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29:答应
    “恩,那看样子也只能这样了。”蔓宁宁忍不住轻叹了一口气。

    俊云挂下电话的时候,无奈的一笑,视线继续落在屏幕上面,正打算关闭电脑时,余角落向了一处。

    潘琴正走进来,修长的身材穿着白色的羊毛长裙,外面套着一件高档的皮衣,整个人无形之中散发着一种优雅。

    “你来做什么?”俊云淡淡的凝了一眼,声音淡然。

    潘琴淡淡的一笑,直接往沙发上坐去,“怎么?女朋友来见一见男朋友有错吗?”她一边说着,一边抚摸着沙发上覆盖上来的羊毛垫子,很柔软,摸起来也很舒服。

    “这一句话,你能不能不要挂在嘴里。既然,我答应了你。那么,你也要做到你的承诺,这个事情只有你和我两个人知道。”

    俊云的声音透着幽冷,目光变得深邃。

    潘琴凝了一眼,嘴角依旧凝着如媚,“怎么?你生气了?”

    俊云沉默着,那一双丹凤眼透着漆黑,“你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先走吧。今天晚上,我还有事情。”

    “跟她约会去嘛?”潘琴忍不住问道。

    “这个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我没有必要跟你说的那么明白。”声音淡然,俊云点击了鼠标,关闭了电脑,站起身,“我先走要了,怎么?你还打算在这里吗?”

    潘琴无奈的耸了耸肩膀,“好吧,既然不受欢迎,我还是下次来吧。”

    她也站起身,拿着时尚的包包,婀娜的往外面走去。

    俊云舒了一口气,心里涌上一股不安的感觉,伸手往椅子上拿起外套,披上,离开办公室。

    开车来到一品公司,正好是下班的高峰期,蔓宁宁早已经在公司门口等候,停车,她开门上车。

    “你今天怎么下来那么早?”蔓宁宁一上车,俊云就忍不住打趣道,“难道,你平时都特意考验我的吗?”

    蔓宁宁看向他,无奈一笑,“你似乎心里不平衡啊?”

    “怎么敢?”俊云笑着,微微笑眯了眼,“我怎么会心里不平衡呢?而且,能够来接你,是我最大的荣幸。谁让我是你的马夫呢?”

    “那可是你自己说的,马夫?”蔓宁宁得意笑道,“到时候,你一定要做到随叫随到,懂吗?”

    “遵命。”俊云做着军人的手势,笑容那么璀璨,那么的耀眼。

    如同此刻夕阳下的美景,散发着光辉。

    蔓宁宁的眼中呈现了一抹幸福,静静的看着他的侧脸,被夕阳的光辉照进来看起来那么的俊彦,飘逸。

    “我现在只希望刑远蜜能够...”下面的欲言又止,蔓宁宁不由得为刑远蜜感到紧张起来。

    “傻瓜,爱情是不能勉强的。雯杰迪如果真的是喜欢刑远蜜的话,他自然不会放弃。你都不是提醒了他了吗?只要感情是真的,我想依雯杰迪的性格,一定会去的。除非就是不喜欢。”

    “对,除非就是不喜欢。”蔓宁宁重复着俊云的话。

    俊云拍了拍她的手背,“你就别想那么多,一切都顺其自然吧。”

    “恩。”蔓宁宁轻轻的应了一声。

    车子一路往《海岸金》的方向开去,下了车,走进预先定好的包厢,刑远蜜已经坐在包厢里面等着他们。

    此刻的她,穿着一件淡绿色的裙子,领子边都镶着闪闪发光的珠子,很漂亮,尤其是穿着她的身上。

    而且,她本身就是一个会打扮的女人。只不过,上班的时候很少会看见她此刻这个装扮。

    不由得让蔓宁宁眼前一亮的感觉。

    “你穿的那么漂亮,是打算给他看的吧?”蔓宁宁走进来,忍不住打趣道。,坐落在刑远蜜的对面。

    而俊云跟在后面,一脸的帅气,优雅的坐在蔓宁宁的身边。

    刑远蜜瞧了一眼俊云,不好意思的笑道,“真不好意思,俊云。没想到让你看笑话了。”

    “没有,哪怕雯杰迪不来。你也要当成是我们三个人的晚餐,不要想的太多。”俊云的声音笑淡,安慰着刑远蜜。

    这不过是想给她一个提醒,不管是什么事情都不要期望太高。不然的话,伤害也会很大,那一种失落只有爱过的人才真正的明白。

    “对,俊云说的没错。你就不要总是想着他会来,你要放宽心,就当做今天晚上只是我们三个。如果说他能够来的话,算是一场巧合。”

