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25:关心
    然而,他们没有看到的是洗手间旁边摆放的迷你摄影机,照下了他们的一幕,想必过几天会报道此刻的一幕。

    蔓宁宁回到座位上后,俊云看了一眼她的脸上,有点惨白,而且,呼吸有点急促。

    “你怎么了?”俊云关切的问道。

    蔓宁宁吞了吞口水,干笑了一声,“没什么?”

    “真的没有什么?”声音变得有些低沉,“宁宁,你是不是在骗我?”

    “我...|”蔓宁宁本来就有点心虚,毕竟,刚才的事情她怎么会告诉俊云呢?可是,看着他质疑的眼神,她知道自己无法骗的了他的眼睛。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居然来了大姨妈。”最后三个字说的很轻,有点歉意。不管怎么说,今天两个人都想好一起付出的。

    俊云的眼中划过一丝黯然,随后,扬起一笑,声音如水一般,“傻丫头,我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呢?原来是这个,既然,今天不成,我们来日方长。”

    “恩...”蔓宁宁点了点头。

    吃了饭,回到房间后,俊云很温柔的用毛巾泡热,覆在蔓宁宁的下腹。在一起那么多年,他一直都知道她每次来,都会疼。

    蔓宁宁静静的躺在床上,不可否认,女生的每一个月真的很痛苦。

    直到俊云洗了很多次的热水,才将疼痛缓和了下来。蔓宁宁拉住俊云的手,无力一笑,“俊云,谢谢你。”

    俊云的另外一只手抚摸着她有些惨白的脸,幽深的眸散发着无尽的温柔,“这一句话,你以后都不能说了,知道吗?”

    他爱她,一直都是以蔓宁宁为中心。这一点,蔓宁宁怎么会不知道呢?只是,每次女人感动的时候,经常会不自觉的说这两个字。

    而俊云总以为她太见外,终究是,男人还不太懂小女人的心思啊。

    蔓宁宁点了点头,扯了扯他的大掌,斜睨了一眼床边的空位,“一起睡吧。”

    “好。”俊云的吻落在蔓宁宁的脸上,这是晚安的吻,很轻,很淡。因为,他的身上弥漫着一股淡淡清香。

    蔓宁宁幸福的一笑,看着俊云安然的在身边躺下,细心的为她盖好被子,目光对视着,“今天,虽然不能...可是,我还是感到很开心。”

    这是他的真心话,自从,在一起之后。他们很少会有这样的方式相处,出国之前的他们相对而言,更加的单纯。

    只是,时间改变了很多。唯一不变的是他们的感情,三年的时间,足够让他们放开羞涩和惶恐。

    爱情需要拥抱和热吻来证明爱的存在,只有这样才会真实的感受到对方的爱有深,有多沉。

    她的气息淡淡的扑来,俊云静静的看着她,“宁宁,我们就这样好好的在一起。不离不弃。”

    “好,不离不弃。”蔓宁宁轻声的说着,显得有气无力。

    “早点睡觉吧。”俊云微微一笑,看着她闭上了眼睛,幽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唇艳红的润泽。

    他的手轻轻的覆盖在她的腰上,两个人紧紧的抱着。

    空气很安静,流淌着幸福的气息。

    昨晚的热覆,让蔓宁宁的下腹感觉好了很多。第二天,俊云直接送蔓宁宁上班。毕竟,他一整天出来陪着她,公司的事情又多了不少。

    蔓宁宁走到办公室的时候,刑远蜜笑嘻嘻的凑了过来,“昨天怎么样?你们...”

    “你胡说什么呢?”蔓宁宁白了刑远蜜一眼,放了包,直接打开电脑。

    “我可没有胡说,因为,我昨天看见俊云的车停在瑶池屋外呢。”刑远蜜呵呵笑着,一脸的不正经。

    蔓宁宁挑了挑眉,目光落向刑远蜜,狡黠的一笑,”你刚才说什么?瑶池屋?你难道昨天也...”

    “我...”刑远蜜的脸蓦地红了起来,让她脸红真的是千年的一次。蔓宁宁渐渐的逼近她,问道,“说罢,你跟谁一起去的?”

    “他...”刑远蜜指了指一处,雯杰迪从外面走了进来,身上穿着黑色的西装,存的俊彦的脸色看起来颇有些洒脱的感觉。

    “怎么是他?”蔓宁宁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难道,你们...不过,你们是从什么事情开始的?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呢?”

    这个倒也不是重点,最主要的是他们的立场一直都是冤家,吵不完,闹不完。现在,怎么会那么突然的走在一起了呢?

    “喂,宁宁。我告诉你,你千万不要乱想。”刑远蜜轻声说道,“我们只是一起去见了客户而已,没有什么的。而且,你想我跟他怎么会有怎么样呢?”

