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76:薰衣
    雯杰迪下车,点头一笑,“好。”

    说完之后,看了看房子的局势,样子真的很不错,最适合的就是情迷的恋人,那是最佳的居住地。

    一干人下了车之后,径直往里面走进,刑远蜜显得最兴奋了,环视着房子里面的布局。

    上楼之后房间很多,甚至,房间的门都是以不同的颜色,没有所谓的门牌号,都是以颜色代替。

    “宁宁,你就住这个房间吧。”刑远蜜拉着蔓宁宁的手,打开其中一间房间,里面全是紫色,连带房间的门都是一味的紫色。

    “真够亲热。”雯悠白了她们一眼,有些不屑,随意的打开了一间红色的房间,这个颜色她还是比较喜欢。

    刑远蜜斜睨了一眼,最后,拉着蔓宁宁往里面走了进去。

    梦雅静跟在身后,笑着说道:“宁宁最喜欢紫色了,这一间不错。我到时候就住在你的对面吧,我们两个也有个照应。”

    蔓宁宁点了点头,放下手中的包,正打算说话的时候,刑远蜜已经接了口,“我跟雯杰迪住在你们的隔壁,晚上我们兴许会来串门。”

    “算了吧?难得来到这里,你们应该要lang漫一番才对。”梦雅静暧昧的说道:“我去看看我的房间啊,也不知道是什么样子。”

    浅绿色的装饰,很清香的感觉,蔓宁宁跟刑远蜜一同走了进去,这里的每个房间都有一个窗口,可以看到美丽的薰衣草,在夕阳西下散发着美丽。

    当夜幕降临时,烛光在每一寸的墙壁上幽幽亮起,投影出来的光线透着斑斑点点的幽美气息。

    这里有专门的人制作美食,当蔓宁宁和梦雅静,还有刑远蜜走到楼下时,雯杰迪正坐在窗口处,等着她们。

    “你们这几个女人聚到一起,就彻底的把我给忘记了。”雯杰迪的声音很爽朗,轻轻的笑了起来。

    刑远蜜不屑的看了雯杰迪一眼,说道:“没有办法,谁让你是唯一一个女人呢?对了,杨少他们还没有来吗?”

    “想必快要回来了,刚才有通过电话。”雯杰迪挑眉,做了一个手势,示意让她们坐下吧。

    白色的西餐长桌中间放着精致的蜡烛,幽幽的在空气中摇曳,水晶高端杯里已经盛满了水晶葡萄。

    毕竟,这里也是制作葡萄酒之地,酒味甘甜可口。

    当天色渐渐的黑沉下来时候,白色的门才被打开,杨少牵着娜微儿走了进来,脸色在烛光下看起来妖治的美。

    “雯总,让你久等了。”杨少穿着一件黑色衬衫,很沉稳的样子,脸上玩世不恭。而身后的娜微儿穿着一件西瓜红的休闲套装,长发高高的绑起,一脸的淡妆,掩盖不住的妩媚,清晰可见。

    雯杰迪伸手示意,笑着说道:“没有什么,坐吧。”

    一名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走上前,替他们拉开了座位,杨少和娜微儿一起入座,蓝色的目光淡淡的扫过一处。

    蔓宁宁坐着,目光至始至终都没有看他们。

    一餐饭,几乎都是两个男人的对话,直到吃完之后,各自回了房间。

    暗夜中的月光映着薰衣草静静的在风中轻轻的摇曳,散发出迷人而又醉人的惊艳之美。

    蔓宁宁站在窗口,静静的遥望着,夜风淡淡的吹进来,黑色长发悠悠的扬起,星空眨亮眨亮放着光芒。

    明明在下车的时候,已经感觉很疲惫了。可是,此时此刻却好像没有一丝想要睡觉的欲望。

    门轻轻的响起,蔓宁宁走到门边打开了门,梦雅静正站在门外,笑了笑,走了进来,“睡不着,就走过来串门。”

    “我也一样,可能有点不太习惯吧。”蔓宁宁淡淡一笑,说道:“我们不如去走走吧?反正也是睡不着。”

    “好啊。”梦雅静点头赞同。

    打开的房间的门,外面是院子,用薰衣草围绕成一个偌大的院子,越往外面走越可以闻到淡淡的香味,弥漫在空气当中。

    “果真是一个lang漫的地方,不管走到哪里都可以闻到lang漫的味道。”梦雅静走在大片大片的薰衣草基地,昂着头,深深的闻着美好的味道。

    蔓宁宁看了看美好的星空,在黑夜中闪亮着属于它们的光芒,斑斑点点的照在薰衣草上面,交织出一种淡淡的梦境。

    “如果我以后结婚,我一定会来这里度假。”梦雅静转眸看向蔓宁宁,由衷的说道,也是一个女人的lang漫之想。

    “我也一样...”刑远蜜的声音从后面传了后面,梦雅静跟蔓宁宁回头看去,只见刑远蜜跟雯杰迪牵着手,走上来。

    两个人穿着休闲的情侣装,很亲昵的样子。

    “你们两个人可真够坏的,出来了都不叫我们一声。”刑远蜜忍不住埋怨,“我们两个还在外面敲了好久的门。”

    梦雅静耸了耸肩膀,笑道:“这个你可不能怪我跟宁宁,谁让你们是一对。我们只能是凑数了。而且,谁能够知道吃完饭之后,你们会做什么呢?”

