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40:劈腿
    “你喜欢就好。”蔓宁宁说这一句话的时候,看了看刑远蜜,她正向自己吐了吐舌头,一脸无辜的表情,“我可不是故意的,如果你刚才不提醒我还不知道自己拿的是什么呢?”

    “而且,你不是正好要送吗?现在,大家都在,正好啊。”刑远蜜看向俊云,说道:“俊云,你戴上给我们看看?难得见宁宁织围巾呢?”

    “没有问题。”俊云轻轻一笑,笑容很俊彦,如一个收到礼物的孩子,开心的笑容。

    蔓宁宁站在一旁,沉默的看着俊云戴上围巾。

    这个刑远蜜总没事情,本来她还打算在两个人的时候,拿出围巾,当做圣诞节的礼物。

    现在这个样子,看来是算了吧??

    不过,俊云戴上围巾的样子,很帅气,配上他那一件白色v领的毛衣,就好像是一个绅士的白马王子。

    “哇,俊云,你戴着围巾的样子迷死人了。”刑远蜜很直言的赞道,雯杰迪走上前来,伸手就是一记栗子。

    刑远蜜下意识的捂了头,看着雯杰迪,白了一眼,“你干吗?好好的打我?”

    “我在这里呢?居然总是夸别人,气死我了。”雯杰迪低沉开口。

    “怎么?你不会是吃醋了吧?”刑远蜜瞧了一眼雯杰迪的脸色,挑了挑眉,“如果,你吃醋的话,你不妨说出来,我自然会夸你帅。”

    雯杰迪俊彦的脸上,显得无奈,依旧笑如阳光,“吃醋?算了吧?我可从来都不吃醋。”

    “你就倔强吧你。”刑远蜜冷哼了一声,“我看你这个人就是嘴瘾,懒的跟你说话了,看电视去了。”

    雯杰迪立马拉住了她的手,问道:“我的礼物呢?”

    “没有。”刑远蜜想都没有想,回答的很快。

    “什么?没有?”雯杰迪挑眉,显然一脸的惊讶。

    刑远蜜瞥了他一眼。“你搞清楚,你才是男人,应该是你先送我东西。怎么说...我也是个黄花少女,怎么让我先送你呢?简直是做梦。”

    “黄花少女?”雯杰迪重复着刑远蜜刚才的那一句话,哈哈大笑,指着刑远蜜,大笑道:“你看看你的样子,居然敢说自己是黄花少女,简直笑死我了。”

    “这有什么好笑的啊?”刑远蜜走上前,想去捂住雯杰迪的嘴巴,“不许笑,你给我闭嘴,你听到没有,闭嘴,闭嘴,闭嘴...”

    雯杰迪扣住她的手腕,看向蔓宁宁,笑道:“你刚才听到没有,她居然说自己是黄花少女?”

    “你们两个...我感到很无语。”蔓宁宁话语落下的时候,转身走向厨房去了,懒得搭理他们两个人,简直就是活宝嘛。

    “看见没有?连宁宁都懒的理你了,你还不给我闭嘴。”刑远蜜拍打着雯杰迪,两个人小孩子似的打闹了起来。

    直到饭菜全部做好,上菜的时候,两个人才停止了争闹,立马跑到菜桌面前,抢起了椅子。

    “真不敢相信一品杂志的还有一品杂志的编辑居然都是这个德行。”蔓宁宁拿着筷子从厨房走出来,一一摆放。

    雯杰迪挑眉,“我这个性格叫做“随意”而她这个性格叫做“黄花”以后,我想不如就叫刑远蜜叫黄花可以了。”

    “谁叫,我就跟谁拼命。”刑远蜜白了一眼雯杰迪,“还有你,如果继续叫我黄花的话,我让你一个月不许牵我的手。”

    这个惩罚貌似有点严重了,尤其是对男人而已,不牵自己女朋友的手,真的是很难熬的事情。

    显然,这样的威胁还是对雯杰迪比较有用。

    只见,雯杰迪耸了耸肩膀,一脸的不正经,“小的知错了,还望大人原谅小的。”

    “知错能改就是好事,我饶你这一次。”刑远蜜得意扬扬,拿起筷子,看了看桌上的菜肴,说道:“我要吃宫保鸡丁。”

    “好类,小的给老大夹菜。”雯杰迪扬起讨好的笑容,夹了宫保鸡丁放在刑远蜜的碗里,笑道:“大人,慢慢吃啊。”

    “放心吧,我不会噎死。”刑远蜜拿筷夹起,吃了起来,“梦雅静,这个真的是做的吗?为什么会那么好吃,比宁宁做的还好吃。”

    “看看,这妞可真是会说话。”蔓宁宁轻叹了一口气,“既然你认为我烧的不好,那下次可要记得,千万别叫我烧啊。”

    “不行不行,宁宁烧的也很好吃,不对,应该是宁宁烧的最好吃了。”刑远蜜嘻嘻一笑,立马夹了菜放在蔓宁宁的碗里,“你知道我这个人一向都喜欢胡说八道的。”

    “胡说八道?”梦雅静挑眉问道,“那你刚才说我做的好吃,岂不是也是骗我们的了?”

