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18:母亲
    雯悠的语气不屑,“而且,你要知道他们现在的关系只是交往而已。只要没有结婚,那么什么都不算。这个男人我要定了。”

    “你这个孩子,说这样的话怎么不害臊呢?”雯太太白了她一眼,脸上却还是挂着浅笑。

    雯悠看向雯太太,一笑:“妈,我这是在追求自己的幸福。只要凭我的努力,我一定会跟他在一起。”

    “我告诉你,雯悠。少给我打主意。”

    雯杰迪紧蹙着眉,瞪着雯悠,语气不悦。

    只不过,雯悠从来都不怕他。扬了扬好看的眉,斜斜一笑:“如果你是哥的话,那么就应该帮我一把。如果,你不是我哥的话。那么,我希望你不要来搀和我的事情。”

    说罢,她转身,往房间单跳着回去。

    俊云回去之后,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公司。自从回国之后,他偶尔会回家一趟。

    但是...渐渐地他不想回去。

    家里的温暖依旧,但是,他最不喜欢的就是他的母亲一直搀和他感情的事情。经常,会特意叫潘琴或者是其他家世都很不错的女人一起吃饭。

    一次,两次,他可以忍受。

    但是,长期下去,他真的会反感母亲的做法。

    办公室的灯亮着,俊云看了一眼,门没有锁。进去后,蔓雪正低着头敲打着键盘,一看见俊云的时候,笑着站起身,“俊云哥哥,你怎么那么快就回来了?”

    俊云走进去,拉了拉衬衫的扣子,“你怎么还在这里?我不是说了吗?不要加班了,而且你这个身体你自己一定要注意。”

    轻柔的声音,带着关切。

    蔓雪笑了笑,脸色映着灯光,荡着粉色,“俊云哥哥,你就放心吧。加班加点我都会先保证自己的身体状况下。”

    “恩,那就好。”他点了点头,正打算往内室走去。

    蔓雪揪了一眼白色衬衫上的湿意,不由得轻声问道:“俊云哥哥,你的衣服?”

    “没事,我去洗个澡,等下你早点回去吧。”唇边噙着笑,一双丹凤眼悠悠荡着闪亮。

    蔓雪凝着他的背影,微微垂下眼眸,透明的玻璃外是黑暗跟灯光的融合,泛着斑斑点点的光泽。

    淋浴间,雾气弥漫。

    俊云闭着眼,感受着温热的水从上而流,蔓雪正泡了一杯咖啡,本打算进去里面放一下就出来。

    可是,淡淡的雾气的浴室间,映出一道修长俊挺的身姿,如魅的冲着从上而下水。

    蓦地,水关闭了。

    蔓雪的心一惊,立马走到外面去。一会儿的功夫,俊云穿着白色的浴袍,黑发沾染着水珠,滴答着往下流。

    他拿着一块干净洁白的浴巾擦着发,走出来,视线落在低头工作的蔓雪,低低问道:“你怎么还在?”

    蔓雪抬了头,无意的触到他身上穿的白色浴袍,微微露出来的胸膛,脸色蓦地绯红一片,眨巴着眼睛:“我想先把手上的工作做完,就回去了。”

    “我来吧,你早点去休息。”俊云走过来,身上是沐浴露的味道,很清香,很好闻。

    蔓雪轻摇了头,“不用,我这边马上就好。”

    看她执意,俊云也不便在说什么,“等下,我送你回去吧。”

    九点。

    俊云从内室换了一身衣服出来,手上拿着车钥匙:“你都忙完了吧?我送你回去。”

    “好。”蔓雪点了点头。

    回去的路上,车里只有淡淡的音乐流淌着,除此之外,寂静一片。

    蔓雪坐在后座,静静的凝着他的侧脸,路灯划过脸部,明媚的一处看起来无比倾城,俊逸。

    脑海中,突然响起他刚才洗浴的一幕,脸悄悄的又红了起来。

    当车子开到后,俊云绅士的为她开了门,“你们这边的设施真的还不够完善,灯光太黑了,我送你进去吧。”

    夜风轻轻的荡着,蔓雪下车后,紧了紧衣服,长发微扬,“俊云哥哥,没有关系,我自己进去吧。”

    俊云笑了笑,走前面走去。

    蔓雪凝着他的背影,唇边浮起一笑,低垂着头,跟在他的身后。

    直到送到门口的时候,他停了下来,转过身。

    黑暗中,他的眼睛异常的闪亮,泛着濯濯的光芒,“晚上早点睡觉吧。明天就是星期天了,你就好好休息一天。”

    “恩。”蔓雪点了点头,凝着暗夜中的俊彦容颜,笑了笑:“俊云哥哥,要不要进去坐坐?”

    “不用了。”声音淡柔,俊云看了她一眼,“我先走了,你早点休息吧。”

    难得一次星期天,却下起了茫茫细雨。

    蔓宁宁醒来之后,梦雅静已经起床,不知道去了哪里,却已经做好了早餐。

    这样的天气,有点懒得出去。

    正打算继续补一会儿觉的时候,门轻声的被打开。

    “梦雅静,你一大早去哪里啦?”蔓宁宁躺在床上,目光往客厅揪了一眼,视线正落在那一道修长的身影上。

    脸上立马展现笑颜,“你怎么过来了?”

