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44:对号
    雯杰迪选择坐在了她的对面,突然想起了什么,说道:“对了,还有刚才如果不是我。你该不会也是那么直接的吻别人了吧?”

    刑远蜜转了转狡猾的眼珠子,点了点头,“说不定,但是,我应该会这样做。”

    “你...你敢。”他凑上了来,“如果,你敢吻别的男人,你就看我怎么收拾你吧。”

    刑远蜜挑了挑眉,虽然看不到他的容颜,但是,性感的唇沾染着红酒,看起来很润泽。

    “有的话,别说的太早。如果,我真的这样了,我看到时候你也只有哭鼻子的份了。你要知道宁宁和...”

    后面的话欲言又止,毕竟,这样的事情他们只想当做是一场梦而已。

    所以,她也尽量不去说这样事情。

    “对了,我刚才看见宁宁被一个男人拉走了?为什么不是俊云呢?而且,我记得你有送俊云宴会的卡吧?”

    雯杰迪点头,“有啊。我也知道俊云今天晚上也来了。只不过,宴会也是需要交际和刺激,偶尔分开一下下才会显得什么叫做思念。”

    “那...我们呢?”刑远蜜揪了他一眼,问道。

    雯杰迪凝了一眼五颜六色的灯光,还有舞台上的男女,笑了笑,一脸的不正经,神秘的说道:“你别忘记了,今天的一切都是由我主持。”

    “而且,最重要的是我舍不得跟你分开啊。”

    “说的可真是好听。那宁宁跟俊云呢?为什么要把他们也分开呢?”刑远蜜看向雯杰迪,目光正好落在他的侧脸,黑色的面具将那一张脸看起来更加的俊彦。

    雯杰迪正转眸,两个人触上了目光,他眨巴了一下眼睛,说道:“我只能顾及我们两个,至于其他的,我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顺其自然。”

    “你也太自私了吧?”刑远蜜惊呼道。

    “自私吗?如果不自私的话。那么这一场晚宴也就不好玩了。”

    随着那一句话,刑远蜜的目光落在舞台,还有四周,都是欢笑连连。

    有时候谁也不知道谁的世界,少了太多的虚伪和假意。整个气息只有神秘和刺激,这样只会让年轻人更加的喜欢。

    刚才,蔓宁宁被陌生男人拉上舞台后,一直被他紧紧的牢固着,他的气息那么炽热,经常洒在她的脖颈。

    “怎么?你是第一次参加宴会吗?似乎感觉很紧张?”说话的正是戴着狼面具的男人,自从他拉着蔓宁宁到这里之后,一只大掌一直搂着她的腰,紧紧的。

    蔓宁宁微微低垂了头,扬起一笑,“怎么会呢?不过是年轻人的宴会,我怎么会感觉紧张呢?”

    “你的脚步似乎不是很和谐啊?”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搀和着几丝玩味。

    蔓宁宁凝了一眼,依稀近距离,可以看到面具下面的那一双蓝色的眸光,很漂亮的眸光,正好也看着她。

    “如果你不会,我可以教你。”男人笑着说道,一只手不安分的游移在她的臀部,突然捏了一下。

    蔓宁宁下意识的惊呼了一声,面具下的容颜微微蹙了眉头,还有这里的音乐比较大。而且搀和着不同的笑声和说话声,早已经掩盖了刚才蔓宁宁的一声惊呼。

    “你怎么...”蔓宁宁瞪了他一眼。

    “真是不好意思,刚才不小心失了手。”男人抱歉的开口,但是,声音一点都不诚心。

    蔓宁宁怎么会听不出来呢?

    但是,今晚的宴会是一品杂志特意安排。而且,来这里的男人基本都是公子哥,或者是男明星。

    蔓宁宁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到底是那家的公子哥还是明星?

    不管是谁,她只希望能够自己跳舞的是俊云。。

    但是,那么大的一个地方,怎么才能找到他呢?

    纵然,印象当中他会穿白色的衬衫,但,今天晚上穿白色衬衫的男人似乎很多。根本就无法从里面找出来那个就是俊云。

    可恨的是雯杰迪居然也不通知她们一声,晚上的宴会需要戴上面具。

    不然,也可以跟别人换个号。

    也不知道是不是空气游走着几丝闷热,还是男人的炽热温度喷洒自己的唇上?总感觉气息有点压抑。

    “我有点累了,想去休息一下。”蔓宁宁开了口,本来以为眼前的男人还会希望自己多跳一会,没想到很快就松了手。

    转身,往座位走去。

    坐下的时候,一名穿着红色旗袍的少女走来,笑着问道,“你好,请问这位小姐,你需要饮料还是红酒?”

