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62:不舍
    俊云看了蔓雪一眼,心里的愧疚涌了上来,轻轻一笑,“不是,这个孩子我们从超市抱来的。”

    “什么?”蔓雪看向俊云,双眼中的幸福清晰可见,“这...这怎么可能呢?”

    蔓宁宁看向蔓雪,似乎没有发觉她看向俊云时的深情,“我们刚才在买东西的时候,这个宝宝居然拉着我的手,叫我妈妈,又叫俊云是爸爸。我们把她带去警卫室,没想到警卫室的人,以为我们是打算抛弃孩子来着。既然如此,我们就带着孩子回去了。”

    “原来如此。”蔓雪的心突然松了下来,对着蔓宁宁一笑,“那既然这样...你们先早点回去吧。”

    “恩,我们先走了。”蔓宁宁笑了一笑,抱着孩子离开。

    俊云的脚步微微停顿,看向蔓雪,没有说话,似乎他们之间已经没有话可以说了吧?

    蔓雪笑了笑,“我先上去了,再见。”

    转身时,清澈的大眼又立马朦胧了水雾。

    “回去了。”蔓宁宁见俊云没有上来,转身看去,发现他依旧站在原地。

    “你怎么了?”蔓宁宁走了回来,看着俊云的脸色,似乎有着不安,黯然。

    俊云扬起一笑,“没什么...我们走吧。”

    车子开在马路上时,小女孩已经窝在蔓宁宁的怀里,悄然睡去,可爱的小脸蛋映着外面的光线,很晶莹透亮。

    长长的睫毛幽长,樱桃小嘴微微嘟着,静静的浅睡。

    小家伙的到来,几乎让蔓宁宁第一次享受了做母亲的有趣,有时候也会感觉很烦。由于快要过年,梦雅静早已经在放假的时候,去了她以前的小镇。

    家里瞬间只有她一个人了,不过,还好现在多了一个小家伙,可算是把她的时间都都给了她。

    第二天的时候,俊云也开始赖皮的住了进来,房间里洋溢着幸福,丝丝缕缕的快乐。

    如果有人问蔓宁宁,什么是最快乐的时候。

    她可能会毫不犹豫的回答,那就是这一段期间。

    她时常会感谢小家伙的到来,让她的生活变得更加的有趣。同时,俊云也会因此而感觉他喜欢的女人,现在真的很幸福。

    自从恋爱一起,他们从来都没有住在一起。现在,如同小夫妻一般,还有一个可爱的宝宝。

    每天早上起床的时候,俊云必定会拿着文件看。而蔓宁宁开始为孩子穿衣服,洗脸,吃早点。

    有时候,不经意间,两个人会碰触火花,相视而笑。

    每一个夜晚,他们都是同床而睡,中间夹着一个小家伙,每次的睡相都很差,经常会把小脚丫放在俊云的脸上。

    蔓宁宁会在半夜中醒来,轻轻的把孩子睡好,并看着俊云睡觉的样子,偷偷的从被窝里伸出手,去碰一下他长长的睫毛。

    很快的,俊云会被那一股痒痒给惊醒,立马抓住蔓宁宁的手,惩罚这个不安分的小女人。

    每当这样的醒来时,他们都会聊天,为了不惊醒孩子,声音都会特意的压低。蔓宁宁会跟俊云将公司的事情,以及以前的过往。

    而俊云则会告诉蔓宁宁,当初他在英国期间的事情,就仿若是一场场故事,都牵动着彼此。

    不管怎么样,对于他们来讲,所以的事情都是那么的记忆深刻。甚至,会把对方的一字一语,都深深的记在心里。

    有时候,蔓宁宁在哄孩子睡觉时,俊云总是像个还没有长大的孩子一般,希望晚上可以抱着她睡觉。

    每当这个时候,蔓宁宁总是会扔一个枕头过去,“你就把这个当做是我就可以了。”俊云总是无奈的一笑。

    宝宝看着,咯咯的笑了起来,也抓起小枕头,学着样子扔了过去。

    随后,俊云都会假装要打宝宝的小屁屁,宝宝会躲在蔓宁宁的身后,奶声奶气的叫着,“妈妈,妈妈...”

    俊云每次过来,都会把宝宝抱到旁边。然后,带着惩罚似的,压上蔓宁宁的身上,然后,用着完全色色的神态说道:“如果,就我们两个人那多好啊。”

    每次这样一说,蔓宁宁都会羞涩的一笑。

    三十年夜那一天,天气很好,满大街都是喜庆的气氛。

    蔓宁宁抱着宝宝,跟俊云一起在公园散步,淡淡的金色照在俊云的脸上,无声无息的勾画出美丽的轮廓。

    宝宝跌跌撞撞的走着,追逐着自己的倒影,蔓宁宁站在不远处看着,眼中满是一种幸福。俊云静静的站在她的身边,悄然的牵起了她的手,紧紧的。

    有那么一刻,她真实的感觉他们就好像是一家三口,两个人看着宝宝快乐的玩耍。

    “如果,我们一直都能够这样,多好。”蔓宁宁看着宝宝坐在地上,玩起了已经泛黄的草,小小的身影斜影在草坪上。

    俊云微微眯眼,漆黑的眸中也是一种幸福,“宁宁,相信我。等明年开春的时候,我一定要娶你。”

    蔓宁宁转眸看向他,长长的睫毛投影在脸上,淡淡的光泽。

    “如果,我向你求婚。你会答应吗?”俊云深情的盯着她的眼睛,伸手抹过眼角流下来的泪水,“傻瓜,你怎么又哭了呢?”

