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33:海边
    “因为,我想跟你在一起。”杨少的话很直接,这样算是表白吗?还是在玩弄她?尤其是在这个时候。

    “宁宁,是不是真的?”俊云轻声问道,显得很无力,很疲惫。

    幽暗的灯光下,他美丽的脸孔满是失望和黯然。

    “俊云,你不要停他胡说。至始至终我只喜欢你一个人,而且...”

    “不要在说了。”俊云掰开她的手指,将她冰冷的温度彻底抽离,转身往车边走去。

    蔓宁宁的心一急,还想拉他的手。可是,面对的只是他的冷漠。

    眼睁睁的看着他上了车,关上车门。

    她还想解释,但是,车门被锁住。根本就无法打开,蔓宁宁拍着车门,晶莹的泪水那么的动人,流淌在脸上。

    杨少依旧站着,身材笔直,沉默的看着,她的哭泣莫名的让自己感觉心被抽疼了一般。

    他根本就不想让那个小女人哭的?

    可是,他根本无法去阻止。

    俊云启动了车子,方向盘一转,往旁边的一条路开了去。可是,蔓宁宁一直跟在身后,为什么不听她的解释呢?

    看着她那个样子,俊云的心也感到疼痛无比,心一狠,立马踩了油门,快速的离去。

    后视镜当中,出现的是她跑上来的身影。直到后来身影慢慢的远,越来越迷茫。

    心很疼,那是一种真的无法言喻出来的疼痛。

    “俊云...”蔓宁宁无力的哭喊着,“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杨少从身后抱住了她,蓝色的眼变得幽深,“你就没有看到他已经开走了吗?你还哭什么?哭有什么用?。”

    蔓宁宁深吸了一口气,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狠狠的转身看向身后的杨少,目光冷漠的彻底,凝了一眼抓着自己的手。

    “放手?”

    声音那么冷,让杨少蓝色的瞳孔微缩了一下。

    “从今往后,我不希望你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真的恨死你了。”蔓宁宁想甩开他的手。可是,他握的那么牢。

    “难道他就那么值得你来喜欢吗?你知道什么是喜欢吗?他连解释都不想听?更何况爱情需要彼此的信任。”

    他看着蔓宁宁,脸上的泪水让他全身涌上一股疼痛,“信任?”蔓宁宁冷冷的看向他,美丽的双眸被灯光映着,那么迷人。可是,终究是他,害了自己。

    “刚才,你为什么要那么说?为什么?”蔓宁宁质问他,“我们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为什么一定要胡说?”

    “我不想胡说,因为,我想跟你在一起,女人。”他说的那么深情,不复以往的玩味和邪冷,有的只是认真,定定的盯着她。

    “今天不是愚人节,而且,我也已经...”

    “女人,我不开玩笑。我交往过的女人,不过是索要***。但是,我从来都没有那么渴望的想要跟一个人在一起。”

    这一句话,算是表白吧?

    但是,说出这样真诚的话。就连杨少自己本人都感到无比的惊讶,何况是蔓宁宁,有的是不可置信。

    “跟我在一起吧。”杨少落下这一句话的时候,吻落了下去,那么猛,那么的狂野。

    炽热的温度游荡在口腔里面,舌尖缠绵,想要真正的感受这个小女人的味道。

    蔓宁宁承受着,心里混乱一片。

    但是,她还是狠狠的推开了杨少,看着他,“今天的事情,就这样吧。但是,我希望从今往后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的关系。”

    说完之后,蔓宁宁往自己的住处走去,留给他的是虚弱的背影,长发微扬,那么飘逸,那么的遥不可及。

    爱情真的是那么脆弱的吗?

    走进电梯的时候,她无力的滑坐在地上,闭上眼睛,满脑子全部都是俊云冷漠的掰开她的手,冷漠的离开。

    不管她怎么的敲打车窗,他至始至终都没有想要停留的意思。

    他当初不是说,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要一起面对的吗?

    为什么,现在发生了事情,连解释都那么困难呢?

    还是说?爱情真的是很脆弱,脆弱的几乎想让人绝望。

    ...........

    海边的风很大,俊云离开小区之后,一路往大海的方向开来,下了车,迎风站在岸边,看着黑暗中lang水涌来,一波接着一波。

    俊云看着碧绿的海洋,心里只有痛苦和混乱。

    一张美丽的脸孔在黑暗中显得飘逸,长发顺着风的方向吹拂着,他闭上眼睛,满脑子里全部都是蔓宁宁哭泣的样子。

    自从他们在一起之后,从来都没有让她这样哭泣过。

    看着她脸上流淌的泪水,他的心也是一抽一抽的疼,只希望那一份痛苦和难受让自己承受就好。

    可是,他怎么能够面对他们之间的热拥?