    “我们是不会做什么...但是,指不定另外一对兴许会做什么。不管怎么样,他们住的是最好的房间.”刑远蜜一边说的时候,一边转眸看向后面的那一幢房子,顶楼的灯光透过窗户,有一种幽暗的暧昧。

    雯杰迪瞧了刑远蜜一眼,紧拉了一下她的手,问道:“怎么?没有住顶楼你生气了?”

    “那倒没有。”刑远蜜睨向雯杰迪,“我可不是那一种斤斤计较的女人,相对来讲我也是比较大方的。毕竟,这一次来这里也算是给他们拍摄封面来着...”

    “但是,你不是说你喜欢这里的吗?不然,我也不会专门给杨少打电话,让他们在这里多住几天了。”雯杰迪挑了挑眉。

    刑远蜜突然一脸的随意,闷闷说道:“我虽然是喜欢,主要是你也喜欢啊。”

    蔓宁宁无奈的摇头,说道:“你们两个能不能休息一会呢?累不累啊?从你们今天上飞机开始就这样...”

    梦雅静站在一旁,轻轻的笑了起来。

    刑远蜜睨向雯杰迪,不由得冷哼了一声。雯杰迪对着蔓宁宁无奈的耸了耸肩膀,笑着说道:“你看看她,这个样子我比较无奈啊。”

    “你说什么啊?”刑远蜜瘪了一下嘴,举起手要打他的样子。

    雯杰迪一看立马饶命,“老大,你不会真的打我吧?”话虽说着,已经往前面逃了起来。

    刑远蜜在后面追赶,两个人在大片大片的薰衣草中间追逐了起来,空气里荡漾着他们的笑声,那么的脆响。

    蔓宁宁站在原地,看着他们的身影,听着他们的笑声,唇边不由的也凝气了一缕淡淡的笑意。

    梦雅静站在旁边,目光也是定定的看着,眼中的羡慕和渴望清晰可见,“如果有一天我也可以跟心爱的人来这一片土地,那该多好。”

    蔓宁宁微微转眸,看向梦雅静,扬起一笑,“会的,我相信相爱的人来到这里,真正的可以享受这样的lang漫气息和lang漫的氛围。”

    “而且,你知道为什么这样的花会被称呼为薰衣草呢?”蔓宁宁的声音再次淡淡的响起,微微昂着头,看着无边无际的夜空,泛着星光。

    “为什么?”梦雅静下意识的问道,看着蔓宁宁的侧脸,说话间全是薰衣草的香味,浓郁的清香。

    蔓宁宁想了想,薄唇轻轻开启,说道:“相传很久以前,天使与一个名叫薰衣的凡间女子相恋。为她留下了第一滴眼泪,翅膀为她而脱落,虽然天使每天都要忍着剧痛,但他们依然很快乐。”

    “可快乐很短暂,天使被抓回了天国,删除了那段他与薰衣那段快乐的时光,被贬下凡间前他又留下一滴泪,泪化作一只蝴蝶去陪伴着他最心爱的女孩。而薰衣还在傻傻地等着他回来,陪伴她的只有那只蝴蝶。日日夜夜在天使离开的园地等待,最后,薰衣化作一株小草。每年会开出淡紫色的花,飞向各地,寻找那个被贬下凡间的天使。人们叫那株植物“薰衣草”。”

    蔓宁宁扬起一丝笑,“有时候的爱情真的很伟大,或许这就是爱情吧...”

    话语落下的瞬间,背后响起烟花绽放的声响,黑暗的天空刹那间璀璨了起来,如同白天一般美丽。

    蔓宁宁下意识的转身看去,映入眼帘的是烟花洒向天空,散发绚丽的美丽,如同流星一般,又滑落了下来。

    不远处,娜微儿依偎在杨少的怀里,笑容如同夜间的薰衣草,美丽的梦幻。

    梦雅静站在旁边静静的看着,他们的亲昵,刺痛了她的眼睛,唇边不由的划过一丝苦涩。

    其实,当她说“如果有一天我也可以跟心爱的人来这一片土地,那该多好。”那一句话指的就是她跟杨少。

    然而,他们之间的距离太过遥远,遥远的只能看,而不能近距离的依靠。

    眼中的烟花不停的洒向天空,又幽幽的洒落了下来。

    斑斑点点的光线有丝刺痛,但是,心更加的疼痛。

    蔓宁宁转眸看向梦雅静时,蓦地怔然,轻声问道:“雅静,你怎么哭了?”

    “有吗?”梦雅静的视线落向蔓宁宁的脸上,伸手擦过眼角流下来的泪水,勉强的笑了笑,“我不过是想起了一些过往的事情,没有什么,你不用担心。”

    “那就好。”蔓宁宁点了点头,“时间也不早了,我们明天还要工作,先回去吧。”

    梦雅静轻轻的应了一声,正打算抬起脚步的时候,杨少搂着娜微儿正走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