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83:欲言
    微儿躺在杨少的身体上,长发漂浮在水面上,媚的诱人。

    尤其是娜微儿的身上穿着一件真丝睡意,紧紧的贴在身体上时,春色妩媚洋溢。

    看着眼前的沾染水汽的脸,娜微儿的心里不由的一荡,脸色红润潮潮,主动吻了上去,缠绵。

    一只手抚摸在沉浸在水里的身躯,渐渐的往下探去,直接握在杨少的胯下,轻轻的揉捏着。

    吻炙热,空气更加炽热。

    娜微儿妖媚的如同一条美人蛇,紧紧的缠绕着杨少,从他的唇角吻了下去,鼻息里全是潮湿和一股薰衣草的味道。

    随着动作,浴缸里翻涌着温热的水,娜微儿将唇探人到池里,吻上杨少炽热昂首的一物后,如玉般的手指抚摸着他的身躯,取悦着。

    女人,主动的太多。

    但是,主动也是需要要有一定的技巧。

    春色的魅惑在空气中沉淀着,杨少的身心变得更加的激荡了起来,大掌抚摸着娜微儿的酥胸,以及每一个曲线。

    突然,他翻转了身,成为了主导者,一只手抬起娜微儿修长柔美的腿,身子微挺,直接进入了女人的私密处。

    随着冲撞而溢出了一波又一波的浴水,空气里满是暧昧春色....

    .........

    第二天,一干人等直接坐杨少的私人离开英国,回到了国内。几天之后,蔓宁宁一直忙碌着整理在普罗旺斯拍摄的照片。

    直到四月中旬的时候,杨少跟娜微儿的封面登陆在一品杂志上,一天的时间,几乎销售一空。

    这是继承上次的火热之后,再次的重复袭击而来。

    一段的时间,蔓宁宁除了偶尔跟俊云吃饭约会之外,几乎都把其他的时间投入在工作上面。

    将近五月的时候,俊云举办了一场宴会。

    地点却是选择在一处一年四季都可以遥望的山谷附近。

    美丽的山上,迎风而来。

    当蔓宁宁从车里下来之后,映入眼帘的是大片大片的紫色,沉甸甸的葡萄在绿色的点缀下,看起来晶莹透亮。

    又宽又长的大路直通一幢偌大的别墅,甚至,两旁用的树枝用牵牛花围绕,缠绵在每一根的树枝上。

    中间,挂着满串满串的紫葡萄,阳光透过绿色的缝隙光芒洋溢。

    俊云从车里下来,如玉的眸中搀和着笑意,俊美的身躯穿着一件衬衫和一条白色的裤子,迈步走到蔓宁宁的身边时,温柔的开口,“怎么了?这样就让你傻了眼了?”

    “我...”蔓宁宁看着眼前的场景,目光看向俊云,眼中是满满的不可置信,“俊云...这...这到底是...”

    “这是我们的葡萄园啊,难道你不喜欢?”俊云凝着蔓宁宁,唇边划过一丝宠溺的笑。

    “可是...可是...我...“对于眼前的一切,真的是太过出乎意料。或者说是一种不可置信吧。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一幕出现在自己的眼前,牵牛花开的很艳,映入在蔓宁宁的视线当中。

    “你还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等我半年时间?”声音柔和,俊云认真的看着蔓宁宁,光线投射在她的脸上,修长的睫毛就如同是激将展翅的蝴蝶,添加一丝空灵的美丽。

    “我记得你说过,只是,这个跟我们...”

    “没错。”他伸手,亲昵的抚摸在她长长的发上,“这是我去年再次回到英国的原因,这也是我曾经说过让你等我半年的期限。如今,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

    俊云的目光看向长长lang漫的葡萄园时,薄唇划过四溢的弧度,“这是我半年里的一项工程,这里也将会成为我们订婚和结婚的最佳地点。你愿意吗?”

    “你...算是在表白吗?”蔓宁宁红了脸,微微低垂,心里却有着无法控制的喜悦。

    不管对哪一个女人来讲,这...都是一种幸福,毫无保留的幸福。

    牵起她的手,俊云对着她绝美一笑,说道:“进去吧,我的公主。”动作优雅,如同白马王子牵引着公主走上幸福的路程一般。

    蔓宁宁抿唇而笑,笑容清澈却绽放着花儿一般的美丽,任由俊云牵着自己的手往里面走去。

    空气中弥漫着葡萄的芳香,突然之间反而让蔓宁宁想起普罗旺斯的薰衣草,紫色的美丽,绽放在一处的角落当中。

    紫色的lang漫,无形之中的妖娆。

    “原来,你每天的忙碌是为了这一处的庄园?”蔓宁宁感触着手中的温度,侧眸看向俊云的脸,俊美的迷人。

    “我不过是想证明自己的能力,同时,我只想告诉我的母亲,这一生我非你不娶。我想过了,为了你我也情愿当不孝子,只要能够跟你在一起。”

    “别说那样的话。”蔓宁宁瞪了他一眼,“我不希望因为我,而让你跟你的妈妈有所误会。”

    “放心吧,半年的时间让我将这一项工程完毕成功,足以让我妈妈不得不尊重我们两个人的感情。因为,我会把这一座葡萄园送给你。”

    俊云的声音淡柔,笑容璀璨,绚丽了山谷处的任何风景。

    蔓宁宁惊讶的看着俊云,轻声问道:“你...你刚才说什么?”

