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39:欢闹
    “对了,宁宁。到时候我会给你们邀请卡,这一次的宴会可是很正规的哦。”

    蔓宁宁点了点头,笑道:“既然总经理的邀请,那我和俊云肯定是会去的。”

    “我不打算去。”刑远蜜装作生气的样子,狠狠的白了雯杰迪一眼。

    蔓宁宁看在眼里,心里怎么会不知道这个小女人想的是什么呢?不管怎么说举办一次宴会必定是大事。

    雯杰迪没有提前告诉她,她肯定是生气了。

    “我不就是也想给你一个惊喜吗?”雯杰迪扬起讨好的笑容,啧啧笑道:“小女人,你真的不会生气了吧?”

    刑远蜜转过脸,没有说话。

    雯杰迪的笑容加大,一张俊彦的脸看起来更加的阳光,“行,都是我的错,你怎么惩罚都没有关系。”

    “我都懒的罚你了。”刑远蜜淡淡的斜睨了一眼,往后面走去,径直坐在自己的位子上。

    “呦,什么口气?”雯悠走进来,阿娜的步伐,语气带着不屑,冷冷的瞪了刑远蜜一眼,随后,目光看向雯杰迪,笑了笑,“哥哥,我也不是怎么说你。你说你找女朋友能不能有点眼光呢?像她这样的人,想要进入我们雯家,那简直就是做梦。”

    “你...”刑远蜜原本已经坐下的人,一听她的话,气的站了起来。

    “雯悠,你胡说什么呢你?”雯杰迪的脸上不悦,伸手拉了拉雯悠,“如果,你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看你出去吧?”

    “我凭什么要走。”雯悠甩开雯杰迪拉着的手,从蔓宁宁和刑远蜜的脸上淡淡的扫过,扬起一抹嘲讽,“果真是有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样的朋友。”

    “这一句话是指你跟abigail吗?”蔓宁宁看着雯悠,声音淡然。

    “你...”雯悠怒瞪着蔓宁宁,看向雯杰迪,“哥,你听见没有,她们居然敢那么说我。”

    “不管怎么说,你也是一品杂志的副总。我想你既然坐着这个位子,就应该要为这个位子挑起责任,而不是一味的来胡说八道。”

    蔓宁宁挑了挑眉,斜睨了一眼身后的刑远蜜,“中午下班时间到点了,我们出去外面吃吧。”

    “行啊,反正现在有些人站着,比较倒胃口,还是去外面吃比较好。”刑远蜜一边说一边站起身,拿了包,往外面走去。

    蔓宁宁跟在后面,看了雯杰迪一眼,也走了出去。

    雯杰迪轻蹙着眉头,看向刑远蜜,声音低怒,“以后,我的事情不用你来管。你看看你说话的样子...”

    雯杰迪说到最后,欲言又止,轻叹了一口气,想说什么又不想说什么,最后还是看了她一眼,转身走开。

    雯悠盯着雯杰迪的后背,狠狠的盯了一眼。看着他离开跺了跺脚,“真是气死我了,居然连老哥都不帮我。”

    回到自己办公室的时候,雯悠立马给abigail打了电话。

    “喂,abigail你在干嘛呢?”雯悠一边拿着手机打电话,一边敲打着键盘,一双眼睛在紫色的装饰下显得狐媚。

    “马上要去吃饭了,怎么?是不是今天有什么热闹的事情要跟我说啊?”abigail娇笑声从电话的一端传来。

    雯悠的唇边划过一丝笑意,“我今天听我哥说,圣诞节之夜会举行一个宴会。”

    “噢?”abigail的声调往上提高了几分,笑了笑,“那又怎么样呢?他又不会来邀请我。”

    “我知道我哥不会邀请你,但是,你可别忘记了,还有我呢?”雯悠笑着,拿起桌上的一杯咖啡喝了一口。

    随后,又立马吐出,自言自语了一声,“真苦。”

    “我告诉你那一天是我们一品杂志举办的宴会,自然会邀请明星以及一些模特,甚至一些上流的富家子弟都会来。所以,我希望你那一天记得要穿的漂亮一点,你懂的女人嘛,漂亮一点自然会受欢迎一点。”

    雯悠一边说的时候,一边伸手拿了一张纸巾,擦了擦嘴唇。

    abigail的声音微微一叹,“穿的漂亮又能怎么样呢?也还不是...我想我是不是应该学会放弃呢?可是,我一想到你哥哥跟别的女人发生关系,我心里就是不舒服。”

    雯悠轻轻一笑,“那可不,不只是你不舒服,我也一样不舒服。你不知道我今天早上经过编辑部门口的时候,看见了什么?”

    “看见了什么?”

    “我看见啊我哥正帮刑远蜜贴圣诞老人的头像,你说我哥哥一个堂堂总经理怎么可以做这样的事情?万一被别人看见了什么样子?”

    “什么?你哥哥居然在贴圣诞老人的头像?”abigail的声音显得惊讶,“我当初跟他一起的时候,也不见得他帮我做这样的事情呢?”

