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60:生日
    “宁宁,你怎么还站着呢?”梦雅静的脸上有几分焦急,“俊云是一个很好的男人,这一点想必你也比我清楚。不要因为一次的错误,而将两个人越走越远。”

    蔓宁宁转眸看向梦雅静,美丽的脸全是关心,唇边缕起苦涩一笑,“你说对,他是个好男人。可是,我不知道我该如何去面对。”

    “你还想要怎么样的面对?”梦雅静瞪了蔓宁宁一眼,走到沙发处拿起她的手机,看了一眼:“这几天,他的电话就打了无数个。信息,n多条。你一次都没有回b吧?”

    “还有,要不要我读一下最后一条信息?也就是他刚刚发来的信息?”梦雅静凝了蔓宁宁一眼,目光落向手机屏幕,“宁宁,求求你原谅我吧。你要打要骂都没有关系,我希望可以见我一面,听我的解释,我就在你家楼下。”

    蔓宁宁低垂了眸,眼中早已经有了水光,突然抬了头,看向梦雅静,扬起淡淡一笑,“谢谢你,梦雅静,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了。”

    她说完话之后,拿过外套,出了门。

    外面的风灌入了走廊,有着丝丝缕缕的冷意。

    蔓宁宁拉紧着上衣,往外面走去,雪花一点一点的在眼前浮现,幽幽的扬落。

    俊云站在雪花当中,黑色的发已经有了光泽幽亮的水渍,白色的外套,白色的裤子,白色的鞋子,一身的白色,配上雪花的纯白,几乎让人会误以为他是雪中王子,那么清澈,那么美丽。

    尤其是他那一张绝美的脸,白皙的温柔。

    蔓宁宁的身影映着灯光,斜斜的被拉着,她静静的站在俊云的身后,静静的看着他的背影。

    眼中的泪水早已经无法控制的流了下来,明明很近的距离,却发现那一步之遥却是要用一生的时间。

    后背的衣服已经被雪花沾湿了不少,可以感觉到他的冷。

    许是感觉到后面站了人,俊云下意识的回眸,碰触的是那一双日思夜想的双眼,深深的迷恋着他。

    漆黑的眼波微微颤抖,俊云不可置信的看着站在身后的女人,白色的外衣,黑色的长发,幽幽的垂落在前侧,白皙的美丽的脸映着飘逸的雪花,看起来那么的迷人。

    “宁宁...”俊云轻轻的喊了一声,声音中微微颤抖,似乎很怕眼前的女人不过是瞬间的恍惚。

    就如同那一夜那般,他生生的将蔓雪错认成蔓宁宁,最后,心里多了只是一份愧疚。

    蔓宁宁站在他的对面,并不是很遥远的距离,就好像彼此间无声无息的隔了一条彼岸河一般,只能远望,却无法相拥而抱。

    “宁宁...”俊云再次轻轻的唤了一声,脚步已经不由自主走上前来,站定在蔓宁宁的面前,低头看着她的眼睛,那么深情。

    他突然握上蔓宁宁的手,虽然有细微的挣扎,最后还是任由他握着。记忆当中的手已经没有了温热,有的也只是冰冷。

    “你在这里站了多久了?”蔓宁宁轻声开口,声音在雪中听起来有点恍惚。可是,这一句话终究还是落在俊云的耳朵里,心里惊喜万分,本以为她会不理自己。

    没想到...

    俊云感动万分,深情的看着蔓宁宁,红唇润泽,“宁宁,你是不是原谅我了?那一天的事情,我真的并非情愿。我答应潘琴的要求,跟她交往半年...”

    “什么?”蔓宁宁瞪大眼睛看向俊云,“你刚才说什么?答应她交往半年?”

    俊云握着蔓宁宁的手,“宁宁,你听我说。我答应她纯粹是为了我们两个,我母亲一直都认定她就是我未来的妻子。所以,我假装答应了她,为的就是半年之后她能够主动退出。没想到...可是,宁宁,我现在保证绝对不会跟潘琴有任何的关系。纵然,我母亲不同意我们之间的关系。我也会坚持跟你在一起,这一点你一定要相信我。”

    “原本,我只是不想把事情闹大。潘琴答应我,半年之后必定会帮我跟母亲那边说服。可是,我已经害怕了,害怕失去你。”

    俊云的眼中深情的看着蔓宁宁,眸光濯濯璀璨。

    “宁宁,我所说的都是真实的。我希望你可以相信我。”俊云握着蔓宁宁的手更加的紧了,另外一只手握在蔓宁宁的手臂,语气带着渴望。

    的确如此,他跟潘琴之间,真真实实是为了他们两个人的感情。

    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演变,一切都是在意料之外。

    “为什么你不提前告诉我?”蔓宁宁抬了头,双目相对,唇里溢出丝丝缕缕的白雾。

    “对不起,宁宁,我真的不想让你担心。同时,也不想让你误会,真的对不起...宁宁。”

    蔓宁宁凝着他的脸,深叹了一口气,雾气淡然,“傻瓜,你真的是傻瓜。以后...这样的事情,你一定要告诉我?你知道...我看见你们那个时候的样子,有多么的伤心吗?”

