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55:眸光
    俊云微微沉默了下来,他跟蔓宁宁在一起三年多,都从未给她换过一次衣服。而现在...

    看着蔓雪此刻的状况,他终究还是点了点头。

    蔓雪的脸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意,很美丽,很晶莹透亮,伸手指了指一格抽屉。

    俊云会意,走过去抽出抽屉,里面摆放的全是睡意,不乏也有性感和可爱。但是,俊云只是拿了一套最为普通的睡衣。

    走过去的时候,脚步有点犹豫,要给一个女人换衣服,他真的是第一次。先不论他从小到大是不是被人伺候着的。

    至少,这样的事情从来都没有为蔓宁宁做过。

    “俊云...我冷。”蔓雪无力的靠着床背,看着他的脚步,心里怎么会不明白他的想法呢?

    但是,只要他对自己还有一点关心的话。那么,她只想好好的把握住机会。

    对不起了,蔓宁宁。

    心低里,她这样的想着,看着俊云渐渐的靠近床边,将手中的睡意先摆放在一旁,俯身,修长如玉般的手指轻佻起她的衣服,淑女蝴蝶扣子渐渐的被轻佻而开。

    可爱的灯散发出一种柔情的弧度,映着蔓雪美丽毕露的身躯,粉色的内衣掩盖着少女的酥*胸,若隐若现。

    她...纵然无法跟风情似水的女人相比较。但是,那散发着清香味道的身体真的足够让男人迷恋的资本。

    俊云的手极力的不想去触碰蔓雪的肌肤,视线也微微移开。

    直到蔓雪的上身衣服脱落,他拿过旁边的浴巾,擦着她的身体,动作有点笨拙,这也是他第一次为一个女人换衣服。

    尤其是他的身份本就是咬着金子出生的少爷,只有别人伺候他。他怎么会去伺候别人呢?

    蔓雪看着他的脸,有点红,那是一种粉色的红。

    心里突然一荡,伸手握住了俊云的手,往自己柔软的一处抚摸而去,俊云微微怔然,想去抽手。

    可是,蔓雪抓的很牢,“别动,我不过是想让你感觉一下我的心跳。如果有一天,我真的不存在了。我希望你可以记住我的心跳,好吗?”

    她的声音听起来,已经好了很多,没有像刚才那样,总是颤抖,喊着冷。

    俊云听着她的话,心里莫名的难受起来,看向蔓雪的眼睛,轻声开口,“蔓雪,你是一个很好的女孩,老天不会那么轻易的要了你。”

    蔓雪摇了摇头,脸色哀怜无比,“俊云,你不用安慰我。我知道我的身体....也许,你是因为这样而嫌弃我的吧?哪怕是最后一次,你都不愿意?”

    “不是。”俊云微微侧脸,轻蹙了眉,“我说过,我对你只是把你当妹妹一样看待,我并不会...”

    “你还是快点穿好睡意吧。”俊云拿过睡意,想让她穿上,没想到蔓雪阻止,俊云不解的看着。

    蔓雪微微低垂了眸,“没什么,我自己能够穿。只是,你的衣服也已经湿透了,俊云,你不如先去洗一个澡吧。”

    “不用,等一下我回去洗吧。”俊云轻声开口。

    蔓雪看着他的脸,说道:“俊云,你是不是.嫌弃我...”

    “没有。”俊云径直打断了蔓雪的话,唇上晶莹润泽,轻声开启,“蔓雪,你多想了。我怎么会嫌弃你呢?”

    “如果,你没有嫌弃。那...你就在我家洗吧。如果,你不洗的话。那么,就是代表你已经讨厌我了。”

    看着她的样子,俊云不想继续争论,点了点头,应道:“好,我洗。”

    听了俊云的话,蔓雪立马绽开一笑,笑容有点怜样,很干净。有那么一瞬间,俊云几乎会以为眼前的女人就是蔓宁宁。

    因为,他喜欢的就是因为蔓宁宁的清澈,直到如今的深爱。

    “俊云,刚才的抽屉旁边有一套干净的衬衫,是我原本打算在圣诞送你的。但是,一直不敢送,也就放在抽屉里面了。没想到,今天正好可以穿。”

    俊云凝了她一眼,点头,走到抽屉边,打开抽屉,里面正静静的躺着一件干净的衬衫和一条休闲的韩版裤子。

    “你放心,大小绝对可以穿。”蔓雪说这一句话的时候,很自信。

    她是俊云的秘书,能够随意的出入他的办公室里面的房间,衣服的大小她自然是看了俊云衣服上的尺寸而买的。

    俊云没有回答,只是拿了衣服,走到了浴室间,关上了门。

    浴室装饰的很少女,很梦幻的色彩。

    灯光很小,却很闪烁。

    俊云走到镜子前的时候,双手撑在洗手盆的两侧,定定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色有点苍白。

    黑色的发全部沾染在一起,湿嗒嗒的一片。

    他看着自己,显得狼狈。

    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一直以来他对自己都很有信心。为什么,现在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他不停的自问,终究没有任何的答案。

