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49:主意
    或者说,她真的很相信他们之间的爱情。总以为爱情如同水晶一般的清澈,永远都不会有瑕疵。

    只可惜,她太认真,认真的直到发生了,都以为还是在梦中。

    真的很希望,一夜醒来之后,这不过是一场虚无的梦罢了。

    当太阳照进来的时候,蔓宁宁才疲惫的睁开眼睛。昨夜,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

    下意识的看了看身边,早已经没有了梦雅静的身影。

    不过,自从梦雅静搬到这里之后。她还真的很少看见她睡懒觉的时候,宁可早起,把早起的时间跟精力都花在打扮上面。

    蔓宁宁透过窗户,看了一眼碧蓝的天空,明明是那么美好的天空。却无法感觉到任何的快乐,有的也只有疼痛。

    起床穿衣之后,蔓宁宁拿着包正打算出门时,蓦地心里微惊,看向站在门口的男人,疑惑的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站在门口的男人,穿着一件黑色v领韩版毛衣,发型帅气。然而,那一双眼睛无比的美丽,如同早上的蓝天,璀璨光芒。

    “我昨天晚上就跟你说了,从今天开始就会来接送你上下班。”他的声音幽幽的开启,淡淡的看了一眼蔓宁宁,目光落在她的肩膀上。

    正披着他昨晚送给她披风,嘴角处绽开了一抹淡淡的笑意,不深,心知肚明。

    蔓宁宁顺着他的目光,低垂了眸,看了一眼,“这一件披风,谢谢了。”

    说完,直接往电梯走去。

    杨少的脸上笑意更深,其实,这一件披风本来就是为她准备。没想到,昨晚连老天爷都在帮他。

    走进电梯后,两个人再次陷入了安静。

    杨少站在身后,看着她,蓦地伸手拂过沾在她脸上的长发。蔓宁宁微愣,看去,微微蹙眉,“你干什么?”

    “你的发都快进入你的嘴里了。”看着她的表情,杨少的脸也瞬间有点不悦,这个小女人的警惕心也太强了吧?

    蔓宁宁摸了摸脸,看了他一眼,继续沉默了下来。

    直到电梯打开时,一名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正毕恭毕敬的站在门边,看见杨少时,微微低垂了眸。

    杨少淡淡的凝了一眼,径直往外面走去。

    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立马上前,为他们打开了车门,蔓宁宁微微有丝犹豫。正当要上车时。

    一辆白色的车呼啸而来,稳稳的停在黑色的车对面,车门打开,俊云从车里下来,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和西装,下面依旧是白色。

    完美的如同从童话故事中走出来的白马王子,不管是什么动作都透着无尽的优雅和高贵。

    蔓宁宁微微一愣,心里再次划过心酸。

    忍着一丝疼痛,回眸打算坐进车里。然而,俊云已经走上来,声音透着几丝痛苦和无奈,“宁宁。”

    不过是一声名字而已,却好像牵动着蔓宁宁的心。

    蔓宁宁转眸看去时,杨少拦在他的面前,冷冷的看着俊云,问道:“你过来做什么?我告诉你,你现在已经没有任何资格跟她在一起了。”

    “杨少,你什么意思?”那一双美丽的丹凤眼,触到蓝色的眸光时,瞬间黑沉了下来,“你让开,那是我跟她两个人的事情。”

    “两个人的事情?可惜,你也要问问她愿不愿意听你的解释呢?”杨少斜睨了一眼站在门边的小女人,开口说道:“宁宁,你想清楚了。这个男人是披着羊皮的狼,千万不要被他的小温柔给迷惑了。”

    蔓宁宁微蹙着眉,手掌已经渐渐的握成了拳头,看着他们两个,心里很乱,“俊云,让彼此都静一静吧。”

    这一段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误会跟被误会。尤其是从艳照门开始,他们之间似乎渐渐的被什么在隔离开来。

    “宁宁,我希望你可以听我解释...”俊云喊道,眼中流转着忧伤。

    蔓宁宁看在眼里,低低一笑,笑容那么恍惚,恍惚中是那么的愁,“我也想听你解释,但是,对于目前我只想安静一下。”

    说完,蔓宁宁直接上车,关上了门。

    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她不是不想听他的解释。而是,一切发生的太突然,她太相信他们之间的感情了。

    所以,直到发生了事情,才会无法面对,无法接受。

    杨少放了手,微沉着脸,看着俊云,“俊少,我想你应该要学聪明才是。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何必这样恋恋不忘呢?”

    “你什么意思?”俊云紧蹙着眉,盯着杨少的眼睛,“你到底跟宁宁说了什么?”

    眼中的火焰清晰可见。

    杨少冷冷一笑,说道:“你以为呢?我根本就不需要说什么?我只想告诉你,别对一个女人太认真了。”

    “你...”

