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74:留哀
    蔓雪凝了一眼,一只手捂着唇,另外一只手伸了过来,接过,“我没事了...”

    话语刚落下,再次呕吐了起来,胡瑛腾看着她,“要不去医院看看吧。”虽然,话是那么多,胡瑛腾的心里已经疑狐了起来。

    不管怎么样,她也是在一些场合进出。对于目前的一个状况让她不免想到一个问题。

    如果,只是吃坏了东西,也不至于她的一些举动有点陌生和怪异的感觉。

    “我去一趟洗手间。”蔓雪轻声说道,站起身,一只手依旧捂着唇,往洗手间走去,胡瑛腾看着她的背影,有点瘦弱了不少。

    突然,她想到了什么,站起身,走到蔓雪原本坐着的位子上,没有任何犹豫的直接拉开了蔓雪的包,里面放的东西并不是很多,一眼就看见了一本病历表。

    胡瑛腾拿出,翻开了本子,里面正好放着一张报告单,当目光看到那几个字的时候,心里蓦地划过一丝惊讶。

    似乎没有想到真的会这样,如她刚才想到的一样。

    只是,蔓雪的性格她了解,一直都是保守的女孩。甚至,曾经要把好的男士介绍给她,她也是一味的拒绝。

    而如今,居然突然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简单让她无比的感到惊讶。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瑛腾...你...”蔓雪正从洗手间走出来,一眼就看到胡瑛腾正坐在自己的位子上。

    甚至,她的手上拿着那一张报告单时,眼中划过一丝黯然,走过去,无奈的开口,说道:“你已经知道了?”

    “蔓雪,告诉我他是谁?”胡瑛腾把报告单放进包里,走到了自己的位子上,一脸担心的看着蔓雪,语气搀和着质问。

    蔓雪看了胡瑛腾一眼,无奈的笑了笑,说道:“瑛腾,对不起,我不能把那个男人告诉你。真的...对不起。”

    蔓雪坐到自己位子上的时候,眼中已经有了丝丝缕缕的雾气,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胡瑛腾,再次开口:“总之,我会自己解决。”

    “解决?”胡瑛腾轻笑了起来,看着蔓雪,问道:“你说你想怎么解决?是打算把孩子打下来呢?还是留下孩子?你要知道你现在已经有两个月的身孕了,难道...”

    “我这么问吧,你怀孕的事情,那个男人知道吗?”胡瑛腾直接进入主题,心里有点气,这样的事情居然还要瞒着她。

    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把她当成好朋友看待,胡瑛腾扫过桌上的咖啡,拿起喝了几口,口中全部是咖啡的苦涩。

    蔓雪摇了摇头,轻声说道:“他并不知道,我也不打算要让他知道。而且,这一切都是我自愿的。”

    “什么?你自愿?”胡瑛腾挑了挑眉,声音高了几分,不免引起周边的人注意,胡瑛腾也意识到了这一个问题,立马低了声音,再次问道:“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呢?”

    “我也不知道,走一步算一步吧。”蔓雪低垂着眸,修长的睫毛投影在桌上,如同憔悴的蝴蝶,有着几丝的哀伤。

    胡瑛腾轻叹了一口气,看着蔓雪,说道:“为什么你要那么傻呢?蔓雪,我真的不知道要如何说你了?”

    “但是,你要知道的是你现在已经不再是一个人了。你的肚子里面已经有了孩子,而且还是两个月。你怎么能够走一步算一步呢?”

    “我...”蔓雪欲言又止,眸头一直低垂着,轻声说道:“我打算要把孩子留下来。”

    说这一句话的时候,心里早已经决定了什么。

    “什么?你说你要把孩子留下来?”胡瑛腾的脸上闪现一丝惊讶,语气中也某一种的愤怒,“如果你把孩子留下来的话,你父母会同意吗?还有...那个男人你就打算那么轻易的饶了他吗?”

    蔓雪没有说话,微微沉默着。

    “还有,你打算生出孩子后,让孩子没有父亲吗?”胡瑛腾一想到此,就有些气愤起来,凭什么女人有了孩子之后,还要遭罪呢?

    “你告诉我,那个男人到底是谁?”胡瑛腾不依不饶,声音愤怒了起来,“你一定要告诉我,那个男人是谁,你不去说,我代替你去说。”

    蔓雪蓦然抬头,“不...你不要去找他。”

    眼中的雾气清晰可见,眼尾处的泪水已经流淌了下来,胡瑛腾抽出一张纸巾,递了过去,“蔓雪,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你为什么不告诉我那个男人到底是谁呢?”

