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81:女主
    “怎么是你?”昏暗的光线下,杨少的眸光微沉了起来,散发着无形的冷厉,声音深沉,说不出的气势。

    梦雅静低垂着头,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紧紧的闭着眼睛。

    她的身上此刻没有穿任何的衣服,就这样赤*裸*裸的暴露在空气当中,灯光是淡绿色投影在白皙的身躯上,无声无息的透着诱惑。

    不管是那个男人见了都是会蠢蠢欲动,甚至,杨少都感觉下腹都是在火热了起来,但是,他玩女人还是有点分寸。

    杨少的目光从她的脸上淡淡的划过,站起身,伸手捡起床边的衣服时,他的手突然被梦雅静拉住。

    “别走...能不能看在蔓宁宁的份上,留下来?”声音有点哀求,梦雅静妩媚的眼中已经泪光闪烁了起来。

    似乎,她重来都没有想过,自己居然会用这样的方式来面对自己喜欢的男人。

    甚至,也没有想到,居然会在一瞬间发现?难道是她隐藏的不够好吗?刚才,她一直都是用蔓宁宁的方式?

    突然之间,梦雅静有点后悔了起来,后悔的是她不该主动,不该在被动的时候一下子变成了主动。

    因为,蔓宁宁永远都不是主动的女人。

    杨少微微眯眼,凝了一眼握着自己的那一只手,声音淡然冷漠,“放开。”

    “不...就当是我求求你。我真的很爱你,我甘心为你做任何的事情。你不是喜欢蔓宁宁吗?我也可以帮你想办法追到蔓宁宁,好不好?”

    泪水已经从梦雅静的眼角流了下来,她知道她跟杨少之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可能。

    但是,一想到刚才的缠绵,梦雅静宁可自己成为一个地下的女人,也不愿意将那一丝丝的温存渐渐的散开。

    “你也知道提蔓宁宁?”杨少突然冷笑了脸,如魅的薄唇带着湿润,看起来更加冷戾。

    “你说这一句话的时候,可有想过蔓宁宁呢?”杨少冷眼看着梦雅静,薄唇微扬,冷冷一笑:“真没想到她居然有你一个那么不要脸的朋友?那个信息是你发的吧?今晚的事情她也是不知情的吧?”

    梦雅静跪坐在床上,咬牙含泪,摇着头。只听杨少的声音再次冷冷的响起,开口说道:“以后,你不要在我的面前出现了。”

    杨少一把甩开了梦雅静的手,拿起衬衫,直接穿了起来。

    梦雅静坐在床上,伸手擦了一下脸上的泪水,心里的恨意在全身上下开始蔓延来开:“你不是很想得到蔓宁宁的吗?如果我帮你的话,你还会选择离开吗?”

    “你以为就凭你就可以吗?”杨少的声音冷漠,冰冷的语气几乎让梦雅静感觉自己的心在一点一点的撕碎。

    梦雅静紧紧的盯着杨少,脸上突然绽开一笑,并不是喜悦的笑。对于此时此刻她怎么会有真心的笑呢?

    “你不能忽视了我跟蔓宁宁的关系,也不要忘记我现在就跟她住在一起。一直以来你想得到她而得不到吧?这样的感觉一定很痛苦?就好比是我,一心想要得到你。但是,始终就不能够如愿。”

    红唇妖娆,梦雅静的声音有点低。

    “你到底想说什么?”杨少轻轻的蹙了眉。

    灯光下那一张脸看起来更加的妖魅的起来,梦雅静深情的凝着,唇边划过苦涩一笑,“你不是一心想要得到蔓宁宁的吗?我可以帮你...只要你愿意。我一定会帮你...”

    “然后呢?”杨少低沉问道。

    “我只希望你可以给我一个机会,我并奢求一定要成为你身边的女人。但是,我希望让我成为你女人中的其中一个,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梦雅静的目光一直紧紧的盯着杨少,连带声音都是哀求。

    她哀求的不是爱情,而是希望能够成为女人之中的其中一个。多么悲哀的请求,却只是为了爱情而已。

    杨少的瞳孔紧紧的缩了一下,有些不悦,“我要得到的女人,我会让她一心一意的服从我。所以,我根本就不需要你的帮忙。”

    冰冷的语气,从薄薄的唇中溢出。

    梦雅静看着杨少狠狠的甩开了自己的手,穿上裤子,衬衫套上扣扣子的时候,他的目光冷冷的落在梦雅静的身上,“今天晚上这个事情,我就当做没有发生。如果,你该说出去的话,你要明白后果。”

    话语落下时候,杨少转身离开,背影无情而又决绝。

    梦雅静看着门慢慢关上的瞬间,整个人都瘫软的倒在床上。仿佛刚才的缠绵和暧昧都不过是一场虚幻的梦境而已。

    为什么...为什么她要承受这样的痛苦呢?

    蔓宁宁到底有什么好?值得两个如此尊贵的男人都喜欢上她?

