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82:春媚
    这一句话,仿若她是这里的女主人。

    偌大的客厅,别致的装修风格,其中的一面墙壁都是以紫色为主,其他都是很纯粹的白色。

    真皮沙发摆放在客厅的中央,沉黑的颜色跟主人一般,透着无声的桀骜的气息。

    “随意坐吧,来我这里不需要太拘束。”杨少搂着怀里的女人,径直坐在了沙发上。

    女佣们端上了几杯新鲜的水果汁,摆放在茶几上。

    雯杰迪看了一眼,端过一杯递给了刑远蜜,目光随意的落在了外面,笑着说道:“外面的天气不错,倒不如让我们大家一起参观参观?”

    “没有问题。”杨少打了一个响指,一名穿着淡蓝色女人走上前,杨少的声音淡淡响起:“你去准备一下下午的点心吧。”

    “是,少爷。”淡蓝色女人低头应道,转身忙碌去了。

    阳光暖和,这里少了薰衣草的清香,却弥漫着其他的花香。

    杨少的私人别墅面积很大,足够参观了将近两个多小时,直到下午四点多的时候,阳光依旧还在。

    夕阳透着昏黄,一干人坐在草坪上的专座上,蔓宁宁凝着天空,踩着草地,耳边吹过和煦的风,扬起黑色的长发。

    眼前是一架白色的秋千,在风中独自摇晃,脑海中突然想起那一晚的圣诞节,算算时间也快有小半年了吧?

    仿佛一切的事情都是在昨天发生一般,不远处是开阔的花草的天地,随处可见的玫瑰,火红的绽放。

    阳光下,有着别致的妖娆。

    杨少跟雯杰迪聊着天,唇边的笑意悄然凝着,然而,目光寻找着什么,直到落在那一道纤细的背影时,蓝色的瞳孔微微紧缩了一下。

    阳光下,她的身影斜斜的被拉长,长发飘逸,看起来如同女神一般,干净,美丽,优雅。

    他突然站起身,娜微儿不解的看着他,轻轻的喊了一句,“杨少,你去干吗?”

    杨少没有回答,只是双手插着裤袋,往前面走去,步伐优雅而高贵,蓝色的眸光在昏黄的夕阳光线下,看起来璀璨有光。

    蔓宁宁正坐在秋千上,脚尖轻轻的踮着,秋千微微摇晃了起来,目光静静的落在火红的玫瑰上。

    隐隐的,心里总有点不安的气息在全身上下慢慢的流淌着。

    身后,一点都没有在意到男人的存在,直到秋千摇晃的更加猛烈起来的时候,她才发出惊呼,回眸时,目光交织在空气当中。

    蓝色狭长的瞳眸,透着戏谑。

    “喂,停下来。”蔓宁宁不悦的喊道,长发随着风吹起而微微荡漾开来。

    突然,杨少抓住了秋千的链子,气息从后面靠近,“这样就害怕?胆子真的很小。”

    声音嘲讽,一点都没有掩盖。

    “你认识这样很好笑吗?”蔓宁宁从秋千上跳了下来,余光处是梦雅静以及娜微儿等人投来的目光。

    并不是属于异样的目光,却足以让蔓宁宁感到脸红,他们之间的纠缠不清,在做的人都是一清二楚。

    纵然是娜微儿,也多多少少知道杨少一直纠缠的女人,就是蔓宁宁。更是一品杂志的摄影总监。

    这一次的拍摄对于娜微儿来讲,不知道是属于庆幸呢?还是说不庆幸?只是,依照目前的状况,她的心里只有怒气。

    蔓宁宁看向杨少,微微蹙了眉,“我记得那一天你说,我连做你的朋友都没有资格。那么,既然如此...我想我们之间的关系你应该要好好的理清。”

    “理清?”杨少挑了挑俊气的眉,薄唇魅扬,说道:“我给你过你机会,让你成为我的...女人。”

    最后两个字说的很轻,杨少收敛了笑意,眼中恍惚的闪过一丝忧郁的味道。

    蔓宁宁低头,轻轻笑了起来,“我说过,我们之间真的不会有可能。”声音依旧坚定,就好比是那一晚。

    杨少微微眯眼,正打算说什么,只见娜微儿已经走了过来,声音酥眉,“杨少,晚餐已经准备好了。”

    她娇媚着走过来,习以为常的环住了杨少的手臂,亲昵的靠上,目光看向蔓宁宁,明明是在笑,却是透着笑里藏刀。

    “蔓小姐,一起过去吧。”娜微儿笑着开口,仿佛她是这里的女主人,招呼她是理所当然一般。

    甚至,他们之间的亲昵真的如同是年轻的一对小夫妇。

    蔓宁宁只是淡淡的笑了一笑,轻声应了一声。

    夕阳在横山下慢慢的降临,黑幕渐渐的布满天空。

    奢华的餐厅区里,安静的享用着晚餐,很丰富,真正的英国牛排以及新鲜刚挤出来从牛场送过来的牛ru。

    一餐饭享用之后,女佣们带领着她们来到了客房。

    显然,今天必须要在这里休息一晚,明年才准备真正的回去了。

    偌大的别墅,连同房间都是别致优雅,蔓宁宁跟刑远蜜他们打了一声招呼之后,各自回了房间。

    关上门的时候,突然发现这个房间弥漫着淡淡的薰衣草味道。

    浴室的灯璀璨的亮着,浴缸里面已经放满了热水,水面上漂浮着紫色的薰衣草,还是很新鲜的薰衣草。

    蔓宁宁怔怔的看着,突然手机响了起来,翻开一看,来电显示居然是杨少。微微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起了电话。