    俊云换了鞋子,走进房间,蔓宁宁浅笑着,“我以为你今天又要加班呢?”

    “我的确是想加班,不过,也想来看看你。”他走过来,坐在床边,蔓宁宁直起身靠着床背,长发散落,白皙的脸看起来更加的精致,如同娃娃一般的可爱。

    “昨晚的同学会开的怎么样?”蔓宁宁轻声问道,细细打量着这个眼前男人的五官。

    很干净,非常精致,无可挑剔,一双漆黑的双眼泛着无尽的温润,唇边凝着如魅的笑。

    俊云凝目看着蔓宁宁,扬起一笑,“那都是高中的同学,很多年不见,很亲切。”

    外面的风轻轻的刮着,细雨飘打在窗户上,流淌着水珠,晶莹透亮。

    许是刚刚睡醒的缘故,蔓宁宁的脸色看起来很粉,唇上是晶莹的润泽,他眼中深情,伸手绕到她的脑后,轻轻的按着。

    蔓宁宁的脸凑了过去,薄薄的唇吻了铺盖而来,淡淡的呼吸在鼻息间缠绕。

    如火如茶的吻,舌尖缠绕,呼吸已经有点絮乱。

    他的大掌温热的抚着她的背,从后面探人,蔓宁宁感触到那指腹的温度时,心里一怔。

    后背肌肤光滑,如同婴儿一般的娇嫩,他轻轻的抚摸着,蔓宁宁的呼吸变得急促,闭上眼睛,头脑一片空片。

    身子瞬间变得瘫软,渐渐地往后躺去,俊云的身体压了上来,吻带着无尽的深情,蔓宁宁微微颤抖着修长的睫毛。

    长发凌乱的铺盖在床边,他的手从背后拂过,直接覆盖在她柔软的一片,指腹轻轻的玩弄着她红色的一抹。

    “恩...”

    这样一种赤裸裸的挑逗,让蔓宁宁的脸变得潮红,呼吸中带着呻吟。

    俊云的眸光漆黑,凝着近在眼前的女人,心里欲望泛起,吻渐渐的加重,不复以往的温柔如水,不复以往的淡柔。

    美丽的酥胸掌握在他的手里,唇突然离开,轻轻的啄着她美丽的脸孔,很轻,仿佛重一点就会弄疼这一具娇柔的身躯。

    蔓宁宁微微睁开了眼,雨依旧下着,淅淅沥沥的雨声覆盖了那淡淡的亲吻声响,紫色的睡意扣子,他熟络的解开,露出她白皙的肌肤,深沟微露。

    “俊...俊云...”蔓宁宁的心变得紧张起来,双眼迷离,脸色潮红,俊云凝了她一眼,轻咬在她的耳珠。

    很麻,很痒,整个人瘫软的不行。

    她真的很想抗拒他,因为,她还没有真正的准备好。但是,她又无法抗拒,他的吻,他的抚摸将她的抗拒变成了一种默契。

    他的吻慢慢的落下,舌尖划过白皙的脖颈,蔓宁宁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口水,呼吸早已经凌乱的不行。

    扣子一点一点的解开,空气明明有点冷,却似乎已经被炽热的温度给覆盖...

    蔓宁宁不知所措的抿着唇,感触着那一波又一波的从内心涌出来的感受。美丽的酥胸被他勾画着......

    “宁宁,我想...要你。”他的手探人她的内裤,正打算缠绵的时候。

    门咣当一声,直接打开。

    蔓宁宁微愣,脸上一红,立马推开俊云,扣上睡意的扣子。

    来者正是梦雅静,当她进来走到房间的时候,脸上也是一红,带着微歉,“真是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

    “没有。”蔓宁宁从床上下来,笑了笑,“今天你怎么那么早起床了呢?”

    梦雅静的眼中划过一丝黯然,“有事情,就出去了一下。”转身往厨房走去,她侧眸看来,“我已经做好了早餐,等下吃点吧。”

    “你要去哪里?”蔓宁宁关切的问道。

    梦雅静淡淡一笑,表情有点干,“我出去一下,等下就回来。”

    “你...”蔓宁宁还想说什么,可是,门已经关上。

    按照梦雅静的性格,她不至于看见他们两个在房间里而这样。蔓宁宁走到窗户边,外面的雨随着风而下很猛。

    她从上往下看去,一顶鲜艳红色的雨伞和一顶黑色的雨伞落在她的视线当中,距离太远,无法知晓那一顶带着黑色雨伞的谁?

    而且,那一顶雨伞看起来有点老气。

    梦雅静是一个表面很喜欢装艳的人,而且,身边的朋友几乎都是时尚潮流,这年头能够带着这样的雨伞出来真的很少见。

    风轻轻的挂着玻璃,俊云从后面走上来,拥住她的腰,“看来她刚才那个样子,跟下面的人有关系吧?”

    “或许吧。”蔓宁宁轻叹了一口气,看见楼下带着那一顶黑色雨伞的往外面走去,身影随着距离而微微从雨伞下露了出来。

    那一道身影有点苍老,衣服很朴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