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34:残夜
    “但是,今天晚上他们在约会啊?她居然还有心情陪着别的男人在听音乐会。蔓雪,我真的很想原谅她。但是,当我看到那一幕,听到那一件事情的时候,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原谅她?”

    酒不停的灌着,他的眼中的痛苦越来越深,瞳孔的漆黑越来越深。

    蔓雪看着他一直不停的灌,也不是好事。

    原本,只是想用酒稍微麻痹一下就好。但是,喝的太多就是伤身,说不定更伤心吧?

    “一切的一切,我希望你可以主动跟她谈一谈。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在喝了。”蔓雪一边说的时候,一边想去拿他手里的拉灌啤酒。

    没想到,手腕被他扣的很紧,他看向她,微微眯了眼,唇中溢出很轻的两个字,“宁宁。”

    “你说什么?”蔓雪微微疑惑,可是,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俊云的唇已经贴了上来,舌尖撬开了她的唇,直驱而入。

    蔓雪不可置信的瞪大着眼睛,整个人随之而变得僵硬起来,思想更是一片空白。

    他的吻很温柔,也很深情。

    蔓雪任由他吻着,却沉沦在他的温柔当中,无法自拔。

    如果可以她真的很想自私一回,让他永远都只是属于自己一个人。但是,担心的是明天之后他们的关系依旧是以前那样。

    吻越来越缠绵,越来越潮湿,直到蔓雪都无法自拔了,才悄然的离开。

    俊云的脸看起来微微醉红,漆黑的双眼静静的凝着蔓雪,声音沧桑,“宁宁,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

    “我...”

    蔓雪正想解释她不是宁宁的时候,俊云再次吻了下来,这一次不是一种温柔,带着啃咬,似乎在报复着什么。

    车里的空气流通着一股暖流,搀和着酒精的味道。

    俊云的大掌环住了蔓雪的腰,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关系,呼吸有点炽热,吻持续着,让蔓雪整个人都随着这一的吻而变得瘫软。

    渐渐的,他的吻离开,落在她的脸上,他是把她当成了蔓宁宁了吧?所以,连吻都那么的温柔,那么的小心翼翼。

    舌尖落在耳边时,蔓雪的脸通红通红,连带呼吸都变得急促,全身瞬间酥麻,似乎整个人都会软了下去。

    “恩..”蔓雪呻吟了一声,两只手慢慢的抱住了他的腰身。

    此刻的她连自己在干吗都不知道,思想完全依旧混乱了起来,双眼也变得迷离,外面的夜那么黑,只有几颗遥遥的星星还微微闪烁着星光。

    俊云的吻慢慢的往下,薄薄的唇落在蔓雪的脖颈上,美丽光滑的肌肤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味道,是女人的香味。

    “嗯...”随着俊云的大掌从衣服下面探人的时候,蔓雪忍不住的微微颤抖了一下,感受着大掌的抚摸,温热的温度让肌肤变得更加的酥麻。

    直到,大掌握上了她的酥胸,让蔓雪忍不住感到羞涩。

    车子的空间很大,俊云按下了蔓雪坐的车座,平平的成为了一张床,他看着那一张脸,陷入在黑暗中。

    但是,唯有那一双眼睛真的很清澈。

    “宁宁。”俊云再次低低的喊了一声,声音很轻,却落在蔓雪的耳里,从刚才喝了酒开始他就把她错认成是蔓宁宁。

    心里划过一丝苦涩,她不知道他们下一步会怎么做?也不知道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他们又会怎么样?

