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56:雾蒙
    没想到,此时此刻她可以完全的说出口。

    哪怕,心里明明清楚俊云不过是把自己当成了蔓宁宁,彻彻底底的当成了她?但是,那又如何。

    只要,他能够在此时此刻爱抚她,她真的已经感到很满足,很满足了。

    随着脖颈上传来的酥麻,几乎让蔓雪的整个人都畅怀在情*欲之中,沉沦的彻底,似乎一旦沉沦就无法自拔。

    俊云的手抚摸在蔓雪的身体上,每一处的抚摸,都呈现了一抹娇美的粉色,人如桃花,肌肤也是如此。

    “嗯...”蔓雪随着爱抚而发出呻吟,媚目中荡着无线的风情,感受着俊云抚摸的动作,更是刺激着动人的悸动。

    蔓雪抓着俊云的背,更加的紧了,将身体更加的贴上,没有任何的细缝,全身上下几乎都是潮湿和狂热。

    空气变得越来越热,灯光明明是光亮,此时看起来有点幽暗了起来。

    俊云的舌尖tian在蔓雪的脖颈上,那酥麻的感觉,让蔓雪荡出少女的羞态,清澈的眼中流露出一丝妩媚。

    蔓雪的肌肤晶莹透白,无声的散发出一种渴*望,很强烈的渴*望。

    吻渐渐的落下,碰触到了蔓雪胸前的酥*胸,舌尖勾画出红豆的弧度,那酥麻而动荡的感觉,几乎让蔓雪的全身都变得瘫软了起来。

    “嗯...啊...”声音欲*滴,散乱在空气当中。

    两个人的呼吸渐渐的变得不安起来,急促着,呻吟着,俊云的大掌抚摸着她的身体,游移到她的下腹。

    那样的动作对于蔓雪来讲,虽然不是一种挑逗,却是一种无言的挑逗。

    下腹的抚摸,蔓雪微微一愣,抓着后背的手捧起俊云的脸,深深的凝看着他,漆黑的丹凤眼,迷人,让人沉沦。

    蔓雪静静的看着,踮起双脚,凑上去,吻在俊云的眉宇上,轻轻的tian吻,一点一点,眼睛,鼻子,脸狭,眉毛,一一都不想放过。

    随后,寸寸落下,吻在俊云的脖颈,肩膀上,动作是笨拙,却是媚梦的挑逗,那一张唇很润泽,已经没有了刚才的苍白。

    酡红的唇吻在胸膛上的时候,俊云的心里一荡,眼中散发着深光,双手握上蔓雪的腰,随着东西,红豆微微波动。

    长发披散在后面,黑色的发,白皙的皮肤,正好是一种诱人的艳丽,俊云突然将她抱起,轻轻的将她的身躯放在地上,四壁已经温热了起来。

    根本就感受不到外面的光景是怎么样?不论是下雨还是冷风,他们一点都感觉不到,彼此的眼中早已经沉沦在情*欲当中。

    俊云看着躺在地上的女人,轻声唤了一声,“宁宁...”目光深情,可以看到眼前的那一双眼睛也同样深情的看着他。

    “俊云...”蔓雪低低唤了一声,微微眯眼,水龙头喷洒出来的水,溅在俊云精赤的背上,缓缓而流淌下来。

    空气闷热,身体更是狂热和期待。

    俊云看着她,身体压了上来,潮湿的气息更加的浓烈,柔软的唇直接落在蔓雪的腰腹上,由浅至深。

    这样的感觉,如同水于火之剑的交融一般,让蔓雪几乎感觉整个人都已经变得无力,脸上的水珠不停的顺着脸狭往下滑去。

    她不知道此刻的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滋味,纵然他们之间已经有过第一次。但是,上次他们完全没有任何的节奏。

    而这一次不同...几乎让她迷蒙了心智。

    白色的雾气,可以感到美丽的玉豆耸立着,随着指腹划过,而微微颤抖,俊云看着她的身躯,眼中划过的是目炫神迷,诱人的身躯在火热中更加的粉嫩,润泽欲*香,修长的双腿**不安的扭动着,原本紧闭的双腿,随着动作而将少女的神*秘处一览无际。

    蔓雪躺在地上,背后是一种温热,正是水往下流淌而去,漫过了自己的后背,当俊云的吻落在她脸上的时候,双手环上了他的脖颈。

    主动的献上了香吻,柔嫩甜美的吻挑逗着俊云内心的的欲*望,不管怎么说他是男人,此刻简单的动作早已经腾起一个男人的欲望。

    俊云的肆吻着,双手往蔓雪的下面抚摸而去。

    “恩...啊...”蔓雪娇叫了一声,双腿有点不安,直到手指抚摸到她私*密处的时候,才停止了不安。

    “俊云...”蔓雪低低喊了一声,俊云凝着她,背上承受着温热的水冲刷着,他微微一动,突然一挺,将男人炽热的一物进入了她的身体。

    紧窄的感觉很快的包裹了俊云的炽热,让他感到更多的快感。

    “恩...”

