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69:优点
    很少看见他如此年轻活力的装扮,但是,此刻他看起来真的活力吗?

    那一双蓝色的眼睛一直盯着她,沉默的盯着她。自从那一次吃饭之后,他们就没有见过了吧?

    到底有多久没有见面了?

    蔓宁宁也想不起来了,也许一个月,也许更多。

    因为,不在乎。才不会去记得那么细微的小细节。

    “新年快乐。”蔓宁宁再次开了口,很祝福的一句话,也是此刻期间很容易听到的一句话。

    杨少只是静静的站着,蓝色的双眼如同大海一般的深沉,没有说话,只是一味的沉默。

    突然...这样的沉默。让蔓宁宁感觉很不适应,更不适应的是他们...陌生了。

    每次的见面,他都是那么的霸道。

    可...现在只是一种沉默而已。

    蔓宁宁也不在说话,拂过长发,迈开脚步往里面走去,当经过杨少身边的时候,可以清晰的闻到他身上的一股清淡迷人的味道。

    突然,手腕被他抓住,蔓宁宁转眸时,他的唇已经快速的避紧,狂吻。

    一瞬间的动作,而蔓宁宁都忘记了推开他。任由他这样的吻着,脑子已经空白了,只是这样的站着。

    他的吻依旧霸道,依旧狂野,几乎让蔓宁宁的舌尖感觉麻麻的疼痛时,才反应过来,伸手去推。

    而杨少也正好放开了手,狭长的眸凝着她,抬手轻轻的擦拭去唇上的润泽,那是她的味道。

    蔓宁宁看着他的动作,突然冷冷笑了起来,“既然嫌弃我脏,为什么还要吻我?”

    杨少沉默的看了她一眼,声音低哑响起,“我在意的是你跟他...吻过。”

    他?是说俊云吧?

    “对,我跟他吻过。”蔓宁宁看着杨少的眼睛,淡然开口:“我曾经说过,这一辈子我都会跟他在一起。”

    “呵...”杨少笑了一声,脸上有丝苦涩,“女人...如果....我会像他一样对你好...你会不会选择跟我在一起?”

    “不会...杨少...我们永远都不会有可能。”

    蔓宁宁直接拒绝,声音斩钉截铁,没有任何的转回余地。

    永远都不会有可能?

    杨少呢喃着那一句话,冷冷的一笑,“你都没有尝试过跟我交往,怎么会知道有一天会不会爱上我?”

    “爱上你?”蔓宁宁突然感觉很好笑,捂着唇笑了起来,“如果我要爱的话,我早就爱上你了?何须等到这个时候呢?”

    “我们从来都没有真正的交往过,怎么会不知道是不是爱呢?”杨少大声反驳,怒瞪着蔓宁宁,“你从来都不给我,不给你自己一个机会,你凭什么就那么肯定我们不会相爱呢?”

    他的声音幽幽的冷了下来,“还是说你根本就不敢?你害怕你会控制不住喜欢上我对不对?”

    “你真的很自恋,难道别的女人死缠烂打的喜欢你?我也应该要这样吗?”蔓宁宁凝着他的蓝色的眸光,很魅,很美。

    可是,她怎么会爱上他这样的男人呢?

    “而且,你要明白我们认识那么久。如果真的有一丝的感觉,早就有了。”声音有点疲惫了起来。

    杨少的手紧紧的握着拳头,“你一直都在拒绝我,根本就看不到我的优点,我的好...”

    “我有看到。”蔓宁宁肯定的说道,“不光是我,所有人都知道你杨少如何在商业界呼风唤雨。”

    杨少听着蔓宁宁这一句话的时候,脸色和悦的一些,甚至,有些洋洋得意。

    不过,他的确有这个资本得意。

    “不过,至于其他我就一无所知了。而且,我也不想知道。”

    蔓宁宁说的很肯定,也很淡然。

    对于他的一切,她没有任何的兴趣。

    杨少看着她淡淡的表情,心里彻底的怒了,一把握上蔓宁宁的手腕,怒道:“女人,难道我在你的心里就那么不值得你去知道吗?”

    “那你说,你还有什么事情值得我去知道呢?”蔓宁宁冷冷笑了起来,“还是说你要告诉我,你的花边新闻有多少的多?还是你的女人有多少的多呢?”

    杨少的脸微怒,却也惊讶,“女人,你怎么知道我要说这个?只是,你跟她们不同,很不同。她们是主动上门,而你...是我得不到的。”

    “而且...”他紧紧的盯着蔓宁宁,面不改色的说道:“我...至少...很厉害。”

    “什么很厉害?”蔓宁宁问道。

    杨少的面色微变,眼中有点暧昧之色,低魅开口,“上床。”

    什么?

