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42:美妆
    “喜欢。”这两个字说的很简单,却也很深情。

    潘琴的脸上泛过一丝自嘲,也有点羡慕,“不过,你纵然喜欢。也不用说的那么自白吧?不管怎么说,我现在也是你的女朋友。”

    她径直坐了下去,坐在俊云的旁边,“我真的只希望你可以花一点点的心思用在我的身上就好,哪怕一点点也好。”

    俊云闭着眼睛,没有说话。

    潘琴看了一眼,伸手握住他的手掌,很温暖,也很安全的感觉。

    这一次他没有拒绝,潘琴抓着他的手放在唇边,亲亲的吻了一口,“半年后,如果你一点感觉都没有,我主动会退出。而且,伯母那边我也会想办法让你跟她在一起。”

    “但是,这半年来,你要把我当成她一样,对我好,行吗?”语气低了下来,带着几丝哀求。

    俊云睁开了眼睛,看着她美丽如花的容颜,带着几丝希望,“我不会把你当做她,但是,我答应我会给你半年的时间。只要时间一到,你就要按照你刚才自己的说法,一定要想办法跟我母亲去说。”

    原来,他刚才闭着眼睛不过是给她设的圈套。

    虽然,潘琴也曾经说过半年之后会帮助他。但是,俊云一直在试探让她记住自己说过的话。

    潘琴的心感觉丝丝缕缕的凉意,却还是点了点头,“好,我会做到。”

    话语落下,潘琴亲吻着他的手,很温暖也很温柔。

    灯光下,他的脸有点飘忽迷离,迷离的太过美丽,太过遥远。

    潘琴俯身,凑过去,想吻在他的唇上。没想到,他直接用手指隔离,凝着她,“目前,这一种事情我还不想。”

    “不想?”潘琴重复着他的话,脸上悲戚一笑,“你要知道你是男人,半年的时间跟我发生关系有能够怎么样呢?你有这个权利,也有这个自由。”

    “可是,我目前不想跟你发生关系。”俊云淡淡出口,看着她眼中的盈光,伸手抹过,“为什么你一定要喜欢我呢?我到底有什么地方值得你喜欢?那么多的男人追求你,你为什么不去考虑,宁可把时间花在我的身上?”

    他们认识了太多的年头,至少也有十多年了吧?

    对于他们的相识,俊云一直都记得。只不过,认识之后不代表就是要牵手成为情侣,成为夫妻。

    十二年前,他们是在一次宴会上认识。那个时候,他们虽然已经到了懂事的年纪,但是,心里不免也是有幼稚的时候。

    就是那一次的宴会,俊云认识了她。

    之后,他们就像朋友一样。没想到成年之后,一切都在改变。当初,他们两个的欢笑可以在这个房间听见。

    而现在呢?

    有的也只是冷漠吧?

    是时间隔离了他们的情感?还是他们的情感仅仅是这样而已?

    潘琴看着他,美丽的容颜倒影在她的双眼中,声音轻轻响起:“其实,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自己不去喜欢别的男人,而是喜欢你?但是,这样的自问有用吗?一旦喜欢了就好像是泥藻一般,无法自拔。”

    她轻轻一叹,灯光下的她看起来显得迷人,“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我没有喜欢过你。但是,这样的事情根本就不是自己说了算?”

    “我现在只希望,哪怕你把我当成她也没有关系,只要你可以尝试着喜欢我就可以。”

    越说,手握的越紧。

    如果可以,她真的想握着他的手,一辈子,都不放,永远不放。

    “我给你半个月的时间,之后,我希望你可以真正的接纳我。让我成为你的女人。”潘琴亲吻了一下他的手,主动脱了鞋子,一笑,“现在,就让我躺在你的身边吧,什么都不干。我就只想静静的躺在你的怀里。”

    俊云看着她,原本想拒绝。

    但是,突然之间那些话都堵在了喉咙处。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躺在自己的胸膛上,散发的长发,可以清晰的闻到一股浓郁的香味。

    潘琴躺在他的胸口上,闭着眼睛,脸上是很满足的表情。而且,可以听到俊云的心跳声音。

    不知道,每当俊云跟蔓宁宁在一起的时候。是不是也会这样?幸福的躺在他的胸口上,听着简单而快乐的心跳旋律。

    那么美丽动人的旋律,就如同是催眠曲一般,只会让人的心静静的沉淀下来,慢慢的,潘琴闭上了眼睛。

    虽然没有熟睡,却可以看到她微颤的睫毛。

    有时候什么才是满足?这样简简单单的就是一种满足吧?

    有时候什么才是幸福?这样就足以幸福。

    ......

