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52:真相
    所以他也会有这样的第一次,第一次被一个女人赤裸裸的拒绝。

    心里一直想的都是报复。但是,自己真的了解自己有几分呢?

    空气有点寂静,寂静的感觉眼前这个女人很温柔,是她从来都没有在他面前表现出来的温柔,这样看着,有点恍惚的感觉。

    “吃吧,等你吃完之后,早点走吧。”蔓宁宁放了筷子,没有胃口。

    “女人,你就那么狠心?”杨少微眯了眼,定定的看着那一张美丽的脸,“女人,我告诉你,你刚才所说的一切都是你个人的想法。

    蔓宁宁怔了一下,嘴角翕动,声音搀和着决绝,“你可以认为我的想法是错误的,但是,我希望你可以明白。我...不会喜欢你。所以,我们真的不会有任何的交集。我希望从今天之后,我们...不要见面了。”

    最后一句话落下之后,蔓宁宁站起身,走到门边时,低垂看着自己伸手,打开了门,风搀和着里面的热意。

    “走吧。”

    她站在门边,低垂着眸,只是看着自己握在门把上的手。

    而这一次杨少也没有说什么话,灯光映着他的脸,有点妖治的哀伤,这样的哀伤不应该出现在这个男人的脸上。

    或者说,恶魔怎么会有哀伤呢?

    他站起身,默默地走出去,当走到门边时,转眸盯着女人的侧脸,有点苍白。随后,脚步迈出。

    那一道身影消失在视线当中时,蔓宁宁快速的关了门,重重的声音回荡在房间里,带着一丝哀伤。

    直到那一刻,蔓宁宁再也无法忍住。

    泪水瞬间溢出,沾湿了整张脸,背靠着门被,无力的瘫坐了下来。

    似乎,从杨少出去的那一刻开始。他们之间的锁绳也彻底的了了。而,俊云...她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

    面对这一份感情。

    也许,他们之后不过如同陌生人。

    杨少出门后,看着那一扇门无情的关闭。他站在门口,定定的看着那一扇门,不知道站了多久,也不知道看了多久。

    直到感觉累了,疲惫了,才转身离开。

    雨不知不觉的下了起来,蔓宁宁回到卧室之后,一直辗转反侧,静静的听着雨的声音。

    咖啡厅。

    俊云静静的看着雨水从玻璃上直流而下,自从进来这里之后,咖啡一杯冷了又是一杯,也不知道服务员已经来换过多少次。

    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尤其是无法面对杨少对她的靠近,最可恨的是杨少对蔓宁宁不过是玩弄而已。心很怒,也很恨自己。

    幽暗的灯光有点恍惚,映在他的脸上,很美丽,也透着一丝哀愁。

    原本,雯悠也想跟着他一起来。但是,最后俊云拒绝了她。

    此时此刻,他只想好好的静一静。

    时间慢慢的在流逝,好比此刻的雨水,顺着玻璃幽幽的滑下。

    一名服务员走过来,扬起礼貌一笑,说道:“先生你好,我们店要开始打样了。”

    突然的声音打破了他的沉浸,俊云离开外面的视线,落在服务员的脸上,伸手拿出包,抽出一张金色的卡,“今晚,我包了。”

    “可是,先生...”服务员正打算说什么的时候,只见,一名女子正从外面走了进来,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大衣,左胸口上别着一枚可爱的蝴蝶结,领子是花边行,将女子的脸看起来更加的清澈精致。

    高跟鞋的声音越来越近,映着灯光,将身影拉拉斜长。俊云下意识的看去,对上一双干净的眼睛。

    “该回去了。”蔓雪走近,脸上是一抹焦虑。

    俊云微怔,仿若刚才从她的脸上看见了蔓宁宁一般。

    不由得唇边凝着一丝苦笑,问道,“你怎么来了?”

    蔓雪看着他的表情,心里一疼,眼中已经有点酸酸的感觉,头顶上还有水珠的残痕,晶莹剔透。

    “你知道不知道,我一直在找你?”蔓雪看着他,静静说道,“俊云,我真的不希望看到你这个样子。”

    她一直都是叫他俊云哥哥,但是,今天晚上她却只叫他俊云。

    这一点小细节,俊云没有发觉。

    他凝了一眼咖啡杯里溢出的淡雾,“蔓雪,我没有什么,我只是想在坐一会儿。”

    “算是你还想坐一会儿,你也要看看人家都打样了。”蔓雪直接拿起了他摆放在桌上的金卡,拉起他的手。

    蔓雪的力道本来就不大,但是,俊云还是顺着她的力道而站起了身。

    “今天晚上的钱,我明天来付。”蔓雪淡淡的说了一声,拉着俊云的手臂往外面走去。

    此刻,还下着雨,不大,也不算是茫茫细雨。

    “你等一会。”蔓雪落下这一句话之后,跑到外面开了车过来,俊云没有拒绝,直接上了车。

    这一辆红色的奥迪跟蔓宁宁的车一样,有时候真的很凑巧,她姓蔓,她也是姓蔓。甚至,车子里面居然流淌着一首《勾勾手》偶尔撒娇加点耍赖有你关心她熬夜不睡即使疲倦电话不肯挂喜欢你陪伴涂鸦在听她说说傻话轻轻的亲吻脸颊不厌其烦说爱她偶尔霸道因为不安怕你不要她假装好强其实委屈眼泪等你擦不快乐她自己藏就算被笑是傻瓜只想甜的衔颗糖在你胸口慢慢的融化...

