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68:偷暧
    “这是对你的惩罚,下次还这样对我,我就真的不客气了。”

    “不客气?真的吗?我真想拭目以待,我家的宁宁如何对我不客气。”他的唇邪肆的一扬,薄唇已经落下,轻轻的tian在蔓宁宁的脸上,麻麻痒痒的触觉,蔓宁宁笑了起来,伸手去推。

    “你不是要对我不客气吗?怎么?现在我都主动了,你就拒绝了?”俊云的语气不正经,笑着看她。

    蔓宁宁蹬了他一眼,“我不想跟你玩了。”

    “那可不行啊。”俊云凑上,含住了蔓宁宁的小嘴,轻轻的tian着。

    眼中的深情,彼此对望,清晰可见。

    然而,他们没有发现房间的门轻轻的被打开,一道娇媚的身影出现在门缝外,冷冷的看着床上的一切。

    男女之间的热吻和暧昧流淌在房间里,俊云轻轻的吻着蔓宁宁,看着她羞涩的将双眼闭了上来。

    一只手从衣服下面滑了进去,摩擦着她每一处的肌肤,蔓宁宁憋屈着,不敢呻吟。担心,彼此会无法控制。

    大掌很温热,抚摸的动作也是温热,他的瞳孔美丽的如同玉一般,很干净,清澈无邪。

    潘琴静静的站在外面,看着那个场面,心里划过嫉妒和恨意,手慢慢的握成了拳头,却只能任由他们的继续暧昧。

    转身,离开下楼。

    吻很深情,直到女佣进来打破了他们的暧昧,才起床牵着手,往楼下走去。

    餐厅区,站着几名女佣,一张白色的桌子上面摆放着一道又一道美味的佳肴,俊云牵着蔓宁宁的手下楼后,直接走到餐厅区。

    此刻,俊爸爸和俊妈妈都已经落坐,俊爸爸看着他们走来,招了招手,“快点过来坐下吃吧。”

    俊妈妈瞧了一眼蔓宁宁,目光又落在他们牵手的动作手时,心里千万个不舒服,只是冷眼看了看,没有说话。

    一张桌子放了五张椅子,俊云困惑,正准备开口让人澈了,没想到潘琴从洗手间出来,笑容可嘉。

    身上穿着一件较薄的缩腰蓝色裙子,长发盘旋而起,看起来比较傲然和高贵,看见俊云和蔓宁宁时,脸上虽然有短暂的怔然,很快又浮现笑容。

    “俊云,新年快乐。”

    俊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蔓宁宁坐在俊云的身边,手放在下面,感觉到俊云摩擦着自己的手背,转眸看向俊云,正发现他看着自己。

    潘琴走过来,目光看着他们,心里再次涌上嫉妒。

    “潘琴,快坐下吃饭吧。”俊妈妈喊道,笑了笑:“潘琴真的是长大了,一年比一年漂亮。阿姨啊,欢喜的很啊。”

    潘琴坐落在俊妈妈的身边,笑容靓丽,“伯母,你说笑了。我反而感觉伯母越活越年轻。”

    说着,伸手拿起水晶杯,里面早已经倒了红酒,笑道:“伯母,我想先敬你一杯。按理说我应该先敬伯父。但是,我想在这快乐的节日当中先跟伯母说一声,希望伯母能够岁岁年轻,岁岁健康。”

    俊妈妈一听,笑的合不拢嘴,“你这孩子就是有心,伯母也希望你可以早点争取到你的真爱。”

    俊妈妈一边说一边端起杯子,轻轻的跟潘琴碰了一碰,随后,优雅的抿了一口。

    站在一旁的女佣立马上前为她们倒满酒,潘琴看了一眼,目光又幽幽的落在俊云的脸上,拿起杯子,看向俊爸爸,说道:“伯父,新年快乐。这一杯酒我希望伯父可以更加的年轻活力,就像二十多岁的小伙子。”

    “二十多岁,就算了吧。”俊爸爸哈哈笑了起来,端起酒,一口饮下。

    “俊云,祝福你可以找到真爱。”潘琴的声音微微低了起来,依旧带着娇美,又看了看蔓宁宁,“希望你以后对俊云多加的照顾。”

    笑容中没有一丝的恶意,蔓宁宁下意识的看向俊云,俊妈妈看着她,心里有点不悦,“真是没有父母教养的孩子,人家敬酒,也不知道回礼。”

    “妈...”俊云喊了一声,俊妈妈终究是看在儿子的面上,也不在说话。

    蔓宁宁举起杯子,微微一笑,笑容璀璨,“我也希望你可以找到一个像俊云这样的好男人。”

    这一句话蔓宁宁是真心实意的说,也是真心希望。

    俊云也举起杯子,跟她碰了一下,说道:“潘琴,谢谢你祝福我跟蔓宁宁。我相信你会如蔓宁宁所说,会找到一个很疼你的男人。”

    潘琴无言的扬起一笑,喝了一口。

    “爸,妈,这是我跟宁宁敬你们一杯。希望你们可以恩爱到老,身体健康。”俊云笑着说道,看了看蔓宁宁。

    蔓宁宁端起杯子,笑道:“伯父,伯母,祝愿你们一年比一年好。”