    她呵呵的干笑了几声,有点心虚的样子。

    “好吧,你既然那么说。我就勉强的相信你了、”蔓宁宁说着,摆动着鼠标,没想到昨天一天没有上微薄,就已经有很多粉丝的留言了。

    “哇,不错嘛!宁宁,那么多的粉丝。”刑远蜜凑过来,看向电脑,微薄上的收听已经达到了千百万,才不过短短的一个星期而已。

    蔓宁宁耸了耸肩膀,雯杰迪从宁姐那边站起身,走了过来,唇边噙着玩味的笑意,“啧啧,宁宁,这一次你真的要感谢我啊。”

    “感谢你什么?感谢你给我排的一星期的访谈吗?”蔓宁宁忍不住无奈的一叹,淡淡开口,“上次,我答应了你。但是,下次如果还是什么访谈或者是其他的,我不想再继续下去了。”

    “啧啧,难得看见一个人居然不想成名呢?”雯杰迪扬了扬双眉,笑着说道:“宁宁,我可是在帮你呢?”

    “帮我?为什么那么说?”蔓宁宁从电脑面前抬了头,看向雯杰迪。

    雯杰迪正打算说什么,刑远蜜偷偷地撞了一下他的胳膊,干笑了几声,“宁宁,其实上一周的安排我也有份参加。你别怪我,我真的是为你考虑。”

    刑远蜜揪着蔓宁宁的表情,继续说道,“因为,我知道你跟俊云的关系一直维持着目前的状态,是因为他家的老太太一直不答应。所以,我希望你可以成名,这样的话,算是你将来嫁给了俊云。那么,你在他家的地位就可以有一席之位了。”

    一席之位?

    蔓宁宁的心划过一丝苦涩。一直以为她怎么会不明白呢?

    只是,刑远蜜的好意...

    “谢谢你,刑远蜜。”蔓宁宁谢道,真心谢道,拉住她的手,淡淡一笑:“不过,娱乐圈真的不适合我。”

    “我明白了,宁宁。”刑远蜜反手覆盖上蔓宁宁的手,真心一笑。

    雯杰迪耸了耸肩膀,帅气一笑,“你们两个小女人的话题,我就不参与了。”说罢,转身离开。

    一天的正常工作,一天的忙碌。

    直到快要下班的时候,雯杰迪来到办公室后径直走到刑远蜜的办公桌前,低沉的开口,“晚上,你有空吗?”

    刑远蜜抬了头,瘪了瘪嘴,“干吗?”

    蔓宁宁坐在前面,下意识的听见了他们的对话。

    “晚上,一起吃个饭吧。”雯杰迪直接开口,声音依旧带着玩味,“你不能拒绝。”

    “那行啊!到时候就由我选地方吧。”刑远蜜得意的扬了扬眉。

    雯杰迪立马做了一个ok的手势。

    蔓宁宁看到雯杰迪离开办公室后,立马往身后凑去,“你们刚才的对话,我可是听见了呢。”

    “什么话?”刑远蜜转着漆黑的眸子,假装着什么。

    “怎么?你连我都隐瞒吗?”蔓宁宁轻轻的笑着,“刚才的话,我可是清清楚楚的都听见了呢。”

    刑远蜜瘪嘴,“他不过就是想请我吃饭而已,既然,老板要请我吃饭,我怎么会好意思拒绝呢?”

    “真的是这样的吗?”蔓宁宁微眯了眼,“既然,他是老板为什么就不请我吃饭呢?或者是其他的同事?而且,是偏偏只叫你。那真的是怪了。”

    “那有什么可奇怪的呢?”刑远蜜声音有点虚,“他也可以叫你们吃饭啊。这个主要是看他的心情了。”

    “噢...原来是这样。我总算是明白了。”蔓宁宁装作恍惚的样子,点了点头,坐回了自己的位子上面,开始整理着文件。

    拿着包,出门的时候,还不忘轻轻的跟刑远蜜笑着说道,“晚上,好好约会吧!”

    “你胡说什么呢?”刑远蜜假装生气的样子,蔓宁宁已经拿着包,笑着走了出去。

    走到楼下.

    此刻,雯悠正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其中一只脚包裹着纱布,正懒洋洋的打量着精美的指甲。

    当目光无意识的落在一处时,雯悠咳嗽了几声。

    这是一种提醒。

    蔓宁宁原本想避开的视线,只能落在她的身上,走过去,淡淡一笑,“副总,你的脚怎么突然...”

    “汗,还不是俊云他...”雯悠径直打算蔓宁宁的话,轻叹了一口气,美丽的眼睛微微睨了一眼,“还不是那天晚上开同学会,俊云执意想跟我跳舞,就这样一不小心就扭到了。”

    随着一那句话,蔓宁宁的脸上划过一抹青白,依旧淡淡笑着,“那你应该要好好休养才是。”

    声音很淡,也很轻。

    雯悠凝了一眼脚上的纱布,继续说道:“麻烦你回去的时候,帮我跟俊云说一声谢谢。我扭伤脚之后,他着急的把我送到家,居然还抱着我走进浴室...洗澡。没想到,沾湿了他的衣服。”

    她笑着,突然似想起什么,“哦,对了。还有就是他那天送我回去的时候,担心我会冷,特意脱下西装帮我披上。那一件西装还放在我家。他什么时候有空就让他来拿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