    她哭笑了起来,声音压抑的低,很轻。

    任由泪水从眼角滑落,无情的滴打在被子上,很快的被湿透,没有任何的踪迹。

    灯光淡淡,透着幽幽的绿色。

    梦雅静慢慢的躺在了床上,泪水只是静静的流淌,鼻息里全是杨少残留的味道,她深深的吸了一口。

    她要把他的味道留在脑海当中...

    ........

    普罗旺斯度假兼工作,很快便到了落幕的时候。

    有人说薰衣草如同情人一般,散发着浓浓的爱欲。果真如此,突然要离开如此lang漫的一个国度,真心的有点舍不得。

    当蔓宁宁和一干人拿着行李要离开的时候,回望了大片大片的薰衣草。。

    淡淡的阳光下,随着暖风,轻轻的摇曳,空气当中全是薰衣草的香味,缠绕在每个人的鼻息当中。

    一架私人飞机幽幽的停落在偌大的空地上,几名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从飞机上下来,径直走到杨少的面前,恭敬低头,“少爷。”

    “恩...”杨少淡淡的应了一声,怀里娜微儿依偎着,目光斜睨了一眼身后,蔓宁宁正流连忘返的看着房子。

    当收回目光时,正好触碰到梦雅静投来的目光,蓝色的眸中呈现一丝不悦,淡淡的开口:“把所有人的行李都拿上飞机上去吧。”

    “是。”那两名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恭敬的点头,拿起周边的行李,放在飞机上面。

    “啧啧,早知道我们来的时候直接坐你的私人飞机。”雯杰迪微微眯眼,笑容如同此刻的阳光,很帅气。

    杨少看向雯杰迪,扬起薄笑:“我跟娜微儿坐私人飞机成为娱乐上的头版新闻,想必你也是看到的吧?”

    “啧啧,说的那么直接。我不过是不好意思开口而已。”雯杰迪玩味的一笑,“不过,回去能够做私人飞机也算是不错。”

    “一品杂志在八年前就已经购置了私人飞机,怎么?舍不得用油?”杨少半开起了玩笑,顺势已经搂着身边的女人往前面的空地走去。

    雯杰迪耸了耸肩膀,“我不过是想低调。”

    “看样子,是我太高调了?”杨少微微眯眼,唇边绽开一笑,“我想等回到国内之后,立马就会有狗仔队偷拍,你算是要低调也是没有用了。”

    蔓宁宁走在后面,纵然没有去看走在前面的杨少。但是,那一丝暧昧的眼神总是在无息当中投来。

    直到上了飞机之后,他们之间隔离了距离。

    蔓宁宁直接坐在最后面的一排,看着飞机渐渐的离开平地,往空中飞去,薰衣草的颜色在眼中满满的远离。

    有时候的离开就是一种回忆,寂寞的峡谷、苍凉的古堡,蜿蜒的山脉和活泼的都会……全都在这片南法国的大地上演绎万种风情。

    雯悠径直落坐在梦雅静的身边,目光望着渐渐遥远的薰衣草,红唇开启:“昨晚,进行的怎么样了?”

    梦雅静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心就如同刀割一般的抽疼了起来,唇边不由的划过淡淡的自嘲,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低声开口:“昨晚的事情,还是不要提了吧?”

    雯悠打量着她的表情,心里已经隐隐的明白了什么,笑着问道:“看样子,一切都似乎白费了?”

    梦雅静没有说话,低垂着眸,变得沉默了起来。

    “不过,话说回来,你就算是失败。也不要忘记了我们之间的合作,你一定要帮我,你明白吗?”

    梦雅静斜睨了她一眼,“放心吧,只要你不要把这个事情告诉蔓宁宁就好。”

    “只要你能够帮我,我做这一点事情算是什么呢?”雯悠轻轻笑了起来,透着外面的光线看起来妩媚了不少。

    普罗旺斯逐渐的在视野当中消失不见,当飞机在杨少的私人别墅停下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

    这一带的别墅都非常有风格,古典当中带着欧式的气息,当一干人下了飞机之后,一群女佣走到门边,恭敬的低头着,表示欢迎。

    “既然来了,今天晚上大家都留在这里吃饭吧?”从飞机上下来之后,杨少的眼中桀骜不驯的笑意如魅的更加洋溢。

    雯杰迪牵着刑远蜜的手,微微眯眼看着眼前这一撞异国的别墅,笑道:“杨少,你也太客气了吧?居然把我们带到了英国了?”

    什么?这里是英国?

    刑远蜜惊讶的看向雯杰迪,身后的一干人都表示很惊讶,就连蔓宁宁也显得惊讶,看着眼前的异国风情的偌大别墅。

    如果,雯杰迪不说的话。兴许一干的人总以为只是到了国内的一个环境优雅的别墅区而已。

    毕竟,连带佣人都是说普通话。

    真的是雾中看花一般的迷茫,娜微儿依偎在杨少的怀里,小鸟依人般的娇媚,轻声笑道:“大家既然来了,就别客气,都进去吧。”

    仿若她是这里的女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