    “我不妨可以告诉你,我一定会得到她。不仅仅是她的身体,还有...她的心。只不过,我不会像你一样。对一个女人那么死心。”

    他笑,笑的危险而又妖治。

    “放心吧,我不过是在挑战而已。她...是我想要得到而没有得到过的女人。等我有一天不想玩了,我自然会把她让给你。”

    “混蛋。”俊云紧握着拳,直接挥去。

    杨少也不是吃素的,早已经躲避了他的拳头,看了他生气的样子,得意一笑,“其实,你现在把她让给我。直到我玩厌了,不想要了,她自然还会回到你的身边。而且,我听说潘小姐对你爱慕已久。你应该多玩几个女人,才对得起自己。”

    “我告诉你,就算宁宁不跟我在一起了。她也绝对不会跟你在一起。”那一句话,俊云说的很自信。

    但是,眼中的怒火早已久燃烧了很久。

    杨少听到那一句话的时候,蓝色的瞳孔微缩。

    没有想到,他们两个人居然说出的话能够一样。

    心,蓦地酸了起来。

    “你看着吧,她一定会选择跟我一起。”杨少后退了几步,指腹划过自己的薄唇,冷冷一笑,真到走进车里后,才收敛了所有的冷意。

    俊云笔挺站着,心里划过一丝哀伤,看着车门合璧,缓缓发动,从他的视线离开。

    阳光下,他的身影被拉的很长。

    俊云紧紧的握着拳头,狠狠的把拳头砸在了墙壁上,皮肤划破,血丝丝缕缕的溢了出来,残留在墙壁上。

    看起来异常的妖娆,刺目。

    他的脸上没有一丝疼痛的感觉,有的也只是痛苦。如果,可以他真的希望昨晚的一切不过是一场惊虚。

    可是,如果终究是如果。

    蔓宁宁坐在车上,目光一直看着车窗外,心里烦躁无比。

    杨少紧紧的看着她美丽的侧轮,完美无瑕的肌肤如同瓷娃娃一般,阳光下,更是显得肌肤晶莹透亮。

    然而,她的脸上无法忽视就是丝丝缕缕的愁容。

    一路上的沉默,直到车子开到一品杂志才停了车。

    “晚上,我会来接你。”他看着她,司机早已经下了车,为她打开了车门。

    蔓宁宁下车之际,回眸了一眼,没有回答,直接往外面走去。

    车门关上的时候,一张妖治的脸上泛过玩味和戏谑,手指敲打在大腿上,司机上车后,杨少微眯了眼,问道:“你认为她会爱上我吗?”

    司机显然一愣,没有想到少爷居然会来问自己。

    司机想了想,开口,“少爷,只要你想要得到的女人,必定能够得到。”

    杨少看着外面的光景,冷冷一笑,一切的一切才不过刚刚开始。他一定会得到这个女人,只不过到最后,也必定会看着她哀求自己的样子。

    他的忍耐已经到了一定的程度,得不到的东西。反而感觉越来越有意思了,她会为自己的倔强而付出一定的代价,一定会的。

    雯悠站在最高层,从上往下的看着那一辆黑色的车子停下之后,没有想到下车的居然是蔓宁宁。

    她的笑容渐渐的扩大,因为,她认得那一辆车子的主人---杨少。

    看样子,之前的艳照都是属实了?

    握着杯子的力道越来越大,她冷哼了一声,原本以为这样的事情发生之后。蔓宁宁跟俊云必定会分手。

    没想到,和好的那么快。

    现在,亲眼看到蔓宁宁从杨少的车里下来,说明了他们之间是有奸情的吧?

    雯悠阿娜着身子走到办公桌边,想了想,放下杯子,拿起桌上的手机,搜索了一下俊云的号码,按下拨通。

    手机响了很久,一直都没有接通。

    挂下手机后,雯悠拿着手机上翻下翻,最终还是打给了abigail。

    abigail接起电话后,开门见山,“有什么事情,你直接问吧。”

    雯悠杨起一笑,“还是你了解我,你知道我今天看见了什么吗?”

    “什么?”abigail问道。

    “我看见蔓宁宁坐着杨少的车子下来,你认为这代表了什么呢?上段时间才过了不雅的照片。现在,突然上班送到公司门口。真是让我意外啊。”

    雯悠走到窗户边,坐在了沙发上,趴在上面,看着下面的人来人往,手指在沙发上画着圈圈,享受着微暖的光线照在脸上。

    abigail的笑声从手机的一段传来,“我就知道你一大早打来没有好事情。但是,我也告诉你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什么,说罢。”

    “我告诉你,今天早上我去俊总办公室的时候,你知道我看见了什么吗?”abigail继续娇笑。

    雯悠微微不悦,“你能不能把话一次性说完呢?”

    “怎么,你一听到他的名字,就急了?”abigail轻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