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54:冷颤
    蔓雪看着他微垂着眸,碎发低低垂落,摇了摇头,“不要,真的。俊云,我说了。今天晚上就当做是最后一次。之后,我一定会过的很好。继续以往的日子,只要能够在你的身边上班,我真的已经很满足了。”

    “或许,你从来都不知道。我在英国读书的时候,就已经喜欢你了。那个时候你太耀眼,而我...根本就走不近你的身边。只能这样远远的看着你,可现在我能够在你的身边上班,每天看着你,我真的感到很幸福。”

    泪水从眼角滑落了下来,俊云看着她哭泣的样子,心终究是不忍心,伸手抹过她流下来的泪水,捧起她的脸,看着蔓雪的眼睛,说道:“蔓雪,我们之间根本就不会有任何的可能。而我...从自从认识你之后,一直把你当做妹妹一样看待。所以,我希望你可以幸福。但是,这样的幸福不是我可以给你。”

    “为什么...”蔓雪看着俊云的双眼,幽暗中看起来更加的如魅,“我说过,今天晚上就当做是最后一次。之后,我还是原来的我。好吗?”

    俊云看着她,突然沉默了下来,双手缓缓的落了下来,抱歉的开口,“对不起,我不会在伤害你一次。也许,你认为那是最后一次。但是,对于我来讲是对你的愧疚,也是对宁宁的愧疚。”

    蔓雪听到“宁宁”两个字的时候,突然苦笑了起来,“俊云,你真的是一个好男人。如果不是那一晚,也许我们之间从来都不会有这样的结合。”

    “蔓雪,不要在说了。”俊云的眉宇间全是痛苦,伸手,拿过衬衫穿上,蔓雪看着他扣上了扣子,将魅惑的胸膛掩盖在衬衫下。

    随后,拿起蔓雪的风衣,披在她的身上,看了她一眼,低沉开口:“蔓雪,你早点回去吧。”

    “那你呢?”蔓雪怔然,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俊云已经开了车门,径直下车。

    雨丝丝漫漫的冷意随着下车而铺盖吹来,很快的淋湿了他的眉眼,滴答在脸上,凉凉的冷意。

    蔓雪透过车窗,看着他的背影,明明是很近的距离,却感觉真的很遥远,不知道是不是雨水的关系,隔离了距离。

    泪水迷蒙,蔓雪转身打开车门,跑了出去。

    外面的冷意很快的包围了全身,蔓雪下意识的将双手护住胸前,跑上前去,雨水淋湿了身体,衣服,顺着脸狭流了下来。

    许是跑步溅起了地上的水声,俊云转眸往后看来,微微眯了眼,雨珠从睫毛处低落了下来,声音在雨中听起来有点模糊,“你怎么下车了?”

    “那你又为什么要下车?你明明知道外面下着雨,为什么还要执意要走呢?”蔓雪跑到了他的面前,昂头看着他,这里的光线比车里的微微明亮一点。

    俊云凝着她的脸,泪水和雨水早已经混合在了一起,眼中呈现着几丝血丝,心里有点疼痛,“蔓雪,我并不是...”

    突然,俊云苦笑了一下,叹了一声,“我真的很恨我自己,为什么那一晚上会对你发生这样的事情?”

    蔓雪看着他,沾染了雨水的脸,有点迷蒙,“原来,你下车是为了这个事情吗?可是,俊云...你要知道。这一切我都是愿意的,真的愿意。”

    她一边说的时候,一边握上了俊云的手臂。

    俊云斜睨了一眼,眼中划过哀愁,“也许,你是愿意。但是,在我的心里却是对你一种愧疚,也是对她的愧疚。”

    “蔓雪,让我静一静吧。”俊云的声音变得温柔了起来,神态无奈。

    蔓雪微微沉默,衣服已经被雨水渗透,丝丝缕缕的冷从脚底蔓延,目光依旧看着他的脸,轻轻摇了摇头,“俊云,上车吧。你这样淋着雨,会生病的,就算是我求你了好不好?”

    蔓雪的手紧紧的抓着俊云的手臂,如果可以她真的好像抓着他一辈子不放手。但是,他终究不是自己的。

    也许,这一切都是天注定。

    那一晚的发生,也许是对自己的一种满足。女人的爱情不一定会成为婚姻,但...女人的第一次能够给一个自己所爱而值得付出的男人。那是属于一种幸福,真的是幸福。

    也算是一个女人的回忆,不管怎么样...人生中的每第一次总是很清晰的保留在脑海当中,不管是快乐还是伤心,永远都记得。

    俊云伸手轻轻的拉开了她的手,唇边扬起无凄的一笑,“没事的,你放心吧。不过是在雨中站一会,想清醒一下而已。真的没事。”