    蔓雪伸手接过,擦掉脸上的泪水,说道:”瑛腾,这一件事情并不能怪他。如果要说的话就只能说我是一厢情愿。是我让他对我那么做的,我不想让他知道我已经有了他孩子的事情。”

    “蔓雪...”胡瑛腾看着蔓雪,不可置信,什么时候她变得那么的放纵了呢?一直以来她都是很保守的一个女孩。

    如今,却是主动要求男人对她那么做。

    “蔓雪,你知道你自己到底在说什么吗?”胡瑛腾轻声问道,她已经不知道那些愤怒已经是怎么样的一个程度。

    或者说,她已经不知道如何说了。

    “瑛腾,我知道你是关心我。但是,这一件事情我想我自己会解决。”蔓雪的脸映着外面投射进来的光线,有丝苍白的凄清。

    “可是,蔓雪你要知道。随着时间,你的肚子也会大起来。你到时候该如何去面对别人的目光呢?如何去面对你的父母呢?”

    “我...”蔓雪再次沉默了下来,她真的很想保住这个孩子。但是,现在的情况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往哪个方向走去。

    胡瑛腾说的没错,随着时间一长,孩子也会被发现。可是,一想到他是俊云的孩子时,心里的泛起一丝母爱。

    或许,这就是做母亲的一个心态吧。

    她知道自己跟俊云不会有未来,至少有一个孩子能够陪伴自己的身边,也算是一种欣慰吧。

    “你是不是很爱那个男人?”胡瑛腾端起咖啡,轻轻的抿了一口,语气很无奈。

    明知这样的问题已经很清晰,很明了。但是,胡瑛腾还是忍不住问出口。看到蔓雪点头的时候,心里忍不住的一叹。

    “既然喜欢,为什么不让她知道呢?”胡瑛腾轻声问道,伸手抽出一根烟,点燃烟尾,吸了一口,很随性的样子。

    蔓雪的脸浮起淡淡的笑意,却也不是很明显的笑,“他已经有喜欢的女人,我并不想进入他们之间的感情。而且...他是一个好男人...。我不希望他知道这个知道之后,对我只是愧疚。”

    胡瑛腾凝了一眼夹在手中的烟,无奈的摇头,“那你现在真的决定要那个孩子吗?

    你知道不知道如果你一旦生下来的话,孩子会遭受很多的白眼?没有父亲对于孩子来讲,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情?”

    胡瑛腾的声音有点激动,心里蓦然想起了自己的父亲。纵然,母亲跟父亲有结婚过。但是,当她还很小的时候,父亲搂着其他的女人回到家里,要求离婚。

    曾经的童年,在瞬间被打碎了一切。

    后来,母亲太过伤心。就带着她去了新加坡。

    蔓雪的心也是一疼,知道胡瑛腾的情况。但是,面对此刻的问题,她真的顾虑不到那么周全,只想把孩子给留下来。

    “瑛腾,我知道未来的路也许真的很难走下去。但是,请你能够支持我。我也很希望孩子能够有个父亲。但是,我跟他注定没有缘分,我也不想打扰他们之间的感情。如果说让他因为孩子而勉强跟我在一起的话,我的心里只会更加的愧疚。这是真的。所以,瑛腾我希望你可以真正的体谅的我的想法,来支持我,好吗?”

    轻声无奈,同样搀和着悲哀。

    胡瑛腾看着蔓雪,再次一叹,含在唇里的烟也丝丝缕缕的溢出,“好,不管怎么样。我也是孩子的小妈妈,我也会疼她。”

    蔓雪点了点头,轻轻的扬起一丝感谢的笑容。

    ............

    娜微儿拍完年后的一部新戏之后,杨少再次深夜赶到了曼谷,狗仔队在当夜的十二点拍摄了他们在房间里拥抱的照片。

    虽然,看起来并不是很清晰。但是,足以证明那是娜微儿和杨少两个人。

    第二天,他们两个坐私家飞机离开曼谷,去了普罗旺斯。

    这一些的报道都纷纷出现在网络以及娱乐报纸上。

    蔓宁宁正缩在被窝里,随意的浏览在网页上。看着杨少跟娜微儿亲昵的照片,笑了一笑。

    其实,对于他们两个人而言,都是很好的一对。

    突然,qq嘀嘀响了起来,是雯杰迪的头像,蔓宁宁点了点鼠标,立马显示一张可爱的表情,甚至,有点猥琐的感觉。

    这个雯杰迪是欠扁吧?

    蔓宁宁发去欠扁的表情,修长的手指敲打着键盘,“你不是晚上陪她去看电影了吗?怎么会那么早就回来了呢?”

    此刻的时间,才九点。晚上,她下班的时候是俊云来接她的。

    现在,已经回公司忙碌去了。

    “打算提前跟你说个事情。”雯杰迪回了一句,还发了一张很搞笑的图片过来。

    蔓宁宁发去一个问好,她比较喜欢直接进入主题的说话。

    雯杰迪直接发来一句,“晚上,娜微儿的经理人来电了,希望这一期的封面能够去普罗旺斯拍摄。”

    “什么?要求去普罗旺斯拍摄?”蔓宁宁惊讶,立马回了过去,“她怎么会有那么多的要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