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13:欲醉
    那一句话说的那很认真,蔓宁宁凝向他,黑暗分明的光线是他绝艳的侧脸。

    丁浩明点了点头,笑道:“那我先走了。”

    说着,目光落在蔓宁宁的脸上,笑容迷人。

    蔓宁宁微微一笑,点了点头。俊云拥着蔓宁宁看着车子缓缓离去。

    “我送你回去吧。”

    俊云的声息落在蔓宁宁的耳边,她微侧了头,对上他泛着濯濯光芒的黑眸,瞳孔里有一张清澈透净的脸...

    上了车后,俊云打开了轻音乐,似乎在这样微微带着醉意的夜晚,显得音乐迷人而又沉醉。

    今晚,他是主,自然也喝了不少的酒。

    蔓宁宁靠着后背,侧脸凝着他粉红的脸。俊云的手很烫,握着她的手,想包围着那一只小小手。

    车子缓缓开在马路上,灯光斑斑点点的晃过。一路上静静的听着车里流淌的歌曲,那么轻,那么温柔。

    “我打算今年过年的时候把你带到家里去。”他突然开口,声音很柔,很认真。

    蔓宁宁微愣了一下,看向俊云,灯光划过他脸部的线条,垂下眸,微微沉默着,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不知不觉变得有些胆怯。

    “怎么了?”俊云看向蔓宁宁,眉宇间全是一片温柔,仿佛一下子就可以融化蔓宁宁紧张的心。

    俊云握着她的手,亲了一口,“我希望过年带你回去后,你有空能够多陪伴一下我的妈妈。我并不要求你一定要讨好她的欢心,我希望她可以慢慢地接纳你。”

    接纳?

    她何曾不希望呢?

    但是...看着俊云期望的样子,蔓宁宁绽开如花般的笑容,点了点头。

    不管怎么样,这一步都是要踏出的。

    车子开到小区的时候,蔓宁宁突然凑上去,主动的亲在他粉色的脸上,淡淡一笑:“早点睡,晚安。”

    正打算去开门,腰蓦地一紧,蔓宁宁下意识转眸时,唇已经欺压了上来,感触着彼此唇间的柔软。

    他的气息带着酒意的味道,很清香,一双美丽的丹凤眼深情的凝着她,手搂住她的背,隔着一层厚厚的衣服,可以感触到他手掌的炽热。

    蔓宁宁的脑中一片空白,任由他这样吻着自己,舌尖缠绕着她的舌,吸允着她的味道。

    鼻息间是两人渐渐浓郁的呼吸,音乐慢慢的流淌着,俊云的另外一只手按着她的脑后,看着近在眼前的那一双眸子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他的吻很温柔,舌尖徘徊在她的口腔里,互相缠绵。

    长发垂落在脑后,蔓宁宁的呼吸随着那温柔的吻变得不安,微微急促,伸手想将他推开。

    可,一伸手,他已经握上了她的两只手腕。

    蔓宁宁无声无息的挣扎了几下,思想早已经随着他的温柔而已经沉沦其中,他的掌抚摸着她的背,那么温柔。

    渐渐地,他的吻离开了蔓宁宁的唇,凝着她,轻轻一笑:“我真的会忍不住想要了你。”

    美丽的丹凤眼里呈现了几丝情*欲之色,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怎么会没有任何的感觉呢?

    蔓宁宁的脸通红一片,只听,俊云的声音再次低低的在耳边荡起:“宁宁,我愿意等,等到我们新婚的那一天。”

    心里洋溢着一片的暖意,他的声息淡淡的落在她的脸上。

    他曾经有过表示,但是,蔓宁宁直接了当的拒绝。她希望自己的第一次能够在新婚之夜彻底的交给未来的一半。

    然而,三年的离开。让蔓宁宁改变了想法,而如今一切只能顺其自然。只不过,心里更加渴望的是在新婚之夜能够交给他。

    蔓宁宁低垂了眸,轻轻的点了点头,羞涩的样子让俊云忍不住想笑,他温柔的抚摸了一下她的长发:“不晚了,早点上去休息吧。”

    漆黑的瞳孔如玉,蔓宁宁凝着那一双熟悉的眸光,轻点了点头,笑道:“你也是,记得回去之后也要早点睡觉。”

    “好,我一定很听话。”俊云微微笑着,下了车为她打开车门,看着她的身影走进走廊,直到消失不见。

    深灰色的大床,幽幽的灯光照射在缠绵在床上的两具年轻身躯上,白色干净的薄被早已经皱成一团。

    女人的声息刺激着男人的感官,杨少带着酒精之后的欲*望凝了一眼身下的女人,媚眼如丝,红唇妖艳,正痴痴的回望着他。

    女人的手一伸,攀上他的脖颈,压低了下来,吻了上去,红唇印在如魅的脸上,迷人如痴。

    吕秋乔轻轻的娇笑了一声,看着那淡淡的唇印,“没想到你的脸上沾染红色是这个样子...”

    声音越到后面越轻,娇娇的妩媚。而那一只玉手已经悄然的解开着他的衬衫,随着动作而露出他魅惑的胸膛。

    杨少斜睨了一眼,牵起一缕无色的笑,伸手抹过脸上的唇印,声音微沙:“你这是在诱惑我吗?”