    蔓雪的手被俊云拉开,发现他的手掌已经没有了刚才在车里的温暖。此刻,有点凉凉的湿意。

    “蔓雪,你回去吧。我只想一个人静一静,你不用担心。”俊云看了一眼幽暗的灯光,将雨丝看起来更加的迷茫。

    随着话语的落下,俊云从蔓雪的身边走过,蔓雪笔直站在雨中,看着他从自己的眼前慢慢的经过,侧边的方向,看见了他幽黑的睫毛沾染上的雨珠。

    他的衣服湿透的彻底,水珠还不停的往下滴落着,黑色的发也不停的落着水珠,滑落在脸狭,直到脖颈。

    心很揪心,很疼痛,蔓雪伸手擦了一下眼前的雾水,慢慢的转身,看着走在前面的俊云,背影那么笔挺,白色的衬衫紧紧的贴上了他的背。

    前面的路,正是往蔓宁宁的住处而去。

    他是想去找她吧?

    蔓雪紧蹙了眉头,突然跑了上去,从后面抱住了俊云,紧紧地,“俊云,就算是我求求你了好不好,不要继续淋雨了。”

    俊云停止了步伐,低垂了眸,看向握在腰上的手,正打算去掰开,没想到蔓雪的手握的更加的紧了,“俊云,求求你了,回去吧。”

    哭泣的声音搀和着雨声,丝丝缕缕的透着无奈。

    蔓雪的脸贴上俊云背,很冷,很冷,“如果你不上车的话,就让我跟着你一起淋雨吧。”

    “蔓雪,为什么你要那么傻呢?”俊云的手僵在半空中,悠悠的垂落在两旁,无奈的一叹,目光看向蔓雪的时候,突然发现她的脸惨白惨白。

    “蔓雪,你怎么了?”俊云不安的看着蔓雪的脸,脑海之中,突然想起她有心脏病。

    难道她...

    俊云立马俯身抱起她,往车里走去,蔓雪握在他的怀里,衣服的湿意紧紧的贴着,嘴唇发紫,身体微微颤抖着,“好,好冷,俊...俊云...我...我好冷。”

    俊云凝了她一眼,眉头紧蹙,立马开了门,将她放进里面,“蔓雪,我马上带你回去。”

    话语落下,门关上的时候,蔓雪的脸上划过一丝狡黠的笑意。,缩卷在副驾驶上面,看着俊云打开驾驶门,坐下。

    脸上满是担忧,看样子他也是真的着急。

    蔓雪看着他的神态,心里浮起一丝满足和幸福。

    至少,在他的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的位子存在的吧?甚至,此刻的他满脑子应该只有她的安危,而没有蔓宁宁的身影。

    车子开启,俊云的唇紧紧的抿着,以最期限的快速往蔓雪的家开去,一路的风景,都不过是一晃而过。

    路灯照在他的脸上,只是将他的脸看起来忽明忽暗而已。

    蔓雪微微动了动,嘴唇上的紫色早已经退去了不少,可能是车里的暖气,已经渐渐的变成了一丝红色。

    她的手伸过来,放在了俊云摆放在档位上的手时,明显的感觉到他微微的一怔,唇边划过一丝笑意。

    至少,他没有拒绝。

    而她手上的另外一只手,握着一支精致的唇膏,悄悄的跌入在车的底座,无声无息的动作。

    当车子开到后,俊云不想管这一条路到底有多么的不好,直接开了进去。

    外面的雨越下越猛,搀和着风,有点肆意的天气。

    天空很黑,早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

    俊云把车子直接开到蔓雪的家门口,望向她,“你有地下室的钥匙吗?。”

    “在我的包里。”

    蔓雪轻轻的回了一句,声音有气无力。

    俊云立马从后座拿过包,一眼就看见了包里静静摆放的药瓶,那是吃心脏的药,心里不知不觉的揪心起来。

    立马拿出钥匙,开启了门,车子直接开入地下室。

    门幽幽的关上之后,隔离了外面的雨丝,俊云下了车,打开副驾驶的门,俯身将蔓雪抱在怀里,往楼上跑去。

    蔓雪的家,他来过一次。也知道大致的环境,以及蔓雪的房间。

    所有的房间灯光璀璨,俊云抱着她走进房间后,立马将她放在床上,“我先出去,你换身衣服吧。”

    蔓雪躺下后,看见俊云要走,立马拉住了他的手,声音很无力,脸色在灯光下白的彻底,搀和着晶莹的白。

    “我...我一点...力气...也没有。俊..云...你...咳咳...咳咳。”话语说到一半的时候,她突然咳嗽了起来,捂着唇,“冷...好冷....”

    她的身子微微的颤抖,另外一只手紧紧的抱着自己。

    “我先去帮你拿一块毛巾。”俊云从她的手中抽出,走到卫生间,拿来一块干净的白色浴巾,走到床边,替蔓雪擦起了头发。

    “我...我想换...衣服...冷...“蔓雪美丽的脸上有丝痛苦,再次拉住了俊云的手,”俊云...你...能不能...帮我换一下....衣服?”

    蔓雪说话,都搀和着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