    真的是太爱了吗?所以,才会介意?

    风在耳边呼呼的吹动,有的只是吹过时的凉意。可是,心更冷吧?

    突然,身后传来沙沙的声音,那是脚步的声音。

    俊云依旧闭着眼睛,笔直站着,迎面着风吹来时的凉。蔓雪裹紧着身上的衣服,缓缓走上前来,站在他的不远处,紧紧地看着他。

    “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己?”蔓雪的声音很轻,荡在空气中变得一丝温柔,“难道,只有这样就可以不痛苦吗?”

    俊云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凝着无边无际的天空,还有深色的海洋,“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我去找过你...”下面的话,蔓雪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她打给俊云。电话一直没有接。所以,她才想到打给蔓宁宁,所以,她估摸着兴许会来这里。没想到,真的在这里看到了他的车子,才走过来。

    “你为什么不听一下她的解释呢?”蔓雪轻轻的叹了一声,脸被风吹的有点透白,黑色的长发在耳边荡着。

    “是,我也很想知道。我为什么不听她解释,也许我对爱情抱着太高的期望吧?所谓的背叛总以为不会出现在我的爱情当中。可是,终究还是出现了。”

    俊云笑了一声,听起来有点带着沧桑的感觉。

    蔓雪轻轻的走上前几步,看着他的侧脸,发被风往后面吹拂,那一张美丽的侧轮,在此刻的夜晚显得很飘逸。

    “我想,是我太爱她了吧?所以,我突然发现居然不敢面对了。看着她的哭泣,我的心比她还要疼痛。”

    俊云叹了一声,转过身来,看着蔓雪紧紧的包裹着自己,眼中划过一丝怜爱。

    “那么冷,你回去吧?”

    蔓雪摇了摇头,“我不回去,我只想陪陪你。”

    “何必呢?”俊云笑了笑,笑的很美,却很悲哀的感觉。

    “如果,让你重新选择。你会选择相信她吗?”蔓雪问这一句话的时候,眼中闪烁着什么。

    俊云只是扬起了一抹无声无息的黯然,没有说话。

    蔓雪转身,往停车的方向走去,等回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两张毯子,还有四瓶啤酒,举了举。

    “现在,我希望你什么都不要想。安安静静的喝酒,看看海,听听风。”蔓雪淡淡一笑,笑容很清澈。

    此刻,她不想叫他俊云哥哥,只是简称“你”。

    俊云看了一眼她手里拿着的啤酒,蔓雪抛了过来,俊云一把接住,看着她瑟瑟发抖的样子,走上前来,“车里去喝吧。”

    他直接坐进了车,隔绝的外面的凉,车里流淌着一股暖暖的气息。

    蔓雪上车后,忍不住的长舒了一口气,“还是车里好啊。外面的冷虽然麻木了自己。但是,疼痛依旧存在。来,先喝起来吧。”

    蔓雪径直拉开了拉罐,喝了一口,有点冷,喝下去总感觉整个人都会结冰了一般,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女孩子还是不要喝酒比较好。”俊云拿过她手上已经拉开的拉罐酒,咕噜咕噜的喝了还几口。

    蔓雪看着他一点都不嫌弃自己喝过,忍不住问道:“刚才,那个我已经喝过了。”

    俊云看了一眼,“你怕你吃亏了??”

    “没有。”蔓雪立马摇了摇头,脸已经微微红了起来。

    “蔓雪,你说我是不是太傻了?从来都没有这么冲动过,她想解释,我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她?”俊云说这一句话的时候,又喝了一口。

    蔓雪看了他一眼,“我想宁宁姐应该不是这样的人。所以,我想你应该要听她的解释。而不是这样冷漠的离开。”

    “对啊。”俊云叹了一声,一瓶喝完之后,又打开了一瓶,咕噜咕噜的喝了起来,傻傻的笑了起来,笑的那么苦,“看着她哭泣的时候,我的心...我这个心啊。疼的让我几乎喘不过气来。”

    “你说我怎么会去相信杨少的话呢?只是...今天他们真的在一起。我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就没有想到给我一个电话呢?而我打给她的时候,居然关机?”

    酒精的味道流淌在口腔里面,但是,心很苦很涩。

    这样的味道也只有自己才明白,什么才是痛苦。

    此刻,他真的很想用酒精来麻痹自己。希望,一大早醒来之后,一切都不过是一场梦而已。

    只是一场梦而已。

    难道,连这样的希望都是那么施舍吗?

    俊云举起手,又灌了一口,车里面全是酒精的味道,他转眸看了一眼身边的蔓雪,说道:“你知道吗?当我在她家等了将近四个小时后,我等到的是她被别的男人送回来。更巧的是,送她回来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杨少。为什么一切都那么巧合?还是说只是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