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46:背叛
    没想到今天晚上跟自己跳舞的女人居然是她?

    这是杨少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

    包括那一件披风,他是无意在商场看到才买了下来。心里面真的很想送给蔓宁宁。但是,碍着面子他一直迟迟没有送,放在车里一直到现在。

    要不是刚才看见她冷死的样子,他才不会去拿呢?

    莫名的,居然刚才所做的一切---原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杨少低沉的问道。

    这样的问题连自己都感到可笑,她是一品杂志的摄影师,自然会在这里出现。

    本来,他以为她跟俊云必定在一起。

    看样子雯杰迪并没有偏袒谁跟谁,只是看运气而已。

    蔓宁宁狠狠的瞪着他,伸手推他,杨少蹲着任由她推着,小女人的力气真的小的没话说。

    纵然任由她推着,他也依旧一动不动。

    “你鞋子的质量真的很差啊。”没来由的,他突然说了一句。

    蔓宁宁看了一眼断了跟的高跟鞋,脸红了起来,依旧倔强,“不关你的事情,还有,我希望你现在就可以立马消失在我的面前了。”

    “消失?”这个女人是在命令他吗?

    最主要的是她是在担心俊云的发现,为什么她那么为他着想?

    上次,他的离开让她伤心欲绝。

    而且,他也告诉过这个女人,想跟她交往。可,为什么会那么无动于衷呢?真不知道她到底是在想什么?

    “你难道没有听见吗?”蔓宁宁瞪着他,一脸的戒备。

    杨少看着她那个样子,不由得感到好笑,脸色却突然沉了下来,“你不要忘记了,上次的照片是我帮你封锁的。”

    “可是,那里面也有你的照片啊。”蔓宁宁气怒道,“你难道就不为你自己做下的事情,付点责任吗?”

    真不明白自己的运气怎么会那么不佳,自己的搭档居然是他。

    “责任?”杨少重复了一句,性感的唇扬起一抹弧度,透着戏谑,“你说的对,我应该要为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起责任。”

    “所以,我吻过你。我更应该要负起责任,让你成为我的女人。”

    “什么?”蔓宁宁反问。

    然而,下一秒他已经压了上来,动作很快,很熟络。

    炙热的吻落在蔓宁宁柔软的唇上,舌尖探人了进去,游移着她的口腔。

    蔓宁宁睁大着眼睛。

    一种羞涩从脚底涌来,更多的是气愤。

    为什么,遇上他之后,每次都是这样呢?不但霸道,更是无法言喻。

    双手牢牢的被他压在胸膛下,根本就无法挣扎,就连双腿都被他牢牢的夹住,让她的身体几乎被他所控制着。

    “嗯...”很轻很低的呻吟声从嘴里溢出,想挣扎而无法挣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狂野的吻铺天盖地而来。

    吻的那么的烈,似乎带着一种强迫。

    杨少凝了她一眼,蓝色的眸光闪烁着什么,鼻息间是属于她的味道。

    今天晚上,她很美。

    那种美丽几乎让他发狂。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会忍不住想要了她。

    可是,他只能吻着她的唇,吻着她的肌肤,吻着她的脖颈。

    性感的唇划过蔓宁宁的耳边时,舌尖轻轻的一tian,让蔓宁宁瞬间感到整个人都酥麻了起来,微微一颤。

    “放开...”

    她轻声的喊着,眼中雾气可见。

    然而,话语落下的时候,无边无际的天空,闪烁了光彩夺目的烟花,绽放在天空。

    杨少停止了索取,转眸看向烟花。

    烟花放射在天空的美丽,黑暗瞬间亮了起来。

    绽开时如花朵一般,随后,散落下来,慢慢的消逝。

    蔓宁宁定定的看了一眼,余角处是他那一张近在眼前妖治的脸孔,笔挺的鼻子,薄薄的唇,蓝色的双眼。

    “很美吧。”

    蔓宁宁轻声开口,深吸了一口气,唇角处弥漫着是他的味道。

    杨少闻言,看去。

    映着烟花,她的眼中有雾气闪烁,晶莹透亮。

    “烟花很美。但是,只能看,无法拥有。”蔓宁宁看向杨少,对视着他那一双蓝色的眸光。

    “我跟你也一样,我们之间的关系如同烟花,只有温度,却最终消散不见。”她的声音很轻,红唇已经被抹去了一半,却可以看到唇上的湿润,如同刚刚摘下的荔枝,那么诱人。

    “算是我求你,真的...”

    正打算说下面的话时,不远处传来脚步声,踩在地上发出沙沙的声响。

    蔓宁宁下意识的想起身,没想到杨少再次压下了她,“别动。”

    她看了杨少一眼,目光往脚步的声音看去。

    不过,她看不到。

    他们所在的位子,正好被浓密的树叶给遮挡了住。

    “你怎么出来了呢?”一道声音娇滴滴的响了起来,“我刚才还一直在找你,外面太冷了,我们进去吧。”

    “没事,你先进去吧。”

    男人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淡然。

    但是,那一道声音对于蔓宁宁来讲太过熟悉,目光下意识的看向杨少。只见他也正看着自己,做了一个“嘘”的动作。

    “不行,我要跟你一起进去。”女人撒娇着,倒影在地上的影子出现女人主动拉男人的动作。

    男人淡淡的斜睨了一眼。

    只听女人的声音再起响了起来,“俊云,你该不会是因为找不到她而出来的吧?还是说你不喜欢我成为你的搭档吗?”