    “饮料吧。”蔓宁宁才说完,只听刚才的男声再次响起,“给我来一杯红酒吧。”

    “好的。”

    旗袍少女拿下托盘上的一杯饮料放在蔓宁宁的面前,另外一杯红酒放在戴着狼面具男子的面前。

    “谢谢。”蔓宁宁礼貌的说了一声。

    “不用客气。”旗袍少女笑了笑,继续往人群中走去。

    蔓宁宁看着舞台,灯光四射,却不似夜店那么激情,也不是咖啡店那么的有情调。此刻的氛围正好是在夜店咖啡之间的感觉。

    不淡不浓,却很适应年轻人。

    毕竟,这里的欢笑一切都是真实。

    “你怎么不喝红酒呢?喝饮料也太幼稚了吧?”突然,一道声音在耳边响起。蔓宁宁下意识的看去,正是那名戴着狼面具的男人开了口。

    “这个貌似跟你没有关系吧?”蔓宁宁挑眉。

    真不明白这个男人想的是什么?别人喝什么跟他貌似一点关系都没有的吧?’“的确,是没有多大的关系。”声音低沉,一双微露的蓝眸被灯光映着,散发着美丽。

    他就是---杨少。

    只见他微微打量着蔓宁宁的蝴蝶面具,下面露出一张妖娆的红唇,很像一个人。

    很像夜店狂野的女人---如盼盼。

    但是,杨少知道她是不会出现在这里。夜店的女人对于他们的眼里不过是这个社会最低等的人。

    每一个人对人的看法不一样。

    他的身世对于别人来讲就是羡慕,一种赤裸裸的羡慕,要钱有钱,要权有权,不管是做什么,都是备受瞩目。

    这样生活在优越的男人,怎么会知道别人的痛苦,更确切的说是没有钱的痛苦。

    “我很想知道你为什么选择了蝴蝶面具?”杨少凝了眼前的女人,有时候为什么总是有那么多的相似。

    就好比是如盼盼,每次的对视总是会莫名的想起另外一个女人。

    但是,眼前的女人带着蝴蝶面具很想如盼盼。

    也许是自己先遇上了如盼盼才会感觉像吧。如果,他一开始就先见到眼前的女人,说不定就不会那么想了。

    蔓宁宁挑了挑眉,“进来的人不都是要选择面具的吗?蝴蝶面具不过是随意看见了就选了一下。”

    她说话的时候,红唇一开一合,显得撩人。

    “原来如此。”杨少的唇扬起一抹淡淡的蝴蝶,目光扫着舞台,似乎在找什么人。

    伸手优雅的端起红酒,轻轻的一抿,余角落在蔓宁宁的身上,穿着一件红色的礼服,淡淡开口,“你穿这一件裙子很适合你,很漂亮。”

    “什么?”蔓宁宁微微愣了一下。

    她没有听错吧?这个男人居然说她漂亮?

    要知道这里的女人个个都是出挑美丽,他何须这样来说她呢?

    “好听的话,难道都喜欢听两遍吗?”声音突然之间搀和着几丝嘲讽,冷看了一眼,“不过,你再漂亮也没有她漂亮。”

    脑海中想起蔓宁宁拍摄封面的场景,一样穿着紫色的礼服,却如同是洋娃娃一般。似乎,又不是洋娃娃,好像是天使。

    反正,对于杨少来讲,真的很美,很美。

    那一种美,他一时之间无法用语言来描绘,来比喻。

    “你刚才说谁很漂亮?”蔓宁宁忍不住问道,并不是想比美,而是一个女人的好奇。

    “这个不关你的事情,总之那个女人同样紫色,比你美上几倍。”杨少淡淡的斜睨了一眼。

    蔓宁宁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她一点都不会建议别人那么说自己,毕竟,今天晚上是圣诞之夜,不过是来这里过一个圣诞晚宴。

    而且,大家都是戴着面具,到时候谁知道谁啊。

    所以,蔓宁宁也随便别人怎么说。

    杨少看了一眼她的反应,眼中划过嘲讽。如果刚才那一句话用在别的女人身上时,一般的反应很大。

    可是,这个女人却很淡定。

    不由得,唇边的玩味更加的扩大,杨少凝了一眼,开口说道:“晚上不如由你陪我吧。”

    “什么?”很突然的一句话,莫名其妙。

    蔓宁宁看了他一眼,眸中带着疑惑。

    “怎么?你不明白吗?还是说在假装不懂?”杨少的语调带着轻蔑,最不喜欢的是女人故作清高。

    到最后都还不是一样,眼巴巴的能够上了他的床,取悦他?

    蔓宁宁喝了一口手中端着的饮料,没有说话,似乎有点懒得搭理,淡淡的斜睨了一眼,站起身,从人群中穿梭而过,往外面走去。

    外面的草坪上摆放着两排很长的桌子,上面都是美味的食物,有不少对上号子的男女坐在这边享受着美食。

    蔓宁宁拿起盘子,夹了一些自己喜欢吃的食物,走到玻璃边的位子上坐下,慢慢的吃了起来。

    耳边幽幽的响起圣诞的歌声,空气中洋溢着快乐。

    只是,这样的声音同里面的音乐却有点反差。因为,里面多了几丝激情,而外面则是一种安宁的快乐。

    蔓宁宁吃着蛋糕,目光幽幽的随意看着。

    蓦然,当视线落在外面的时候,瞬间停住,那一道身影像极了俊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