    蔓宁宁认真的看着刑远蜜。

    “谢谢你,俊云。还有,宁宁。我真的...”刑远蜜的眼中闪烁着什么,真的很感谢他们。

    “我说了,别轻易说谢谢。我们可是最要好的朋友。”蔓宁宁伸手,拍了拍她的手,扬起一笑。

    正准备点餐的时候,门开了进来。

    刑远蜜下意识的往外面看去,雯杰迪一只手保持着推门的姿势,另外一只手捧着一束鲜花,很艳红的玫瑰。

    “刑远蜜。”雯杰迪进来之后,一眼就看见了刑远蜜。。立马着急的喊了一声,脚步急促的走进来,抖动着手中的鲜花。

    “你来这里做什么?”刑远蜜收敛了刚才的表情,揪向走进来的男人,挑了挑眉。

    “我...”雯杰迪的目光看向蔓宁宁跟俊云,使了一眼色,意思很明了。那就是希望他们两个能够帮他说一些好话。

    俊云无奈的耸了耸肩膀,而蔓宁宁的目光直接落在其他的地方。

    雯杰迪看着他们那个样子,就明白只能靠自己了。

    “刑远蜜,我过来,是为了告诉你...”雯杰迪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中的鲜花递给了刑远蜜。

    刑远蜜凝了一眼妖娆的花,只是看看而已,没有伸手去接。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很不明白。”

    “刑远蜜,我希望你不要答应那个男人的求婚。我...”雯杰迪深吸了一口气,微微停顿了一下,再次开口,“刑远蜜,请跟我交往吧。”

    蔓宁宁的手在桌下被一只大掌暖暖的包围,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淡淡一笑,目光再次落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上。

    雯杰迪的态度很认真,但是,对于刑远蜜而言,她脸上的表情却很淡然,扬了扬眉,扑哧一笑,“雯杰迪,今天可不是愚人节,哪怕是愚人节也没有像你这样的玩法。我看你还是换个人玩玩这个游戏吧。”

    “愚人节?”雯杰迪微微一愣,扬起讨好的笑容,“刑远蜜,蜜蜜...你怎么会那么想呢?”

    “别,你千万别叫我蜜蜜,我受不了啊。我都起鸡皮疙瘩了。”刑远蜜下意识的揉搓了自己的双臂。

    “那我还是叫你刑远蜜吧。”雯杰迪的笑容依旧,正打算说什么的时候。

    刑远蜜已经提前开口,“另外,我希望你可以捧着花离开。我可不喜欢被别人误会我跟你有什么关系呢。”

    “我不会走的.”雯杰迪收敛了笑容,一副很认真的样子,“今天我来这里,就打算一定要跟你在一起。所以,我不会走的。”

    “我为什么要跟你在一起。”刑远蜜扬了扬眉。

    其实,能够看见他来。刑远蜜的心里已经明白了一切。现在,她只想看他对自己有多喜欢。

    这算是对雯杰迪的一种考验。

    蔓宁宁和俊云坐在一边,沉默着看他们两个人的戏码。

    “刑远蜜,也许你不相信我现在说的话。可是,我真发现自己喜欢上了你。这是真的...尤其是听到宁宁说你要去相亲,我更加的心急。”雯杰迪实话实说,感情这种事情真的很让人难琢磨。

    总以为他们之间根本就不会有任何的交集,没想到爱情来了,谁也无法抵挡。

    刑远蜜静静的听着他的表白,看着他俊彦的脸上浮起的急切,似乎希望她可以相信他的话。

    “今天,我来这里我只希望你可以跟我在一起。而且,你看今天我对你的表白跟追求也有俊云跟宁宁作证。相信我好吗?刑远蜜...成为我的女朋友吧。”

    他突然郑重其事的跪了下来。

    不免让他们都暗暗吃了一惊,虽然所谓的男人身下有黄金这一句话。但是,面对这个年代男人的黄金都用在了求婚和追求的礼仪上面了。

    只是,他能够会用这样真诚的举动,真的让他们感到惊讶。

    雯杰迪真诚的看着刑远蜜,手中的玫瑰花举得高高的,“刑远蜜...成为我的女朋友吧。”

    他再次开口,语气早已经不复以往的玩味,只有真诚。

    对爱情的真诚。

    “刑远蜜,看在他真心真意的份上,你就答应他吧。”蔓宁宁笑道,她心里知道刑远蜜不会那么快答应他。

    所以,她需要配合一下。

    “你看,宁宁都那么说了。你就答应我吧。”雯杰迪扬起讨好的笑容,看着刑远蜜。

    “既然宁宁都说话了,那么,我就勉强答应吧。”刑远蜜的语气淡淡的,似乎很勉强的样子。

    但是,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那就接受我的花吧。”雯杰迪举了举手中的花。

    刑远蜜伸手接过,唇角处不经意间涌起的是幸福的弧度。

    “那我现在可以起来吗?”雯杰迪问道,一脸的认真。

    “起吧。”刑远蜜瘪了瘪嘴,唇边却依旧挂着笑意。

    “不过,如果那个男人来了。你会拒绝的吧?”雯杰迪站起身的时候,忍不住问道,对于他来讲,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呢。

    “这...”刑远蜜看了看蔓宁宁,蔓宁宁轻轻笑道,“既然你的气场那么足,我想那个人应该是不会来了。”

    “难道...”他突然明白了什么。而且,他也不是笨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