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73:怀孕
    淡淡的阳光透过玻璃斑斑点点的挥洒在整个办公室里面,俊云来到公司之后,就是开了一个会议,也算是年初的会议。

    制定公司的规章,以及预算公司一年的打算,以及销售。

    当俊云从会议室出来,走到办公室的时候,蔓雪正整理正他的办公桌,黑色的桌子不沾染一点的灰尘。

    蔓雪抬头时,正看见俊云走进来,脸上微微一笑,“俊总。”声音有点清香。

    俊云对着她点了点头,“新年期间,过的还好吧。”

    他们之前的一切,打算都成为一种过往。毕竟,他们还是要长久的面对,总要避开那几夜的事情。

    “恩,过的很好。”蔓雪扬起一笑,笑容如同少女一般的可爱,突然想起了什么,忍不住问道:“对了,上次你们从超市捡到的那个孩子,我好像在电视上看到了。”

    俊云点了点头,说道:“那个孩子的父母在三十年夜上门找到,后来那一晚孩子就被他们的父母给接走了。”

    俊云一边说的时候,一边坐在了位子上,目光从电脑上谅过。

    “原来如此...”蔓雪抿唇,一笑,“那个孩子的确很可...”话说到一半的时候,蔓雪捂着唇呕吐了起来,样子看起来有点难受。

    “你怎么了?”俊云微微蹙眉,站起身看着她。只见,蔓雪背对着他,脸色有一抹苍白。

    “你要不要先休息?”俊云关心的问道,顺势在蔓雪转身的时候,递上一张干净的纸巾。

    蔓雪看了一眼,接过,脸色苍白,说道:“不用,我可能吃坏东西了吧?你也知道,过年的时候家里总会准备很多的菜,兴许吃坏了什么吧。”

    “真的没有事情吗?”俊云看着蔓雪,声音柔和了起来。

    那种温柔的温度让蔓雪笑了笑,很美丽的笑容,“没事,你放心吧。我先出...”最后一个字还没有说话,再次的呕吐了起来,一只手一直捂着唇,看样子很难受。

    “你要不先回去休息吧。”俊云看着她说道,“我叫别人先送你回去。”

    “不用。”蔓雪阻止,干笑了一声,“我自己回去吧,我也不知道今天怎么会这样。我想先休息一下,兴许到时候会没事。”

    “好。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你可以打电话给我。“俊云看着她的侧脸,连带唇都苍白了起来。

    蔓雪点了点头,说道:“好,那我先回去了。”

    忍着从心里翻涌出来的呕吐,让蔓雪紧紧的捂了唇,离开办公室的时候,外面的阳光开的很好。

    当走到外面,看着车来车往时,蔓雪的脸上有一丝黯然,一只手下意识的缚在在了下腹处,低垂了眸看了一眼。

    她随手拦了一辆车子,上车之后,直接跟司机说了一声,“直接去医院吧。”

    “好。”司机应了一声,开往附近的医院。

    蔓雪坐在车里,心里一阵的不安,一只手一直放在下腹上,目光看着在眼前晃过的人和景,一片的迷茫。

    刚才,她跟俊云说是自己不小心吃坏了东西。但是,她也很希望自己只是吃坏了东西。

    但...那一晚之后。她一直都没有来列假,心里何曾没有想到那个问题上呢?

    她的心在此刻很矛盾,真的很希望自己有了他的孩子。一方面又不希望有,因为他们之间没有可能,就代表没有未来。

    如果真的有,孩子怎么办呢?难道一生下来就是主动了没有父亲的悲哀吗?

    车子开到医院后,蔓雪直接挂了科,化验,一系列的检查。当拿到单子的时候,她整个人都一片空白。

    “恭喜你,已经有两个月的身孕。而且,孩子也很健康。”女医生微微一笑,说道:“现在开始,你要多注意吃一点有营养的东西。而且....”

    蔓雪听着医生的话,也不知道怎么走出医院的,手中拿着那一张报告单,心里很疼,也很幸福。

    是的,至少她有了他的孩子。

    但是一想到他们的未来,蔓雪又感觉自己变得迷茫了起来。

    喇叭在后面响了起来,蔓雪下意识的往后面看去,只见胡瑛腾正摇下车窗,探出头来,招了招手,“蔓雪,真的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走呢?”

    胡瑛腾感到奇怪,这一带根本就没有什么商场,就独独这一间医院。

    “没有什么...”蔓雪的脸上有丝黯然,轻轻的笑了笑。

    胡瑛腾停下车,走了下来,瞧了瞧蔓雪的脸色,关心的问道,“你的脸色怎么那么差啊?”

    “没事。”蔓雪一笑,看向胡瑛腾,问道:“你不是前几天还在新加坡吗?怎么现在...什么时候回来的呢?”

    “我前天回来的啊。”胡瑛腾爽笑了一笑,修长的身材穿着一件很酷的牛仔裤,配上一件豹纹大衣,很帅气。

    蔓雪点了点头,唇轻扬,“你回来了,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呢?”