    “女人,还满意吗?”杨少的声音低沉的在电话里响起,蓝色的眸光一览无际的坐在天台上,望着遥遥的高楼大厦所闪烁出来的光芒。

    “我想...你没有这样必要。对于我...你不需要花任何的心思。”蔓宁宁走进浴室,鼻尖里全是淡淡的薰衣草味道。

    如果不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站在浴池里,她几乎会恍惚的以为自己还沉浸在普罗旺斯异国风情当中。

    杨少听着从电话彼端传来的声音,薄唇勾起一笑,手指敲打在一张玻璃圆台上,一声一声。

    “女人,不对,我有点感觉你真的不像女人。不管是谁,对于别人的热情招待,我想都会感动一番吧?”杨少的声音透着一丝的玩味和戏谑。

    蔓宁宁不咸不淡的笑了一声,“真是不好意思,我不是你女人中的其中一个,自然不会有什么感动了。”

    “很好...”杨少握这手机,微微窜起了火焰,心里一怒,将手机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瞬间,手机分成了两半,显然力道很大,地面很硬。

    娜微儿正从里面走出来,一眼就看见了躺在地上的手机,心里蓦地疼痛了起来,却还是笑颜如花,扭着曼妙的身躯走了出去,“杨少,怎么了?”

    目光从地上的手机淡淡的扫过,一只手漫不经心的搭在杨少的肩膀上,一个聪明的女人懂得如何去取悦一个男人。

    娜微儿看着杨少微蹙的眉,不知道有什么事情能够让他如此生气?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他生气的样子。

    纵然,平时有什么不悦,也只是冷漠低沉而已。

    然而,此刻那一张妖治的脸透着嗜血的气息,让她不由得微微一愣。

    突然,杨少炽热的大掌覆盖在娜微儿的手上,微微一拉,将女人拉近了怀里,似乎刚刚洗过澡。

    身上有着玫瑰的香味,浓浓的...挥之不去的味道。

    一般玫瑰都是属于妖娆的女人,因为,开的烈火,开的刺目。只有璀璨夺目的女人才真正的适合用玫瑰的味道。

    娜微儿依偎在杨少的怀里,伸手娇媚的攀上杨少的脖颈,轻声细语,“不如让我伺候你洗澡吧,刚才下人已经放了水。你看怎么样?”

    女人的温柔是男人容易沦陷,杨少的心里虽然怒气冲天。但是,没有拒绝娜微儿的一番好意。

    浴池里弥漫着淡淡的雾气,娜微儿解开杨少身上的衣物,精赤的身躯被灯光淡淡的照着,看起来更加的迷人。

    随着杨少进入浴池,水微微溢出,娜微儿将玉白的手指探人水中,抚摸在杨少的身躯上,慢慢的,捏上肩膀。

    轻轻的,一松一紧,绝对的舒服。

    空气里,满是薰衣草的味道,蔓宁宁脱下衣服之后,镜子里面是迷人的身躯,拂过水面,试探了一下温度。

    当蔓宁宁沉浸在浴池里面的时候,整个人都松懈了下来。

    纵然,这几天的工作时间只花了一天的时间,却足以让她感觉很累。只是,不知道累的是身还是心。

    心里,总有什么东西狠狠的堵着,喘不过气来。

    就好比是暴风雨之前的宁静,带着一丝丝的不安。

    长发如同蛇一般的缠绕在水中飘飘浮浮,美丽的身躯沉淀在水中,透着丝丝缕缕的诱人。

    不知不觉中,蔓宁宁竟然闭着眼睛沉睡了起来。

    娜微儿按摩着杨少的各个地方,每一寸的揉捏都是一种引诱。纵然她没有出道之前,也不曾伺候过任何一个男人。

    而如今大红大紫之后,更是有太多的男人献出殷勤能够取悦她。此刻的这样的按摩,更是谁也无法享受。

    但是,对于杨少,却是不同的对待。

    一切都是心甘情愿。

    突然,杨少伸手一拉,对于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娜微儿没有一丝的防备,一头载入了水池里面,微微呛鼻。

    当探出头来的时候,正对上杨少的不明思议的目光,蓦然,唇边荡起一笑,“杨少,你好坏啊?”

    “坏吗?”杨少身后扣住她的下巴,目光紧紧的盯着,空气当中雾气荡漾,娜微儿躺在杨少的身体上,长发漂浮在水面上,媚的诱人。

    尤其是娜微儿的身上穿着一件真丝睡意,紧紧的贴在身体上时,春色妩媚洋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