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19:条件
    不一会儿,门被打开,蔓宁宁走到客厅,看着梦雅静拿着那一顶红色的雨伞,水珠滴答着流下来。

    “刚才是你妈妈?”蔓宁宁轻声开口。

    梦雅静低垂着头,整个人都一僵,抬了头,无奈的一笑:“你看见了?”

    蔓宁宁点了点头:“既然,你妈妈来了。为什么不叫她上来坐一会呢?或者,让她知道你在这里过的很好?”

    “不必了,我不想丢脸。”梦雅静关好门,瞥了一眼桌上的早餐,“你们怎么还不吃呢?兴许已经冷了。”

    蔓宁宁原地站着,轻蹙着眉,“她是你妈妈,你为什么那么说她呢?”

    “她是问我来要钱的。”梦雅静的声音很淡然,很淡定。

    “宁宁,不是我势力。而是,有时候有这样的母亲...我宁可不要。”声音越到后面越带着无奈,梦雅静叹了口气,笑容有点冷漠:“也许,你看着会感到同情。但是,我不会。”

    蔓宁宁沉默的盯着她,只听她再次说道:“上段时间她已经问我要过钱了,现在,又要问我要钱。难道,我就是取款机吗?”

    “你也看见了她那个样子,我真的无法相信我的妈妈为什么会那么老土?纵然,你跟你的母亲已经没有关系,至少也不会那么老土吧?”

    梦雅静的眼中划过一丝厌恶,抬眸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说道:“对不起啊,宁宁。我...我不是故意要那么说的...”

    声音歉然,她走过来,拉住蔓宁宁的手,“不好意思啊,宁宁。我真的不是故意要这么说,我也是一时...”

    “没事。”蔓宁宁眼里闪过几丝愁容,俊云站在身后,沉默的看着她。

    “不过,梦雅静你要知道你比我幸运很多。至少你的母亲从来都没有离开你,我跟你不同...”

    蔓宁宁看着梦雅静,恍惚的一笑:“不管怎么样,我希望你能够好好的对待你的母亲。”

    梦雅静点了点头,“我明白。”

    空气变得寂静,俊云走上前,温润的一笑:“我的肚子有点饿了,不知道梦雅静你的手艺进展的怎么样了?”

    他拿起一根油条,吃了起来,“不错,味道不错。宁宁,你不妨来尝试尝试?”

    蔓宁宁凝目看向梦雅静,问道:“你吃过了吗?”

    “恩。”梦雅静笑了笑,“对了,刚才我出去的时候买了菜,中午我给你们做火锅。”

    “看来,我来的很是时候啊。”俊云笑着说道。

    晚上,当俊云吃完饭,离开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

    他看了一眼号码,正是潘琴打来的。心里犹豫了一会,还是没有去接,任由它响着。

    开车回到公司,俊云一眼就看到坐在大厅沙发上的身影,然而,脚步径直往电梯处走去。

    “俊云。”声音娇美,潘琴从沙发上起身,走了过来。

    “刚才,我打你电话。你为什么不接?”她不依不饶,继续问道。

    俊云淡淡的睨了她一眼,走到电梯处的时候,停下了脚步,“你有什么事情吗?”

    “没有事情就不能找你吗?”潘琴看着他俊彦的脸孔,心里有些不服,“哪怕是普通的朋友给你打电话,你难道也这么问人家吗?”

    “你跟他们不同。”俊云按了一下电梯,门开了,大步上前走进电梯里。潘琴跟在他的身后,也走进了电梯。

    “你知道的,我想你。”两个人的空间,潘琴突然一把拥住了俊云,妩媚的脸上如花开般的美丽,“今天我在你家等了你一天呢,伯母还说你会回家去吃饭的呢。”

    “我今天有事情,就没有回家了。”俊云凝了一眼燃着艳红色的指尖,掰开她的手,“这里是公司,你注意点形象。”

    “反正这个时候也没有人上班。”美丽的眼睛划过不屑,潘琴突然问道:“今天,你又去见她了吧?”

    “她是我女朋友,自然要见。”俊云的声音有点冷,带着几丝不悦。

    电梯的门开了,俊云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我晚上还要加班,不便打扰。你回去吧。”

    “不要。”潘琴跟在他的身后,步伐阿娜。

    俊云沉默着,不再跟她说话,按了一下办公室门的密码,门自动打开的时候,灯光全部亮了起来。

    透明的玻璃窗上,覆盖着淅淅沥沥的水珠,从上让下流淌着,映着外面的光线幽冷的折射出清澈的光泽。

    潘琴走进办公室后,仿若她是这里的女主人。开了暖气,脱了外套,就连那一双高跟鞋都随之扔在一处。

    “其实,你每天睡在这里应该也挺寂寞的吧?”她往沙发上一坐,少了平时在外人眼里的优雅和高贵。

    那么多年来,她习惯在俊云的面前表露自己的真面目,从来都不做作。

    俊云拿过一旁的文件,看向旋转椅子下面的高跟鞋,微微轻蹙了眉,俯下身用手指轻佻起高跟,走到沙发上,居高临下看着潘琴,白皙俊彦有些不悦。

    “这里是办公室,你能不能检点一些呢?”

