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57:味道
    俊云看她答应,也没有说什么了,正打算开门要走的时候,蔓雪突然从床上跑了下来,幸好房间里打了空调。

    不然,这个季节的空气真的会很冷。

    她跑到俊云的面前,抱住了他,闻着从衣衫下透出来的味道,轻声开口说道:“别拒绝,就让我最后一次抱你。从今往后,我依旧还是原来的我,不会因为昨晚的事情而让你为难。”

    俊云的身体有点僵,愣愣的站着,最后,还是轻轻抬了手,抚摸了一下她的发,很柔顺的长发。

    “谢谢你,蔓雪。”此刻,他除了说这一句话。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心里的愧疚只是一味的浓烈。

    蔓雪从他的怀里抬了头,看着俊云的眼睛,漆黑的瞳孔可以看到自己的脸,有点苍白。

    “走吧。”蔓雪放了手,垂落在身侧,看着他从自己的面前走过,开门,关门,至始至终都没有一丝的脚步想要停留。

    直到听着下楼,还有关上门的声音。

    蔓雪的双手环着胸口,走到床边,看见的是不远处停着一辆白色的车,想必是他刚才已经通知了司机吧。

    看着他的俊挺的身影,心里很酸,很疼。

    可是,他终究不是属于自己。

    **********俊云上车后,直接吩咐司机回公司。

    没想到一回到公司,办公室外已经站了一个妩媚的女人,穿着一身貂皮大衣,里面的脖颈光溜溜的暴露着。

    下面修长的腿穿着一条很薄的黑色丝袜,脚上穿着一双靴子。

    那女人一看到俊云的时,脸上的笑意很大。

    俊云的目光从她脸上淡淡谅过,没有去搭理,径直往办公室走去,按了密码,自己打开。

    女人也跟了进来,身上的香味四溢。

    俊云依旧没有搭理,坐在了自己的位子上,开始打开文件,似乎从进来之后,至始至终都没有搭理她。

    “你难道就不想再理我了吗?”她问,潘琴那一张精致的脸上是不满和不理解。

    她不理解的是,为什么他可以无视他们那么多的年感情。如今,为了一个女人。他们之间就真的如同陌生人一般。

    俊云低着头,手中的笔沙沙作响,至始至终还是没有看她,也没有跟她说一句话。

    沉默的空气,真的让潘琴无法忍受,走到俊云的身边,一把拿过他手上的笔,扔在地上,眼中雾气清晰可见,“为什么这几天都不见我?为什么?还有,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难道,我们真的就这样结束了吗?”

    俊云的手还依旧保持着握笔的姿势,抬了头看向潘琴,语气冰冷,“我想,我们之间真的没有什么可以讲得。”

    潘琴的眼微蹙,心里揪心了一下,似乎不敢相信他会说这一句话,愣愣的问道,“你是指,我们以后...”

    “对,从今往后。我们不过是陌生人而已,潘小姐。”最后三个字,几乎毫无温度,双眼漆黑冷冷的看着她。

    潘琴的脸上划过一丝苦笑,不可置信的依旧盯着俊云的眼睛,很冷,同时也冷的陌生。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俊云...难道,你就是因为那一天的事情吗?你不要忘记了我们之间的约定。”潘琴走近,伸手想试图抓住俊云的手。

    没想到,才刚刚伸过去。他的手已经拿开,用很冷的口气,对着她说道:“那个约定,从那一晚开始我们就已经不在履行了。潘小姐,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希望你可以离开。”

    “不要。”潘琴摇着头,眼中早已经有丝丝缕缕的雾气,眨了眼从眼角滑落了下来,“为什么,难道我们连朋友都不是了吗?”

    “潘小姐,如果不想走的话。我会让我保安进来...”

    “为什么...”潘琴看着他的侧脸,偌大的窗户投进来的光亮,有点冷峻,薄薄的唇紧紧的抿着,如一条无情的线条。

    “好,我明白了。”潘琴点了点头,转身时,泪水彻底的流了下来。

    那一刻,她真的很希望俊云可以请求的唤一声自己。

    但是,斜睨过去,视线当中只有他继续看向文件的动作。

    似乎,现在的他连看她一眼都不愿意。

    那么多年的感觉,终究抵不过这一次的约定啊。甚至,所谓的约定也早已经不复存在。

    潘琴抬手,狠狠的擦了一下自己的脸上的泪水。

    骄傲不允许让她流着眼泪往外面走去,潘琴深吸了一口气,“我希望你不过是气话...”

