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85:宣布
    杨少宝蓝色的衬衫,配搭黑色的裤子。而娜微儿穿着一条夺目闪亮的v领短裙,将曼妙的身躯显得更加的妖媚。

    蔓宁宁站在俊云的身边,目光至始至终都没有看向杨少。然而,无形当中却可以感触到投来的目光。

    俊爸爸笑声爽朗:“杨少,听说你最近又收购了一家集团,可谓是年轻有为啊。”

    杨少扬起谦虚的一笑:“伯父,好说好说。我也不过是巧幸而已。要说年轻有为俊少必属,只要看今天的情势就已经很清楚了。”

    “杨总,你也真是太过谦虚。你在商业界的能力,大家是有目共睹的事情。”俊云的声音淡淡开口,笑容中掩藏着一丝冷意。

    伸手,紧紧的搂住了蔓宁宁的腰。

    这...算是在挑衅吗?

    杨少的眸光微微缩了一下,划过搂在蔓宁宁腰上的手,身边的小女人目光微垂,流转着清澈的气息。

    耳边挂着的水晶耳环,在璀璨的灯光下看起来光芒四射。

    “俊少跟蔓小姐真是一对亲昵的恋人呢?”杨少薄唇轻扬,目光看向蔓宁宁。

    俊云的脸色挂着笑容,语气却已经有丝冷意,“杨总跟娜微儿不也是人人羡慕的一对吗?而且,这一段期间你们也算是模范的恋人。”

    “噢?”杨少微微提高了声音,低沉说道:“模范还谈不上,只不过,蔓小姐看见我似乎有点害羞嘛?”

    这一句话,显然是在提醒着什么。

    蔓宁宁下意识的微微抬了头,空气中,四目相对,那一双蓝色的瞳孔泛过一丝戏谑。

    心里蓦地一紧,蔓宁宁立马避开的视线,余角处是俊妈妈不悦的面色。

    “杨少不说,我倒忘记了上次杨少跟蔓小姐发生的不雅照。”潘琴轻轻的笑了起来,揪了蔓宁宁一眼。

    俊云的眼微微一沉,看向潘琴,“今天是葡萄庄园的开幕的日子,这些过去的事情,我想没有必要在提起了!”

    声音有点冷漠了起来,就如同眼神也是如此。

    潘琴凝了一眼,心...虽然有点疼。毕竟,俊云的目光是示意她不要说了,他真是会围护她?

    如果,此刻是她被别人说的话?想必,他也不会这样的围护自己吧?

    “对,今天是开心的日子。有些事情既然过去了就要当做是过去,你们这些年轻人总该是要往前面的未来走去的。”俊爸爸开了口,目光威严,却搀和着一丝的笑意。

    俊妈妈站在旁边,没有说话,但是,心里却已经不悦。

    没有一个母亲可以忍受自己儿子的女朋友跟其他的男人有过关系。甚至,这个男人还是杨少。

    “爸,妈,下个月我打算会在这里跟蔓宁宁订婚。顺便,我会宣布这一带的葡萄庄园寄在宁宁的名下。”

    俊云温柔的看着俊爸爸和俊妈妈,无害的笑容,濯濯光辉。

    “什么?你说什么?”俊妈妈显然不可置信。

    杨少搂着娜微儿腰的手突然泛起了力道,娜微儿微微蹙眉,一只手覆盖在杨少的手上。

    俊云的话,连带蔓宁宁都为之惊讶。

    虽然,俊云早已经告诉她会把葡萄庄园送给她。但是,似乎没有想到他居然会直接开口宣布他们下个月定亲的事情。

    潘琴微微咬唇,嫉妒在身上蔓延开来。

    “妈,你没有听错。今天,既然杨总也在。我不如把话给说开了,我跟宁宁的事情我已经决定。我现在不过是通知你们一声。”

    俊爸爸沉默着,看不出任何的表情。

    毕竟,儿子喜欢的东西,他很少过问。毕竟,年轻人也要有自己的主见,尤其是感情的事情。

    但是,俊妈妈却已经动气,一直以来她都反对他们的交往。如今,俊云却用这样的口气跟自己说话。

    甚至,不是商量。而是肯定,没有任何挽回的余地。

    俊妈妈正打算说什么的时候,俊爸爸已经拉了一下她的手,年轻人的思想并不是他们可以改变。

    而且,俊云的举动无非就是因为俊妈妈的压迫。

    “俊云,这个事情你自己决定就好。不过,婚姻大事你要想清楚。”俊爸爸低沉开口,又看向杨少他们,“你们年轻人先聊吧,我跟你们的俊伯母先过去了。”

    俊爸爸的脸色一如往常的威严,俊妈妈心里有气,却也感到已经没有必要再说什么了。

    于是,俊妈妈跟俊爸爸转身往其他地方走去,谈笑了起来。

    蔓宁宁看了一眼,心知肚明,只感觉俊云的手在自己的腰间,更加的紧了一紧,看向杨少,说道:“我们先过去那边,先失陪了。”

    杨少点了点头,笑容夺目妖治。

    潘琴看着俊云的背后,垂落在身侧的手,紧紧的握住。掩藏在眼睛里的泪水变成了浓浓的笑意,对着杨少他们点了点头。

    随后,离开进入其他名媛的视线当中。

    “俊云,你妈妈似乎有点不开心...”蔓宁宁不安的开口。

    “傻瓜,你没有发现我妈妈已经有点容忍了吗?只要,你有空陪我妈妈多聊美容一方面的事情,她必定会看好你。”

    俊云一边说着,一边搂着蔓宁宁走到梦雅静的身边,此刻,雯杰迪正牵着刑远蜜的手回来。其中一只手端着一个盘子,里面盛着一块蛋糕。

    刑远蜜坐下之后,看向俊云,忍不住的赞道,“俊云,我听雯杰迪说,你们邀请了英国有名的蛋糕师,是真的吗?”

