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36:专属
    璀璨的灯光,激情的音乐,奔放的舞姿在这一片星光迷乱的地方尽情的展现着一切。

    vip专座的位置上,一个男人冷酷的坐在沙发上,一只手搭着下巴,目光幽幽的看着舞台上性感的舞动。

    “我听说这几天网络上一直都在流传你跟蔓小姐的照片?”欧旻从舞台上回来,一脸的玩味,想必刚才吃了不少豆腐吧?

    杨少的目光在灯光下显得漆黑,淡淡的睨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欧旻也习惯了他喜怒无常的样子,笑了笑,端起茶几上的红酒,微微荡了几下,“今天的照片都不翼而飞了,想必是你派人封杀的吧?”

    “不然呢?你以为我会让照片一直流转多久?”杨少微微眯了眼,映入视线当中的是舞台上的亮点。

    一名戴着蝴蝶面具的女子凌空而落,每次的出现都是惊喜,让舞台下狂欢的人都变得更加的激情四溢。

    她穿着黑色的短裙,v领很大,几乎可以看见里面的亮点。

    这是对下面男士的一种诱惑,赤裸裸的诱惑。

    欧旻看着杨少的表情,目光又落在舞台上,不免笑了笑,说道:“她对你也算是真心可见,你的每次临场她都会表演的很卖力。我看你应该多来这里光顾才可以。”

    欧旻一边说的时候,一边倒了红酒,腥红的液体灌入在水晶杯里,灯光下回荡着妖娆的色彩。

    “要来捧场直接说,一个女人而已对来讲不过是衣服。”杨少的口气傲然而淡然,伸手接过欧旻递上前来的水晶杯。

    “衣服?”欧旻的唇边扬起一丝玩味和疑惑,“那可不见得,难道蔓小姐对于你来讲也是衣服?我可从来没有见你带一个女人回你的别墅区,也从没有见你亲自让人封锁那些照片。不管怎么说,你之前跟其他的女人合起来的照片想必可以弄成好几本照相本了吧?我怎么也没有看见你去封杀呢?”

    随着最后这几句话,杨少蓝色的瞳孔微微缩了一下,转眸看向欧旻,扬起淡然的弧度,“你真的以为是喜欢吗?我...不过是玩弄这个女人而已。”

    “玩弄?”欧旻摇了摇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可真的不见得你是在玩她了。”

    “信不信随你,反正,我是不可能喜欢任何一个女人。”杨少回眸,慵懒的靠坐着,视线落向舞台,“记住,她不过是我目前报复的一个对象而已。”

    “噢,既然你那么说,那我只能是当做这样了。”欧旻无奈的耸了耸肩膀,他可没有这个精力继续这个问题。

    毕竟,感情这样的事情,也只有当局者迷。

    舞台上的蝴蝶女人撩人的甩着长发,白皙诱人的美腿搭在钢管上,幽幽的旋转着身。

    蝴蝶,蝴蝶,那轻盈的身姿的确像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

    身边的女人充当的不过是点缀的角色而已,只会让蝴蝶显得更加的唯美,五颜六色的灯光映着她胸前的亮片,濯濯光芒。

    直到激情的音乐转换,蝴蝶才从台上轻盈的下来,从舞台中央的男女擦肩而过,往vip的方向走来,红唇妖娆,那么的美丽。

    “杨少。”她轻声开口,声音如她整个人一样,娇美。

    杨少摆了摆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欧旻喝了一口酒,声音爽朗,“蝴蝶,你就好好陪陪杨少吧。”起身离开的时候,还不忘眨了一下眼睛,意思明显。

    蝴蝶对着欧旻笑了笑,扭着阿娜的身姿,坐落在杨少的身边,“最近,你真的很少来这里?”

    杨少淡淡的睨了她一眼,扬起一抹淡然的弧度。

    蝴蝶看了一眼,脑海中想起的是网络上显示出来的照片,以及他跟蔓宁宁的热吻,手慢慢的握成了拳。

    她曾经对自己说过,一定要得到这个男人。

    “我...我上几天有看见网上流转你跟蔓宁宁的照片,这是怎么回事?”她的声音问的很轻,红唇妖娆,一开一合。

    然而,语气很轻柔,不敢有一丝质问的感觉。

    “怎么了?你在吃醋吗?”杨少慵懒的依靠着身后的沙发,蓝色的眸泛着淡淡的光泽,微微流转。

    蝴蝶的唇角扬起娇媚的弧度,前侧了身子,倒了一杯酒,“如果说是吃醋的话,我的确是有。”

    对于这一点她一点都不想否认,这才是因为喜欢,才会有的想法。

    “但是,我好奇的是你们之间的关系,真的如外面所传的那样你们在一起?”她在试探,同样也想知道答案。

    杨少转眸,凝了一眼覆盖在她脸上的蝴蝶面具,动人的双眼同她一样,很清澈。有时候,他几乎会以为她们两个是同一个人。

    但是,蝴蝶散发出来的就是媚,而她呢?清新可人。

    杨少一把拦过她的腰,薄薄的唇微微凑近,炽热的气息随着说话而落在她的耳畔,说道:“我不喜欢任何一个女人来打探我任何一件事情,所以,我警告你,从今往后我不希望你在用这样的方式来试探我。”