    “当然不是,味道真的很好。”刑远蜜连忙解释,突然想到了什么,“你们两个联合起来打算欺负我来着吧?”

    “当然没有。”蔓宁宁笑了笑,目光落在俊云的脸上,正好对上他温柔的目光。

    刑远蜜揪了他们两个一眼,神秘兮兮的一笑,“我说你们两个都恋爱那么多年了,用不着害羞的样子吧?”

    “有吗?”蔓宁宁看向刑远蜜,问道。

    刑远蜜点头,“当然了。对了,我说俊云啊。你什么时候娶我们家宁宁啊?我都着急的想当伴娘了呢。”

    “快了,到时候自然会叫上你。”俊云淡淡一笑,笑容璀璨。

    “哎呀,光听你们说话,我都忘记拿酒了。”梦雅静惊讶了一声,立马起身去厨房拿了一瓶红酒出来,给在座的都倒了一杯。

    刑远蜜凝了一眼红色,笑了笑:“今天吃饭的两对,我希望下次来吃饭的时候是三对。梦雅静到时候你可要努力努力了,加把劲啊。”

    说完,举起杯子。

    “为了梦雅静能够找到男朋友,我们干杯。”

    话语落下,五个水晶杯轻轻撞击的声音瞬间响起,充满着温馨。

    一餐饭可谓是吃的乐意浓浓,直到醉意沉沉的散场时,还依旧残留着欢乐过后的喜悦。

    蔓宁宁的酒量一直就不太好,喝了三杯直接倒了,俊云抱着她进了房间,脱了鞋子和外衣之后,直接用被子盖上。

    外面的笑意还很浓烈,他一眼脸色红润的小女人,心里不免一荡,趁着他们都没有发现,轻轻的吻了一下蔓宁宁的额头上。

    吻的很轻,也很温柔。

    俊云细细的看着她的睡颜,呼吸绵长,显然睡的比较舒服吧。

    悠长而漆黑的睫毛,白皙红透的肌肤,美丽润泽的红唇,漂亮的小脸蛋,那是一张清澈的如同天使的脸孔人,如果可以真的希望可以跟她一直牵手下去。

    俊云的唇边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意,站起身,往外面走去。

    此刻,也正是到了散场的时候,各自下了楼,开车扬长而去。

    俊云回到办公室后,前脚才刚刚踏进,没想到潘琴后脚跟了进来,一张精致的脸上被瞬间开启的灯光看起来万分迷人。

    “你在跟踪我吗?”俊云进去后,脱了外套。

    但是,那一条白色的围巾还依旧挂着,显得那一张脸更加的飘逸,俊彦。

    潘琴笑了一声,身上穿着一套很休闲的牛仔上衣和牛仔裤子,这是俊云难得看到她穿休闲的衣服。

    平时,一般看到的是她穿着裙子的样子。

    潘琴走到沙发处,俯身抚摸了一把沙发上的柔软,“这几天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

    “我很忙,没空。”俊云拒绝的很快,声音也随之冷淡了下来。

    “没空?”潘琴反问了一声,脸上迷人一笑,“真的是没有空吗?那你今天晚上是在干什么?”

    “这个轮不到你来管。”俊云打开电脑,摆动着鼠标。

    空气里荡漾着一丝温热,唯有外面吹起的风才感觉冷意。

    “我想你是不是不应该那么凶呢?你的女朋友都知道劈腿,为什么你就是不可以呢?而且,你要知道半年里面你就是我的男人。”

    潘琴撩人的甩了甩一头的波lang长发,走到俊云的旁边,斜睨了一眼电脑屏幕,“我真不知道那个蔓宁宁到底有什么好的?就这么值得你为她付出?哪怕,她跟别的男人发生这样的关系,你都可以视而不见?”

    “你说完了没有?”俊云的声音淡然,脸色蓦地黑了下来。

    自从这一件事情发生之后,他最不愿意说的就是这个事情。不管怎么说,他只想当做一切都已经过去。

    只是,一场过去式。

    潘琴看着他的脸色,心里划过丝丝缕缕的疼痛。一直以为她都在背后默默地为他付出,等待着他可以回心转意。

    没想到,他可以这样的无视。

    纵然这样,他怎么可以容忍一个女人对他的不衷心呢?而且,还是一个身份低下的女人。

    “我可以不说,但是,你要知道现在外面是怎么在议论这件事情吗?你也要知道伯母知道后,非常生气。”

    俊云随着这一句话而微缩一下瞳孔,抬了头看向潘琴,“你刚才说什么?你说我妈妈也知道了这个事情?”

    潘琴点了点头。

    俊云回眸,目光落在屏幕上,心里划过冷笑,想想也是他母亲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这样的事情呢?

    “而且,你最近为什么不回家?伯母很想你。”潘琴的声音再次响起,娇柔的语调,搀和着此刻柔和的灯光,少了以往的冷艳,反而有点温柔的感觉。

    “我知道了。”俊云淡淡的应了一声。

    潘琴笑了笑,“不如,明天晚上一起回家吃个饭吧。”

    她一边说的时候,一双手搭放在俊云的肩膀上,感受着他微愣的身体,“我帮你揉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