    俊云?

    真的是他?

    蔓宁宁随着那两字而紧张了起来,为什么会这样?

    那个女人到底是谁?

    潘琴看着俊云淡然的样子,心里有丝失望,“难道,我就那么让你讨厌吗?讨厌到宁可出来,也不愿意在里面?你不要忘记了,昨天晚上我们可是睡在一起的,你也答应过我,会试着接受我。”

    睡在一起?

    尝试着接受她?

    蔓宁宁的心里重复着女人的话,渐渐的变得苦涩起来?

    爱情?

    到底是谁对谁不衷心?

    为什么,俊云会背对着她跟一个女人睡在一起?甚至,还要尝试着接受她?

    那么,她在他的心里算什么呢?

    如果他一开始就已经有了这样的心思,就不应该在上次再来找她,原谅她?何必一次性的断绝了关系呢?

    烟花绚烂的还继续绽放在天空中,映着俊云那一张脸更加的美丽,飘逸。

    他抽出潘琴握着的手,声音少了刚才的淡然,“我是答应会尝试着接受你,但是,今天晚上...”

    “下面的话,我不想在听你说。反正,现在我就是你的女朋友,你就是我的男朋友,我只希望你记住这一句话就可以。”

    潘琴倔强着,定定的看着俊云,再次说道:“现在,我只希望你可以吻我。”

    “不可能。”俊云回答的很快。

    “既然你不肯吻我,那么我来吻你。”潘琴说完这一句话之后,踮起脚尖,吻了上去。

    蔓宁宁看着倒影在樟树上的动作,眼中快速的弥漫出了泪水。

    杨少看了她一眼,唇停在她的耳边,“看清楚了,我上次跟你说过,俊云跟一个女人在开房间。现在,你总该相信了吧?”

    蔓宁宁咬着唇,眼中的失望和黯然清澈可见。

    “你放开我。”蔓宁宁对着他,说了一句。

    杨少翻身而下,看着她站起身,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之间的热吻。

    那个女人她见过,可是,为什么会这样呢?

    泪水不由自主的徘徊在眼中,蔓宁宁倔强的不让泪水流下来,弥漫的雾气中只是让他们的吻更加的缠绵。

    潘琴的双手环住俊云的脖颈,然而,深情中睁开眼睛时,余角落在了一处,脸上划过一丝得意的笑意。

    “嗯...”呻吟,从唇中故意溢出。

    潘琴凝了一眼,更加的得意,那吻更加的肆乱。

    杨少走到蔓宁宁的身后,看着小女人的倔强,又看向他们两个,脸色看不清是喜还是怒,淡声开口,“真是有趣的一幕。”

    随着那一句话,俊云下意识的开分潘琴,目光看向一处,黑色深沉的瞳孔蓦然紧缩,“宁宁。”

    “很好,真的很好,你们继续,我不会打扰你们。”蔓宁宁看着他,冷冷一笑,那样的笑容几乎让俊云感到陌生。

    “宁宁,你听我说...”俊云想走上去,没想到潘琴拉住了他的胳膊,冷看了一眼蔓宁宁,说道:“我们之间的关系,她迟早要知道,你不妨现在先告诉她。”

    “不需要了。”声音淡然,心里却已经是止不住的颤抖。雾水弥漫,蔓宁宁看向俊云,“既然你们已经到了这个程度,为什么当初还要来找我?为什么?”

    “既然你不爱我,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呢?”蔓宁宁深吸了一口气,那一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心,很痛很痛。

    那是一种撕心裂肺的疼痛。

    爱?

    什么是爱呢?

    他担心她会冷,为她特意买来浴盆,亲手为她洗脚。

    他担心她会寂寞,经常会来陪伴她,等待她睡觉了才悄悄离开。

    难道,这一些都不过是他的虚情假意吗?

    “宁宁...”俊云看着她,脸上的痛苦清晰可见,“宁宁,我希望你可以听我说,我跟她之间。”

    “我跟俊云本来就是天生的一对,是你突然闯了出来,勾引了俊云。”潘琴强硬的拉着俊云的胳膊,“还有我告诉你,等今年过完年之后,我就会跟俊云定亲。所以,你就死心吧。”

    “宁宁,你不要停她胡说。”俊云使劲的甩开了她的手,正打算走上去,杨少的身子横了出来,拦住了俊云,“你的解释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的作用,你们两个人的深爱,宁宁都是看在眼里。”

    “杨少,你到底什么意思?”俊云的脸黑了下来,双眸的冷意那么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