    “所以说啊,你应该要争取才对。”雯悠说这一句话的时候,脸上划过一丝狡黠的笑意,“abigail,我告诉你。不管怎么样这一次的圣诞宴会,你一定要来,你懂吗?”

    “难道...你....?”

    abigail的话欲言又止,心里隐隐有点明白雯悠的意思。

    “我会想办法让我哥哥跟刑远蜜分开,但是,前提是一定要所有误会,让他们的感情出现危机。而且,这样的危机让你来abigail破坏。”

    “让我来破坏?那岂不是要让你哥哥看见我更加的讨厌吗?”abigail忍不住问道。

    “我会想办法,到时候想到了在告诉你吧。”

    挂下电话后,雯悠凝了一眼外面淡淡的光线,享受着照进来的温度,靠着后背,轻轻的闭上眼睛,考虑着什么。

    ............

    晚上下班后,雯杰迪原本打算请蔓宁宁和俊云一起吃饭来着,没想到反而两对情侣兴趣洋溢的去了一趟超市,买了喜欢的吃食,打算去蔓宁宁家来个丰盛的晚餐。

    没想到刚开了门,正好看见梦雅静已经在厨房里烧起了菜。

    蔓宁宁走进之后,换了鞋子,脸上划过惊讶,走到厨房间的时候,忍不住问梦雅静,“你不是说晚上去酒吧的吗?”

    “你不是说晚上去外面吃饭的吗?”梦雅静反问,转眸看了看蔓宁宁一眼,两个人会意的一笑。

    “那正好,五个人吃饭也热闹。”刑远蜜一蹦一跳的走了过来,嘻嘻笑着,瞧了瞧梦雅静炒的小菜,“真香啊,说起来我还没怎么吃过梦雅静的手艺呢?”

    雯杰迪提着菜走进来,吃了一块梦雅静早已经烧好的红烧肉,啧啧笑道:“味道真不错啊。”

    “你居然偷吃。”刑远蜜斜睨了一眼雯杰迪,忍不住伸手打了一下他的肩膀,随后,自己也捏了一块红烧肉放进嘴里,一边嚼着一边赞道:“哇,好好吃啊,这个红烧肉怎么还有点甜甜的感觉呢?”

    “我放了糖呢。”梦雅静看向刑远蜜,笑了笑。

    “怪不得呢。”刑远蜜点了点头,笑嘻嘻的往外面走去,还不忘说了一句,“我不会烧菜,至于刚才买的菜,就劳烦你们烧一下了。”

    “你应该多学,我可不希望我以后娶个老婆什么都不会。”雯杰迪跟了出去,一把坐在沙发上。

    俊云正看着电视,听见他们两个人的吵闹不免感到好笑。

    刑远蜜忍不住白了一眼雯杰迪,不屑的问道:“试问,你以后娶的是老婆呢?还是保姆?”

    “两者不可缺一。”雯杰迪才回了一句,没想到后脑部被什么东西扔了一下,不偏不倚。

    雯杰迪下意识的去看,正是一包白色的抽纸。

    “你...”雯杰迪挑了挑眉,正想说什么。可是,刑远蜜拿起一个线团扔了过来,语气不善,“我告诉你,如果你是要去保姆的话,那么记得早点跟我分开,免得到时候伤心的人是你。”

    “我会伤心?”雯杰迪扬眉,“我才担心到时候哭哭啼啼的是你呢?”

    “那有种你说分手啊?看谁到最后分手。”刑远蜜冷哼了一声。

    蔓宁宁正在厨房里面,听见这一句话的时候,立马走了出来,“你们两个又打算吵什么呢?”

    “还有,好好的不要轻易说分手,如果要说分手的话,也麻烦你们两个别在这里说分手两个字。”

    蔓宁宁看了雯杰迪一眼,最后目光落在刑远蜜的手上,正拿着一条白色的织巾,惊道,“这个东西怎么会在你的手上?”

    “怎么了?”刑远蜜下意识的看向手中拿着的东西,摊开一看,脸上立马呈现一抹惊艳,“你不说,我才发现这是一条围巾。”

    “宁宁,这该不会真的是你...”刑远蜜不怀好意的一笑,蔓宁宁走上去,正伸手去拿,落了个空。

    等反应过来时,刑远蜜已经把手上的东西抛给了俊云,嘻嘻笑着,“俊云,这一条围巾想必是宁宁织给你的礼物,你要好好收藏才是啊。”

    俊云正坐在沙发上,很精准的接过刑远蜜扔过来的一团白色东西,握在手里软绵绵的,是一条围巾,貌似已经是完结的作品了。

    一张俊彦的脸上轻轻的划过一丝笑意,俊云站起身,举了举手中的围巾,看向蔓宁宁,温柔一笑,“谢谢你的围巾。”

    “我...”蔓宁宁的脸红了起来。

    刑远蜜揪了一眼,咯咯一笑,戳了戳蔓宁宁的手臂,“你难为情什么呢?这个礼物本来就是你打算好的,只不过是被我提前发现了而已。早送晚送都是一样的,你说对不对,俊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