    潘琴瘪嘴,“生什么气呢?”

    她从沙发上站起身,突然环住俊云的脖颈,“不过,不管怎么样,不久之后你只属于我一个人的。”

    “你胡说什么?”俊云想拉开她的手。可潘琴却拥的更紧,踮起脚尖逼近他的脸,香艳红唇轻轻开启:“伯母说了,不管你的心游在哪里。今年过完年之后,她就会向外面宣布我们的关系。”

    漆黑的眸紧紧地一缩,俊云的脸上泛着一丝怒意:“只要我不答应,我们之间永远都不会可能。”

    他的心一狠,拉开了潘琴的手,将她甩在沙发上。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我哪里配不上你了?”雾气弥漫,眼中闪烁着泪水,潘琴深凝着他微怒的侧脸,咬着唇,轻声问道:“我想知道她究竟有多好?难道,我一点都比不上她吗?不管是论家世还是地位,她哪里比的上我?”

    “这个跟地位还有金钱没有任何的关系。”俊云的声音变得幽冷,不复以往的温柔。

    潘琴看着他,冷冷一笑,不可置信的摇头,“没有关系?什么叫没有关系?真不知道她哪里把你给迷惑了?”

    “这是我跟她之间的事情,你不要在说了。”俊云凝目看向潘琴的时候,发现她已经脱了上衣,露出较好的身材,光滑的肌肤,映着灯光显得诱人。

    “你这是做什么?”俊云避开视线,“快把你的衣服给我穿好。”

    “我不穿。”她走过来,握上俊云的手,按在自己的酥胸上,“只要她能够给你的满足的,我同样能够给你满足。”

    俊云想抽回手,可是,潘琴却紧紧地拉着,“你为什么要躲开?还是说你已经蠢蠢欲动了?”

    “你可以回去了。”俊云侧着脸,看着外面漆黑和光亮的融合,“我不要回去,我要在这里成为你的女人。”潘琴拉着他的手抚摸在自己的身上,肌肤光滑,每一寸都是诱人。

    俊云蹙着眉,将手一甩,抽回了手,冷冷的说道:“你这样样子,只是让我们越走越远。如果,你还希望我们的关系跟以前一样的话,那你就穿上你的衣服离开这里。”

    透明的玻璃上隐隐的倒影出她修长美好的身材,黑色的内衣覆盖着饱满的酥胸,长发撩人的披散着,如夜间的妖精。

    如果,此刻换成别的男人,早已经迫不及待。

    潘琴垂下了手,蹲下身捡起地上的衣服,笑了笑,“我不会回去,从今天开始我会住在这里。我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我是你的女人。”

    说罢,她已经往内室走去,一边走的时候,一边已经脱了裤子,修长的美腿斜斜的倒影在地上。

    浴室里响起了哗啦啦的水声,俊云无奈的轻叹,走到旋转椅上,将头靠着,视线落在天花板上,闭上了眼睛。

    当潘琴从浴室走到办公室的时候,身上包裹着浴巾,长发湿漉漉的,一边用白色的毛巾擦着发,“你如果想睡觉,不如一起吧。”

    俊云睁开了眼睛,看了她一眼,“你真的打算住在这里?”

    “你认为呢?”潘琴挑了挑眉,一张脸看起来更加的精致,俊云的脸面无表情,淡淡的说道:“既然如此,那你就住在这里吧。”

    他起身,往外面走去。

    潘琴看着他的身影,眼中淡雾,“如果,你要走的话。那么,她...”

    “你想做什么?”俊云转身过来,眉宇间隐着怒气,目光幽冷,“我警告你,如果你想对她怎么样的话,我会对你不客气的。”

    潘琴的心,随着他的语气而惊了一下,却还是轻轻一笑:“看你紧张的,我怎么会对她怎么样呢?只不过,我想我们可以好好谈谈。”

    “我们之间需要谈什么?”唇边冷意,俊云看着她。

    潘琴耸了耸肩膀,“别那么说,我可是会很伤心的。”她走过来,看着幽深的眸光,瞳孔中的冷意,让她的心里划过悲伤。

    从来都不曾想过,自己想要的爱情居然是一种谈判,一种奢侈。

    “只要你给我半年的时间,试着喜欢我,慢慢的接受我。如果,半年之后,你还是无法喜欢上我的话。我会主动退出,并祝福你们两个能够白头偕老。”

    她走近他的眼前,慢慢的靠上他的肩膀,“只要半年,你试着喜欢我。就算是我求你了,如果那个时候你还没有喜欢我的话。我也会想办法劝伯母让她接受蔓宁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