    “我有打你电话啊...貌似,是你自己没有接吧?”胡瑛腾挑眉,凑到蔓雪的耳边,问道,“听说你现在在俊云的公司上班?而且,你现在还是他的秘书?对不对啊?”

    “是啊...”蔓雪笑了笑,微微避开胡瑛腾,她身上的香水味不停的灌入她的鼻息处,不由得走上几步,问道,“你现在打算去哪里?”

    “我本来是想去马誉的古典,现在既然看到你了。我们就去喝杯咖啡吧?”胡瑛腾拉过蔓雪的手,只见她轻轻一缩。

    胡瑛腾不接的看着蔓雪,问道;“蔓雪,你怎么了?”

    胡瑛腾认识蔓雪那么多年,还从没有看见过她此刻的样子。甚至,好像有什么心事一样。

    “没...没什么...”蔓雪尴尬的轻笑,直接往车边走去,“你不是说要去喝咖啡吗?去吧?”

    说完,直接上了车。

    胡瑛腾有些郁闷,却也一时看不出蔓雪到底怎么了。

    开车直接去了一家熟悉的咖啡店,当初她们也经常在这里喝咖啡,味道不错,有点甘苦浓香。

    坐下位子,正是窗边。

    阳光从外面照进里面,她们的脸上在光线下看起来有点斑斑点点的晃动,尤其是蔓雪看起来有些苍白。

    服务员走了过来,递上一本点菜单,站在旁边。

    胡瑛腾接过菜单,看了一眼,对服务员说道:“来两杯咖啡吧。”

    “好。”服务员礼貌的点了头。

    “我不喝咖啡,给我来一杯新鲜的西瓜果汁吧。”蔓雪开口,不免让胡瑛腾感到惊讶。

    虽然,她们两个平时见面都会点咖啡。但是,相对而言蔓雪比自己更喜欢喝咖啡,为什么现在突然不喝咖啡?反而点水果汁。

    蔓雪感觉到了胡瑛腾的惊讶,抬头看了她一眼,笑着说道:“我不过是想换换口味,长期喝咖啡也是不.”

    胡瑛腾点了点头,“原来如此,我还奇怪了呢?”一边说的时候,一边从包里拿出一包烟,抽出一眼,用打火机点燃了起来。

    烟尾丝丝缕缕的弥漫了起来,闪烁着红点。

    蔓雪看着她,烟雾淡淡,在空气中还是可以闻到烟味,蔓雪下意识的挥了挥荡在眼前的烟雾,另外一只手捂着唇和鼻子。

    “蔓雪,你怎么了啊?”胡瑛腾揪着蔓雪,困惑的问道,“怎么我现在吸烟,你就捂着鼻子了,你没有事吧?”

    看着她苍白的脸色,胡瑛腾也有丝担心,顺势灭了烟,“你刚才是不是正从医院里出来的?你就实话跟我说吧?你到底怎么了?”

    蔓雪一直憋着呕吐的欲望,摇了摇头,一只手还是捂着,闷声开口,“没有什么,我不过是这几天吃坏了东西,有点不太舒服。”

    新年刚过,吃坏东西也算是正常。

    一杯咖啡端了上来,还有一杯西瓜汁,胡瑛腾凝了一眼,推到了蔓雪的面前,说道:“喝吧。”

    “对了,你在那上班还可以的吧?”胡瑛腾挑眉问道,“不过,我想想也是。俊云多好一个男人,就能够证明他是多好的一个总裁。”

    蔓雪听着,唇边不由的浮起一丝苦涩,一边拿着吸管搅着高杯中的水果,一边开口说道:“你说的没错,他的确是一个好男人,也是一个很不错的总裁。不过,再好的男人也不是我的。”

    “蔓雪...你怎么了?”胡瑛腾不安的看着她,隐隐的总感觉这一次回来之后,她真的变了很多,至于什么地方变了还一时无法说清楚。

    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以前每次两个人喝咖啡她都是很清澈的笑容。而现在的脸色不但苍白...还有黯然的感觉。

    “蔓雪,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胡瑛腾伸手,握住了她搅着吸管的手,轻声问道。

    蔓雪微微怔然,看了一眼被覆盖的手,抬头对视了一下胡瑛腾的眼睛,笑了一声,声音很轻,也显得无力,“你多想了,我能够有什么事情呢?”

    “真的没有吗?”胡瑛腾似乎还想确定一下。

    “没有...我的确是因为吃坏...”终究还是忍不住心里的呕吐,蔓雪捂唇,脸色苍白了起来。

    胡瑛腾从来都没有看见过蔓雪这个样子,她们认识那么久。虽然,蔓雪的性格有点羞涩。

    但是,她们之间的关系也是无话不谈的。如今隐隐的感觉她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般,心里莫名的总是冒出这样的想法。

    “给。”胡瑛腾抵上一张纸巾,看着蔓雪呕吐着,轻蹙着眉头。

    蔓雪凝了一眼,一只手捂着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