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63:酒魅
    蔓宁宁正从房间出来,揪了一眼外面,外面的女人也看见了蔓宁宁手上抱着的孩子,快速的走了进来,嘴里喊着,“敏敏...”

    只见,她从蔓宁宁的手里将孩子抱过,孩子喊了一声,“妈妈...”

    蔓宁宁看着他们,心里顿时明白了什么。尤其是看见那两名警察的时候,心里突然一阵的空落,“你...就是孩子的妈妈吧?”

    蔓宁宁轻声的问道。

    那女子点了点头,眼中闪烁着泪水,激动的看着蔓宁宁,非常感激,“谢谢你们,幸好是你们把孩子给带回来了。不然的话...”

    那女子呜呜的哭了起来,那几天不见孩子,她的心里也是不好过吧?

    尤其是作为一个母亲。

    “没有关系。这个孩子很可爱,只是,我希望你们以后不要那么粗心了。”蔓宁宁伸手抚摸了一下宝宝的发,她对自己笑了一笑。

    孩子的爸爸也走了进来,非常感谢,从包里拿出一叠钱递给蔓宁宁,“我们也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们?如果这个孩子落在了怀里的手里,真的不堪设想。这点钱算是小小意思,还希望你们可以收下。”

    蔓宁宁看了一眼,摇了摇头,“这个钱你们收回去吧,我们是不会要的。只是....”她的目光再次的看向孩子,“能不能让我在抱一抱呢?我真的很喜欢这个孩子。”

    “可以,没有问题.”孩子的母亲将孩子递给了蔓宁宁,蔓宁宁看着孩子可爱的小脸蛋,心里有无限的不舍得。

    “妈妈...”宝宝轻轻的喊了一声,几乎让蔓宁宁有种想哭泣的感觉。

    最后,还是把孩子给了他们。

    两名警察走上来,笑了笑。其中,一名警察抱歉的说道:“那天,真的很不好意思。我以为那个孩子是你们的。所以...”

    “没事,只要孩子的父母能够找到孩子就可以了。”俊云笑着说道,也看向宝宝。

    警察点了点头,“对,这是不幸中的万幸。”

    孩子的母亲和父亲点了点头,“都是我们大意,逛商场只顾着买东西,都把孩子给忘记了。”

    蔓宁宁淡淡一笑,“今天是三十年夜,你们应该早点回去,在家里好好的过个年吧。”

    “对,你们也是,新年快乐。”孩子的母亲说道。

    送走他们之后,蔓宁宁轻轻的哭了起来,很不舍得,站在窗边,看着孩子上了车。但是,她看见孩子上车之前,往这个方向看了一看。

    不过,只是个孩子。她怎么会知道自己在看着她呢?

    俊云站在身后,看着蔓宁宁,从后面握着她的腰,把头低低的隔在她的肩膀上,“傻瓜,人生难免有合有离。至少,宝宝能够回到自己的父母身边,这是最开心的事情。”

    “我知道。”蔓宁宁斜睨了一眼身后,清晰可见的泪花,正好擦过俊云的侧脸,“我只是舍不得。”

    “那我们不如自己生一个?”俊云看着她悠长的睫毛,声息落在她的耳边,轻轻的含住,让蔓宁宁整个人都变得瘫软了起来。

    烟花在半空中绽放着唯美,将漆黑的天空瞬间的光亮,又立马陷入黑暗。然而,瞬间的光照进来,映着她的脸,很恍惚的面容。

    他的唇很柔软,很有点炙热,含在耳边时,又一点一点的摩擦在她的脸上,tian上她润泽的嘴,随之滑入了进去。

    蔓宁宁的眼有丝迷蒙,看着俊云的眼睛,羞涩的吞噬的呻吟,伸手环住他的脖颈,随之相拥相吻。

    两个人的身影影在窗口上,俊云的一只手紧紧的按着蔓宁宁的后脑,另外一只手探人了厚厚的衣服里面,手指炙热,划过她的肌肤。

    “嗯...”终究忍不住的呻吟起来,蔓宁宁的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整个人都有点炽热,就脸都动荡着灵致的美丽。

    俊云的眼中浮起一丝情*欲,指腹玩弄着她的红豆,这样的玩转几乎牵动了蔓宁宁所有的神经和细胞,都是沸腾。

    吻很温柔,却又有说不出的狂野,不似杨少的霸道。

    天...怎么会突然想起了他呢?

    蔓宁宁闭上眼睛,只想沉沦在俊云的身心下,他的吻渐渐的转移地带,亲啄着她的下巴和她的脖颈,细细的探人。

    “恩...”蔓宁宁从唇里发出呻吟,昂着头,闭着眼睛,修长的睫毛如同展翅的蝴蝶,微微的抖动。

    俊云深凝了她一眼,眼中映入的是外面绽开的烟花,大掌突然抚摸在她的下腹,修长如玉的手指轻佻开她裤子的纽扣,黑色的内裤彻底的暴露。

    手如同蛇一般缓缓的游了进去,抚摸在她的柔软处,那种摩擦几乎让蔓宁宁无法控制,环住他脖颈的手更加的紧,“俊云....”