    “那是自然。”俊妈妈冷冷的回了一句。

    蔓宁你跟端着杯子,手僵在半空中,俊云看了一眼,“妈,这是宁宁对你们的祝福,希望你可以接受。”

    “行吧。”俊妈妈随意的举了举杯子,喝了一口。

    俊爸爸却亲手碰了一下蔓宁宁的杯子,爽朗的说道:“孩子,别在意俊云妈妈。她这个人性格就是这样,有口无心。”

    “没有关系。”蔓宁宁轻轻一笑,喝了一口酒,很甘甜的味道,“伯母的性格很爽直,是属于有话直说。让我想起古时候的女侠,几乎都是这样的性格。”

    俊妈妈没有笑,但是,这一句话她爱听。

    因为,俊妈妈是十足十的古代武侠迷,喜欢里面的女侠的角色。

    “吃饭吧。”俊爸爸开了口,“也不知道这些菜你们是否喜欢。”

    “伯父,你客气了。能够来你家蹭饭,我已经很开心了。”潘琴笑道,目光落向俊云的脸上,正发现他看着蔓宁宁,笑着说着什么。

    俊妈妈也看了一眼,说道:“如果我家俊云能够跟潘琴在一起就好了,那么好的女孩,摆着不要,真是可惜。”

    “伯母...”

    潘琴的脸上划过羞涩的一笑,“俊云能够找到自己心爱的人,您应该感到开心才对。至于我虽然做不了你们俊家的媳妇,但我会像做女儿一样对你好。”

    俊妈妈听潘琴都那么说了,只能点头,“也好。”

    潘琴看向俊云,他正对着自己感激一笑。

    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他们真的如同陌生人一般。甚至,这样的笑容也不曾出现过。

    没想到,在此刻他却对自己笑了。

    只是因为自己成全了他们。但是,他们怎么会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呢?从小到大,她还没有尝试过这样的痛苦。

    而且,只要她喜欢的东西,她都会得到。纵然,现在成全了他们,那也是来日方长的事情。

    到最后谁能够知道谁才是最后的胜利者。

    晚上,俊云送蔓宁宁回去的时候,俊妈妈没有出来,俊爸爸倒比较热情,希望俊云可以多带蔓宁宁回家。

    作为父亲,他只希望儿子可以经常回家。

    虽然俊妈妈也是很渴望,但是,从来都不会轻易出口说这样的话。甚至,心里多多少少的有一个疙瘩。

    本以为心里中意的是潘琴,希望想办法可以让俊云接受,没想到...

    郭叔开启了车子,笑了笑,“少爷,蔓小姐,我真为你们感到开心啊。”

    车子往前面开去,将后面的视线渐渐的拉开。

    俊云也表示同意,“今天我爸爸能够有这样的态度,说明已经默认了我们。至于我妈妈那边,我到时候多做做思想工作吧。”

    郭叔点了点头,“少爷,夫人是一个直脾气的人,吃软不吃硬。你要用软的方式对待夫人,这样夫人就会心软下来。”

    “的确。”俊云笑着看向蔓宁宁,拍了拍她的手背,“今晚你吃饱了没有?”

    “你认为呢?”蔓宁宁扬起甜蜜一笑。

    俊云看着她,“我还不是担心你没有吃饱,待会饿了,就是我的过错了。”

    “放心吧,算是我饿了,我也会打电话给你。”蔓宁宁轻轻的一笑,靠上他的怀里。

    俊云宠溺的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坏道。”

    郭叔看着他们亲昵的样子,也由衷的感到高兴。

    车子开到小区后,郭叔正准备下车为他们开门,俊云笑着说道:“郭叔,你别下车了,我开门吧。”

    俊云下了车,打开蔓宁宁座位上的门,牵起她的手,“晚上早点睡觉,知道吗?”

    蔓宁宁乖巧的点头,调皮的说道:“遵命。”

    俊云低头亲了一下她的额头,“我先回去了,如果寂寞的话可以打电话给我。”说完之后,上了车,离开。

    蔓宁宁望着车子慢慢的消失在自己的眼中,轻轻的抬了头,看向无边无际的天空,天气有点冷,手几乎可以感觉到麻痹的感觉。

    但是,心里却是一阵的失落。

    真的很希望每一年有家人陪伴着自己,可是,那不过只是希望而已。

    一切都已经是空谈了。

    苦涩的笑了一笑,低头转身时,整个人不由的一颤,蔓宁宁不可置信的看着站在身后的男人。

    无声无息的,散发着鬼魅。

    “你怎么会在这里?”声音透着疑惑,蔓宁宁微微蹙着眉,心扑通扑通的狂跳。哪有人可以这样无声无息的站在别人背后呢?

    幸好她没有什么心脏病,不然,想必她早已经被吓死了。

    突然,漆黑的天空绽放了绚烂的烟花,将杨少的脸映的很清晰,碎发低低掩盖了他左边的眼睛,薄唇润泽,紧紧的抿着。

    他就站在楼梯口,鬼魅的身子斜斜的靠在墙壁上,穿着黑色的毛衣,下面是一条休闲裤,还有一双板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