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47: 考虑
    杨少冷眼看着他,“你以为宁宁是傻瓜吗?你们刚才的样子,我就是没有拍下来而已。”

    “杨少,你不要在说了。”

    蔓宁宁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深吸了一口气,看向俊云,脸上划过苦涩,转身往外面跑去。

    脑海中满是他们深情的拥吻。

    为什么会这样呢?他明明说会好好的跟自己在一起?难道,那些话不过是虚假的吗?

    泪水早已经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刚才的高跟鞋断了开来,跑起来一拐一拐,直到跑了很远,才脱了鞋子。

    冰冷的地面从脚上涌来,那么的刺骨。

    如果可以,她真的很不愿意看到刚才的一幕。

    灯光从身后照了上来,蔓宁宁依旧往前面走着,直到一辆车子横在她的面前停下,车门打开。

    是俊云。

    他焦急的看着她,尤其是看见她脸上的泪水时,心更是漫不经心的疼痛起来。

    “宁宁,为什么不听我解释呢?”俊云握着她的胳膊,紧紧的,几乎让她吃疼了起来,“我跟她不过是逢场作戏而已。”

    “逢场作戏?”蔓宁宁冷冷的笑了起来,那么的无奈,泪水不停的流下了,说道:“你们真的只是逢场作戏吗?如果真的是这样,为什么昨晚你们还睡在一起?为什么?”

    连质问都显得那么无力,俊云看着她的泪水,心疼痛不已,“宁宁,你能不能相信我。我真的跟她没有什么事情。”

    “真的没有什么事情?”蔓宁宁看着俊云,脸上划过一丝冷意,伸手擦去脸上的泪水,晶莹的水渍还残留在脸上,泛着光泽,“你们刚才都这样了?难道,还没有什么事情吗?那么,怎么样才算是事情呢?”

    “宁宁...”俊云伸手想拉住她的手,蔓宁宁侧身避开,看着他,脸上的泪水擦去之后,再次流了下来。

    那么的不争气。

    “俊云,刚才的那一幕她看的非常清楚。你为什么还要对她纠缠不清呢?你要知道你未来关心的女人在后面等着你呢。”

    杨少开车上来,看了一眼蔓宁宁,走过去,挡在了她的面前。

    “你什么意思?”俊云微微蹙了眉。

    “我什么意思,难道你还不知道吗?我当初说过,她...我一定会追到手的。”杨少得意的挑眉,似乎一切都势在必得。

    俊云的手慢慢的握成了拳头,“你也要看你配不配,而且,我现在还是宁宁的男朋友。”

    “男朋友那又怎么样?结婚了吗?没有吧?既然没有那么就说明我还有机会。”杨少挑了挑眉,斜睨了一眼蔓宁宁,问道:“你现在是打算跟我走呢?还是跟他走?”

    他微微侧了身,伸出了手。

    蔓宁宁看了一眼,没有说话,只是赤*裸着脚往前面走去,打开杨少的后座,坐了进去。

    “宁宁...”俊云蹙着眉,心里的疼痛越来越明显。

    “我看潘小姐对你也是比较钟情,我想你不妨可以考虑一下她成为你未来的女人。”杨少拍了拍他的肩膀,心里得意的是蔓宁宁主动上了他车。

    那么,是不是代表他们的关系更加的近了一步呢?

    “你...”俊云瞪着他,拳头握的越来越紧,看着杨少从眼前走过,上了车,扬长而去。

    潘琴从后面追上来,看着一脸失落的俊云,心里不免也感到难受。

    她的确是想得到俊云,但是,他伤心的样子...

    “俊云,你没事吧?”潘琴走上去,碰了碰俊云的隔壁,没想到换来的是俊云的冷漠,“别碰我。”

    手微微缩了回来,潘琴看了他一眼,想了想开口,“刚才,我也并不是故意想那么说。但是,这样事情让她必须知道。”

    “而且,你要明白当初蔓宁宁跟杨少发生关系的时候,你那么大度的原谅了她?为什么,这一次换做是你,她就不肯原谅呢?”

    “这是我的事情,以后你少来管。”俊云的眼睛变得黑沉,幽冷。

    潘琴心微微一颤,轻轻的放下了手,“你先冷静一下吧,我陪着你。”

    车里流淌着丝丝缕缕的暖意,蔓宁宁坐在后座,目光无神的看着窗外,路灯从眼前一一谅过。

    杨少开着车,从后视镜凝了一眼蔓宁宁,“想哭就哭吧?后面有纸巾。”

    “不用。”淡淡的声音,透着伤心。

    可是,蔓宁宁的脸上已经没有了泪水。她不知道哭泣有什么用?能够挽回一切嘛?

    想想也真是可笑,为什么爱情总要有那么多的坎坷呢?

    难道,真的需要雨后见彩虹才显得爱情的美好吗?