    蔓宁宁完全受不了这样酥麻的摩擦,手指间玩转着她的玉贝,牵动着她千万根的神经。

    俊云伸出手,将她轻轻的抱起,放在床上,长发如丝,铺盖在床铺上,美丽的脸,白皙的脖颈,俊云看着她,看的几乎入迷,都忘记了该从哪里下手。

    突然,手机轻轻的响了起来。

    俊云轻轻一笑,“等我一下。”亲了亲她的额头,站起身从裤带摸出手机,来电显示正是自己的母亲。

    脸上的笑容有点浅了起来,蔓宁宁看着他的脸色,坐起身,问道:“怎么了?”

    “我妈妈希望我可以回去陪她。”俊云将手机递给了蔓宁宁。

    蔓宁宁看了一眼,没有接,“你不用给我看,我相信你。不过,我想你真的应该去陪陪伯母。毕竟,作为母亲来讲,很需要你的陪伴。”

    “那你呢?”俊云问道。

    “你不是都陪我吃过晚饭了吗?”蔓宁宁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现在都已经九点一刻了,你早点回去吧。我的话,你放心好了,没事的。”

    “可是...”俊云很不放心,“其实,我晚上真的很想陪你。”

    最后,两个字显得有点暧昧。

    蔓宁宁怎么会不懂他的意思呢?刚才燃烧起来的激动,彼此都没有褪去。如果,不是他的母亲希望他可以回去陪着她一起过年。

    也许,他们此时此刻已经发生了关系。

    “没事,你快点回去吧。”蔓宁宁站起身,推了推俊云的背,“如果,你不回去的话。你妈妈也是知道你肯定是在我这边,到时候,她心里只会更加的讨厌我。”

    俊云伸手,轻轻的挂了一下蔓宁宁的鼻子,“还是你想的周到,那我现在回去了。如果,你真的寂寞。可以给我电话,我随叫随到。”

    俊云说这一句话的时候,眼中的玩味更加的明显,语气暧昧。

    “你才寂寞呢?”蔓宁宁瞪了他一眼,直接绕过他,走到客厅,“记得,回家之后给我电话。”

    俊云走上前,抱着她的腰,依依不舍的再次吻了下来,舌尖缠绕,似乎就这样的吻下去。

    直到信息的提示再次响起,俊云才勉强的离开,“我先走了。”

    蔓宁宁点了点头,“我知道你要走,走吧。”

    她为俊云打开了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回去吧,好好陪陪你的母亲。”

    俊云点了点头,“一定。”

    他轻轻一笑,轻轻的吻了一下蔓宁宁的额头,“再见。”

    蔓宁宁承受着他的温度,闭上眼睛,听到的是他走远的步伐。睁开眼睛的时候,电梯的门已经合璧了。

    门关上的时候,蔓宁宁的心有点空虚。

    不仅仅是俊云的离开,还有就是宝宝。虽然,只有相处六天的时间,却足以让她一生难忘。

    有时候,短暂的快乐更加让人记在脑海当中。

    ***********************酒吧。

    迷乱的灯光,激情的音乐,狂野的舞姿,红酒的香味,纵然是三十年夜,也依旧改变不了的激情四射。

    vip的专座上,男人慵懒的斜靠在沙发上,修长的手指,骨骼分明,握着水晶杯,幽幽的旋转,里面的绯红也随之摇晃。

    明明是杂乱的气氛,却仿佛一点都跟自己没有任何的关系一般。

    欧旻坐在一旁,双腿搭在茶几上,凝了一眼杨少,唇边的弧度更加的幽深,“今天可是三十年夜,你不打算去英国吗?”

    杨少斜睨了一眼,眼神淡然,“懒得回去,三年过年都没有回去了。也就习惯了。”他喝了一口红酒,口腔里全部都是苦涩的味道,其实,苦涩的是心吧。

    “欧旻,我想问你一个问题。”杨少的声音再次响起,放下杯子,抽出烟,点燃,淡淡的雾气随之从烟头弥漫而出。

    “怎么你突然请教我起来了?”欧旻的笑容如同阳光一般,开朗,玩味。

    杨少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深吸了一口烟,又幽幽的吐出,“你说什么才是爱呢?”

    欧旻微微愣住,脸上的玩味和笑意微微收敛了一半,定定的盯着杨少的侧脸,问道,“你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了?”

    声音是困惑。

    可是,欧旻多多少少知道杨少心里所想。

    自从上次生日回来之后,他整个人比以往更加的冷漠。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至少跟蔓宁宁脱不了关系。

    最近的这一段时间里,他经常换女人,换的频率几乎比以前更加的快。

    这是欧旻认识他以来,从未见过的低谷。

    难道,爱情真的是有那么大的魔力吗?可以把一个无情的男人变得疯狂起来。

    杨少转眸,蓝色的双眼在迷乱的灯光下,更加的魅惑,坐在旁边的不少vip少女总是忍不住偷偷的往这边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