕吐又吐不出来,突然之间,感觉无比的哀怜,眼泪滑了下来。

    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伸手,抹过脸上的泪水。

    俊云等在外面,看见蔓雪进去之后,还没有出来,心里不由得着急了起来。但是的是蔓雪会不会在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正打算让女服务员去看一下的时候,蔓雪正从里面走了出来,白色的衣服有点湿透,黑色的长发垂落在胸口前,滴答着水珠。

    “蔓雪...你...”俊云有点惊讶,“你没事吧?”

    “放心吧,我没事。”蔓雪淡淡一笑,脚步有点虚。

    俊云突然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蔓雪微微一愣,凝了那一只握在手腕的手,唇边浮起一缕淡笑。

    “去换一身衣服吧。”俊云轻声开口,轻轻的放开了她的手。

    这里的房间是俊云打算在跟蔓宁宁成婚之后的主卧,房间的墙壁颜色是以紫色为主,就连灯光都是透着朦胧的紫色。

    蔓雪走进之后,打量了一下,低垂了眸,“她真的好幸福。”

    俊云关了门,拿出一套他要送给蔓宁宁的衣服,递给她,“去里面换一下吧。”

    蔓雪凝了一眼,伸手接过。

    当主卧的浴室关上门的时候,俊云的心更多的是愧疚,坐落在床上,心...烦的混乱。

    ......

    温泉冒着淡淡的热气,弥漫在梅花林间。

    杨少走到温泉边的时候,蓝色的瞳孔微微紧缩了一下,白色的雾气缠绕,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女人静静的站在梅花中央。

    白色的礼服被雾气有掩盖,连同侧脸都是透着淡淡的粉色,黑色的长发低低的挽在后面。

    那个样子,就如同是仙境中的女神。

    有那么一刻,杨少的心有丝疼痛。他不知道为什么一听别人说蔓宁宁在这里,他却没有任何的犹豫来到了这里。

    脑海中想起的是俊云的话,“下个月会在这里宣布跟蔓宁宁订婚的事情”

    她终究还是要成为别人的女人,一想到她兴许要在别的男人胯下承欢时,心里窜起熊熊怒火。

    许是感觉到有一双眼睛一直盯着自己的缘故,蔓宁宁侧眸看去,唇边淡淡的笑容瞬间消逝。

    “你怎么会在这里?”蔓宁宁微微蹙眉,警惕的看着杨少。

    “我怎么会在这里,我想你不需要知道吧?”杨少斜挑了眉,冷冷笑道:“真没想到,你居然要跟他订婚了?”

    “很惊讶吗?”蔓宁宁的脸上划过一丝冷笑,“我跟俊云的事情,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要来勾引我?”声音低沉,杨少紧紧的盯着蔓宁宁,细碎的脚步轻轻的响起。

    “你说什么?我勾引你?”

    “难道不是吗?”杨少走上前,笑容嘲讽,“从那一晚开始,你就不停的勾引我。什么所谓的合同,什么普罗旺斯的拍摄。我看都是你这个小女人一手安排的吧?算是欲擒故纵,也不需要用那么多次吧?”

    “你胡说什么呢?”蔓宁宁不悦的盯着他,“还有...你别过来...”

    蔓宁宁很想绕道而走,但是,她刚才已经站在了温泉边缘,如果她后退的话,岂不是要直接栽进里面?

    黑暗处,梦雅静正跟雯悠冷眼看着梅花林间的举动,雯悠举着相机,红唇划过一丝得意,准备随时拍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