    但是,此时此刻,对于蔓雪来讲,她什么都愿意。

    衣服的扣子一点一点的被解开,露出美丽的身躯,随着扣子的扣开,俊云的吻亲吻在她的脖颈上,随后,慢慢的吻在她的酥胸上。

    “恩...”呻吟从唇里溢了出来,蔓雪躺在车上,任由俊云吻着她的肌肤,心里虽然已经酥麻的彻底,也感到了紧张。

    今晚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她都是心甘情愿。

    衣服慢慢的脱落之后,只剩下一件性感的内衣,他的手指轻佻,将她的内衣落了下来,俊云凝了一眼,将脸埋在她的两胸之间。

    蔓雪的手抚摸着他的头,害怕他停下,也害怕他继续。

    可是,手却滑入了他的后背,冰冷的手贴着温热的肌肤,那么的舒服,却让俊云抬了头,酒精的液体还在身体徘徊不去。

    他的眼带着几丝沉醉,离开她的身子,脱了自己的衣服,直接压了上去,抚摸着她的娇躯。

    蔓雪的下面穿着一条淑女裙,隔着面料可以感受到俊云压下来之后,挺起的一物,脸红的不行。

    大掌从裙底伸了进去,指腹的温度贴合着大腿的温度,隔着内裤玩弄着蔓雪的私密处。

    “恩...啊...”蔓雪忍不住的娇吟了起来,那样的声音只会刺激男人的荷尔蒙,俊云扯下了她的裙子,洁白的大腿在黑暗中显得那么的诱人。

    粉色的内裤,映入俊云的视线当中,他的唇划过苦涩,脑中只有迷乱,脱了她的最后一条私密的裤子之后,他的身子紧紧的贴在蔓雪的肌肤上。

    蔓雪的呼吸变得急促,直到硬挺的一物无声无息的刺入她的私密处时,她才疼痛的呻吟了起来,眉头紧蹙。

    “啊...”蔓雪咬着唇,俊云的抽动没有因为她的疼痛而缓慢了下来,幽深的私密处紧紧的包裹着他硬挺的炽热,滚烫滚烫。

    每一次的进入,带着阻力。

    渐渐的,一丝温热从里面流淌了出来,鲜红的刺目。那是蔓雪的第一次,就这样她的第一次在这个地方发生。

    蔓雪的手紧紧的抓着俊云的背,双腿搭在他的腰上,感受着他每一次的冲撞,她呻吟着,忍受着。

    然而,脸上却慢慢的呈现了一丝笑意。

    今天晚上发生的任何事情,她都不会后悔。不管,从今往后他们的关系是不是会变成以往,她都不会后悔。

    至少,一个女人的第一次献给了自己一生中最爱的男人,就是一种快乐和幸福,她只会感到满足。

    疼痛依旧,但是,有的是激情的高潮。

    她从来都不知道男女之间的结合会有怎么样的感觉,就好像整个人都进入了云里雾里,分不清方向。

    车里弥漫出来的暧昧,直到两个人精疲力尽了才平静了下来,等待着黎明的天空。

    当朝阳透过车窗照射进来的时候,蔓雪从疲惫中醒了过来,映入眼帘的是蓝色的天空,红色的朝阳。

    整个人酸疼的不行,原来,昨晚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居然躺在他的身上,凝了一眼近在咫尺的脸,映着外面的光线将他的脸孔显得很美丽,飘逸的感觉。

    长长的睫毛,如同美丽的翅膀,微微颤抖着,笔挺的鼻子,薄薄的唇,微扬的剑眉,白皙的肌肤。

    每一处都是完美,如同一个国家的王子一般,高贵而又优雅。

    蔓雪的唇边扬起一抹笑,很幸福的笑容。

    如果,他们一直可以这样的话那该多好。但是,一切都不过是如果。人没有那么多的如果。

    蔓雪动了动不想惊醒他,拿起车座下面的衣服,轻轻的穿上,随后,用一条毯子轻轻的盖在俊云的身上。

    她将长发拂过耳后,低下头,轻轻的吻了下来。

    随后,她轻手轻脚的打开了车门,离开。

    柔软的沙漠,静静的踩着,此刻的早上,还没有多少的人在这里走动。

    风从海边的方向吹来,蔓雪看了一眼停在那边的车子,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往前面慢慢的走去。

    风扬起了她一头的长发。

    当俊云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升的很高了。

    他睁开眼睛,下意识的用手去遮挡了一下光线,微微眯眼只感觉整个人很疲惫,很累。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微微起身,覆盖在身上的毯子顺着动作而滑了下来。

    怎么会这样?

    头感到很痛,俊云摇了摇头,余角落向了一处,那是一朵已经凝固了的血丝。难道,他昨晚?

    俊云拿起衣服穿了起来,看着外面的视线,碧蓝的天空,无边无际的大海。

    他记得,他昨晚来到这里之后。

    蔓雪也出现在这里,后来,她拿了拉罐啤酒。两个人都上了车...

    可是,他只记得自己喝了一点酒,说了一些话。后面的事情完全都不记得了。他...没有对蔓雪怎么样吧?

    但是,如果没有怎么样的话,不至于他睡在这里还脱了衣服?

    还有凝固的红色。

    完全忘记发生了什么事情,目前只有先到了公司在问问蔓雪吧?

    开到公司后,俊云直接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原本今早的会议都已经被他纷纷取消。

    蔓雪正坐在办公室的外面,一看见俊云的时候,脑海中全部都是昨晚的缠绵。

    甚至,今天她一直感觉自己的下身隐隐做疼。

    “你跟我进来。”俊云经过她那个位子时,淡淡的说了一句。

    蔓雪站起身,跟了进去,低垂着眸,轻声问道:“俊总,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俊云看了外面一眼,按了遥控关上了门。随后,目光落在她的脸上,“我叫你进来,主要是想问问你。昨晚的事情?”

    “昨晚?”蔓雪听到那两个字,心都被提了起来,愣愣的看着俊云,“俊总,你问昨晚的事情干吗?”

    “我问你,昨晚我喝了酒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俊云的脸上很认真,连带声音都很认真。

    “我...”蔓雪低垂了头,微微紧蹙着眉,她不想告诉他,他们昨晚发生的事情。

    “怎么?难道...我们?”俊云猜测着,蔓雪立马抬了头,摆手道::“不是的,俊总,没有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