    突然之间,他感觉真的很讨厌自己。从来都没有这样的讨厌过,最可恨的是为什么要在那一晚接受潘琴的吻。

    俊云深吸了一口气,双手擦了擦自己的脸,随后,解开衬衫的扣子,衣服和裤子慢慢的脱离,露出精赤的胸膛,全身都沾湿,看起来更加的如魅。

    他走过去打开水龙头,从上而下的喷洒而来,空气中瞬间腾起了雾气,那么的迷蒙。

    温热的水珠溅在他的身上,寸着白皙的肌肤,那么的诱人。

    浴室的门无声无息的已经被打开,丝丝缕缕的迷蒙中,一双修长美丽的腿探人了进来,随后,门再次无声无息的被关上。

    这里的声音只有水龙头喷洒而下的淋声,俊云背对着她,没有发觉她的存在,只是沉浸在温热当中,似乎想用水冲刷心里的痛苦。

    蔓雪站在他的身后,长发垂落在胸前,酥*胸若隐若现,然而,身上却没有穿任何的衣服,赤裸裸的身躯就这样的站着,凝看着俊云散发出来的如魅和诱惑。

    她微微犹豫,终究还是步步上去,走进了淋浴的地带,水溅起扬落在她的身上,蔓雪走到俊云的身后,从后面抱住了他。

    赤裸的身躯紧紧的贴着俊云潮湿的后背,美丽的胸轻轻的积压着,因为,抱的太紧了,几乎可以感受到后面的胸贴很紧。

    俊云随着突如其来的动作,而微微愣住,双眼中水中挣扎的睁开来,斜睨了一眼身后的女人。

    长发已经彻底的淋湿,半掩的状态下,俊云整个人都僵住,那一眼他真的会错认她就是蔓宁宁。

    雾气迷茫,几乎可以模糊了人的视觉。

    “宁宁...”俊云微微侧了身,紧蹙着眉头,看着眼前的女人,羞态的模样,像极了。

    蔓雪没有应答,只是低垂着眸光。

    俊云握住蔓雪的手,亲吻在润泽的唇边,“宁宁,是你吗?”

    声音是疑惑,但是,他已经一把拥住了蔓雪,眼中的痛苦和愧疚清晰可见,轻声开口说道:“宁宁,对不起,我只想告诉你。这一辈子我只爱你一个人。你能够相信我吗?”

    “我相信。”声音温柔,尤其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更是让人错觉。

    “俊云,我相信你,你是爱我。”蔓雪的手紧紧的抱着俊云的腰,许是面对原谅,俊云的双手捧起了蔓雪的脸,长发沾染在脸的两侧。

    如玉般的手指轻轻的拨开,凝着雾气浓浓下的脸,俊云仿佛看到了蔓宁宁对自己的笑意,说着,“俊云,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一直在你的身边陪伴着你。”

    随着那一句话,俊云的心里忍不住一荡,轻轻凑了上去,吻在蔓雪的脸上。

    那一张清澈的脸满是湿意,刚才的话几乎让俊云感动。

    一只大掌按住了她的后脑,吻变得炽热,带着占有,几乎让蔓雪感到火热,而另外一只手握着她的玉腰,握的那么紧,紧的几乎可以感觉到胸前的圆润紧紧的贴着。

    迷蒙的雾气下,蔓雪的脸粉色如同桃园一般的美丽,映着浴池里面的灯光看起来更加诱惑无比。

    俊云紧紧的凝着眼前的女人,心里浮起的是一种深情的寄托,此时此刻似乎这里的迷茫迷乱的心智一般,狂乱的吻着,少了以往的温柔。

    也许,是太想得到,太爱了。所以,才会将情爱占有的彻底。

    “俊云...”蔓雪笨拙的紧紧抓着他的背,水龙头依旧喷洒着水,从上往下的流淌,她承受着狂热的吻,愿意。

    “宁宁,这几天我真的很想你。我真的不想在等了,今天晚上我希望你可以成为我的女人,我真的不想在等了。你愿意成为我的女人嘛?”

    蔓雪听着俊云的呢喃,点了点头,“俊云,我愿意,我愿意成为你的女人。”

    俊云的唇边浮起一笑,吻轻轻的离开,看着蔓雪的脸,然而,俊云的视线当中一直都是蔓宁宁可爱而清澈的笑脸。

    “宁宁,你相信我。我会对你好,我会疼你一生一世,真的。你相信我好吗?”

    蔓雪点了点头,脸色粉红如花。

    俊云见她点了点头,脸色如魅的牵起沉沦的弧度,低吻了下去,落在蔓雪白皙的脖颈上,轻轻的啃咬。

    “俊云...”蔓雪急促着呼吸,双眼也变得迷离起来,随着他的热吻,几乎让蔓雪有种想哭的感觉。

    那是感动的想哭,然而,不知道是水还是泪水从眼角滑落了下来,如同幸福的珍珠,最后滴落了下去。

    “俊云,让我成为你的女人吧。”蔓雪再次开口,语气那么的诱人。然而,这一句话也是她期待很久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