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28:表白
    蔓宁宁看着她那个样子,尤其是带着小女人吃醋的意味时,不免感到好笑。

    “我明白了,不过,我想雯杰迪既然会约你。那么,我想他应该也会有这个意思。哪怕我不说,我想你也看出来了。”

    蔓宁宁扬起一抹笑意,默默地看着她的表情,再次开口,“而且,一个男人约女人一般都是有目的存在。何况,你们之前的关系一直都是在争吵。现在,他能够邀请你。他也是喜欢你的。”

    “或许吧...”刑远蜜微微低了头,长发随着动作而披散了下来。

    蔓宁宁干净的脸上划过一丝狡黠的弧度,“既然,你希望能够跟他在一起,那么,我希望你在这一段时间里拒绝他的邀请。”

    “为什么?”刑远蜜漂亮的脸上划过疑惑?

    “我问你,他跟你约会的时候,有没有像你表白呢?”

    “没有。”

    刑远蜜摇了摇头。

    “那就可以了,既然他跟你约会的时候,没有跟你表白。那么就应该先让她着急着急。”

    刑远蜜似乎明白了什么,“那你的意思是?”

    “很简单,如果他来约你的话,你就拒绝。然后,从明天开始,我会订一个星期的鲜花送来。这样的话...”

    刑远蜜扑哧笑了出来,“宁宁,看不出你还有一套呢?这个招数真好,我的确应该要调调他的胃口。”

    “那行,那我们就这样说定了?”蔓宁宁挑了挑眉,做了一个ok的手势。

    什么才是喜欢?什么才是爱情?

    其实,有时候的爱情真的需要调调别人的胃口,偶尔也需要增加一点料理。

    下午下班的时候,雯杰迪正拿着文件走过来,递给蔓宁宁,打算下个月让她拍摄一组模特封面。

    蔓宁宁伸手接过的时候,斜睨了一眼身后的刑远蜜,笑道:“雯总,今天晚上有什么安排呢?”

    “你怎么突然关心起我来了?”雯杰迪的脸上扬起一笑,阳光璀璨的笑容。

    “偶尔,我也应该要关心一下我的上司嘛。”蔓宁宁翻开文件,一边翻一边笑着说道:“而且,我发现你最近似乎一直都笑眯眯的呢?”

    “有吗?”雯杰迪摸了摸自己的那一张俊脸,扬了扬双眉。

    蔓宁宁点了点头,“恩,而且,很明显。不知道雯总最近遇上了什么喜事?不如分享一下呢?”

    “这个...”他突然变得神秘,脸上满是笑容,“至于这个是秘密,以后你自然会知道。”

    他的声音也变得轻了起来。

    蔓宁宁无奈的耸了耸肩膀,“好吧,那就等以后在知道吧。”

    雯杰迪看了蔓宁宁一眼,最后,将目光落在了后面的刑远蜜的脸上,走了过去,俯下身,轻声问道,“昨晚,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

    “我凭什么接你电话啊?”刑远蜜的手指敲打着键盘,看着屏幕,似乎一副懒的搭理的感觉。

    雯杰迪无声无息的敲了敲电脑桌,扬起一抹讨好的笑容,“怎么?你生气了吗?我跟你说啊...”

    “说什么?”突然,刑远蜜微微侧眸,视线落在了雯杰迪的脸上。

    该死的家伙。

    居然,跟她凑的那么近。刚才,差点就吻到他了。

    “你...能不能别凑的那么近?我很不习惯的。”刑远蜜的声音淡淡的,睨了他一眼。

    “啧啧,你真的生气了?我跟你说,昨天晚上我跟她根本就没有什么,只不过,回家吃了一顿饭而已。真的,你要相信我啊。“雯杰迪极力解释着,想让刑远蜜可以相信他。

    但是,刑远蜜的脸色依旧很淡然,“你干吗跟我解释呢?我又不是你什么人?而且...这样的事情你也没有必要说出来,不是吗?”

    “我...”雯杰迪还想解释。

    可是,刑远蜜根本就没有要给他解释的机会,站起身,凝了一眼,“到点了,我要下班了。”

    转身之际,雯杰迪已经握住了她的手腕,认真的凝着,收敛了刚才的玩味,“难道,在你眼里我们之间真的没有什么吗?”

    “你认为呢?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要那么问?可是,我们之间只是上司跟下属的关系而已。”刑远蜜淡淡开口。

    雯杰迪随着一句话,眼中划过一丝黯然,“其实,我应该...”

    “我晚上还有约会,先走了。”刑远蜜从雯杰迪的手里抽回手,拿起包包,往外面走了出去。

    经过蔓宁宁办公桌的时候,使了使眼色。

    随后,往外面走去。

    雯杰迪显的无奈,手依旧保持着刚才的姿势,脸上划过自嘲,慢慢的放下了手。

    他们之间似乎真的不算什么?

    而且,他也从来都没有对她表白过。只是...这个女人居然晚上会有约会?

