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48:酸苦
    “反正,我想坐后面。”蔓宁宁执意着。

    “如果你还想回去的话,就乖乖的听我的话。”杨少淡淡开口,顺势开了车门,放她进去。

    关上车门的时候,蔓宁宁狠狠的白了他一眼。

    瞬间的安静,让蔓宁宁感觉自己的心情有所变化。

    但是,那一丝疼痛还是真真实实的存在着。

    杨少打开车门,看了她一眼,“从明天开始,我会亲自来接送你上下班。”

    “什么?”蔓宁宁大惊,他刚才说什么?居然要来接送她上下班?凭什么?

    杨少关了车门,淡淡的扫过她的脸,一脸的惊讶,不免扬起薄唇,“难道,我的话没有听懂吗?”

    “凭什么?我为什么要坐你的车子?”

    “你现在不就是坐着我的车子吗?”杨少的唇越发的加深。

    蔓宁宁蹙着眉,“你怎么那么不可理喻呢?”

    “你的心情似乎好了很多?至少有这个精力跟我吵架。”杨少开启了车子,油门一踩,立马一个旋转,往一处开去。

    海风越来越远,渐渐的进去了市区。

    “你应该要感谢我才对,你看看你来的时候,一声不吭。现在?怎么也应该好多了吧?”

    他笑了笑,看着她的脸,夜光下显得很美。

    不管怎么说,他是男人,只能看着,心不免有点痒痒。

    蔓宁宁斜睨了他一眼,“我的心情不需要你来管。”

    杨少的脸上淡淡的扬起沉沦的弧度,“对,你可以认为我不需要来管。但是,你别忘记了,总有一天我会得到你。”

    “麻烦你,下次能不能换一下台词?”蔓宁宁无奈,心里却盛满了丝丝缕缕的酸苦。

    这一份爱情,她真的不知道怎么去面对。

    尤其是想到俊云对自己的温柔,那是自己从来都没有想过的童话爱情。然而,童话都不过是小说里面才有。

    是不是自己太天真了,会去选择相信这个世界的爱可以如水晶一般纯洁。

    心里的酸苦轻轻的划过,蔓宁宁看着外面的晃过的灯光。

    直到车子开到小区后,才下意识的看向杨少。

    “谢谢你,送我回来。”她的声音有点轻,却依旧可以听见那几个字。

    杨少没有说话,蓝色眸子无声无息的在她的脸上划过,突然伸手握住了她的手,有点冰冷。

    仿若眼前的女人真实的需要温暖一般。

    “跟他分手,我保证我会对你好。”他的声音低沉,带着一份认真。

    这样的认真是蔓宁宁认识他以来,从来都没有看见过的。

    “真的,女人,我真的会对你好,不管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杨少握着她的手,越来越紧。

    似乎,想让那一份冰冷彻底的被温暖所饱含。

    蔓宁宁看着他,任由他握着自己的手,没有一丝的挣扎,只是定定的看着他。外面的灯光淡淡然的照射进来,映着他那一张美丽的脸,妖治透着一丝遥远。

    “你知道什么是爱情嘛?”蔓宁宁轻声开口,脸上呈现一抹淡淡的哀愁。

    杨少微微眯眼,从她脸上谅过。

    什么是爱情?

    对于这个问题,杨少从来都没有想过,也从来都没有去思考过。

    “你是不是担心我不会对你好?你放心吧,只要你跟我在一起,不管你想要什么东西,我都会送你。”

    这样的话,他从来都没有跟任何一个女人说过。

    甚至,出口的时候,他都会感觉是陌生的话语。

    蔓宁宁看着他,唇边浮起无言的一笑,“杨少,我告诉你这不是爱。爱情不需要用物质来衡量。”

    “那你希望我怎么做?”突然之间,好似整个人都变得紧张起来。自始至终都是女人不断的取悦他。

    他何曾了解过一个女人的心思是怎么样的?

    想想都会感觉可笑,怎么会感觉紧张呢?明明不过是一个小女人而已,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我可以把你的话,当成是安慰吗?”蔓宁宁无可奈何的一笑,脸上虽然笑着,但是,心是疼的。

    那么明显。:杨少的眸光微缩,脸色黑沉了起来,“难道,那个男人就那么值得你去喜欢吗?他到底有什么好?他能够给你的,我都能够给,你难道不感到满足吗?”

    “不一样。”蔓宁宁直接开口,“还有你,根本就没有这个资格来说他。你以为你很好吗?至少他比你来的可靠?”

    “他都已经这个样子了,你还说他是好?”杨少冷笑了起来,拉着她的手更加的紧了起来,薄薄的唇也微微凑了过去,声音幽冷,打在蔓宁宁的侧脸上,“你刚才难道没有看见他对别的女人的深情吗?为什么你的脑中还是想着他呢?”

    为什么?

    她也不知道?

    扑打而来气息的那么浓烈,眼中雾气弥漫,蔓宁宁自嘲的一笑,“我不想在说这个事情了,我想下车。”

    “不行,你这个小女人是在回避吗?”杨少逼近,一只手绕过后面,按在了她的后脑上,吻随之覆盖而去。

    “恩...”