    眼中水雾浮起,蔓宁宁狠狠的垂向俊云的胸口,那一击用了力道,同时也是发泄最近的伤心和难过。

    这一拳纵然有点小疼,那有什么关系呢?

    “宁宁,你是不是已经原谅我了呢?”俊云小心翼翼的问道,眼中渴望。

    蔓宁宁盯着他的眼睛,脸上有丝悲哀,也隐隐带着一丝笑意,“如果,我在不原谅你。我想...我的心...还会很疼...很疼。”

    随着最后两个字的落下,俊云惊喜的笑起来,伸手突然环住了蔓宁宁的腰,轻轻的将其抱起,旋转了起来。

    蔓宁宁深吸着属于他的味道,昂了头,看向黑夜中降临的雪花,那么的唯美,那么的空遥。

    几粒雪花扬落在脸上,慢慢的随着脸上的温度变成了水珠,滑落下来。

    转的有点晕了,俊云才将蔓宁宁放下,看着她,脸上笑意四溢,“宁宁,我太高兴了。以后,我保证在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蔓宁宁伸手捧住他的脸,灯光淡淡,勾画出他的绝美,“俊云,以后我们两个好好的在一起好吗?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真的好怕你会不再爱我。”

    润泽的唇一开一合,俊云凝着酡红的光泽,漆黑的眼中荡着光泽,认真的开口说道:“我保证,以后都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也保证,这一辈子我只爱你一个人。”

    蔓宁宁点了点头,抿着唇,眼帘处已经沾染了水珠,轻轻的滑落在脸上,晶莹透亮。

    俊云轻轻的擦掉她脸上的水珠,“傻瓜,不许哭了。我真的舍不得你掉任何的眼泪。”

    话语的温度,一点一点的靠拢,他修长如玉的手指拂过她的长发,性感的薄唇亲吻掉她脸上的水珠,很温柔的动作。

    空气很冷。但...心却很温暖。

    蔓宁宁闭上眼睛,眼泪被积压了出来,再次流下,俊云轻tian着,咸咸的味道,那是她的泪。

    两个人的温度,渐浓,俊云的吻浅浅的,如同在亲吻洋娃娃一般,生怕碎了,生怕将她弄疼了。

    她的眉,她的眼,她的鼻,她的脸,一一的用柔软的唇拂过,摩擦而起的温度,摩擦而起的浅浅湿意。

    最后,唇还是落在了蔓宁宁的嘴上,舌尖轻轻的勾画着她的嘴,吻去晚上残留的食物味道,依旧是咸咸的味道。

    蔓宁宁静静的站着,任由他的吻在脸上,唇上,摩擦。也任由雪花纷纷扬落的唯美。

    如果可以,真的希望他们一辈子都是如此。

    今天晚上的夜,突然感觉很美很美。

    天空无边无际的黑暗,然而,幽幽的灯光下,一对恋人深情的拥吻。

    不远处停了一辆奢华的车,静静的看着他们的相拥相吻,蓝色的瞳孔紧紧的缩着,微微眯起,冷冷的看着。

    握着方向盘的手,早已经不知不觉的握成了拳头。

    杨少凝了一眼副驾驶上的蛋糕,心里渐渐的冷去。其实,今夜是他的生日。吃饭吃到一半的时候,是欧旻以及其他公子哥为他举办的生日宴会。

    然而,他的心总是牵挂着这个女人。

    喝了几杯酒,拿了未拆开的蛋糕急急赶来,没想到看到的是这样的一幕。

    他闭上眼睛,不想继续成为观众,看着他们的吻,看着他们的火热。头靠上后背,心里很乱。

    他不知道自己对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感觉,为什么心...会疼。

    时间...缓缓而过。

    当杨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早已经没有了他们的身影。雪依旧在下,他只是静静的看着黑夜中的雪花。

    生日,一个人看雪花,一个人的孤寂。

    最后,他下了车,蓝色的眼睛看着自己的脚步踩在雪地上的脚印,一步一步,走到了他们刚才站着的地方。

    他们的脚印早已经被雪花深埋,路灯冷冷的散发着光泽,将他妖治的脸更加的模糊,无法看清。

    他突然抬头,看向蔓宁宁的楼层,灯依旧亮着,静静的看着,似乎一切都已经变得漫无目的。

    直到夜深,灯黑,他才离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