    “怎么?没有听懂?”俊云的唇边划过一丝戏谑,“我是说,我要把这一座的葡萄庄园送给你。等我们订婚的那一天,我会宣布。”

    “可是...我...”蔓宁宁的话,欲言又止。

    毕竟,她跟俊云在一起至始至终都不是为了金钱。而如今他却要把葡萄庄园送给自己,那是多么庞大而又尊贵的礼物?

    “俊云,对于我来讲,只要跟你在一起就已经足够。这一座庄园,我希望只要有我们两个人的快乐就足够了。你看好吗?”

    俊云突然停下脚步,看着她羞红的神态,轻轻的一笑:“我知道你跟我在一起不是因为我的身份也更不是因为我家的钱财。但是,这里是我一直就打算送给你的礼物。”

    “原本,我早就想带你提前来了。但是,现在算是一份惊喜吧。”

    “可是...”

    “不要拒绝。”俊云的手指点在蔓宁宁的唇上,封住了她要说的话。

    蔓宁宁看着她,正打算说什么的时候,一道声音响了起来,“你们两个光天化日之下,居然亲亲我我了。真不知道晚上的时候...啧啧...”

    蔓宁宁转眸看去时,雯杰迪跟刑远蜜正牵手走来。

    “啧啧,真是亲昵呢?”雯杰迪的笑容玩味十足,阳光下看起来阳光帅气。

    “宴会举行是从下午开始,你们怎么那么早就过来了?”俊云看向雯杰迪,走过去,拍了拍雯杰迪的肩膀。

    “谁说不能早点来呢?”只听,身后响起低沉的声音,俊云的目光泛起一笑:“没想到,你也那么早赶来了?”

    马誉的笑容如若书生一般,俊气的脸看起来很灿烂,“我是打算早点过来捧场,没想到你居然那么不客气。”

    马誉的身后跟着胡瑛腾,还有蔓雪,只见胡瑛腾依旧穿的很有个性,拉风的黑点衬衫,配上一条七分牛仔裤子。

    蔓雪走在胡瑛腾的身后,步伐有点慢,身上穿着一件干净白色的韩版裙子,一只手一直捂着下腹,似乎隐隐的已经突起。

    “宁宁姐。”胡瑛腾甜甜的喊了一声,她们见面的机会并不是很多,却显得很亲昵,她的手直接环上了蔓宁宁的手臂。

    蔓宁宁看了她一眼,轻轻一笑,“很久不见了,越来越漂亮,越来越有个性了。”

    “哪有...”胡瑛腾俏皮的一笑,并跟雯杰迪跟刑远蜜打起了招呼。

    蔓雪走过来,看了蔓宁宁一眼,只是低低喊了一声,“宁宁姐。”

    蔓宁宁淡淡一笑,目光径直落在她的一直捂着的下腹,眼中划过一丝惊讶:“没想到一段时间不见,你已经有了?”

    这一句话引起不少的目光,俊云的眸光随着那一句话而紧缩了一下,幽幽的落在了蔓雪的下腹,似乎已经微微的突起。

    “我...”蔓雪的声音欲言又止。

    “我们这里基本都是一对一对的,蔓雪你也应该把你的男朋友给带来呀。别藏着不让我们看到。”

    刑远蜜笑着说道,伸手抚摸了一下蔓雪的肚子。

    胡瑛腾瞧了一眼,轻轻一叹,“如果,那个男人能够出来的话。那也不辜负蔓雪对他的一片心意了。”

    “什么意思?”问这一句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俊云。

    马誉挑眉斜笑,说道:“你作为蔓雪的老板,难道你还不知道这个事情?”

    俊云的心蓦地划过一丝愧疚,笑容依旧淡淡扬起,笑着说道:“最近,工作太忙碌。我也一直没有去关注这个事情,没想到蔓雪居然已经...”

    下面的话,他没有继续说下去。

    目光扫过蔓雪闪烁的眼神,俊云避开,落在蔓宁宁的侧脸,淡淡的光线从树叶的缝隙中透下来,照在她的脸上,很美。

    连同笑容都是很美,但是,一种愧疚突然在心里蔓延开来。

    蔓雪的脸上浮起一丝淡淡的哀愁,目光从俊云的脸上划过。

    刑远蜜无奈摇头,“蔓雪,你也太轻易饶过那个男人了吧?如果是我,早已经跟他拼了。”

    “这一切我都是愿意,所以,没有谁对谁错的事情。”蔓雪说这一句话的时候,目光漫不经心的看向俊云,最后落在蔓宁宁的脸上,柔和一笑:“宁宁姐,你真幸福。俊云哥哥那么疼你,爱你。真的让我好羡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