    看着马路上来来回回走动的情侣,心里涌上的是一阵的心酸和苦涩。曾经,他们也是手牵着手走在马路上。

    似乎,总感觉那样的甜蜜还在昨天。

    可是,一切都没有可是。

    晶莹的泪水在眼角处微微闪烁着,却没有将它流下来。

    车子过了马路之后,杨少直接开往了海边,靠近岸边停了下来。

    “想下车走走吗?”

    杨少转眸看向她,蓝色的眼睛泛着濯濯光芒。

    蔓宁宁看向无边无际的大海,深吸了一口气,目光落在了脚边。刚才,她在跑的时候脱了鞋子。

    杨少顺着她的目光看了一眼,“我背你下去吧。”

    “不用。”蔓宁宁刚说了一句,俊云已经下了车,打开了后座,往里面一看,“下来吧,吹吹海风也是不错的。”

    蔓宁宁看了他一眼,微微犹豫了一下,还是慢慢的挪了出来,“我很重的。”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会说这样的话。

    杨少的脸上扬起一抹笑意,心不免有点莫名的心疼,尤其是看见这个小女人流泪的样子。

    他转过身,蹲下,拍了拍自己的肩膀,“来,上来吧。”

    蔓宁宁紧拉一下身上披着的披风,慢慢的靠近,双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鼻息间瞬间弥漫了他的味道,似乎让人沉沦的味道。

    但是,她不会轻易的沉沦。

    不管怎么说,俊云在自己心里的分量很重,很重。

    往往太过在乎,才会这样的伤心吧?

    杨少慢慢的起身,背着她往海边走去。

    黑暗中可以感受到海风的凉意,吹乱了发,蔓宁宁趴在他的背上,心里翻涌着不用的感觉。

    最为明显的是---疼。

    真的真的很疼,那是一种无法言喻的疼痛。

    而且,最让自己感到可笑的是,自己居然趴在这个男人的背上,一直以为都视他为瘟神,为什么这一次主动的靠的那么近。

    只是因为伤心了?

    所以,想要一个依靠吗?

    蔓宁宁想自问,但是,终究没有一个答案。

    她只是任由自己趴在他的背上,很宽阔,静静的看着无边无际的海,听着海lang的扑腾,以及风在耳边吹过的呼啸。

    “你现在是什么心情?”他问,声音是难得的温柔。

    这样的温柔让蔓宁宁感到怔然,想了想,“伤心吧。可是,又感到麻木。不知道是心在麻木还是身体。”

    杨少遥望着大海,一片漆黑,“如果让你重新选择,你还会选择跟他在一起吗?”

    他?

    指的就是俊云吧?

    蔓宁宁想了想,说道:“会。我会跟他在一起。”

    “他真的那么好吗?”杨少的脸蓦然黑沉了下来,“如果,让你重新选择跟我在一起的话,你愿意吗?”

    “你不会。因为,你不喜欢我。”蔓宁宁无奈的笑了笑,心疼的越来越厉害。

    “如果我喜欢你呢?女人,你会选择我吗?”他的声音很低沉,透着认真,少了以往的玩味跟戏谑。

    选择吗?

    她真的不会选择他,这个男人在印象当中就是妖孽一抹。

    她惹不起的男人,也不想靠近。

    如果不是今晚的事情,她怎么会麻木到这样的趴在他的背上呢?

    “不想回答就算了,反正...我也不过是随便问问。只是让你转移伤心的感觉而已。”他无谓的笑了笑,声音幽幽然。

    不想回答就算了,她何曾想要回答呢?

    “我很想要问你一个问题。”蔓宁宁睨了一眼他的侧脸,认真的开口。

    她的气息温热喷洒在杨少的侧脸上,带着一丝清香的味道,很快的被风吹散。

    “你的身边有那么多的女人在,为什么总是喜欢对付我呢?”

    黑暗的投影,只是让他的脸更加的妖治,淡淡的划过一丝笑意,“女人,如果我说我喜欢你,你会选择相信吗?”

    蔓宁宁听到这一句话的时候,脸色的苦涩更加的深了。

    “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喜欢你。”他淡淡开口。

    “那就好。”蔓宁宁深吸了一口气,“很冷了,我想回去了。”

    “今天看在你伤心的份上,你想干吗就干吗。”杨少转过身,往停车的方向走去,突然再次问道,“如果,你不打算原谅他。你不妨可以考虑我,不管是哪方面我都比他强。”

    “不必了。”蔓宁宁拒绝的很快。

    “你这个女人就是太不知道情调了,你知道有多少女人眼巴巴的想要靠近我。就像现在,我背着你,不知道会羡慕多少女人?”

    “你们这些男人就喜欢女人争风吃醋吗?还是说你以为你自己就是皇帝?”蔓宁宁忍不住问道。

    杨少微愣了一下,似乎从来都没有去想过这样的问题。

    尤其是女人之间的争风吃醋,至始至终都是认为是她们的事情。

    “你这个女人...”杨少无奈的笑了笑,径直走到了副驾驶,正打算开门时,蔓宁宁拍了拍他的肩膀,“让我坐后面吧。”

    杨少笑着斜睨了她一眼,“怎么?难道,你害怕我会吃你豆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