    “对,你现在吃的蛋糕全是他们做的。”俊云淡淡一笑,淡淡的柔光下,看起来完美无暇。

    “原来如此,怪不得那个蛋糕那么好吃。我...我都吃了一大半了。”刑远蜜嘿嘿笑了几声。

    “如果你喜欢的话,到时候我会叫他们在做一份,到时候我让宁宁给你带去。”俊云的笑容微微加深,目光看向身边的女人,问道:“你想吃点什么?要不我给你去拿一点过来?”

    “真是好男人啊。”刑远蜜忍不住赞道。

    “难道...我就不是好男人吗?”雯杰迪瞪着刑远蜜,脸黑了起来。

    刑远蜜一瞧,嘻嘻笑道:“当然不是,你在我心里肯定是最好的。”

    “那还差不多。”雯杰迪听着刑远蜜的话,心里又立马乐了起来,“不过,你在我心里也是最好的。”

    “能不能别那么肉麻啊?”蔓宁宁笑着看着他们两个,双手互搓着肩膀。

    梦雅静抿唇而笑,余光处看到的雯悠正跟自己打着招呼,她不动声色的站起身,往一处走去。

    “你也该帮我想想办法吧?”雯悠轻声开了口,抿了一下红酒,唇里全是甘甜的味道。

    梦雅静坐下,目光落在其他的地方,唇轻轻开启:“你希望我怎么帮你?不过,我已经帮你问了一个你在意的问题。”

    “什么?”

    “想必他们不久之后就会订婚了。”梦雅静轻声开口,端起手中的红酒,在鼻息处拂过。

    订婚?

    其实,这样的答案,对雯悠来讲,一点都不感到任何的奇怪。但是,当真的听到后,心里不免会失落起来。

    “我希望这一次的事情,你可以好好的帮我。到时候,自然不会少你的好处。”雯悠的声音有点咬牙,目光从一处扫过、当看到俊云眼中的深情时,心里蓦地窜起火焰。

    “你说吧?让我怎么帮你?”梦雅静直接了当的开口,心里却蔓延着愧疚。

    只是,一想到那一晚。她感觉她从来都不亏欠蔓宁宁什么?感情的事情,永远都是靠自己争取。

    如果无法争取,那么...她也不希望她快快乐乐的享受幸福?

    “我希望你设个局,让杨少跟蔓宁宁...下面的话我想我不用说的那么清楚了吧?而且,现在这里的记者也是无处不在。只要,他们发生一点关系,纵然无法将俊云跟蔓宁宁的关系破坏,也会有那么一点裂缝。”

    声音尖冷,红唇微微翘起。

    “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我也需要你的配合。如果,那些记者没有发现,那岂不是很失败?”

    梦雅静斜睨了一眼雯悠,声音再次响起:“等一下我会把他们引出去,你就好好的看好戏吧。”

    话语落下的时候,梦雅静已经站起身,修长的身躯在男人的眼中闪过,径直走到蔓宁宁的身边,看了看四周,“怎么?现在就你一个人了?”

    蔓宁宁指了指一处,说道“俊云帮我去拿吃的了。”

    “看着你们那么相爱,我真心的为你高兴,宁宁。”梦雅静看着蔓宁宁,真诚的开口,“我希望不管是十年还是二十年,你们都可以这样的相爱。”

    “谢谢。”蔓宁宁扬起一抹清澈的谢意,伸手拉过梦雅静的手,认真的说道:“雅静,我真的很开心能够有你这样的朋友。我也希望你可以找到自己心爱的人。”

    话语落下之后,梦雅静低垂了眸,眼中泪光微微闪烁,伸手抹过从眼角滑落的泪水,抿唇而笑:“宁宁,谢谢你...我会的...”

    “雅静,你怎么了?”蔓宁宁微微蹙眉,伸手,抽过一张纸巾递给梦雅静,“好好的,你怎么哭了?”

    梦雅静接过纸巾,握着手里,脸色的无奈和苦涩清晰可见,“宁宁,你现在能够出去陪我走一走吗?”

    “好。”

    蔓宁宁想都不想的就点头答应。

    谁能够拒绝这样的要求呢?

    夜空的周边,斑斑点点的闪烁着星光,散发着朦胧的光线。

    偌大的草坪有些热闹,有不少的孩子玩闹嬉戏,也有互相认识的名媛聊着八卦,还有妇人之见谈着自己的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