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51:如魅
    也不知道是不是此刻饿的关系,味道真的不错,吃了一口忍不住想吃第二口的欲望。甚至,年糕很有嚼劲啊。

    “不错,不是我夸你,你做的真的不错。”他赞道,吃起来没有了优雅,却倒真的像个孩子一般。

    蔓宁宁看着他,心里涌上一种莫名的感觉,说不上来,却也不讨厌吧。

    “女人...如果可以的话,我以后可不可以经常来这里吃饭呢?”声音有点认真,嘴巴却依旧嚼着。

    杨少的目光如魅,却透着期待。

    真不知道这个男人想的是什么,蔓宁宁看着他,轻轻摇了摇头,“我希望从明天开始,你不用再来接我了。”

    “女人,你在扯开话题?还有,为什么不能让我来接你呢?”眼中的不悦那么明显,但是,他的语气不重。

    杨少盯着蔓宁宁,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留恋俊云什么呢?难道,她就没有看到这个男人跟其他的男人都是一样的吗?

    天下男人都是如同乌鸦一般的黑。

    其实,这样的话从来都是不打诳语,很现实。

    尤其是这样的一个社会。

    “我只想静一静,我不希望任何人来打扰。”蔓宁宁开口说道。

    “什么叫做不希望任何人打扰?”他微眯了眼,反问。

    什么叫做不希望任何人打扰?那不过是心累了,想休息了。至始至终,蔓宁宁都从来都没有渴望过童话世界的爱情。

    但是,遇上俊云之后,才发现童话世界的爱情离自己其实真的很近。没想到,时间证明了一切。

    这一切已经在眼前破碎。

    突然之间,她反而羡慕了普通的生活。宁可不要所谓的白马王子,只要有一个男人真心实意的爱她,足够。

    哪怕早上只是喝喝豆浆,吃吃油条,一日三餐很简单的饭食。她都愿意,只要心里是幸福,就真的足够了。

    杨少看着她,脸上的哀伤更盛。有时候,宁可希望这个小女人对他生气,也不愿意看到这样无声无息的伤心。

    这样的感觉,有时候很恍惚,恍惚的都感觉陌生了。

    或者说,都忘记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

    真正的报复,他才迈出了一步。却发现一切都不是自己所想的那么简单。

    蔓宁宁突然放了筷子,目光紧盯着他,蓝色的光泽微涌,“你喜欢的是我什么呢?是身体还是心?”

    是身体还是心?

    这一个问题突然有点难倒了杨少,的确他一直以来想着是报复,报复这个女人。因为,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可以这样的对待他。

    尤其是到至今还想着报复。

    那么,他要报复的是她的身体?还是心呢?还是,自己真的喜欢上了这个女人?

    喜欢?

    杨少的心徒然划过冷笑,他怎么会喜欢上这个女人呢?

    然而,感觉心里有点闷闷。

    “既然没有回答,就是代表什么都是不喜欢?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一直缠着我呢?”

    原来,她是想借这个话题,来远离他?

    突然之间,杨少似乎明白了什么。

    他的脸上微微绽出一笑,盯着那一双清澈的眸子,很干净,干净的几乎没有任何的瑕疵,就好比她给别人的感觉就是这样。

    “不说话,不代表不喜欢。说不定,那是一种默认。”

    蔓宁宁轻轻笑了起来。

    这几天,杨少很少见她笑,虽然不是从内心发出来的笑。但是,笑起来的样子的确很美,就好像是一张白纸,渲染了一朵美丽绽放的梅花。

    “怎么?我有说错吗?”

    蔓宁宁摇了摇头,开口说道,声音软了下来,“其实,我想你也应该不知道什么是喜欢吧?可是,我懂。”

    她顿了顿,继续开口,“你知道我为什么会为他伤心吗?那是因为我喜欢他,或者说是到了爱的境界。你跟他不一样...俊云,真的很温柔的一个男人,也很耐心。只要我喜欢,他都会愿意去做。我生气的时候,他会哄我。纵然,我跟他之间的爱情不被他母亲看好,但是,他一直都坚持着。”

    蔓宁宁低垂了一眼,筷子握在手中,随意的扒着碗里的年糕,“他为了能够跟我在一起,特意出国。有时候这些付出足以证明了。”

    “证明了又能够代表什么?他照样不是搂着其他的女人嘛?”杨少冷哼了起来,看着蔓宁宁,问道,“你以为温柔又能够怎么样?记住,那一天晚上他的深情的样子,足以证明他跟其他的男人没有什么两样?”

    “至少,我比他真实。明明他在外面有了别人,为什么还想掩饰什么呢?”

    杨少的心有疼,也有点困惑。

    困惑的是,为什么蔓宁宁依旧记得他的好呢?