    “我是...因为高兴。”蔓宁宁低低笑了起来。

    “你还没有回答要不要嫁给我?”俊云认真的看着她,另外一只手紧紧的握着,风暖暖的风着,扬起她黑色的尾发。

    蔓宁宁看着俊云,没有说话,只是扬起微笑,点了点头。

    “你那么快就答应了?”俊云明知她会答应,但是,当真的看见她点头的时候,脸上不免还是惊讶,“我以为你至少会为难我一下,没想到你也是迫不及待。”

    声音中玩味了起来,蔓宁宁看着他唇角扬起的戏谑,心里顿时明白他是在逗自己。可是,她真的是愿意。

    俊云定定的看着蔓宁宁,目光深情,唇渐渐的靠近,蔓宁宁红了脸,感受着越来越近的呼吸,轻轻浅浅的炽热。

    “俊云...我...”她的目光看向旁边,也有不少的过路人。纵然,此刻的下午也有很多的恋人偷偷的在进行热吻当中。

    可是,她依旧有点不太习惯,光天化日之下...

    不过,随着一丝炙热的压迫,蔓宁宁还是闭上了眼睛,等待着他的吻。

    透过眼皮,只有淡淡的光度,却依旧没有感觉到唇上有任何的柔软和温度。

    当蔓宁宁困惑的睁开眼睛时,正好对上俊云的眼中搀和着狡黠,最后,憋不住,笑了出来,说道:“原来,你那么喜欢我吻你吗?”

    “你...”没有想到他居然耍她,真是气人,蔓宁宁红了脸,瞪了他一眼,“不跟你玩了。”正打算往宝宝的地方走去时,手腕反手一拉,整个人随着转了身,不偏不倚的吻正好对上。

    很柔软,这是蔓宁宁所熟悉的柔软。

    蔓宁宁瞪大着眼睛,看着金色的光线下,在视线当中投影了进来,她主动的探人舌尖,游移在他的口腔当中,带着一丝的小清新。

    就好像是羞涩的一条小蛇,一点一点的试探,直到感觉到了安全才大胆的游移,把自己当成了主导。

    俊云只是保持着,没有任何的动作。

    蔓宁宁看了一眼近距离的眸,脸蓦地一红,立马探出,低了头,脸很红很红。

    俊云痴痴的笑了起来,双眼眯成了一条快乐的细缝,“没想到你真的很迫不及待啊。不过,你的吻太小家子气。”

    他眯*眯笑着,舌尖tian了tian唇,“我想...你应该更习惯我主动吧?”

    话语落下的时候,他的唇贴了上面,鼻尖轻轻的碰触,明明是温柔的吻,却感觉像是一匹白色的马在草原上狂奔,连一点喘气的机会都没有。

    蔓宁宁任由他吻着,完全被他主导着,吻温柔又带着狂野,几乎让她整个人都有点瘫软,脸色潮红。

    直到她的唇被吻的有点肿了起来,俊云才勉勉强强的放开,凝了一眼,笑了起来,用指腹轻轻的为她擦去唇边的水渍,“如果你喜欢,我们晚上还可以进行。”

    眼中的玩味更加的明显,没想到自从他赖在她家里睡觉以来,胆子越来越大。或者说是越来越坏,总是用戏谑的目光看着她。

    几乎让她感觉自己象是怎么了一样,被盯着无地自容了。

    不过,最后蔓宁宁都是狠狠的白了过去。

    “妈妈...”宝宝喊了一声,跑了过来,手上捏着一团乱七八糟的草。

    蔓宁宁看了一下,笑了起来,蹲下身,抱起宝宝,拍掉沾在她衣服上的干草。宝宝笑咯咯的用小手环住了她的脖颈,亲了亲她的脸蛋,蔓宁宁的唇边的笑容不由的加大了不少。

    晚上,正是三十年夜。

    刚吃了饭,外面就响起了烟花的脆响,璀璨的烟花绽放在半空中,如同流星一般,最后幽幽的滑下,烟雾淡淡。

    随后,消失。

    蔓宁宁抱着宝宝看着烟花,突然,门一阵敲响。

    俊云开了门,只见外面站着一对年轻夫妻,两个人都有点胖乎乎的。不过,他们的身后站着两名警察。

    其中一个警察,俊云见过。

    只见,另外一名警察带着一副黑色的眼镜框,看到俊云的时候,习惯性的推了推眼镜框,“请问,这里是蔓宁宁,蔓小姐的家吗?”

    “你们是...”

    那年轻女人的眼中万分急切,“我听别人说我的孩子被你们给领回来了?”

    “你们那天...那个孩子应该就是他们的。”那个警察干笑了起来,那天他们真的打算把孩子交给他们。

    没想到,他一直以为那孩子是他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