    真是可恶!

    蔓宁宁看向身后,心里涌上一种无滋无味,却依旧感觉心酸。

    这就是男人的失落吧?

    不明不白的约会,真的什么都不是。

    难道?算是朋友?可是,朋友不会那么暧昧。

    情侣吗?情侣就也根本不是。

    对于蔓宁宁来讲,她真的很希望他们两个可以在一起。

    ......

    女人的拒绝,只会让男人更加的抓狂。

    当雯杰迪连续几天的邀请,不但没有邀请到手。甚至,眼睁睁的看着刑远蜜收了好几天的玫瑰花。

    尤其是看到刑远蜜收到花的时候,那个样子,他真的来气。

    这一天,雯杰迪依旧邀请刑远蜜,走到她的办公桌前的时候,一脸讨好的笑容,说道:“你今天晚上有空吗?”

    “怎么了?我晚上有约会,没有时间。”刑远蜜看也不看他,直接拒绝,一只手轻快的按着键盘。

    几次的拒绝,雯杰迪早已经是厚脸孔了,脸上的笑容只是扩大,“不知道,约你的那个人是谁?你能不能告诉我呢?”

    “你想知道?”刑远蜜转眸看向那一张俊彦泛着笑容的脸,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偷偷地暗笑了起来。

    这个男人,的确要这样对待他,他才会知道她的重要性。

    蔓宁宁说的对,没有表白的约会算什么?不清不楚,到时候,他只是玩玩自己那不是要伤心死了呢?

    现在,正是考验他的时候。

    “刑远蜜,我看你最近一直都在约会。对方是谁?到底是那个男人?你告诉我...”雯杰迪充满磁性的声音再次响起。

    刑远蜜想了想,微微蹙了眉,“你问这个干吗呢?似乎跟你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把?而且,我跟谁约会,你也管不着啊。”

    “不是啊,我只是关心你一下。如果对方我认识的话,兴许可以帮你打听一下对方的人品。”

    雯杰迪说着话,一脸灿烂。

    刑远蜜一听他的话,立马揪着他,“你刚才说什么?重新说一遍?”

    “我是说,如果对方我认识的话,兴许可以帮你打听一下对方的人品。”雯杰迪重复着刚才的话。

    但是,心里也有点责怪自己。

    他明明不想这么问的,为什么说出口的时候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刑远蜜的心突然感到冷了下来,唇边忍不住划过苦涩,看来蔓宁宁说的对,男人真的是需要考验。

    眼前的..就是最好的证明。

    刑远蜜蓦然扬起美丽的笑脸,“谢谢你的关心,不过,我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

    说罢,她站起了身。

    这个男人,她瞬间真的很死了他。

    雯杰迪看着她起身出去的身影,笑脸慢慢的收敛了起来。

    真是可笑。

    自己到底在说什么话?平时,不都是可以很无所谓的泡妞的吗?为什么,到了她的面前总是无法去说出心里的话?

    更可笑的是,自己又不是第一次怜爱。

    居然,会感到紧张。

    刚才的对话,蔓宁宁都听在耳里,她转眸时,看见了雯杰迪漆黑的眼中布满的黯然和失望。

    真的很少看见他这样的表情呢?

    尤其是...这个总是散发阳光笑容的男人。

    “既然喜欢为什么不表白呢?”蔓宁宁转身来,看着他,轻声说道。

    雯杰迪听到声音,微微一愣,眼中的黯然立马散去,揪着她,“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既然喜欢为什么不表白呢?”蔓宁宁重新重复了一声。

    表白?

    他怎么会不想呢?

    雯杰迪啧啧笑了声,掩去了一脸的失落,“你为什么会说我喜欢她呢?说不定,她也喜欢我呢?”

    “你就一脸不正经吧。”蔓宁宁埋怨道,“反正,我只跟你说。今天,晚上刑远蜜会去《海岸金》吃饭。说不定对方会对她求亲也说不定,总之,感情这一种事情需要的是把握。到时候,她成为别人的女人,你就等着哭吧。”

    随着蔓宁宁的话,雯杰迪的脸上慢慢的收敛了玩味,“我知道了。”蔓宁宁看着他的身影,脸上划过无奈,不知道他到底会怎么做?

    不管怎么样,只要他晚上会去《海岸金》的话。那么,至少他是在乎刑远蜜。如果,他没有去的话。

    只能说明,那一份爱情不存在。

    对于目说完,往外面走去。

    目前的话,只能那么想了。总不至于让刑远蜜还傻乎乎的期待着。

    蔓宁宁从包里拿出手机,直接打给了俊云,“我已经跟他说了,只是不知道他会不会去。”

    “这一切都要取决于他的想法了。”俊云的声音带着一丝笑意,一双眼睛看着屏幕,一边敲打着键盘。

    “你反正就不用多想,如果,他会去的话自然会去。”俊云笑了笑,微微停顿了一下,说道:“总之,今天晚上我们只要去《海岸金》就能够知道结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