    蔓雪急促着呼吸。

    从俊云进入她身体的时候,只感觉到了一瞬间的紧绷和疼痛。慢慢的适应了耸动,一抽一抽,发出絮乱的声音。

    俊云凝着她的唇,随着动作,黑色的发丝滴落了水珠,落在她的脸上。

    蔓雪的双腿搭在俊云的腰上,承受着他一波又一波的进入,摩擦的快感让她几乎找不到东南西北。

    “俊云...啊...啊...”蔓雪的双手抓着俊云的双臂,配合着他的索取,似乎整个人都已经进入了高*潮,无法控制的渴*望更加浓郁。

    那种感觉就好像整个人在草原上狂跑一般,从未有过的快感,一波又一波的紧接而来。

    突然之间,他的大掌拖着她的腰,横跨在了他的腰上,炽热的一物再次的进入了她的私*密幽深。

    水一直在流,情*欲一直持续着....

    当早上的一缕明光照进来的时候,俊云才恍然之中醒了过来,随着转醒,身上有种瘫软的感觉。

    不由得身体动了动,转眼处正是蔓雪躺在自己的胸膛上,长长的睫毛投影着美丽。

    头恍恍惚惚的感到很疼,昨晚,他根本就没有喝酒,为什么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轻轻的伸手将蔓雪的头放在旁边,心里无奈一叹,随着动作而惊醒了蔓雪,只见她微微一愣。

    突然想起了什么,轻声喊道:“俊云。”

    “昨晚...”俊云苦涩一笑,“蔓雪,对不起。”

    “没有,俊云,你知道这一切我都是情愿的。”蔓雪看着他的侧脸,今天的天气有点阴沉,如他此刻脸上的神态。

    俊云转眸,看着她,光线有点逆转,看不清他眼里的流动着什么,声音歉意,“蔓雪,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力补偿你。”

    “补偿?”蔓雪的脸上划过一丝困惑。

    俊云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对,虽然,我知道对于你我不应该用金钱来对比。但是,我对你能够做的也就只能这样。”

    蔓雪看着他,微微蹙眉,“那你的意思是要打算给我钱?”

    话语落下的时候,蔓雪的唇边凝着一丝苦,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俊云,你知道我根本就不会要你的钱。你这样做,只会是侮辱我,真的。我希望我们之间可以保存最纯粹的感情。纵然,你对我没有爱,至少也有一丝情吧?”

    “一直以来我是把你当做妹妹看待。”俊云一边说,一边拿过摆放在一旁的衬衫,正打算穿衣时,蔓雪的手紧紧的抱了上来,闻着他的味道,感受着他的温度。

    “俊云,如果你感觉你是欠我的话。那你能不能看在这个份上有空多多陪我?你看行吗?”

    她真的很想放手,昨晚发生关系的时候,她一味的告诉自己那是最后一次。但是,她发现那不过是谎话而已。

    既然有了一次,怎么不希望有下一次呢?

    她喜欢他的爱抚,哪怕是把她当成了蔓宁宁,她都是愿意。

    “如果,蔓宁宁不肯原谅你的话。你能不能尝试着接受我?哪怕,你们之间和好了。我也希望我在你的心里能够有一席的地位。真的,我不需要你对我怎么样的好。我就想纯粹的成为你地下室的女人。”

    俊云听着她的话,心里一疼,“蔓雪,你不知道我跟宁宁这一次的误会。完全是因为潘琴的介入。所以,我不会让这样的事情第二次发生了。”

    他已经害怕,害怕失去。

    蔓雪看着他决绝的话语,心里划过一丝漫冷,点了点头,“我明白了。那...”下面的话欲言又止,手指抚摸着他的胸膛。

    被窝里的暖气弥漫着他们昨夜的温存。

    俊云感受着她的紧张,却还是伸手想去拉开她的手。如今,他真的不想在犯错了。

    别人都说冲动是恶魔。也有人说伤心的时候人的心智永远都是低落,没想到自己却真的沉浸在低落当中,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吧?

    “蔓雪,放手吧。”俊云的目光凝向她,漆黑如濯的目光当中,有的也只是歉意,而不是昨夜缠绵时的深情。

    她知道,一直都知道。他的深情只能够给她?

    慢慢的,蔓雪还是放开了手,低垂了眸,目光黯然,“对不起,我不敢让你为难。”

    俊云拿起了衬衫,随着她的话,而微微一愣,“该说对不起的人的是我。蔓雪,不管怎么样,以后,你在我的心里依旧是妹妹一样。”

    蔓雪没有说话,只是愣愣的坐在床上,床被掩盖了胸前一大片的肌肤,看着俊云优雅的穿上衣服和裤子。

    外面的光线有点暗,却还是将他的侧脸透射的如此的如魅。

    当俊云扣好最后一粒纽扣的时候,他突然转身看向她,脸上平淡,“今天,你就不要去上班了,好好在家吧。”

    蔓雪点了点头,昨夜的一切缠绵,真的让她还很疲惫。

    俊云看她答应,也没有说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