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45:妖艳
    蓦然,当视线落在外面的时候,瞬间停住,那一道身影像极了俊云。最主要的是那一件衣服她记得是她帮俊云买的。

    难道,会有那么巧合的吗?

    纵然这样想着,脚步早已经不由自主的往外面走了出去,那一扇隔绝外面空气的玻璃门自动打开。

    外面的风冷幽幽的吹来,蔓宁宁的身上不过是穿了一件紫色的小礼服,手臂在接触外面空气时,冷不住的打颤了起来。

    外面灯光璀璨,但是,早已经不见了俊云的身影。

    难道是她看错了?

    正犹豫着要不要上前的时候,一双大掌覆盖在她的手臂,很炽热的温度。

    蔓宁宁下意识的转眸,心里蓦地一跳。

    “怎么是你?”她的声音带有几丝责怪。

    这个男人也太神出鬼没了吧,不对,应该是他怎么跟着她出来了?

    他们不过是号子对头而已,根本就不认识对方是谁。

    男人轻轻一笑,笑声在这一片扩空的地方显得妖治,尤其是戴着一副狼面具,更是一种迷人的诱惑。

    蔓宁宁看了他一眼,想挣脱了他的手。

    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那么大胆,不仅握的更紧,整个人都从后面贴了上来。

    纵然,阻挡了后面的冷意。

    但是对于蔓宁宁来讲,怎么能够忍受一个陌生男人这么大胆的靠近呢?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呢?放开啊。”蔓宁宁想挣扎着,没想到那个男人瞬间的放手,只不过是从后面拥了上来。

    炽热的气息落在蔓宁宁的后劲上,只感觉是一丝潮湿和暧昧。

    “你...放开啊。”蔓宁宁的声音有点大了,彻底的怒了。

    “那么激动干嘛?你不是很冷吗?我不过是顺手抱了你一下而已。”男人戏谑的开口,薄薄的唇瓣划过她的耳边。

    蔓宁宁的耳畔随之红了起来,灵机一动,抬起高跟鞋狠狠的踩了下去。

    后面的男人没有任何的防备,这一下几乎让他无比疼痛,早已经没有了刚才的优雅,疼的坐在地上。

    甚至,还脱了鞋子揉着自己的脚。

    “你这个女人...”他还不忘骂她,居然那么大胆。

    蔓宁宁看着他那个样子,冷冷一笑,说道:“活该,谁叫你没事抱我呢?这就是下场。”

    说完之后,蔓宁宁往前面走去,绿幽幽的一大片树下投射了斑斑点点的灯光。

    外面真的很冷,风轻轻的在耳边刮着,蔓宁宁下意识的将双手放在唇边,呵着气,隐隐的空气中溢出白色的雾气。

    难道,她真的看错了吗?

    突然发现,有些漫无目的似的,草坪上的绿色没有因为秋天的到来而变得黄色。显然,它们被保护的很好。

    蔓宁宁抬头看向天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圣诞节的关系,今天晚上的星空很美,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闪烁着属于它们的光芒。

    轻轻的一叹,正打算回去的时候。

    一件暖暖的披风落在了肩膀上,蔓宁宁转眸,显然一愣。

    没想到刚才还像敌人一样的对待,转眼间居然送上了披风?这个男人的脑子到底是在想什么东西。

    “谢谢了。”蔓宁宁还是说了一声谢谢,又顺势伸手拉了一拉披风,手感很好,似乎是纯羊毛。

    主要是颜色和款式也很漂亮,这一件似乎是她上次逛街时,看中的那一件披风。

    “原本这一件披风我打算送人,现在算是送你好了。”蓝色的眸子在面具下泛着濯濯光芒,那么闪亮,如同天上的星光。

    只不过,那语气似乎不是那么善意。

    不过,蔓宁宁还是勉强接受了,披风紧紧的包裹着露出来的手臂,瞬间感觉很暖和。

    “既然都出来了,那么不如走走吧。”他提议道,笔挺的身姿优雅的站在蔓宁宁的身边。

    蔓宁宁揪了他一眼,真是一个奇怪的男人。

    不过,看在他送上的披风,原谅他刚才的失敬吧?

    走在这一带的地方,随处可见的圣诞树,树上挂满了小小的珠灯,还有各种各样的的贺卡和洋娃娃。

    蔓宁宁走过其中一颗很高大的圣诞树时,忍不住踮起脚,取下上面挂着的一个小黑熊,很可爱的样子。

    她笑着忍不住的捏了一捏,没想到是电子玩具,轻轻的唱起了圣诞的歌曲。

    杨少站在身边,原本他根本就不想出来。可是,莫名的,这个女人似乎一直在吸引着她什么。

    看着她的笑容,心里也同时洋溢了莫名的快乐。

    “前面有秋千架,想不想坐?”他指了指前面一棵樟树下的秋千,那是一架很精美的秋千,上面铺放着柔软的坐毯。

    蔓宁宁看去,秋千正随风而轻轻的摇曳。

    她点了点头,走过去,坐在秋千上面,下面的毛毯很软和,以及肩膀上包裹着的披风。

    杨少轻轻的按了一下电子,秋千自动轻轻的摇了起来。

    “我可以坐在你的旁边吗?”他很绅士的问道。

    蔓宁宁挪了一下位子,没有说话。但是,意思很明显。

    杨少的唇边早已经泛起一丝戏谑的弧度,转眸看向身边的女人,低沉开口,说道:“我可以看看你的样子吗?”