    这一首歌是蔓宁宁最喜欢哼的歌,也是她所喜欢的。爱情偶尔需要添加一些味道,不是苦的,而是幸福。

    有时候宁可洒的是雨水,也不愿意是泪水。

    蔓雪开着车,直接开到了一处公园外围之后,停下车子。

    这里不远处正是一所游乐场,从他们那个视线看去,可以看到摩天轮的影子,高塔上的灯光正好照下来,将雨丝看起来斑斑点点,透着浮华。

    雨刮器不停的刮着,蔓雪看了一眼远处的摩天轮,目光渐渐的落在了俊云的脸上,“为什么不跟她说清楚呢?”

    很突然的一句话,语调没有了往常的少女气息,有的是认真,那一种认真几乎让俊云有点陌生。

    他微微一怔,下意识的转眸,看向蔓雪,表情无奈,“解释,如果她能够听我解释就好了。”

    蔓雪沉默了一下,开口说道:“俊云,如果现在让你选择放弃她,你能够放的下吗?”

    这一个问题,她很早就想问了。

    也许,之前真的很希望他们可以在一起。因为,只有这样她才会看到俊云脸上的笑容。哪怕看着他们甜美的样子,会吃醋,会羡慕。

    但不管怎么说也比他开心来的重要。

    可如今,她发现自己真的很需要他。尤其是那一天他们之间发生了之后,她的第一次就这样的...自愿的...给了一个自己喜欢的人。

    她不感到后悔,反而是幸福。

    但是,随着时间,随着此事的状态。蔓雪反而希望俊云可以放弃蔓宁宁,这样一来她可以顺其自然的告诉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

    俊云的脸一半陷入在黑暗中,看不真切的表情,只听他轻声出口,“我不会轻易放弃这一段感情。”

    “除非...她不爱我了。”说这一句话的时候,声音有点低,低低的哀伤。

    蔓雪看着他的侧脸,几缕前额的发滑下来,“我明白了。”

    终究忍不住,蔓雪伸手抹去脸上突然滑下来的泪水,“我希望你们可以重归愈好。真的。”

    越说泪水越止不住的流,声音低缕。

    俊云微眯了眼,看去,晶莹的泪水流淌在蔓雪的脸上,“你...”

    下面的话,欲言又止。

    “那天,我是不是...”

    “没有。”蔓雪打断了俊云的话,无声无息的哭泣,眼睛已经有点搀和了血丝,看着俊云,摇头,“没有,我们真的没有。”

    她哭泣的样子,让俊云想起了那一晚,就是艳照门发生的那一晚。他气愤,气愤的开车离去,后视镜里一直都是蔓宁宁拍着窗户,哭泣呼喊的样子。

    曾几何时,他让蔓宁宁这样的哭泣过呢?

    不知不觉间,俊云伸手划过蔓雪的脸,抹去她脸上的泪水,有点潮湿,“对不起,那天晚上,我...我不应该...”

    “没有...”蔓雪摇头,定定的看着俊云的那一双丹凤眼,黑色的瞳孔中满是歉意。

    她根本就不要他对自己有任何的歉意。

    “为什么你要逃避呢?”俊云微微蹙眉,心里划过一疼,那一天晚上他喝了酒,车里发生的一切他虽然记得并不那么清晰。

    但是,他可以确定他们之间真的发生了。

    还有车里的那一滴血,她的第一次就这样被自己给...一想到此,俊云更是痛恨了自己,为什么要这样?

    “俊云,你不要在说了。我们真的没有什么,真的没有什么?”蔓雪哭了起来,心里何其的纠结。

    她真的很希望可以跟俊云在一起,但是,看到他的不开心,宁可自己不开心,也不愿意看到他这样的痛苦。

    “蔓雪,你告诉我,我到底该怎么补偿你?”俊云将她的一缕发拂过耳后,定定的看着她。

    眼中的歉意那么明显,漆黑的瞳孔,如同世上最美丽的宝石,那么的唯美。

    泪水迷蒙了蔓雪的眼睛,对视着那一双熟悉的眸子,咬了咬唇,看着他的手继续擦着自己的脸狭。

    鼻息间,是他的味道,非常好闻。

    “告诉我,我该到底怎么样才可以补偿你?”他的声音再次响起,微微低哑。

    蔓雪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盯着他的眼睛看,似乎带着沉沦,“我不要你的补偿,我不要。我...我只想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