    “恩哼?”吕秋乔轻抿了一下唇,“你错了,是你在诱惑我。”

    说完,红唇再次印上,吕秋乔的眼迷上一层薄薄的迷离,凝着被自己解开的扣子,露出的胸膛。

    舌尖如蛇一般的划过杨少的胸膛,蓦地,杨少邪肆的一笑,吻上了她的唇。

    可,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闪现的是那一张清澈美丽的脸。

    真是该死!

    杨少心里低低的骂了一句,与之缠绵了起来,一只手冷冽的撕开了身下女人的衣服。

    艳红色的蕾丝内衣呈现在蓝色瞳孔之后,吕秋乔轻轻的喘息着,上身随着衣服的滑落而感觉到一片的凉意。

    空气里流淌着一股暧昧,杨少的两只手掌握上了她丰盈的胸,柔软着,玩转着,手指仿佛带着魅力一般,划过她美丽的娇躯。

    下腹处早已经带着无尽的渴望,然而,杨少的动作只是挑逗,一只手揉捏着她丰胸,另外一只手在她的下腹玩着圈圈。

    这样的诱惑,让吕秋乔的脸上变成了潮红,鼻息间发出的声息是一种轻轻的呻吟。此刻,她的身上几乎都是赤*裸*裸,除了下身的一条透明的内裤。

    “杨少...我...”

    她的话欲言又止,玉腿摩擦着他的肌肤,两只手紧紧地抓着他的背。

    “你说什么?”杨少微眯了眼,看着身下的女人,漫不经心的一笑,然而,笑有点冷酷。

    吕秋乔看着那一双眸子,微愣,刚才的冷意她看的清楚。可是,如今她早已经沉沦在一片无尽的渴望之中。

    “杨少,我想...我想要...”她在乞求着,杨少听着那丝丝缕缕的娇喘变得冷戾。脑海中想的居然是那个女人沉沦在俊云身下的样子,是不是如此刻眼前的女人一副模样?

    心里这样想着,莫名的有点怒,也有点欲。

    可是,心里的邪恶玩味更加的浓郁起来。他的手抚摸了吕秋乔的身体,带着游移,慢慢的探入那一条透明的内裤里面。

    炽热的温度,让吕秋乔的身体微微弓起,“我...我想要...能不能...”

    下面的话,意思太过明了。

    杨少牵起薄唇,只是用手指玩弄着女人的身体,似乎在报复什么。可是,毕竟她也不是她。

    而且,不管怎么说他是一个欲望很强的男人,身下的美娇躯早已经让他蠢蠢欲动。可是,他一直克制着,只是想看看女人乞求春意的样子。

    心里阴冷一片,凝着吕秋乔喘着娇气,脸上一片潮红,眼神迷离。

    她无法忍受他的挑逗,这个男人真的是情*欲高手,让她的脑子如腾云驾雾一般,失去了方向。

    红唇香艳,微微昂头,含住了杨少的胸膛红抹,她吸允着...

    然而,另外一只手解开他的裤子,进入男人昂首的地方,一片的炽热。

    蓦地,欲望更加的深了。

    杨少的瞳孔微缩,冷冷的笑无声无息从脸上划过,一把拉下吕秋乔的内裤,在欲望春色之中,直接进入了她幽深的地方。

    配合着他的动作,吕秋乔的双腿抬搭在他的肩膀上,沉沦着那絮乱的唇色...

    那一次次抽离,也渐渐将彼此的声息都迷乱了起来。

    “啊…恩……”吕秋乔痴痴的看着那一张妖治的脸,灯光幽暗,她看的痴迷。可是,脑中却是一片的空白,迷失了自己,畅游在那一种春色欢爱的快感中。

    直到温热的暖流从下腹处流淌出来之后,吕秋乔感觉自己的双腿发软。

    杨少凝了她一眼,从她的下身处抽出,径直往浴室间走去。修长如魅的背影带着丝丝缕缕的冷,仿佛她不过是一个发泄欲*望的工具而已。

    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

    吕秋乔发现自己无法控制般迷恋上那个男人,躺在床上,心里很乱。不管怎么说,她也是吕氏集团的二千金,追求的人也多,不仅仅是她长的漂亮,而且,家里也颇有些势力。

    可是,那么多的男人,她发现自己的心里只有他一个人...

    浴室的水声缓缓地流淌着,她坐起身,往浴室走去,迷蒙的雾气,将杨少修长的身影看起来有点神秘。

    吕秋乔走过去,从背后拥住了杨少,亲吻着背后流淌的水珠,喷洒出来的水,沾上了她的发丝。

    杨少淡淡的斜睨了一眼,只顾着水从上面冲下来的感觉。

    吕秋乔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娇声问道:“你会喜欢我吗?”

    虽然,外界一直流传他的花心,身边的女人不乏有明星,或者跟她一样家事颇好的女人。

    可,她真的想要得到这个男人,不管用什么手段,她都要得到他。

    杨少冷笑了一声,那一句话他听得几乎耳朵都要生戒子了。