    话语落下,她紧了紧身上的貂皮大衣,踏着高跟往外面走去。

    门自动关上时,俊云的视线从文件中移开,落在外面。

    今天是阴天,无法感觉到任何阳光的气息。

    不知道她现在在做什么?会不会同他一样,只想静静的看着天空。

    下午,天空不知不觉的下起了雪,这一场雪下的很突然,不大,却可以感觉到外面刮起的轻风。

    蔓宁宁抬头的时候,视线当中已经是绵绵的白色,心里不知不觉的一叹,凝着细小的雪花,脑海中突然想起他们刚刚在一起的时候。

    有人说,跟自己喜欢的人一起看一场雪花是一种幸福的事情。

    的确,那个时候她真的感觉是那样的幸福和快乐。

    两个人的世界,完全沉浸在茫茫白色当中,他会偷偷的捏起一团雪扔过来,而她也会攻击。

    太阳下,两个人静静的坐在车里,她会偷偷的把藏在手心里的学花灌入他的脖颈处,看着他缩脖颈时的样子,很搞笑,也很有趣。

    而他会假装生气,特意的抓住她的手,绕她的痒痒,同时也会在四目相对中,视线中的缠绵。

    慢慢的,他会情不自禁的凑上来,虽然名义上是惩罚。但是,至始至终他的吻永远都是温柔的。

    而她会承受他给予的温柔,直到吻的累了,也只是休息,一起看夕阳西下。而不会有更多的动作。

    那个时候的爱情真的纯真的如同雪花一般,没有任何的瑕疵。纵然,随时时间他们之间也会有一定的想法。

    尤其是当彼此认定,他们永远都会在一起的时候,就会理所当然的为对方付出身体。

    她记得有一次,他背着她走在太阳下,一起傻傻的数着走过的脚印。也会傻傻的摘一朵花,编成戒指,两个人一人一个,一起牵着漫漫的走在雪地上。

    淡淡的阳光折射出花朵的光泽,如同最美丽的彼岸花,带着唯美。

    仿若这一切都不过是发生在昨天一般,但是,细细回想都是用时间一步一步的走来了。

    然而,对于蔓宁宁来讲,一想到他的温柔突然给了其他的女人,心里瞬间黯然了下来。

    “喂,在想什么呢?想的那么出神?”刑远蜜正拿着一本文件从外面回来,走到她身边的时候,看见她一只手支着下巴,目光一直呆呆的看着外面。

    蔓宁宁随着眼前摇摆的手,下意识的抬头看去,“你怎么那么早回来了?”

    刑远蜜瘪了瘪嘴,“那按照你的意思是...我来的太早了?”

    “没有,我当然是希望你的工作能够早点完成嘛。”蔓宁宁轻轻开口,脸上面前扬起一笑。

    “算了,你就别对着我笑了。”刑远蜜扬了扬眉,走到自己的位子上,拿起杯子,喝了一口茶。

    “对了,下面已经有人等着你了。”刑远蜜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宁宁,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才原谅俊云啊?”

    “算是要惩罚,那几天的时间也够了啊。”刑远蜜不由的轻叹,心里真的希望蔓宁宁可以跟俊云能够重归于好。

    他们之间的恋爱,她也算是一个见证者。

    而且,俊云对蔓宁宁的好她也是看在眼里。不管怎么说,俊云的身世那么好,却同其他的公子哥不一样,从来都不出入乱七八糟的场合。

    蔓宁宁的脸上划过一丝苦涩,“这个事情只能顺其自然。我不想去想那么多,反而感觉真的很累。”

    “我明白。”刑远蜜点了点头,抬了手腕瞧瞧了时间,“快下班了,你该收拾收拾东西了。对了,你真的打算跟他...”

    “我已经跟他说的很明白了,从今往后我跟他没有任何的关系。”蔓宁宁一脸的认真,那一夜的话语似乎还残留在脑海之中。

    总之,他们之间真的没有任何的机会,她也不愿意。

    刑远蜜拍了拍胸口,“那就好。”

    蔓宁宁看着她那个样子,扑哧一笑,“你没事拍什么胸口?难道,还怕我被人家吃了?”

    “那是肯定。”刑远蜜不屑的说道:“你难道不知道他的风流史吗?而且,我还担心你会喜欢那个男人呢?到时候无法自拔就完蛋了。”

    “你真的是想的太多了。”蔓宁宁摇了摇头,余光处正好看见梦雅静正好往自己的方向看来,目光似乎很冷。

    蔓宁宁的心一紧,正打算正眼看去的时候,那一道目光早已经消失。

    难道,是她刚才看错了?

    梦雅静从来都不会用这样的目光看她,很冷。甚至,很陌生。

    此刻,看去梦雅静正敲打着键盘,目光对着电脑,仿若刚才的目光不过是恍惚,是瞬间看错了。

    不过,想想也是。

    她们之间的关系那么好,梦雅静怎么会用这样的目光看她呢?

    收拾了东西,打算离开的时候,梦雅静突然走上来,看着蔓宁宁笑道,“你晚上打算有事情去嘛?”

    “没有啊?”蔓宁宁实话实说,最近一段时间,根本就没有心思去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