    腮红,睫毛膏,眼线笔,口红,等等一一具备在化妆台上,刑远蜜站在一旁不停的催促着。

    “快,就上紫色的睫毛膏吧,难得妖艳一点。”刑远蜜拿过一支精品睫毛膏递给汪森,“你快点拿出平常的水平来装扮她就可以了。”

    “我的祖奶奶,你能不能别催的那么急?我已经很快了,真的很卖力了。”汪森的声音娘娘的开口,刚刚在蔓宁宁的脸上用过隔离霜和定妆粉。

    现在,主要是针对那一双眼睛了。

    “刑远蜜,真的一定要这样吗?我真的很不适应啊?”蔓宁宁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白皙美丽的脸孔,两狭处用着腮红,显得自然而红润。

    一双眼睛还刚刚画了黑色的眼线,看起来有点艳,平常习惯了裸装,突然这样的反差真的有点很怪的感觉。

    纵然是上次拍摄封面,也只是简单的定妆了一下而已。虽然,也有画眼线,也不至于画的像现在那么浓艳吧。

    刑远蜜站在一旁,瞧了一眼,“就是你平时装扮太简单,你就要学会反差知道吗?而且,今天晚上的宴会可是很重要的。你总不至于穿的很简单,一点妆都不画就去了吗?”

    “我...”

    “你别说了,闭上眼睛,汪森要帮你刷睫毛膏了,别动。”刑远蜜提醒道,看着汪森扭开了睫毛膏的盖头,捏着头刷在了蔓宁宁原本就很长很密的睫毛上。

    睫毛膏的颜色是紫色,涂上之后艳美无比,整个人清澈的气息,完全被一种艳丽所代替。

    “哇,不错呢?”汪森赞道,看了一眼,脸上笑了笑,“真美想到蔓宁宁上了这个颜色的睫毛膏,会那么明显。”

    蔓宁宁睁开了眼睛,忽闪了几下,定定的看向镜子,微微一愣,“这...这还是我吗?紫色的睫毛?会不会像个妖精啊?”

    “这你就不知道了,如果你能够像个妖精,也是你的福气呢?”汪森旋上睫毛膏,拿出口红,涂在蔓宁宁的唇上,“我告诉你,很多人就是想整容来着。她们为什么要整容呢?就是想把自己当做妖精,运气好的兴许还真的是妖精。但是,运气不好的人呢?那就没有办法了,说不定比原来还要难看。”

    蔓宁宁看着妖娆的红色点缀在自己的唇上,不知不觉间总感觉自己好妩媚,长长的发披散在肩膀上,似乎有点认不出那就是自己了。

    “哇塞,宁宁你真的好漂亮啊。”刑远蜜惊艳道。

    蔓宁宁斜睨了一眼,笑道:“你自己不也是那么漂亮?”

    一个下午,刑远蜜特意请假出来装扮,还不忘把蔓宁宁也一同带来。影棚这个地方就是好,能够拍摄就能够拍摄。

    而且,主要是像她们要去参加宴会,正好可以让汪森给她们化妆。

    汪森定定的看了一眼蔓宁宁,点了点头,似乎对于自己化妆的手艺显得很得意,说道:“真是漂亮啊。但是,要不是我的手艺好,不一定那么漂亮。”

    “去,什么话呢?”刑远蜜白了汪森一眼,“我看你就别自卖自夸了,快点给她整理一下发型吧。”

    随后,刑远蜜看了看时间,“都已经四点四十五分了,五点十五分就是宴会开始的时候,你要快点了。而且,等下我们开车去,担心的是怕堵车。”

    “如果,你刚才能够早点结束化妆的话,也许就不会那么晚了。”汪森挑了挑眉,谁让刑远蜜来了之后,就一直霸占着化妆间呢?

    就连换衣服都拉着蔓宁宁一起挑选,等全部弄好都已经四点半了,能够在十五分种将蔓宁宁装扮那么完结,也是他的本事。

    头发按照妆容而定,很简单的一个发型,低低的挽在后面,别着一枚很精致的发簪,灯光下可以看见小小宝石发出的亮光。

    “啧啧,完成了。”汪森看了一眼,“现在,可以换衣服了。”

    “礼服我已经拿来了,汪森你就先出去吧。”刑远蜜挥了挥手。

    汪森无奈的耸了耸肩膀,“你太讨厌了,用完了就让我走人,真是气人。”

    说这一句话的时候,汪森嘻嘻笑着,一边往外面走去,还不忘关上了门。

    这是一件紫色的礼服,领口处呈现着一个v,不大。却露出了晶莹了肌肤,雪白雪白。

    礼服的长度不是很长,前面直到膝盖为之,至于后面就是长了一点,将前面的腿显得更加的修长诱人。

    换上之后,蔓宁宁的脸上惊讶无比,“我...我这样穿会不会?”

    一边说着,蔓宁宁一边拉着领口,似乎不太习惯这个v字领口,好像会露点了一般。

    “别去拉了,很漂亮。”刑远蜜阻止了她。

    “可是...”

    “别可是了...”刑远蜜立马打断了她,也不忘照了照自己,穿着一件很简单的礼服,蓝色存托着她白皙的肌肤,长发披散着,很大方,胸口处洒了一些金粉,散发着几丝女人的狂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