    蔓宁宁不可否认,“那天的事情,我一直记得。但是,他想掩饰至少他的心里还有我。如果连掩饰都不愿意,那只能说明那一份爱情早已经不复存在。”

    杨少的脸冷了下来,“真没想到你到现在还在帮他说话,说不定他现在正搂着别的女人吃饭呢。”

    随着这一句话,蔓宁宁突然沉默了下来。

    杨少看着她,“我说的是实话。”

    蔓宁宁淡然一笑,依旧拿着筷子扒着碗里的东西,“那你呢?”

    “我什么?”杨少困惑的问道。

    “你徘徊在那么多的女人当中,应该有那么一两个是喜欢的吧?”蔓宁宁看着他,脸上表情淡淡,“就好比是她。”

    “你指的是谁?”

    “娜微儿。”

    杨少不解的扬眉,“为什么你说我会喜欢她?”

    “难道不是吗?”她笑,灯光下的显得她的肌肤晶莹透亮,“你的花边新闻一直源源不断,但是,我知道的是你为娜微儿付出的至少比其他的女人付出的多的多。”

    杨少只是看着她,没有说话。

    “娜微儿能够走到影后这个位置虽然也有她的艰辛,但是,我想你不可否认的是你为她请了大批的枪手为她炒作,安排导演给予最佳的戏份。不仅仅如此,至少在经济方面,我想你也给了她不少吧?”

    “还有呢?”随着她的话,杨少来了兴致,这个女人知道的还真的不少?

    “其他的,你为她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明白。至少,你给予了她一定的保护,不受到一定的伤害。其实,你连自己喜欢上了她也不知道的吧?”

    杨少的脸上微怔,随后,眼中浮起一笑,“你似乎看的很透彻?还是说你喜欢的人是我?而特意说成我喜欢了别人吧?”

    虽然,他不是女人。但是,女人的小心思他怎么说也多多少少的知道一点吧?

    他的目光有点得意洋洋,“女人,我说对了吧?你刚才说那一些话其实你是自己喜欢了我?不然的话,你怎么会知道的那么多呢?”

    “我...”

    “女人,你就不用解释那么多。往往去了解这些就是因为在意,你是喜欢我,所以才知道了这些事情。或者说,你已经在吃醋了。”

    杨少径直打断了她的话,眯眯一笑。

    蔓宁宁听着他的话,感觉笑也不是,哭也不是。

    为什么男人可以如此自恋呢?还是说正因为他的身份,所以,注定了只要是女人都必定如同蝴蝶一般,引诱而来?

    肆无忌惮的认定只要自己有点感觉的女人,一定会被自己所吸引。

    “杨少,你认为我会喜欢你吗?”蔓宁宁的语气变得认真起来,“如果,我真的是喜欢你,我就不会拒绝你一次又一次的邀请了。”

    的确,她一直都在拒绝。

    纵然是欲情故纵的手段,也没有必要用那么多次。

    “杨少,你之所以知道你为娜微儿付出的事情,是雯杰迪告诉我的。之前为了访谈,他透露了给我听。我想对于娜微儿来讲,她也更加的希望你是她的保护伞吧?”

    对于蔓宁宁的话,杨少突然发现自己无力反驳。

    “其实,你对于我根本没有必要来纠缠。我们之间永远都没有一个终点,最主要的是你对我不过是贪图一时的新鲜。因为没有得到,才会不择手段的想要得到...也许,你之前没有遇上过一次又一次拒绝你的女人。所以,你才肆无忌惮的想要玩弄和报复,只是因为没有得到。”

    蔓宁宁顿了顿,目光一直紧紧的看着杨少,“你有这个时间和耐心来把追求女人来做乐趣,但是,我不同。我需要的是真正的感情。而不是以感情当做游戏。”

    一字一句,似乎看的很透彻。

    这个女人一直以来都是看的很明白?

    的确,他是在报复。只是,因为没有得到。所以,才会一味的玩弄。

    “如今,你更是趁着我跟俊云发生矛盾而闯入了进来。但是,杨少...我敢打赌。当你真的得到我的时候...你会腻烦。因为,像你这样的公子哥...女人需要的是保质期。你的保质期太短,太短。短的只是想品尝一下花费心思之后的好奇。”

    “我不是你想要的女人,同时,你也不适合我。我们之间根本就不会有任何的交集。所以,你不要花任何的心思了。”

    杨少怔怔的坐着,看着她的唇一直一开一合。这是他们认识以来,第一次见她说那么多的话。

    同时,也是她真心的告诉了他。他们之间真的不合适。

    杨少的脸没有一点表情,看不出到底在想什么。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如果换做是其他的女人跟他说这一些话的话。

    那么,他必定早已经离开。

    不对,应该是不会给别人说这种话的机会。而且至始至终他都不曾遇上过那么一心想要得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