    这一句话,说的很轻,却是一种警告。

    一旦再次挑起他的底线,那么,后果的话是她所无法预料。

    蝴蝶的脸上有点僵硬,随后,还是一笑而过,“我会记住你的说的话...我只希望你可以陪我就好。”

    最后,一句话她凑在他的耳边,轻声的说着,红唇微微残留在杨少的脸上,看起来很妖治,尤其是这样璀璨灯光下,异常迷人。

    男人喜欢乖巧的女人,但是,谁能够保证他们之间能够维持多久。

    对于蝴蝶来讲,心里担心的是她会成为他的一个过往。哪怕床上的缠绵,他都会选择其他的人。

    “杨少,让我成为你的专属情人好吗?”蝴蝶静静的凝着他的侧轮,轻声开口,修长的指尖丝丝柔柔的划过他的胸膛。

    杨少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握在手中的柔软,蓝色的眸落在她带着面具的脸上,“专属情人?那也要看你合不合格。”

    “那要不要证明一下呢?”酥麻的声音,几乎可以让所有的男人都瞬间变得瘫软,杨少的脸上划过一笑,握着她的手更加的一紧,幽然的开口:“既然要证明,那就此刻吧?”

    蝴蝶笑的洋溢,依偎在杨少的怀里,眨了一下眼睛。

    杨少搂着她性感的腰肢,从沙发上站起身,往外面走去。

    经过舞台的时候,引起不少少女的关注,目光中有羡慕也有惊艳。蝴蝶绽开了笑,一脸的得意。

    上了车之后,蝴蝶才摘了面具,露出那一张美丽的脸孔,以及同蔓宁宁一样的眸光,泛着清纯。

    如果不是那一双相似的眼睛,兴许他对她不过是***罢了。

    但是,现在他留恋。

    留恋那一双眼睛,也许是因为没有得到这会有这样的想法吧?

    车子在马上呼啸而过,直到开到一家高级五星级酒店才停了车,门童恭敬的为他们开门。

    如盼盼的身上依旧穿着那一件舞台上的短裙,出车门的时候,迎面而来的是冷冷的风。

    但是,心里却很热。

    如盼盼得意的扬起笑意,挽着杨少的手往里面走进去,不同异样的目光,对于杨少来讲完全可以无视。

    但是,如盼盼的脸上只有得意。

    房间的门,才刚刚开启,杨少拥着她的腰,抵在了门后,吻已经落下,蓝色的双眼定定的看着那一双流转清澈的双眸。

    脑海中蓦地想起昨夜,她的哭泣牵动着他的心,她的泪水如同水晶一般的晶莹,似乎每一滴都打在自己的心里一般。

    为什么会这样?

    她对自己而言,明明不过是报复的对象,她每次的倔强都惹怒了他。所以,他才会对这个女人报复,报复她的倔强和大胆。

    而且,一直一直都没有真正的得到过。

    杨少的吻带着狂野,吸允着如盼盼的口腔里的芬芳,撕咬着,那么用力,让如盼盼忍不住的呻吟了起来。

    如盼盼的一只手顺着杨少的衬衫下面,游了进去,空气中流淌着中央空调流转出来的温度。

    但是,如盼盼的手还是有点冷,贴上杨少温热的肌肤上,让杨少忍不住的微微愣了一下。

    如盼盼看着他难得的表情,眼中洋溢了笑容,抚摸在杨少胸膛上的手更加的放肆,更加的游荡。

    “恩...”娇媚的身影,杨少的吻离开如盼盼的唇后,落在耳畔,炽热的气息让她整个人都酥麻,瘫软的靠着门背。

    “杨...杨少...我...”如盼盼娇喘着呼吸,脸色在灯光下显得迷离潮红,杨少近距离的凝了一眼,扬起一笑,“怎么?这样就受不了了?”

    “我...”如盼盼欲言又止,带着几丝羞涩。

    “你刚才不是信誓旦旦的说要成为我的专属情人吗?”杨少低低问道,声音有点暗哑,在此刻暧昧的气息当中,连带声音都是一种诱惑,赤裸裸的诱惑。

    如盼盼的手落在他的胸膛上,指尖划过他的肌肤,媚笑道:“谁让你是高手呢?只不过,我不会那么快屈服的。”

    “那你就嘴硬吧?”杨少俯身,一把抱起她,往走上走去。

    然后,杨少把如盼盼扔在床上,一点都不怜香惜玉。

    重重的一扔,让如盼盼几乎惊呼了一声,还好床比较柔软。不过,等如盼盼反应过来的时候,杨少已经压了上来。

    一根燃着红色的指尖着杨少的胸膛,如盼盼一笑,“看来要成为你的专属情人,还真的很困难?”

    杨少扬了杨眉毛,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