    “什么?”蔓宁宁微微一愣,看向杨少,正发现他也看着自己。

    杨少伸手划过她的肩膀上的披风,说道:“我想看看你的样子,是漂亮呢?还是个丑八怪?”

    “我长的丑还是漂亮,应该跟你没有多少关系吧?”蔓宁宁挑了挑眉,红唇一开一合,无比的妖娆。

    樟树的树叶浓密,只有树叶之间的缝隙才洋溢进来光线,照在她的身上,显得很柔美,美的很干净。

    这样的感觉,也只有那个蔓宁宁才会有的吧?

    杨少微微蹙了眉,怎么突然想起她来了?

    秋千自动晃荡着,蔓宁宁靠在后面,轻轻的闭上了眼睛,感受着冷厉的风,以及包裹的暖意。

    很大的反差的温度,不免让人瞬间感觉这样也很舒服。

    杨少静静的看着她,狼面具下的容颜更加的深沉。

    不知道是不是灯光下的关系,就连她的手都很美,很柔软,很白皙。

    忍不住,他伸手覆盖了上去,他的大掌包裹住她小小的手。瞬间的温度,让蔓宁宁蓦地睁开了眼睛。

    “你..你怎么又这样了?”蔓宁宁微微蹙了眉头,想从他的掌下抽离。

    杨少紧紧的握着她的手,“能够被我牵着,是你的福气。你没有必要大惊小怪吧?”

    “你...混蛋...”蔓宁宁伸出另外一只手将掰开他的手。但是,杨少似乎早已经料到了她会那么一招,两只小手都被他握住。

    甚至,随着动作。

    两个人的距离也更加的拉近,杨少伸手扣住了她的下巴,带着强迫。

    蔓宁宁看着他渐渐的靠上来,依稀可以感受到对方的炽热,直到性感的唇快要落下的时候。

    她的目光看向了一处,“有人来了。”

    随着她那一句话,杨少下意识的转头看去,蔓宁宁立马从他的掌中将自己的手抽出。

    “真是一个狡猾的蝴蝶啊。”杨少不怒反笑,知道上当后,想要再次抓住她。

    可是,蔓宁宁怎么会让自己再一次的进入狼的怀里呢?

    伸手去推的时候,不小心划过了他的面具。

    刹那间,面具从脸上掉落了下来,露出一张极美的脸,散发着黑暗般的妖治。

    蔓宁宁看见那一张脸时,整个人都随之愣住,定定的看着他的如魅,轻声开口,“怎么会是你?”

    那语调透着不可置信。

    杨少凝了一眼地上的狼面具,摸了摸脸,对于别人认识自己,他一点都不感到奇怪。

    只不过,他总不可能吃了亏吧?

    “既然让你看见了我,那么,我们总应该要互不吃亏的吧?”杨少的身子靠上前来,那一双蓝色的眸璀璨光芒。

    蔓宁宁随着他的靠近,而心跳如狂,不由得往后面退去,直到没有路可以退,立马站起身想逃离这里。

    她可不想让他知道自己,更不想跟他有任何的纠缠。

    尤其是一想到那一次的艳照,她更是感到可惊。

    看着她的惊慌的样子,杨少不免感到好奇。尤其是一个女人看到自己的面容后更是想逃离?真是一个奇怪的女人。

    或者说,他还是第一次遇上这样的女人,看见他之后就想落荒而逃。

    不管怎么说,之前的宴会也有不少面具宴会。但是,每次一些女人见到他之后,都想着办法靠近他。

    看着眼前的女人,好奇心越来越充足。

    他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她逃离呢?

    蔓宁宁起身,往大厅跑去,高跟鞋的步伐永远都是比平时慢了一拍。

    杨少大步追上去,握住了她的胳膊。

    “放开我。”蔓宁宁挣扎着,另外一只手打着他的手,骂道:“混蛋,放开,放开我。”

    “除非让我看看你的样子。”杨少的唇贴了上来,炙热的温度残留在她的耳边。

    蔓宁宁怒急,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

    伸腿想踢他,没想到换来的是高跟鞋咔嚓一声的断裂,紧跟其后的身影不稳,蔓宁宁直接往后面直接倒去。

    她的一只胳膊被杨少拉着,总以为他会拉自己一把,没想到突然放开了手。让她整个人倒在地上,狼狈的样子。

    腰似乎被扭到了,疼的厉害。

    蔓宁宁紧蹙着眉,正打算双手撑地起来。

    没想到,杨少已经顿下身,在她还来不及掩护自己的时候,面具赤裸裸的被摘了下来。

    那一双在黑暗中泛着蓝光的双眼微微怔然,唇无意的动了动,定定的看着那一张妖艳中透着清澈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