    蔓宁宁突然笑了起来,这个男人居然将这一点也当成了优点。

    她的确是相信他在商界的能力,但是,一个男人把这样的事情当成一个亮点,来炫耀,来以此等到一个女人的芳心,真够xx的。

    “这并不好笑。”杨少的样子很淡然,妖治的脸在幽暗的灯光下,看起来更加的诱人,“女人,你要明白。男女之间的交往是为了什么?除了金钱之外,肯定是上床。如果,一个男人上床的功夫不过如此,只会降低了彼此的感情。而我...不一样,我至少会让你对我感情越来越深。”

    他似乎说的还很有道理,并挑了挑眉,“如果你不信,大可一试。说不定,你会因此而喜欢我....”

    “真是抱歉,我没有这个癖好来尝试一个男人的优点。我想你还是留给其他的女人吧...”

    蔓宁宁淡淡的看着他,轻声说道:“我要上去了,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你可以走了。”

    “你就不请我上去坐坐?”他问,声音也低沉了起来。

    “我想...我们之间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吧?”蔓宁宁轻声说道:“很晚了,我上去了。”

    她转身想走,脚步才迈开几步,回了头看向身后,发现杨少还静静的站在远处,后背斜斜的靠着墙。

    隐隐的,似乎他的脸上有丝悲哀。

    是她看错了吧?恶魔怎么会有悲哀呢?

    “你怎么不走?”他问,声音很低谷。

    蔓宁宁站着看他,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她到底想说什么。本来,她以为他会阻止她的去路。

    可是,没有。而且,出奇意料的是他居然问她为什么不上去。

    “那你呢?为什么还不走?”有那么一瞬间,总感觉眼前这个男人变得陌生了起来,从来都没有看见过的忧郁。

    呵,真是可笑。他们之间一直都是陌生的吧?

    “女人,能陪陪我吗?”他问道,声音真切。

    “抱歉,很晚了。而且...我跟你...我不希望在有任何的绯闻。”这是实话,蔓宁宁也是实话实说。

    他的纠缠,总是会导致她的感情出现故障。所以,她害怕了。

    杨少的脸扬起一笑,“女人,放心吧。那么久了,如果我真的要这样,早就这样了。何须等待这个时候?”

    看来他好像感觉自己还是好人了一样,不过,蔓宁宁还是淡淡的浮起一丝笑意,看着杨少:“如果可以,其实,我希望我们之间可以成为朋友。忘记过去的不愉快。”

    原来那一切都是不愉快吗?

    杨少看着她,幽暗的灯光将她的脸看起来纯洁的如同那一晚上的雪,美丽,唯美。

    只可惜,她不属于自己。

    从来都不曾属于过自己,脑海中残留的也只有她的脚受伤时,住在他家里的情景。

    “怎么?你不愿意吗?”蔓宁宁再次开口,对于眼前的状况,他们要么就是陌生人,要么就是普通朋友。

    从今之后,他们不会有更深的交集。

    杨少深吸了一口气,脸色微沉,语气变得有丝冷意,开口说道:“蔓小姐也太高估自己了吧?我可从来都没有想要跟你做朋友。至少,你也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资格。”

    “你...”蔓宁宁轻轻蹙了眉,没有想到主动的和解,居然换来的是嘲讽。

    这个男人,到底在想什么呢?

    真的是喜怒无常。

    “跟我杨少做朋友,你还不够这个格。”话语落下时,杨少转身,唇边是一缕嘲讽,搀和丝丝缕缕的忧郁。

    俊挺的背影在蔓宁宁的视线当中越走越远,直到一辆车停了下来,司机打开了后座,他上车前,脚步微微一顿,目光没有看向,坐进了车里。

    蔓宁宁站在原地,看着。

    夜有点深了,她静静的看着倒影在地上的斜长,一个人往自己的住处走去。

    ......

    路上的灯光在这样的夜晚看起来有点恍然,沉迷,晃过车窗映着那一张妖治的脸,蓝色的眸濯濯光芒,却搀和一丝忧伤。

    烟花在摩天大楼上展现着美丽,将漆黑的天空呈现了闪亮,又如同流星一般的滑落了下来,斑斑点点。

    寂静的车里响起了手机的声音,杨少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没有伸手去接,任由手机这样的响着。

    司机开着车,从后视镜看了一眼,没有说话,也不敢说话。尤其是知道此刻杨少的心情并不乐观的时候,任何人都只能保持沉默。

    电话响了好几个,一直打破着此刻车里的寂静,杨少伸手接起,看了一眼,直接用指腹按下可接听的按键。

    “杨少,新年快乐。”电话里,传来的是娜微儿的声音,娇媚而又缠绵,“杨少,我现在在曼谷。上段时间刚刚接拍的戏已经收尾,我打算在曼谷好好的呆个一个月,放松放松。只不过就是想你了,杨少。”、杨少的目光透过车窗看着外面,耳里尽是娜微儿的娇笑,有一种恍恍惚惚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