    泪水从眼角滑落了下来,想好的不想哭泣,为什么到最后还是止不住的泪水?

    杨少含着蔓宁宁的唇,狂野的吻着,舌尖霸道的卷起她的舌尖,随之缠绕。

    “嗯...”蔓宁宁挣扎着,拍打着他的胸膛。

    突然,杨少停了下来,放开了她的唇,幽幽的凝着她,“女人,我要让你忘记他,记住我的味道。”

    “杨少,纵然我跟他没有未来。我们之间...也不会有可能。“蔓宁宁轻轻的笑了起来,眼角挤出了晶莹透亮的泪水。

    他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我想上楼了,很累。”蔓宁宁的声音若有若无,气息很低,微微低垂着眸。

    杨少从上往下看着,幽暗的光线投射进来,将泪水更加的晶莹,他伸手,轻轻的擦去她脸上的水渍。

    “记住,总有一天,我都会得到你,我要你真心爱上我。”他的目光变得冷戾了起来,放了她的手,下车,为她打开车门。

    门打开的瞬间,外面的风冷冷的灌了进来。

    蔓宁宁抬头看去,他的面色很冷,正幽幽的看着自己,微微忽闪了悠长的睫毛,抖落了几滴晶莹的泪水。

    正打算赤裸着脚下车,没想到杨少俯身将她抱起,“别挣扎,我抱你上去。”

    蔓宁宁沉默着,任由将自己抱起,窝在他的怀里,很安静。

    “告诉我,是在几楼。”杨少凝了一眼怀里的女人一眼,冷冷问道,一边往电梯走去。

    “十一楼。”蔓宁宁轻声开口。

    走进电梯之后,两个人几乎是在沉默中,等待着十一楼的到来。

    “从明天开始,我会来接你,你给我记住了。”声音突然开启,带着一丝命令,无法反抗的命令。

    “凭什么?”蔓宁宁不悦的看向他。

    “我喜欢。”很简单的三个字,从杨少的口中溢出,淡淡的看着她,“我说过,我会想办法得到你。我也希望你可以心甘情愿。”

    “我...”蔓宁宁正想说什么,只见电梯无声无息的打开。

    杨少微眯了一眼,房间的门微开着,“怎么?你家的门...““你回去吧。”蔓宁宁挣扎着想要从他的怀里下来,“我自己可以进去。”

    “既然,我送你到这里了。那么,也不差这几步路了。”杨少的声音幽冷,带着戏谑。

    他要她开始忘记另外一个男人,渐渐的接纳他。

    杨少抱着她,走过去,直接撞开了门,梦雅静正从房间里出来,当看到杨少的时候,显然一愣。

    然后,目光一点一点的下移,直到落在蔓宁宁的脸时,心里蓦然涌上一股酸意。

    杨少径直把蔓宁宁放在了沙发上,淡然开口,“晚上千万别乱想,明天见。”说这几个字的时候,目光一直盯着蔓宁宁。

    似乎,好像不知道房间里面还有一个人的存在一样。

    梦雅静看在眼里,指尖无意识的抠着掌心。

    “明天我自己能够上班,不需要你的接送。”蔓宁宁白了杨少一眼,他不过是耸了耸肩膀,示意你的话没有用。

    蔓宁宁感到无奈,“我很累了,你早点回去吧。”

    杨少环视了四周,扬起如魅弧度,“没想到你住的地方那么小,我看下次不如让你直接去我别墅住好了。”

    “不用,我不需要。”蔓宁宁拒绝的很快,脸色不悦,“我真的很累...”

    “行了,有些事情下次跟你说。”杨少微眯了眼,径直打断了她的话,转身时,不忘斜睨了一眼,扬起一笑。

    梦雅静只是定定的站着,看着杨少转身的背影,俊挺的迷人,直到消失在电梯处,才回了神,看向蔓宁宁,“怎么晚上你跟他在一起了?”

    声音中透着一丝质问。

    蔓宁宁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微微蹙眉,“怎么了?我感觉你的声音有点怪怪的。”

    “没有啊。”梦雅静立马干笑了一下,耸了耸肩膀,“我这不是关心你吗?今天晚上的宴会至少也要等12点结束吧?你怎么来的那么早?”

    “你不也是吗?”蔓宁宁说道,无声无息的一叹。

    梦雅静探究了一下她的面色,问道:“你怎么了?唉声叹气。”

    “没什么?”蔓宁宁看了梦雅静一眼,从沙发上站起身,走到门边穿了鞋子,低声开口,“我很累,想先去休息了。”

    她从梦雅静身边经过时,角唇淡淡的划过一丝苦涩。

    纵然,杨少带着她去看海。

    那又能怎么样呢?

    那一份疼痛还依旧存在。

    一夜的时间,显得很漫长,尤其是满脑子里全是他们的相拥相吻。

    似乎,一切都那么突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